官策

第570章 京城来人!

第五百七十章 京城来人!

楚城美术馆就在楚江大学附近不远,陈京今天还是第一次来这个地方。

一踏进美术馆的大门,他心中就觉得特别的宁静。

这里建筑格调古朴,曲径通幽,高大的乔木,在这酷热的夏季将曲径小道遮住,那种树荫下的丝丝凉意,让人觉得神清气爽。

陈京走在这样的环境中,只觉得外面的喧嚣和繁华都被这曲径小道拦在了外面,内心有一种难得的放松。

在安静平静的时候,陈京才想起自己该去楚江大学报名学习了,嘴中天天念着要学习,要充电,可是实际行动中却是被俗事所累,很多明知重要的工作,却是一拖再拖,甚至是束之高阁。

陈京叹了一口气,一旁的方婉琦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别叹气,精神一点,年纪轻轻就哀声叹气,别人还当你是半老头子呢!”

陈京道:“你不懂,我哪里是叹气,我是遗憾!这里的环境如此美,宛若世外桃源一般,我以前却从未来过,真是可惜啊!”

方婉琦眯眼笑道:“那还不容易,以后我们常来不就得了?你呀,千万要记住,工作压力再大,你也不要忘记休息和放松了。不是有句话吗?如果你走得太久,你得停下来歇一歇,让灵魂跟上来……”

陈京笑道:“你哪里听来的这些狗屁话?你难道觉得我的肉体和灵魂是脱离的吗?”

方婉琦嘿嘿一笑。道:“差不多吧,即使现在还没脱离,但是也有脱离的危险!”

陈京摇了摇头,心中有些惭愧。又有些无奈。

的确,陈京有时候自己都觉得不属于自己,工作太忙了。每天整个人都被无休止的事情包裹住,真正静下心来陪家人。思考自己人生的时间少了。

像今天这样的机会能够出来到美术馆这样的地方静一静,的确是难得的闲适和放松,也是一种难得的沉淀机会。

美术馆三号展馆,陈京和方婉琦沿着路标走到门口,门口的牌子上清晰的写着:“亦楚先生收藏作品展。”

展览是免费开放的,来来往往的人不是很多,兴许是展馆很大的缘故,里面有些空旷。

陈京和方婉琦两人手挽着手在展馆饶有兴致的看着画。

今天展览的作品都是当代和现代的画家的作品。其中当代著名画家徐悲鸿,张大千,齐白石等的作品最多。

陈京对画并不完全外行。

他自己不会绘画,但是在品鉴画方面,他还是略微懂一点门道,他能够感觉得出来,今天画展的画是经过精心挑选布置的,画的质量都很高。都非常的具有艺术水准。

方婉琦一直都在左顾右盼,仿佛是在找人。

陈京皱眉道:“怎么了?说是来看画,进来了又不安分,脑袋左看看、右瞧瞧,在干啥呢?找人吗?”

方婉琦含含糊糊的应着话。明显有些心不在焉。

过了一会儿,方婉琦忽然指着展厅的一角,道:“京子,我们那边看看去,那里聚集的人不少,好像亦楚先生也在那边。”

陈京皱皱眉头,道:“我们还是算了吧,你没看见那边是交易区吗?应该是在搞拍卖!”

“走,走!去看看,说不定我们还能买到一副好作品呢?即使我们不出手,也可以看看西洋镜不是?”方婉琦坚持道。

她半拉半拽的将陈京拉到了交易区。

展厅和交易厅中间用玻璃幕墙隔开的。

那边其实很喧闹,但是这边却听不到。

方婉琦像个钻山老鼠一般拉着陈京在人群中穿梭,找到了一个空位坐下来。

陈京坐下以后才看清,这个交易厅人不少,最前面有一排沙发,上面坐着一排看上去颇有身份的人,这些人应该是今天的主角。

主持人站在台上拿着话筒道:

“今天我们的交易会是私人性质的,是由亦楚先生自己组织的,旨在藏友之间互相交流,彼此交换藏品……”

主持人洋洋洒洒的说了一大通,最后又提醒收藏有风险,出手需谨慎云云。

言下之意就是说今天场上的东西不一定都是真的,说不定有假,是真品是赝品,那就要全凭眼力,这是投资古玩界的规矩,靠眼力吃饭。

方婉琦一直没怎么听主持人讲话,她一直都左顾右盼,显得有些急躁。

陈京却看出了一点兴趣来,因为在主席台上,一副画引起了他浓厚的兴趣。

主持人介绍,这幅画就是亦楚先生的藏品,名叫《芭蕉侍女图》,是当代著名画家张大千先生的真品画作。

这幅画是彩色格局,画上有几片芭蕉叶,然后旁边是一名古装宫廷的侍女打着一把油纸伞,蓦然回首的姿态,脸上挂着盈盈的笑。

在陈京看来,这幅画很美,无论是画技还是内容,这幅画都是难得的精品画作。

……

在同样的大厅,一个很隐蔽的包房,静静的坐在包房中,就可以清晰的看到大厅里的一切光景。

包房中只坐两个人,两个中年的妇女。

从面容上看很难分辨出其真实年龄,像是四十岁,又好像年岁会更大一些。

两个女人都颇为优雅,尤其是坐在上首位置的女人,她的头发高高挽起,穿着一套束腰的黑底白花的普通长裙。

脸上不施粉黛,但却有一种天然的雍容气度。

在她下首位置的女人穿着更正式一些,穿着一套黑色的小西装,优雅中很有干练的味儿。

她正眯眼看着外面大厅,饶有兴致的道:“来了啊!你看方小姐正在左顾右盼呢!”

黑色套裙女人看向外面,眼睛却第一时间就投向了陈京,她眯着双眼,眼神中充满了审视的味儿,过了很久,她方道:“这孩子就是小陈,陈京?”

小西装女人一笑,道:“徐总,您还不认识小陈吗?那我们今天还真是有趣了,我也是第一次见呢!”

她顿了顿,道:“这孩子看上去不错,生得有那么高,而且言谈举止很不俗。我家老徐可是常常夸他呢!说他怎么怎么年轻,怎么了不起……”

被称为徐总的女人不是别人,赫然是方婉琦的母亲徐莲。

徐莲自己经营一家拍卖行,主要是拍卖古董和名画。

而坐在他下首的女人姓朱,叫朱翠,是省政府常务副省长徐自青的老婆,同时她也是市美术馆的副馆长。

徐莲这次突然来楚城,目的非常明确,就是一定要看看陈京,看看这个让自己女儿死不放手的男孩,看看究竟能不能配得上自己的女儿。

就在前段时间,徐自青这边就多次向方路平和方路坚兄弟暗示,他希望能够和陈京把关系走近一些。

他说什么现在西北一系在楚江太过势单力薄,亟需吸纳一些人才,而陈京恰恰就是楚江政坛新崛起的难得的人才,如果陈京能为西北系所用,楚江的局面肯定会有大的改观。

徐自青的这个说法让方路平兄弟大为吃惊,据他们了解,陈京现在就只是一个处级干部而已,一个处长能够有多大的能量?就算是这孩子是个好苗子,但是徐自青说陈京能够为西北系所用,楚江局面就会大改观,这是不是太夸张了?

方路平专门让人去调查过此事,不查不知道,一查他方知徐自青所言不虚。

陈京是个处长不错,但是这个处长所处的位置相当的关键,恰好处在了干部监督这个关键位置上。

而且沙明德恰恰又重视这一块,米潜也特别强调这一块,两个领导都重视,陈京手上的权柄就相当了得了。

就因为陈京的缘故,可以说是让西北系在楚江的几大规划都没能实现,处处受阻,虽然其中有阴差阳错的因素,但是如果陈京是真正靠拢西北系的人,这事儿是不是就不会是现在的结果?

基于这一点,在方家兄弟之间开始在针对陈京的问题上思想上有了松动。

而徐莲一直又嚷嚷说要过楚江来看看陈京,最后方路坚就顺水推舟答应了她。

陈京并不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正在被人窥视,他正在盯着台上看,此时台上大家对这幅《芭蕉侍女图》的争议已经达到了白热化程度。

主要争议的焦点就是这幅画的真假问题。

竟然有多数人认为这幅画有问题,大家主要的疑点在这幅画侍女的服饰太古老,不是近现代服饰。

另外,这个女人画得太媚俗,一点也不漂亮,庸俗得很。

而这幅画的藏家亦楚先生脸色很难看,涨红着脸颇为尴尬,主持人将他请到台上,却不给他说话的机会,尽让质疑者去挑画的瑕疵。

就在场面一片倒戈声的时候,主持人竟然向陈京这边走过来。

他笑嘻嘻的道:“这位先生,一看你也是懂画之人,要不要也过来上上手?”

陈京站起身来,方婉琦却坐在椅子上不动,陈京走到台上近距离的看这幅画,主持人道:“这位先生,以你的眼光看,这幅画是真是假?”

陈京左右看了看,发现周围竟然有很多人都盯着自己,他暗暗汗颜,他哪里能够分辨名画的真假?这不是上来出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