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584章 震动楚江!

第五百八十四章 震动楚江!

提到陈京,唐剑平心中就有阴霾。

最近这段时间,唐剑平被检举信的事情折腾得焦头烂额。

这封检举信唐剑平不确定是谁写的,但是信中的内容可以说是字字惊心,招招不离他的后脑勺,唐剑平最隐秘的隐秘,在这封检举信中都一一列举出来了,这不能不让唐剑平感到吃惊,同时又有一些惶恐。

唐剑平心中清楚,这封信一定是有人给沙明德的,沙明德知道这个事情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究竟有多少人知道此事。

而且,唐剑平最担心的是,有某些人手上还有其他的证据,比如说照片等等。

就在几天前,唐剑平和省委组织部副部长李逸风有一次碰头,两人碰头后谈到衡州问题的时候,李逸风忽然给唐剑平透露了一个消息。

这个消息很震惊,就是省委组织部收到了一份关于省重量级领导的实名举报信。

这封举报信可能是直接投到部长信箱的,也有可能是通过了干监处的。

唐剑平一听李逸风提到这一茬,他当即便问:“老李,是一封什么样的举报信?你怎么知道有这样一封举报信,你见过吗?”

李逸风摇摇头道:“我没有见过信的内容,但是我们在碰头会的时候,米部长提到了这一点!他说在我们组织内部有很多人都犯错误,这其中包括我们省委领导。

最近就有一封举报信很让人震惊!这说明什么?这说明我们党内的干部胆子越来越大,做事越来越出格……”

唐剑平眉头拧成了一团。李逸风又道:“秘书长啊,你是不知道!现在我们组织部的重心正在倾斜,干监处一个处发展到了六十多个人,成了全部门最大的处了。

他们的权利也惊人,调查干部甚至涉及到了正厅级。

甚至我怀疑米部长说的那个关于省重要领导的举报,都是通过干监处的也说不定,或者说他们知情……”

唐剑平听到李逸风这么说。他一颗心就怦怦的跳,他回去之后就苦思冥想想了一个计策。

他的计策很简单,他在早上上班的时候。故意给汪鸣风一个错的日程。

然后他迅速拿着正确的日程去找汪鸣风。

就在汪鸣风秘书室的那个地方,两人聊得酣的时候,他突然插一句:“鸣风啊。陈京这个年轻人很了不起啊,你用得很好嘛!”

汪鸣风当时脸色变白,怔怔半晌道:“陈京是组织部的干部,我是指挥不了的,当然,我和他熟悉,伍大鸣一手带出来的人嘛……”

唐剑平很快就几个哈哈把这话掩盖了过去,但是他心中却把汪鸣风的表情尽收眼底。

唐剑平是“不倒翁”,能够拥有这三个字的头衔,他最大的特点就是擅长察言观色。

这个世界上能够在他注视之下掩盖住自己心思的人可以说是少之又少了。

在整个楚江省。他所敬畏的也就两个人,一个是沙明德,另外就是路仲强,也就这两个人他有些瞧不透,其他的人他都看得透透的。

汪鸣风在新生代中是佼佼者。但是在老奸巨猾的唐剑平面前,他还是差了点。

更何况唐剑平是有备而来,汪鸣风一经试探就露出了致命的破绽。

而就是这点破绽,让唐剑平找到了问题的关窍所在。

唐剑平清楚,如果是米潜收到了举报信息,他是没有可能和沙明德共享的。他也更不可能把这个举报信息拿到沙明德那边去当一张牌打。

既然没有这种可能,唐剑平就只能大胆猜测陈京是知情人,由他之手,或者是由他之口把这事捅到了汪鸣风那里。

然后汪鸣风把这事再往上捅,最后让沙明德拿着这个东西对自己进行严肃的敲打。

现在,事实证明了唐剑平的猜测很靠谱,也因此,陈京这个人,甚至这个名字都让他觉得很难受。

唐剑平给赵千金的叮嘱很明确,立刻回衡州,主动的向陈京交代他所知道的衡州的问题。

赵千金愕然对唐剑平道:“秘书长,这……这样做岂不是自揭家丑?我们一个班子可以说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我如果这样做,岂不是……”

唐剑平皱皱眉头颇为不耐烦的道:“老赵,我就看你有些迂腐!”

他顿了顿,道:“你仔细想想,现在局面到什么程度了!省委这一次是下了大决心了,你以为局面会扛得住?你要明白,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这话很多时候是针对党政一把手而言了,对你来说,早点把问题交代清楚,是有利的!”

唐剑平叹了一口气又道:“再说了,你不站出来把问题交代清楚,别人会立刻站出来,到时候你……”

唐剑平说了一个半截话,后面的话他不往下说了。

他心中清楚,有些话只能适可而止,这是他的一贯风格。

他总是把自己的意思表达得很清楚,但是下属又会觉得秘书长是在考验他的悟性,这样的感觉常常会让下属觉得和领导是知己知音。

赵千金做出一副恍然的样子,立刻就将唐剑的话铭记于心了!

唐剑平端起酒杯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心中却是分外的萧瑟。

赵千金让他很失望,在衡州滚了这么些年,一点进步都没有,实在是有些无奈。

哪怕是赵千金稍微长进一点,唐剑平都觉得可以搏一把。

可是现在呢?

唐剑平思忖再三,还是鼓不起勇气来放手一搏。不敢放手一搏,那就要顺水推舟,在衡州的问题的迅速走到沙明德的轨道上来是正路,唯有向沙明德靠拢,让衡州问题得以解决了,暂时的危机也就化解了。

当然,要做到这一点,付出的代价就是赵千金。赵千金这一次想进步,估计难上加难了,要等下一次机会,又不知还要多久!

……

衡州,衡州市市委书记孙千石缓缓的将电话挂断,脸上的笑容渐渐的淡去,旋即就变得一脸的铁青。

他刚刚给陈京打电话,他委婉的向陈京表示,陈京的做法有些太过激了,影响到了衡州的问题,对整个大局非常的不利。

而且,现在整个衡州市的气氛也不对,人人自危,人心浮动,这样的衡州是很危险的衡州。

陈京跟他打哈哈,完全就是耍了一通太极拳。

这一通太极拳打过以后,他主要表达了三点意思,第一点意思是他陈京代表的是省委组织部,他的做法是领导思路的贯彻。

第二点意思,陈京表示,工作组需要一个良好的工作环境,这样的环境既不能太松散,太随意,当然,也不能够搞得人人自危,那样的话对整个工作都不利,陈京认为现在的局面还没到人人自危的程度。

最后陈京表示,所谓有人紧张自危,这就说明某些有问题的人,开始蠢蠢欲动了,在这样的时候,衡州市委应该要密切关注这些动作,认真的配合工作组工作,最后把事情真相弄明白。

陈京好嘴皮子,尤其是雄辩,孙千石的那张嘴根本就说不过他。

本来孙千石打电话是有问罪意思的,可是后来却成了陈京在说服他,最后甚至离说服他的距离相当的近,这简直就是十分荒谬的事情。

挂断了陈京的电话,过了很久,孙千石又再一次拨通了米潜的专线电话。

这一次他可以说是竭力的劝说米潜,让米潜无论如何不要再有过激行为了,这是对整个衡州大局有利的事情。

而且米潜也对最近衡州的两起人事案件给予了自己的意见,他明确表示,人事任命很草率,没有按照组织程序来办,如果是这样办事,将来会留下无尽的后患。

为了打这个电话,孙千石酝酿了很久,所以他所说的,所想表达的观念都是一气呵成的说了出来。

但是让他没料到的是,米潜这一次态度极其强硬,表示孙千石能不能想得通这是后话,但是衡州的事情必须要搞清楚,衡州的问题必须要解决!

而且米潜还以朋友的身份警告孙千石,让孙千石最好是认清形势,看准方向,不要误了大局,最后吃不着兜着走。

和米潜通完电话后,孙千石整个人像泄了气的皮球一般委顿在了座椅上。

现在的局面他甚至都有些看不明白了。

在省委层面上,什么时候沙书记和米潜一个鼻孔出气了?两人唱一台戏,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蹦出来反对,这也实在是让人很迷惑。

而更让孙千石百思不得其解的是路省长路仲强的态度。

孙千石最近三天,天天给路省长打电话汇报衡州的工作,可是路仲强却什么态都不表,而且好像对目前衡州的局势是默认的,这让孙千石简直不相信眼前的事实。

为什么省委那么多的矛盾重重,那么多的暗潮汹涌,在这个时候就突然出现了一致的局面。

由最早沙明德一个人对衡州的虎视眈眈,现在变成了省委领导集体的意志了。

至少省委的几个主要领导,对衡州的态度似乎是坚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