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580章 意外女人!

第五百八十章 意外女人!

陈京仔细询问小卓才知道这个叫孙三的人是个医托。

这家伙最擅长的就是找像陈京这样穿着体面,一看就见过世面的人下手。

为了达到他医托的目的,这家伙的招数是层出不穷,像刚才这样佯装弄错人的搭讪方式,就是他的拿手好戏。

小卓很年轻,也很健谈,陈京和他聊天,他也不拘谨,问到他什么,他就说什么。

他谈到医托的时候,他是连连摇头,大叹现在衡州医托成风,不成样子,整个衡州的医疗系统的乱象让人担忧。

陈京来之前并不知道小卓是干什么工作的,而在和他聊天的过程中,他也弄清楚,原来小卓本身就是附属医院的一名医生,而且还是一名小有名气的医生。

在小卓的引领下,陈京去见何树军,何树军住在特护病房,陈京了解到,这几天有省里外几个著名的专家过来对何树军的病情进行会诊,可能会考虑对何树军进行开颅手术。

而在聊到这一些的过程中,陈京赫然发现,这个小卓原来是何树军的小儿子。

他叫卓封一,是从母姓,何树军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女儿最大,早就嫁到了国外,而大儿子也在香港工作,唯有小儿子卓封一在身边。

卓封一冲陈京咧嘴笑道:“陈处长,您真年轻,如果我父亲身体好的时候,他看到你这么年轻,肯定会夸奖你!”

他顿了顿,又道:“可惜啊,现在父亲身体不行了,你来看望他,他也认识不了你。”

陈京叹了一口气,抿嘴不说话,过了一会儿,他问道:“小卓。来探望何书记的人多吗?”

卓封一脸上浮现一丝薄怒,过了一会儿,他才稳定心绪,道:“父亲刚开始犯病的时候。来的人可多了!可是,等大家都看清父亲是中风后,很快就没几个人过来了。

世人都势利,当年我父亲在位,位高权重的时候,门庭若市,而现在就是门可罗雀了!”

卓封一干笑一声。道:“所以啊,在我看来政治永远都是黑暗的,势利的,肮脏的!像我父亲风光一辈子,到现在还不是什么都没有?如果没有我每天陪在他身边,他就只能面对冷冰冰的各种医疗仪器和设备了,那样的日子,他剩余的生命又有多少意味?”

陈京默然点头。而就在这时,陈京已经进入了何树军的病房了。

病房陈设并不复杂,陈京看到的是一个耄耋之年的老头。他仰躺在轮椅上,双眼发直。

他的脚看不出什么毛病,但是一只手却明显的萎缩了,瘦瘦的,像鸡爪一样,看上去有些吓人。

老头脸上很瘦削,灌骨很突出,一双眼睛发灰发白,没有任何的神采。

他看到有人进来,嘴巴里面发出依依呀呀的声音。嘴巴里哈喇子往下流,看上去就像个老年痴呆一样。

陈京看得有些恻然,他有些后悔,觉得今天应该就拿一束花过来。

本来,陈京还想过来至少能够向何树军问个好,哪怕是打一声招呼也是好的。可是看现在这个状态,这样的一个老人,又哪里让人能够联想到此人就是曾经叱咤衡州十年之久的何书记?

卓封一过去一通好忙活,终于把老头上下收拾利索,他这才回过头来咧嘴一笑,道:

“怎么样?有些失望吧,这就是我父亲!小时候啊,他在我心目中可伟大了,像山一样伟大,觉得他无所不能!可是现在呢?他就像个孩子,还处在懵懂之中的孩子。

我们这个世界的一切,他现在都不知道,一无所知……”

卓封一的语气很平淡,但是那种淡淡的语气,却让人心中更是恻然。

陈京忽然想,现在的社会,这么多人整天勾心斗角,为了利益争得死去活来,这些人都是图的啥?就以现在的衡州来论,何树军在衡州是什么样的存在?

不夸张的说,何树军当年就是衡州的土皇帝,土霸王,或者直白点说就是地头蛇。

在衡州这一块地方,何树军可以为所欲为,他手上的权利根本就没法限制住,他可以让整个衡州围着他转。

可是那又怎么样?

看看现在的何树军,这让陈京想到了三国演义开场白杨慎的词:“是非成败转头空!”

“咚,咚!”很轻的敲门声,两人敲门声响过后,一个面容姣好的护士将门推开,卓封一回头,护士道:“温市长过来了!”

卓封一忙站起身来,然后陈京便听到一声很洪亮的长笑,一个高大的汉子笑嘻嘻的出现在了门口。

门口的汉子长相颇为粗犷,穿着一件天蓝色的衬衫,衬衫扎在长裤里面,让其发福的身材肚子看上去更加的突出。

他手上拎着一个保温的食盒,进门的动作很轻车熟路,一看就是这里的常客。

“温叔来了?”卓封一笑道。

高大汉子又笑了一声,道:“怎么样?今天书记状态不错吧!我这猛一看,好像精神头儿不错!”

“还行吧!”卓封一道,“反正都是老样子,没什么大改变,今天下午专家组会会诊,到时候温叔你要不要参加?”

“我当然参加,我要详细把这个病情了解清楚,只要有一线希望,我们都不能放弃!”高大汉子朗声道。

陈京在一旁打量着来人,心中暗暗的吃惊,来人不是别人,赫然是衡州市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温沈东。

温沈东似乎注意到了陈京,他双目如电,上下打量陈京,一旁的卓封一道:“温叔,这位是陈处长,省里过来的,今天专门来看望父亲的!”

陈京站起身来冲温沈东点头道:“温市长好,我们没有见过面,你可能不认识我!我叫陈京,省委组织部干监处处长,这一次我带领工作组到衡州,今天顺道来看望一下何老书记!”

温沈东脸上有些阴晴不定,陈京介绍完毕,他干笑一声道:“我道是谁?原来是陈处长!陈处长你有心了,我代替何书记感谢你这番心意!”

陈京本来准备伸出手来和温沈东握手,但是温沈东却好似并没有这方面意思。

他拎着饭盒走到何树军的身边,拎开饭盒道:“书记,您来我带什么来了?这可是您最爱的油焖肚丝,还有野山椒削骨肉,外加两个山野小菜,难得的还有一瓶酒!”

温沈东很熟练,很快就变戏法似的从食盒中把这些东西拿出来摆在病床旁边的柜子上面。

他自己斟一杯酒,然后盛一碗饭先不吃,而是用勺子先喂给何树军吃。

他喂饭的神情很专注,很仔细,也颇有耐心,那模样和刚才那高大威武的市长形象完全就判若两人,陈京如果不是知道两人的身份,恐怕会认为这是一对父子。

温沈东给何树军味了一碗饭,自己便盛一碗饭开始吃,边吃还边喝酒,边喝酒边说话,那样的场景很诡异。

卓封一见怪不怪,在一旁笑嘻嘻的看着,陈京抬手看看表,道:“小卓,今天我过来也就是看一看,时间也差不多了,我就不多打扰了!”

陈京站起身来,卓封一瞪眼看着陈京:“陈处,现在走吗?我送你!”

陈京忙伸手拦着他道:“你忙,送就不必了!我自己出去就行!”

陈京拦住了他,卓封一也不矫情,送陈京到门口两人便握手告辞。

陈京脑子里温沈东的印象怎么都抹不去,他一路心事重重,而就在他走到电梯口的时候,忽然一个声音从背后吓他一跳。

他迅速转过身来,一丝淡淡的清香入鼻,香味很淡,但却沁人心脾。

陈京先看到的是一袭白衣,衣袂飘飘,只看到一个局部,就让人能一下感觉到那种惊艳和不凡。

等再定定神看,陈京终于看清来人的面貌。

女人的个子高挑,乌黑的头发挽在头顶,没有一丝凌乱。

女人的衣白,皮肤也白,洁白如凝脂般的皮肤焕发出晶莹的光泽,她精致的脸庞离陈京很近,那种是让人窒息的美,她的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巧笑倩兮,美艳不可方物!

叶海缘?

陈京怔怔的看着女人,脑子里念头转动,忽然张嘴问道:“是你给我发的短信吗?”

叶海缘微微一笑,道:“怎么?一开口就问这个问题?我看你对工作是有些走火入魔啊!”

陈京面无表情的道:“叶医生,你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人,说吧,有什么事情找我?”

叶海缘嘴角一翘,脸上的笑容渐渐的淡去,嘀咕了一句:“没有趣味的人,整天只知道板着脸!”

她顿了顿,手一摆道:“你跟我来吧!我们谈谈……”

叶海缘没有多说什么,陈京也跟在了她身后。两个人都是聪明人,叶海缘知道陈京会跟上来,而对陈京来说,她现在很困难,虽然他内心对叶海缘很抵触,不愿意和她这样有些神秘的女人搅合在一起。

但是,现在的形势如此,陈京不能够放过任何的机会,他必须竭尽一切努力的去想办法找路子,否则他的任务没有可能能够顺利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