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582章 忽然突变!

第五百八十二章 忽然突变!

陈京的这个书面汇报他酝酿了很久,所以写出来是一气呵成。

报告的主要内容并不是汇报工作组到衡州遇到的困难和现状,困难和现状这都是事先预料到的,陈京对此有预料,省领导对此也肯定有预料。

陈京的书面汇报,主要是汇报他对目前衡州局面破冰的建议和意见。

陈京现在考虑得很清楚,要想目前工作组的工作继续下去,首先第一点就是要树立威力,要让人见识到工作组的能力和能量!

做到了这一点,工作组才有可能把接下来的工作做得好,做得漂亮。

而为了达到这个目的,陈京建议省委对衡州要在人事上先下决心,目前衡州班子可以根据工作组调查和考察的结果实施先调整几个位置,以此来策应工作组的工作。

另外,陈京认为,要把衡州的问题调查清楚,核心中的核心是要让衡州内部先分化,让他们中的一部分主动靠拢工作组,向工作组交代问题,做到这一点,工作组的工作就见到了胜利的曙光了。

为了达到这个目标,陈京向省委给了五点建议,其中有一点建议是希望省领导能够考虑对工作组赋予更多临机处置的权利,这样更方便工作组工作的有利开展……

陈京的整个书面汇报差不多三千字,他写完后又逐字逐句的检查,最后通过电脑发了出去。

他忙完这一切,发现已经晚上十点半。他肚子饿得不行,就将就把酒店房间里的方便面泡了一盒草草的吃了一点,然后洗澡蒙头睡觉。

而这期间,方婉琦打电话过来,两人免不了要互诉一番相思之苦。

陈京躺在**,翻来覆去睡不着觉了。

和方婉琦一通电话聊天,让他睡意全无。好像还越来越精神了。

不自觉,他又想到了金璐!现在他和金璐两人是聚少分多,两人的事情都非常多。都是大忙人。

有时候,两人之间好久电话都免了。

但饶是如此,两人彼此之间总是惦着对方。

陈京清楚。相对于自己来说,金璐对自己的惦念可能更多。

有时候半夜三更,陈京会忽然收到金璐的短信,字不多,就聊聊几个字:“我想你了!”、“还记得澧河腊肘子吗?今天吃了,真香!”、“很想你”……

就这些简短的话,但字里行间所流露出的情谊,让陈京心中感到异常的温馨和满足。

陈京想着想着,又不自然的拿起手机写一条短信给金璐,就写:“衡州孤寂无聊。想你啊!”

他按发送键,眼看着短信发送出去,他心中忽然之间就觉得异常的宁静,白天身上那沉重的压力在这一刻似乎都得到释放了!

“叮,叮!”

他刚刚迷迷糊糊的睡着。手机忽然急促的响起。

他伸手摸到手机,含混不清的道:“喂!这么晚……”

“怎么了?就睡觉了吗?”

电话那头一个很低沉的嗓音响起,略微带有磁性,陈京愣了一下,一下从**竖起来,脑子迅速变得清醒。

“部长。您这么晚还没休息?”陈京道。

不错,电话赫然是米潜打过来的,陈京开灯,看见墙上的挂钟已经指向凌晨一点的位置了。

“你都给了我如此措辞严厉的汇报了,我怎么睡得着?我现在就问你一个问题,如果我们能够满足你的要求,你有几分把握完成任务!”米潜道。

陈京愣了一下,道:“我……我一定完成任务!”

陈京心里有些七上八下,但是米潜把话问到这个份儿上了,也容不得他退缩。

他本来以为,自己的这个汇报上去至少要明后天才有可能会得到回复,而且回复的结果可能不会如自己所愿。

他万万没料到在米潜这边,自己刚发出去几个小时,在深夜他竟然就主动打电话过来了。

要知道陈京的东西是发给连秘书的,连秘书一般晚上不上班,由连秘书将东西交到手到米潜手中,竟然能够这么快的速度,这说明在省委可能有了一些变化!

“行!有你这句话,我就敢大胆的让你去干!你可以按照你的思路走,我们都来配合你的步子!”米潜道。

他顿了顿,又道:“以后你直接打我的手机,或者打我办公室的电话,我们可以直接通话!你要记住,一个星期!一个星期之内,衡州要给我拿下!”

“一个星期?”陈京惊道,“不是两个月内吗?怎么又是一个星期了呢?”

“情况有变化,现在我们越快完成衡州班子的调整,就越有利于大局,这一点你一定要清楚!”米潜认真的道。他顿了顿,又道:“你如果有什么不清楚,会有人告诉你的,行了,就这样,以后我们一天一通电话!”

米潜将电话挂断,陈京脑子昏昏沉沉,一双耳朵都在嗡嗡起哄。

一个星期要把任务完成,这怎么可能?

陈京再也睡不着,起身穿上衣服在房间里踱步。

“叮,叮!”

手机又响起,陈京一看来电,身子站定接听道:“汪主任,这么晚……”

“刚才你们部长给你打电话了,对不对?”汪鸣风开门见山的道,他顿了顿,继续道:“对于你的汇报,书记和米部长都非常重视,先前两人通了大约半小时的电话。

两人一致认为,你的意见可以采纳,让你用心、大胆的去做事,不要有顾虑!”

“是!汪主任!”陈京认真的道,他沉吟了一下,放低声音道:“可是汪主任,为什么现在要一周之内就要完成任务?这个时间也太紧了吧!”

汪鸣风在电话那头不做声,过了很久,他转移话题道:

“最近中央第三巡视组在岭南巡视,在中途,他们有部分人员往北走了,其中巡视组中有一位领导是国家发改委投资司的司长叫洪省生……”

汪鸣风说了一个半截话,好像后面不知道怎么说了。

又过了很大一会儿,他道:“这个洪司长可能到了衡州这一带了,你如果发现他的踪迹,你要不惜一切代价,马上上报,你知道吗?”

陈京一下傻了!

汪鸣风的话他消化的半天,终于明白了,可是他一明白,整个人脑子就发懵。

中央第三巡视组到岭南巡视,怎么部分人员突然北走?而汪鸣风提到的这个洪省生又是国家发改委投资司的司长,这样一个人往北走竟然失去了踪迹,这也太匪夷所思了。

现在是什么年代?现在已经是信息时代了,别说是一个司局级重要领导,就是一个平头百姓都藏不住,可是这个洪司长就这样不见了?

陈京道:“汪主任,我今天见到了国安局的人,他们是不是在找这个洪司长?”

“你什么时候见到国安的人了?”汪鸣风勃然道,语气很紧张!

“就在下午的时候,应该是下午四点钟的样子吧!”陈京道。

汪鸣风不说话了,陈京也不好再补充什么,两人就这样陷入了无言的沉默。

两人沉默并不是无话可说,而是彼此都在想着问题,陈京敏锐的意识到这一次米潜和沙明德反应这么迅速,应该和这个洪司长有关。

这个直觉有些无厘头,甚至可以说有些荒谬,因为一个发改委投资司司长,虽然其是中央三巡视组的人,但也不至于会让省委重量级领导这般紧张。就算是整个巡视组到楚江巡视,也不见得就有多么了不起……

忽然,陈京脑子里面闪过一道火花,他脱口道:“汪主任,是不是省委领导班子要调整了?”

汪鸣风嘿了一声,道:“你呀,什么都瞒不过你!你果然很敏锐,思路很敏捷!”

“我一直在犹豫,是不是告诉你一些事情,现在看来我的犹豫是多余的,我什么都没说,你自己就能够想到很多!”汪鸣风砸砸嘴道,“中央最新任命,任命国家发改委投资司司长洪省生出任楚江省省委副书记。

这个任命是昨天下午印发的,而洪司长也是昨天下午离开岭南往北走的,应该是在衡州一带就忽然不见了!

这件事第三巡视组董老给书记打电话了,让书记立刻去找人,你说这事儿弄得急不急?”

汪鸣风这样一说,陈京豁然开朗了!

是啊,洪省生如果是楚江省省委副书记,哪怕他没上任,一个副书记忽然不见了,这也是不得了的大事,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沙明德会动用国安的人,为什么叶海缘会找自己。

另外,沙明德和米潜要急着解决衡州的问题,也可以顺理成章的说得通了。

中央在酝酿省委班子的调整,一个副书记的到位可能只是个开端,接下来可能还有更多的调整。

在这样的时候,衡州的问题悬而未决显然不合适了,必须要尽快的解决,各方势力要达到妥协的平衡,否则大家各自都还在明争暗斗,在这样的时候中央调整楚江的班子,一旦出现问题,后果不堪设想。

一个省可不比一个地级市或者县,一个省的班子调整引起动荡,那影响可就是巨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