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571章 准岳母大人!

第 584 章 准岳母大人!

亦楚先生陈京认识。

作为收藏家的同时亦楚本身也是一个很有名的企业家。

当年陈京还在上大学的时候,亦楚在大学做过演讲。

这位老先生不仅会做生意,而且很有学识,尤其是对中国哲学方面造诣很深。陈京听过他的演讲,对他的印象也就相当不错。

陈京盯着这幅《芭蕉仕女图》认真的看,亦楚老先生凑过来笑眯眯的道:“年轻人,怎么样,这幅画究竟是真是假?你是什么意见?”

陈京淡淡的笑了笑道:“老先生,我对画研究也不多,但是这幅画取景自然,布局端庄,画面中人物雍容大气,的确是一篇佳作!”他轻轻的咳了咳,道:“刚才有人说这副画,家里刚刚学画的孩童都会画,我颇为不赞同,这幅画不论真假,但肯定是出自名家之手,这一点毋庸置疑!”

亦楚笑笑,一语不发。

他身旁的主持人饶有兴致的道:“那这么说,先生您认为是真迹无疑?”

陈京洒然道:“我认为是真迹,这幅画很有收藏价值!”

主持人哈哈一笑,对着话筒道:“这位先生认为此画是真迹。这样吧,真实情况我也不卖关子了,我如实的告诉大家,这幅画的确是张大千先生的真迹,而且是张大千先生生平艺术水平最高的几幅画作之一。

而这幅画也经过了四家国内著名拍卖公司的鉴定……”

主持人拍拍手道:“请上鉴定文书!”

礼仪小姐托着托盘将鉴定文书送上来。主持人将鉴定文书拿出来一一的让大家传阅,立刻,在人群中就引起了『骚』动。

然后旋即,主持人就开始现场主持画幅拍卖。这幅画低价竟然就是一百二十万。

主持人报出底价,接二连三就有人抬高价格,一直到一百八十万左右。举牌的人才开始稀疏。

就在一百万八十万第二次的时候,从对面包房忽然有人举牌。在大厅的大屏幕上显示:“两百万人民币”。

主持人提高嗓音道:“两百万,今天我们有贵宾客人出价两百万,还有没有加价的?两百万第一次!”

“两百万第二次……”

最后,主持人装模作样的敲下锤子,道:“成交,两百万成交,恭喜一号贵宾包厢的藏友以两百万的价格购得这副由亦楚先生珍藏多年的《芭蕉仕女图》。”

一副《芭蕉仕女图》就这样找到了主人,陈京在一旁也松了一口气。

方婉琦蹑手蹑脚的走到陈京身边。拉着他的手轻声道:“嘿,你还真有些眼光啊,竟然一眼就看中了这幅画!”

陈京皱眉回头道:“你刚才鬼鬼祟祟干什么?你是有什么事儿吧?”

方婉琦拉着他的手道:“你跟我来,我们去刚才买画的一号包房去。”

陈京一脸狐疑的跟在方婉琦的身后,直奔大厅角落里面有些神秘的包房区。

方婉琦轻轻的敲门,包房门缓缓的打开,朱翠笑『吟』『吟』的站在门口,方婉琦道:“朱阿姨好!”

“你好。你好!难得你叫我一声朱阿姨,你可是从来都不上家里去玩儿啊!”朱翠道。

陈京跟在后面也叫了一声:“朱阿姨好!”

朱翠上下打量陈京,点点头道:“小陈我可是知道你的,你和婉琦还真是郎才女貌啊!”

陈京有些吃惊,他不明白眼前的这个陌生女人怎么会认识自己。方婉琦在陈京的耳边道:“朱阿姨是徐省长的夫人……”

陈京马上想到徐自青,心中的疑『惑』却没减,徐自青副省长自己也不熟悉啊,这个朱阿姨也没有理由认识自己啊。

就在他疑『惑』的时候,方婉琦已经推门走了进去,像一只小燕子似的扑向包房中另外一个中年『妇』女。

“妈,真是大手笔啊,两百万,就那一幅画值得吗?”方婉琦开玩笑道。

陈京一愣,脑子瞬间有些短路。

方婉琦叫什么?叫“妈?”

陈京仔细看对方,中年『妇』女的年龄看不清楚,颇有一股雍容的气度,从眉宇间能够依稀看出其和方婉琦颇为相像。

陈京沉『吟』一下,忙道:“阿姨好!”

方婉琦回头咧嘴冲陈京笑道:“你嘴真乖,我还准备跟你介绍呢,你倒是先开口了!”

方婉琦大大方方的走到陈京身边,挽着他的胳膊对母亲徐莲道:“妈,这就是陈京,怎么样?长得帅吧!你女儿我的眼光不赖哦!”

徐莲上下打量着陈京,脸上挂着盈盈的笑,陈京却是神『色』大窘,有些不自然。

“坐吧,坐吧!小陈坐这边!”朱翠过来招呼陈京落座。

陈京坐下后,只一会儿,就有人又敲门进来,徐莲刚刚买下的那幅《芭蕉仕女图》送过来了。

徐莲将画拿在手中,眼睛盯着陈京道:“小陈,你懂画?”

陈京摇头道:“不是很懂,平常在这一方面涉足很少,就听人家说了一点皮『毛』。”

徐莲就在包房的几案上缓缓的将画轴打开,用手轻轻的抚『摸』这画轴,道:“这幅画是亦楚先生珍藏了多年的宝贝,今天他能拿出来,也是看了我的面子。价高者得之,今天这幅画才两百万,实在是太值得了!”

徐莲很欣赏这幅画,看得颇为出神。

过了一会儿,她突然扭头看向陈京道:“小陈,你能够一眼看出这幅画不是凡品,说明你还是相当有眼光的。今天我第一见你,这幅画就当是见面礼了!”

陈京愕然失『色』,忙道:“阿姨,君子不夺人所爱,我看得出来,您特别喜欢这幅画,这画在您手上才能体现出其价值来,我……”

徐莲含笑盯着陈京,打断陈京的话道:“小陈,君子不夺人所爱这话我听过,但是对婉琦他爸来说,这个世界上他最疼爱的就是婉琦。对我来说也是一样,你能有天大的本事让婉琦跟着你,一幅画怎么又没胆量要了?”

陈京道:“阿姨,可是这礼物对我来说……太贵重了……”

徐莲笑笑,道:“很贵重吗?比婉琦还贵重?”

陈京愕然无语,方婉琦在一旁连连示意他不要再说话,把画收下了。

陈京深吸了一口气,点头道:“那行,阿姨!这幅画我就收下了!”他顿了顿,道:“作为回礼,我没有其他的东西可以送你们二老,当年我在下面工作的时候,一个偶然的机会得了一盆兰草,这盆兰草金丝镶边,开紫红两『色』花,姿容清幽淡雅,算是一株异草。

回头我把这个盆儿给您送过来,希望您和叔叔二人能够喜欢!”

陈京把画轴接在手中,脸上的神『色』古井不波。

两百万对他来说太贵重了,但是徐莲能把话说到那个份儿上,他也只能收下来。

而他的确也有一盆兰花,这盆兰花还是当年在澧河的时候得到的,当时林业局收缴了一批兰草,里面有一株异草蒙虎看见了,让人用盆儿栽好了送给陈京。

陈京在澧河的时候一直伺候着这盆花,但是后来去德高后,这盆草就留在澧河了。

但是陈京调省城后,澧河那边又把这个盆儿送回来了,原来是他们把这个盆儿拿去让专家看过,兰花的专业人士说这草价值不菲。

于是,下面人就不敢保留着东西,说这东西是陈京之物,就送过来了。

陈京一直就把这个盆儿放在家里养着,今天徐莲送他一幅画,他别无长物,也就只能把这个盆儿送出去了。

徐莲对陈京的反馈似乎颇为满意,点点头道:“那行,你送我礼物我也接受,你的兰花肯定不错,我很喜欢!”

她顿了顿,道:“小陈,今天第一次见面,稍后我们一起吃饭,你朱阿姨请客!”

朱翠笑道:“徐总,请客不请客您就别说了,两个孩子能过来我就是万分高兴了,以后啊,咱们美术馆得欢迎你们多来,毕竟《芭蕉仕女图》是藏在两个孩子手中,有时候我们也想闲暇之余欣赏欣赏呢!”

徐莲笑道:“怎么了?朱馆长有些心疼这幅画了?我可跟你讲,为这幅画我可是向亦楚先生磨破嘴皮子他才肯出手的,亦楚先生好画多,如果你愿意,你可以也去挑一幅嘛!”

朱翠摆手道:“行了,行了!我们不谈这些了!”

她扭头看向陈京,神『色』颇为郑重的道:“小陈啊,此画你来收藏一定要仔细收藏,平常多看看画,多领悟领悟画中的艺术意境,这对你们整天只知道忙工作的人来说,是很有益处的。”

陈京连连点头,而恰在这事,手机不合时宜的响起来了。

陈京脸『色』变了变,徐莲摆手道:“你先接电话呗!”

陈京将电话掏出来,拉开包房的门出去才接听电话。

电话一接通,电话那头传来的赫然是米潜的声音,他低沉的道:“是小陈吧!你马上过我办公室来一下!”

陈京愣了愣,道:“部长,有什么急事吗?我现在没在部里面……”

“那就马上回来吧!省委有任务下来了,情况有些紧急,也有些特殊,我要认真的跟你聊一聊。给你四十分钟,能不能赶回来?”米潜大声道。

陈京深吸了一口气,回头看了看包厢里面,良久,他道:“行吧,半个小时内我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