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573章 踩住唐剑平的尾巴

第五百七十三章 踩住唐剑平的尾巴

汪鸣风最近压力很大。

根据沙明德书记的意思,汪鸣风现在日趋成熟了,是应该到要下放的时候了。

但是在这个时候下放,汪鸣风面临的压力很大,一来是竞争激烈,另外,他作为沙明德的心腹,理应要为沙明德排忧解难。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汪鸣风去衡州的可能性极大,然而实际上,汪鸣风也清楚,他已经被确定为下放衡州的候选干部了。

衡州是个是非之地,汪鸣风现在一方面要做好下放的准备,另外一方面,又要时刻准备应付来自秘书长唐剑平那边的压力。

唐剑平和他之间的矛盾,因为几次交手,现在已经浮出水面了。

尤其是最近,唐剑平是处处在找机会为难汪鸣风,有意的在省委抹黑汪鸣风的形象。

其目的就是不希望汪鸣风下放,汪鸣风下放是龙归大海,不利于唐剑平对局面的掌控。对这件事,汪鸣风是相当的恼火,但却又无可奈何。

唐剑平对目前的汪鸣风来说,太强大了,汪鸣风还不具备对唐剑平的反击能力。

他现在能做的只能是被动防御,天天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几乎每一天,汪鸣风晚上都睡不着觉,偶尔睡着了也是噩梦频频,唐剑平就是压在他身上的一座山,让他几乎是难以承受。

“汪主任!汪主任?”

汪鸣风眼睛盯着电脑屏幕。有人叫他,他却有些走神。

直到对方叫了他两声,他才赫然惊醒,一抬头。看见是秘书处新晋的秘书王文斌。

“小王啊,怎么?有事情?”汪鸣风温和的道。

王文斌笑了笑,脸上的笑容很真。

他刚从大学毕业没几年。刚开始是选调在省委组织部工作,最近才刚刚借调到省委秘书处。

王文斌和陈京比较熟。在组织部的时候,他就常常请教陈京关于写材料的事儿,而进了省委以后,在陈京的介绍下,他得以认识了省委第一秘汪鸣风。

“汪主任,我刚刚去组织部,在楼下遇到了陈处长。他说有信要我带给你!”王文斌笑道,他手上拿着一个黄皮信封。实实在在就是一封信!

“信?”汪鸣风有些吃惊,他将信封接过来,信封上面写着:“汪主任借阅!”

“什么玩意儿?”汪鸣风皱眉道。

王文斌摆手道:“那我可不敢看,信封可是封口的,您还是直接跟陈处长联系吧!我只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罢了!”

王文斌放下信封便告辞,汪鸣风嘀咕了一句:“搞什么鬼,都什么年代了。还用信封写信?”

他漫不经心的把封口撕开,然后把里面厚实的一沓纸拿出来。

他一目十行的只看几秒钟,脸色就变了!

这可不是陈京写给他的信,而是一封证据确凿,举报充分。事实清楚的举报信。

举报信举报的人赫然是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唐剑平。

唐剑平有个私生女儿?现在已经在读书了?

汪鸣风深吸了一口气,冷冷的笑了笑,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

陈京在这个时候把这封信递给自己,看来他对自己面临的困难是洞若观火,而他这封信也的确是太及时,同时又太有杀伤力了。

号称政坛不倒翁的唐剑平,这一次面临这样的举报信,任他神通广大,也是疲于应付,而对汪鸣风来说,也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

汪鸣风一刻也不停留,迅速的就要让这封信发挥作用。

果然,沙明德也极其配合,在看过这样的举报信后,眉头皱成一团,缓缓的吐了一口气,道:“真是丢人现眼到极点!”

他顿了顿,对汪鸣风道:“安排一个时间吧,我要见见剑平!”

汪鸣风心中一喜,书记要见秘书长,这是随叫随到的,平常不关汪鸣风什么事儿。

可是今天沙明德却让汪鸣风来安排时间,这其中的巧妙就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了。

可就在汪鸣风喜形于色的时候,沙明德忽然抬头看向汪鸣风,道:“鸣风,这封信你是从哪里得到的?”

汪鸣风一愣,道:“这……”他一眼瞅见沙明德严肃的神色,他心中一紧,不敢撒谎了,便如实的道:“这封信是陈京转过来的,今天早上刚刚转过来!”

沙明德眉宇旋即舒展,不置可否的笑了笑,道:“这小子,在这个时候还忘不了你,也不枉你对他的指点和栽培!”

汪鸣风尴尬的笑了笑,心中异常的惭愧,沙明德又道:“陈京现在的处境也不容易啊,衡州的担子落在他身上的确是有些强人所难了,强人所难也要他担上,希望他能够不负重托!”

沙明德似乎是和汪鸣风说话,又似是自言自语。

而他这样一说,汪鸣风心中还是颇为感动的。

陈京的困难是肯定的,衡州这么重一副担子他担着,压力肯定是相当大。

在这样大的压力下,陈京还能看到汪鸣风的难处,而且还能够腾出手来找到为汪鸣风排忧解难的办法,这实在很不容易了……

从沙明德办公室出来,汪鸣风便抓起电话拨给唐剑平。

电话那头,唐剑平的声音响起:“喂,我是唐剑平,你找哪位?”

汪鸣风故意卖了一个关子不说话,直到唐剑平对着话筒又“喂!”了一声,汪鸣风才道:“秘书长,您现在在不在办公室?”

唐剑平用座机接电话,汪鸣风却问他在不在办公室这就是个废话,他其实要表达的意思是问唐剑平有没有时间。

唐剑平瓮声道:“什么事情?”

汪鸣风道:“出事儿了,秘书长!是这样……那个……要不我过来跟您汇报?”

唐剑平沉吟了一下,道:“什么事情不能在电话中说吗?”

汪鸣风道:“这……这难于启齿啊,这是书记交代下来的事儿,你说我……”

“那你过来吧!”唐剑平道,汪鸣风啪一下挂了电话,只觉得脚步都轻快了不少。

他走进唐剑平办公室,做足了功夫才把举报信给唐剑平,道:“有人胡言乱语竟然捅到书记那里去了,书记一大早就把我叫过去征求我的意见,你说这样毫无事实根据,乱七八糟的举报信,我能有什么意见?”

唐剑平眼睛盯着举报信,他双眼有些发直,脸色早就煞白,手竟然都有些发抖。

但他毕竟是非常之人,他情绪略有波动后便迅速的淡去了,他抬头盯着汪鸣风,道:“鸣风,这信是书记让你给我的?”

汪鸣风点头道:“是的,书记让我先看看,然后再转给你!”

唐剑平轻轻的笑了笑,将信递给汪鸣风道:“鸣风啊,有时候处在我这个位置,很多事情都身不由己,有时候在工作上,我这人火爆脾气,态度不好,你要多多原谅!”

汪鸣风道:“秘书长说的是什么话?您严格要求我们,这是我们的福气,我们怨言是万万不敢有的!”

唐剑平干笑一声,摆摆手道:“鸣风你太客气了,现在在我们省委,你作为省委第一秘书,是最有前途的。这一次省委肯定要考虑你的问题了,我个人对你下放的问题是充分支持的。

在领导身边工作过的年轻干部,我一贯的态度就是要敢于重用,敢于给这些干部身上加胆子,你在书记身边工作这么久,在你的任用上面,任何犹豫都是保守的!”

唐剑平表态很快,汪鸣风连连的谦虚。

两个人都是聪明人,汪鸣风拿着这东西过来要干什么,唐剑平是清清楚楚。

而的的确确,汪鸣风拿的这个东西一下捅到了唐剑平最软的那根肋骨上了。

这件事是唐剑平最隐秘的隐秘,这也是唐剑平最纠结,同时又最痛苦的地方。

刚才汪鸣风把这封举报信给他的时候,他差点就要把持不住了,他到现在为止,背上的冷汗都在往外冒,而他现在所表现出的镇定,都是装出来的,他的内心已经是惊涛骇浪了。

汪鸣风和唐剑平打交道多年,他自然能够感受道唐剑平情绪的变化。

他心中暗自冷笑,同时又有些惭愧。

汪鸣风和唐剑平角力了这么多年,他一直都在找唐剑平的漏洞,可是唐剑平就是铁板一块,让汪鸣风无处发力。

然而事实证明,这世界上没有铁板,唐剑平身上竟然还有天大的篓子。

这个篓子是陈京掌控到了,现在在这个时候捅出来,就是帮了汪鸣风天大一个忙。

唐剑平和汪鸣风两人越聊气氛越融洽,两人根本就不像是不和这么多年的对头,宛若是多年老友一般亲热。

直到最后,唐剑平唏嘘感叹道:“鸣风啊,从年龄上看,我好似还不大。但是我的身体我清楚,我估摸在一线,我是坚持不了多久了!人的一生啊,有时候想想太不值得了。

为人民服务几十年,一朝要下来了,却来日无多了,有多少时间可以属于自己?”

汪鸣风和唐剑平握手作别,心中也感到有几分恻然。

待他转身离去,唐剑平脸上的唏嘘感叹之色渐渐的淡去,却而代之的是极度阴沉森冷,秘书长的威严重新又从他身上散发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