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583章 陈京动手了!

第五百八十三章 陈京动手了!

衡州政坛口口相传一个新闻。

省组织部工作组在衡州吃瘪了,工作组组长、省委组织部干监处处长陈京和衡州市政府秘书长邵军之间关系僵了!

事情的起因是工作组派人去市政府搞调查,却遭到拒绝,甚至工作组的几个工作人员都被两个副秘书长给赶出了门外,而因为这件事情,陈京勃然大怒,直接把电话打到了市领导那里发脾气,而且点名让邵军上门给他解释事情原委。

而邵军对陈京的要求搁置不理,却陪同市长马肯到下面视察去了。

这一下让局面僵持了起来,大家都在热议这件事,很多好事者都想看看这件事情究竟会是怎样的收场。

衡州这个地方的人很骄傲,尤其是政坛,这么多年以来,衡州在贯彻上面政策方面,向来都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衡州有衡州的文化,衡州人有衡州人的逻辑,他们的这些逻辑很大程度上都是何树军带来的,或者说是因为何树军的执掌衡州,让衡州人的我行我素变得更加常态化了。

就以最近这段时间来论,因为衡州的问题,省委就派了很多工作组甚至是省委重量级领导都亲自出动过,但是这些所有的动作在衡州都没有引起多大的反响。

衡州依旧是原来的衡州,衡州政坛依旧是按照原来固有的秩序在运转。

而这样的情况,也让衡州人不大看得起以陈京为首的组织部的工作组。

陈京在省城颇有名气,但是在衡州却鲜少有人知道,在衡州人看来,以前过来的领导级别比陈京高多了,却依旧解决不了衡州的问题,也奈何不了衡州的班子,陈京一个处长而已,他能够起到多大的作用?

尤其是陈京还勃然要求市政府秘书长邵军亲自向他说明情况。这在很多人看起来就是陈京太不懂得掂量自己的斤两了,陈京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不愉快吗?

邵军就是不理陈京又能怎么地?陈京一个处长还真能把邵军怎么样不成?

所以,不夸张的说,衡州政坛大家在议论此事的时候。大家心中多多少少对这次省组织部工作组有些蔑视甚至是讥讽。

但是,几乎是让所有人都大跌眼镜的一件事发生了。

省委组织部下发命令,要求衡州市委立刻免去衡州市政府秘书长邵军的职务,给予邵军停职处分,并以观后效。

省委的命令下来的时候,邵军还在衡州市西和县陪同马肯一起视察,命令下到市委。市委书记孙千石打电话给省委几个重要领导确认,然后他直接将电话打给马肯传达省委命令,邵军就地免职!

这个消息一下引起了全城轰动,而陈京在此时以工作组的名义对邵军的免职做了说明。

陈京在说明中明确了邵军被免职的原因,其中重要的原因就是不把省委工作组当一回事,在面对工作组要求的时候不严肃……

陈京的这个说明一出来,衡州很多人都跌破眼镜。

来衡州的考察团、调研团、调查团等等各种团和组多了,就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牛的。一语不合竟然就会被免职,这也太“霸道”了……

很快,就有人为邵军的被免职鸣不平。这其中尤以衡州市委组织部长陈荣成反应最激烈。

在衡州市委书记孙千石下令以后,陈荣成明确要求自己要向上申诉这件事,难道就因为没有给工作组领导的面子,这么点芝麻绿豆的事儿就被免职,这也太说不过去了。

而且陈荣成还表示,邵军是个很有能力,很值得培养的年轻干部,对这样干部的免职,应该要有一个更加有说服力的说法。

陈荣成的这个言论还没引起大反应,省委直接就对其行为进行了严重警告。并且要求陈荣成进省城去做说明。

省委的两个强势动作,一下让先前吵吵闹闹,叽叽喳喳的衡州政坛变得安静了。

而组织部工作组也正式开始了有条不紊的工作。

市主要领导包括市委、市政府、市人大和政协的主要领导都被工作组要求进行了专门的谈话。

这个谈话的主要目的有两个,一个是调查问题,另外一个就是考察干部。

工作组的工作地点在南园宾馆,而市主要领导也是一个一个的被传讯调查或者谈话。

整个南园宾馆的第五楼已经实施了管制。在第五楼的楼梯口甚至还增设了站岗的武警,这样的排场让工作组的驻地变得极其严肃。

而让整个气氛进入最紧张阶段的是,工作组在对市政府主要领导谈话过后第二天。

省委通知,要求免去衡州市政府副市长龚建华的职务,对于龚建华的工作问题暂时不予安排,而是安排其进省委党校进行短训班学习。

而在省委通知之后,陈京代表工作组做了对龚建华相关问题的通报。

根据通报显示,龚建华担任副市长期间,群众反馈非常激烈,在处理计划生育、文教等多项工作方面,龚建华履行职责不彻底,有很多的决策失误,导致了衡州市的相关工作停滞不前。

另外,最重要的是,多方面反应龚建华存在一定的经济违纪问题,尤其是以教育工作中出现的普通初中中考泄题案,希望工程捐款建校资金被挪用案等等主要案子,龚建华都负有领导责任,并没有做出正确的处理。

综合这些原因,工作组认为其不再适宜担任衡州市政府副市长职务,工作组把这一情况向省委汇报,省委果断决策,免去了龚建华同志副市长职务,做出了对其再教育的决议!

陈京的这个通告发出,衡州政坛终于震动了。

此时此刻所有人才看清楚,这一次省组织部下来的工作组是真正动真格的了,三天之内免去了两个主要领导。

一个市政府秘书长,一个副市长,这两个人虽然不是市委常委,但都是影响力非常大的干部。

另外,市委常委组织部长陈荣成也遭到了严重的警告,他如果不是及时刹车,悬崖勒马,估计这一次也是凶多吉少,估计也是被免职对象。

陈京用三天时间,让衡州政坛认识了他的铁腕和果决。

他手上宛若拿了一支勾魂令一般,令牌一挥,就可以勾魂索命!

用围棋的术语来说,陈京这一连串眼花缭乱的是强手。

强手一出,连带着整个南园宾馆都蒙罩了一层氤氲神秘的色彩,这种神秘中所焕发出的庄严和肃穆,让人不可轻辱。

……

省城,衡州市委副书记赵千金这次进省城可以说是仓惶如丧家之犬。

他在衡州这连续几天是度日如年。

本来在他看来,省组织部的工作组在衡州应该是不会有什么大作为的,没有大作为,衡州的一切就还得按部就班,最后各种问题交织在一起,衡州市委书记孙千石和市长马肯,这两人很容易就是两败俱伤。

到了那个时候,他赵千金就算是趁虚而入,多年的媳妇熬成婆了。

可是现在,衡州的局势一下就变了,陈京在衡州这接二连三的动作,让他赵千金惊慌失措,他所有的念想顷刻间就化为了泡沫,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所以尽管,唐剑平对他千叮咛、万嘱咐,让他没事不要往省城跑,可是他实在是按耐不住,又来省城了。

还是那家老馆子,赵千金过去订好包房,房间里面空调温度恰好,慢慢的一桌子菜肴异常的丰盛。

可是赵千金却没有丝毫心情去欣赏这一些,他的心中就被各种各样的焦躁所充斥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不知道过了多久,“咚,咚!”

赵千金一听到敲门声,他欣喜的过去开门。

门口唐剑平一袭白衬衫,下身青色的裤子,整个人是风度翩翩。

“秘书长!”赵千金低头道,他脸上挂着笑容,神态变得不急不躁了。

很奇怪,赵千金无论内心多急躁,多忐忑不安,可是只要遇到了唐剑平,他种种的负面情绪立刻就会消散。

唐剑平抬步进门一语不发,赵千金在后面轻轻的把门关上,扭头过来道:“秘书长,您最近很忙吧!我看您眉宇之间有些憔悴,似乎没休息好啊!”

唐剑平淡淡的笑了笑,坐在了主位上,眼睛盯着桌面,道:“两个人吃这么丰盛,太奢侈了吧!”

赵千金道:“不奢侈,不奢侈,今天就想和秘书长您多坐一会儿,向您多取点经!”

唐剑平脸色微微的变了变,神情颇为不自然,又似乎微微有些恼火,他道:

“取经?取什么经啊?衡州坐不住了,跑到省城来取经了?我看你是舍近求远,惶惶不可终日了吧!如不然怎么是这个时候过来向我取经?”

赵千金脸微微一红,他定了定神,道:

“秘书长,您不知道,这一次省委组织部派的那个工作组,那个叫陈京的处长太嚣张跋扈了,他这是要干什么?是要把衡州的局面全搅乱吗?我还真不相信,省委是这样的意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