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572章 秘密名单!

第五百七十二章 秘密名单!

今天方婉琦给了陈京一个突然袭击,让陈京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见到了自己的准岳母。

就在陈京还心神不定的时候,他又接到了米潜的亲自来电,万般无赖,他只能重回包房说明情况,说是单位有事情紧急召他回去,晚上吃饭的事儿可能无法赴约了。

就这样,陈京急匆匆的就离开了美术馆,打的直接回到了省委组织部。

“这孩子,风风火火的,怎么就这么忙?吃一顿饭的时间都没有吗?”徐莲对陈京的突然离开还是颇有些抱怨。

朱翠在一旁安慰道:“行了,徐总,年轻人忙是好事,你也不想想现在小陈是在什么单位。我听老徐说,组织部是最忙的单位,而小陈据说在组织部

管着最大的处,事儿自然更多了。

一顿饭吃与不吃无伤大雅,只要你能看得上这孩子,这才是最重要的!”

朱翠这样一说,徐莲的神色缓和了一些,她咂咂嘴道:“这孩子嘛!着实还不错,家庭出身虽然不显赫,但是一看就受过良好的教育。他很沉着,宠辱不惊,我还真喜欢!”

朱翠笑道:“那不就得了?你们家婉琦啊,眼光就真不错,我们楚江万里挑一的人才都被她选中了,实在是可喜可贺!”

方婉琦嘿嘿的笑,也不见她脸红,她道:“朱阿姨你夸得太正确了,我选中陈京,那是我独具慧眼!当初家里反对得很呢,尤其是我爸爸,到现在都不知道他脑子转过弯来没有。

还是我妈理解我,而且和我英雄所见略同!”

方婉琦手上拿着陈京临走时给她的卷轴,她啧啧的道:“妈,你还真够意思,见面礼就是两百万。这画儿啊……陈京可能连续好几晚都要睡不着觉了!”

三个女人的议论陈京听不到了,他急匆匆的赶回省委。直奔米潜办公室。

陈京的直觉没错,衡州的事情现在终究是落到他身上了,米潜的神色颇为凝重,他道:

“衡州的情况有些复杂。这一次省纪委和省委督查室组成了联合调查组下去,收效甚微。省委目前对衡州班子的调整,内部的分歧和意见也是相当的大,在这种情况下,我们需要对衡州进行继续的调查。

同时,我们还要顺带考察衡州班子。

这一次我准备让你带队下去,让二处许明东派人配合你工作。我们组织部组成一个专门的工作组负责衡州的问题。

对这个工作组有两个要求,第一个要求要弄清衡州班子内部有某些干部身上存在的问题。

第二个要求就是要全面务实的做好干部考察工作,要将目前衡州的班子进行全面考察,信息要准确客观,要能够为省委领导的决策提供准确的参考……”

米潜黑着脸认真的给陈京布置工作任务。

他没有征求陈京意见的意思,他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命令,都是要求,字里行间都充满了毋庸置疑的意思。

只到最后。他神色才缓和了一些,有些激赏的看着陈京道:

“小陈啊,算你先知先觉。早就让人关注衡州的事儿了。但是你的关注和调查都只是皮毛,并没有涉及到深层次的调查,这次你最好是亲自去坐镇衡州,一定要做好艰苦作战、打持久战的准备。

这次省委计划是两到三个月的时间解决衡州问题,从时间上来说,你是十分充裕的。

但是,考虑到事情的难度,三个月要把我交给你的两个任务完成,又是很不容易的。所以呀,我只能跟你说。如果你能圆满完成任务,我给你记一次功,然后给予你全省通报嘉奖!”

陈京认真的点头道:“部长,我一定竭尽所能,把任务完成!”

从米潜办公室出来,陈京拿着厚厚的资料。所有的资料都是关于衡州的,从衡州的风土人情到衡州的历史发展以及衡州班子所有人的多年考评和风评等资料,一应俱全。

显然,米潜最近也在研究衡州,或者说他是一直在研究衡州。

这些资料都是米潜调用过或者亲自搜集的,他将这些资料全给陈京去参考,在某种意义上来说,他是给予陈京厚望了。

陈京抱着厚厚的资料回到办公室,组织部副部长高卫已经在办公桌上等他了。

他看到陈京,嘿嘿的笑了笑,道:“陈处长,现在你可是大忙人啊,要见你一面很不容易。电话打不通,过来找你又不见人,我说你一天哪里来的那么多事情?”

陈京笑道:“高部长,我现在不是过来了吗?有事您尽快指示!”

高卫站起身来,一瞟陈京手上的一沓资料,他皱了皱眉头,道:“果然衡州的事儿落在你头上了,看来领导对你还是相当迷信啊!”

陈京道:“高部长,你不就是领导吗?你对我迷信吗?”

“别介!”高卫摆手道,“在组织部,你陈京被我们这些当副部长的牛多了,别的副部长我不敢说,就我高卫来说,我真没你牛!至少我没你忙啊?”

陈京道:“高部长,你老挖苦我有什么意思?有话就直接说,或者是直接下命令,别扯远了!”

高卫凑到陈京面前拍了拍陈京的肩膀,道:“陈京,晚上一起吃个饭?”

高卫话刚落音,陈京桌上的电话响起来了。

陈京压压手,将桌上的电话拿起来,道:“你好,我陈京!”

“陈老弟啊,你手机怎么打不通啊!害得我一通老找,最后才辗转把电话打到你办公室来!”单建华标志性粗犷的声音在电话那头响起。

“单主任,今天电话没电了,实在是不好意思啊!这么时候给我打电话一定是有事吧?”陈京问道。

“怎么?一定要有事才能给你打电话吗?你说这话可有些不对啊!”单建华嗔怒道。

陈京微微皱了皱眉头,陈京内心很讨厌像单建华刚才的这种说法。

明明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偏偏还装作一副关心联络感情的样子,这就是标准的政治虚伪。

陈京和单建华关系一直不错,但是一遇到这些虚伪的话,让陈京很容易就意识到他和单建华就是**裸的利益关系,这让他觉得很不舒服。

陈京不说话,单建华语气很快就变了,他道:

“行了,陈老弟。我实在是说不过你,是这样,晚上有没有时间,我想请你吃个饭,聚一聚,怎么样?”

陈京微蹙眉头,他冲高卫指了指话筒。

高卫冲陈京挥挥手,道:“你去忙吧,就当省了我一顿饭钱!”

陈京这才道:“行啊,都是哪些客人啊,还要连我也搭上?”

单建华道:“看你说什么话,我是专程请你,即使有其他人,那也是我找的作陪的人,你的核心地位不会变!”

单建华的邀请陈京拒绝不了,因为他刚刚接手衡州的事情,要调查衡州的事情,他就必须要多跟督查室沟通,了解督查室在衡州遭受的种种阻力和困难。

当然,陈京也特想和高卫聚一聚,高卫一直都负责干部二处的工作。

干部二处是专门负责地市州领导班子考察的处,高卫这个人又好琢磨,好钻,他对衡州肯定有他自己的看法和观念。

而衡州有很多的事情,可是高卫又会有不同的看问题的视角,而这些视角都是能够帮到陈京的点。

挂断了单建华的电话,陈京冲高卫谦然笑了笑,道:

“高部长,今天我不是不和你吃饭。只是这一次你是我们部里面往下走希望最大的干部,而就在刚才,米部长授予了我重要任务,专门针对衡州的工作展开深入彻底的调查。

所以啊,在这个时候你我在一起吃饭,总有不太好的地方,尤其是让别人看到了,还会生闲话,你说是不是?”

高卫笑笑,道:“行,你陈京是真行!在组织部你都快成了米部长和边部长的头号猛将了,衡州的工作竟然都交给了你,实在是让人吃惊!”

他话锋一转,道:“好了,我不多打扰你了,本来啊,我找你吃饭,就是想问问衡州的一些基本情况,最近我在了解衡州,有些地方不是太懂,疑惑很多啊……”

陈京道:“高部长,要不这样,明天我请你,我们去一个安静的地方如何?”

高卫愣了愣,道:“这合适吗?”

陈京一笑,道:“有什么不合适?我看很合适!”

陈京刚才在米潜那里看到了关于衡州班子调整的秘密文件,这一次衡州党政班子都可能面临调整。

而有希望出任衡州党政一把手的一干名单中,高卫就赫然在列。

除了高卫外,马步平在列,郭伟全在列,汪鸣风也在其中。

还有现任衡州市委副书记赵千金,德高市市长覃飞华等等,一共赫然有近二十人。

这个名单中,陈京很多人都认识,而且都关系匪浅,另外陈京也仔细分析过,这个多达二十多人的名单,牵扯到很多方势力的博弈。

不得不说,博弈的激烈程度让人震惊!同时也让陈京为某些人捏了一把冷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