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585章 倔强孙千石!

第五百八十五章 倔强孙千石!

最近工作组的工作积极性相当高。

尤其是边硕林,他作为这次工作组负责跑腿协调的专门负责人,相当于秘书长的角色,他是上跳下窜,走到哪里都是笑声阵阵。

最近省委针对衡州的几次人事任免和人事警告很给力,这让工作组的工作环境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先前工作组要找人谈话,对方是傲得不行,级别不对等的情况下还要搞预约。

可是现在,只要工作组点个名,不管多大的领导,甚至包括四套班子的一把手,那都来得相当快,而且每个人到来脸上都挂着客气笑,再也不复几天前的那种充满了审视甚至是敷衍的味道了。

工作组工作腰杆能够挺直,大家都觉得有面子,士气方面自然也是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工作组副组长,干部二处副处长骆春林拿着一大摞考察材料到陈京的房间,他心情很不错,最近干部考察工作进行得很顺利,以前想过的很多困难这一次都没有遇到,几天的时间,考察工作就基本完成了。

本来按照常规,干部处的考察材料是应该直接往上走的,但是骆春林斟酌再三,他还是觉得应该把这些材料拿给陈京过目。

这一次干部考察,没有陈京,就不可能这么顺利,这是其一。

另外,骆春林这是第一次和陈京合作,以前两人同在一个部门,他更多的是听别人说陈京是多么多么厉害,多么了不起云云,而这一次他和陈京接触合作后,才真正感觉到那些传言不虚。

陈京给骆春林的感觉不是有魄力那么简单,而是陈京处在一个处长的位子,却拥有省长的胆魄,这一点让人心折。

更重要的是,上面领导对陈京信任。

因为有人对工作组不敬。不听招呼,就立马将其免职,这样的强势铁腕,配合陈京对事情做的说明。几乎是让人嗅到了“严打”的味儿了。

能够在衡州把局面搞得翻江倒海,陈京的能力可以说体现得淋漓尽致了。

而除了能力之外,陈京的前景也是一眼可见的,一个处长,上面的领导如此支持他的工作,可以想象他将来的发展。

“陈处长,这些材料都是我们考察员刚刚整理出来的。您看还有什么不完整的地方,我们可以补充!”骆春林客气的道。

陈京压压手道:“老骆啊,坐!你坐!我听说最近有我们衡州的重要领导主动的向组织反映了问题,当时谈话你在,我们的魏监督也在,你说说你的看法?”

骆春林定了定嗓子道:“主动反映问题的同志很多,但是级别最高的还是市委赵千金副书记。他主要反映了几个重要的责任事故中,我们衡州的领导干部应当需要承担的责任问题。”

他顿了顿。继续道:“我当时和雨落两人交换了意见,均表示对赵千金交代的内容要高度重视,我们分头对他交代的这些事例进行了调查。得出的结论是他的主动交代,是符合实际情况的。

我们应该把他交代的内容结合到我们的材料中去……”

陈京微微的皱了皱眉头,双手背在身后慢慢的踱步,一语不发。

现在的局面看上去工作组的工作有了大突破,实际上目前的局面很困难,很凶险。

尤其是让陈京感到不安的是衡州孙千石的态度很坚决,他似乎对工作组目前的工作很抵触,这是个天大的麻烦。

本来,按照组织程序来说,省委免去衡州的几个重要干部是略有问题的。这样的问题在短时间来说可能表现的是省委的决心。

但是任何决心都必须建立在决心实现的基础上,如果在这样的情况下,陈京的工作最终没有出成绩,没有出结果,这些问题终究会被重新翻出来,到了那个时候。局面就很被动了。

孙千石有孙千石的逻辑,在孙千石看起来,衡州的问题很多,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正因为问题多,就不能够企图一下解决,不能够操之过急。

现在工作组这样一通“乱来”干扰到了孙千石的既定计划,他有抵触情绪是肯定的。

孙千石是这样的情绪,马肯也不是傻子,在这个时候,在衡州班子遇到危机的时候,他肯定会站到孙千石一边。

衡州的市委书记和市长站在了一起,两人一起质疑陈京,这不能不说给陈京的压力极大。

在骆春林来之前,陈京和孙千石已经通了几次电话了。

孙千石在电话中的态度也是一次比一次硬,对陈京的工作可以说是没准备配合。

孙千石这样一来,让赵千金都进退失据,他昨天刚刚交代了很多问题,今天就开始就那些问题重新解读了,隐隐有了不准备承认的意思!

点了一支烟,陈京细细的品着。

现在省委的形势应该是比较清晰的。

这一次中央任命了一个新的省委副书记,可是原江南省省委副书记郝国民又没有被免职,等于是现在省委常委多了一人,多了一个副书记。

这样的任命让很多人不安。

因为这样的任命意味着中央对省委班子的调整这才是刚刚的开始。

洪省生空降楚江了,是不是意味着楚江主要领导要调整?而最大的疑问是路仲强是不是要离开?或者省委书记沙明德有重新履新的可能?

这些问题没定,省委沙书记和组织部米潜要联合起来把衡州问题解决。

本来孙千石又是路仲强提拔起来的干部,路仲强在这个关键时候,他的姿态俨然是不敢轻举妄动。

这本来是个绝佳的机会,就利用路仲强动摇的这个间隙,陈京贯彻意志,把衡州的问题解决,这也算是完成了省委既定的目标了。

可是偏偏孙千石不是省油的灯。

省委的意见已经统一,可是孙千石骨子里的倔强让他偏偏不让陈京遂心,局面一下就拖入了僵局了。

强龙不压地头蛇!

孙千石现在这个态度,陈京觉得局面在发生微妙的变化。

现在调查组的工作闹得再凶,都只能是闹到皮毛,根本触不到实质性的东西,这才是真正恼火的问题。

陈京借抽烟的功夫把目前的困难都一一向骆春林说了出来。

骆春林神色丝毫不变,依旧显得相当的平静。

陈京皱眉道:“老骆,我怎么看你神色无动于衷啊!你就没想过局面这样僵持,我们会很被动吗?到时候说不定我们整个工作组都会犯严重错误!”

骆春林笑了笑,道:“我相信陈处长能够想到解决的办法!我坚决支持你!”

陈京愕然当场,不知道说什么好!

现在工作组所有人的都很乐观,大家都很积极,而这种积极和乐观是根本原因是大家对陈京的信任。

这样的信任让陈京觉得心中压力很大,在这样的时候,他怎么才能够破解这个死局?

陈京忽然想到了洪省生这个人,这个人参加完第三巡视组的巡视后,中途被任命为楚江省委副书记。

他没有回京去中组部,而是请假悄然往北走,潜入了楚江的境内,到现在为止,依托国安局的力量,应该找到这个人了吧!

衡州的问题现在陷入了僵局,是不是可以通过这个事情上想想办法?

除此之外,陈京还潜伏了一张底牌,这张底牌就是姚夏。

姚夏一直都没随工作组进衡州市,而是一直周游在衡州的西和、东和等县搞微服私访,陈京没有把这张牌拿出来,就是在等待时机。

可是现在,这张牌应该如何用,这成了让陈京很困扰的事情了。

“叮,叮!”桌上的电话响起。

陈京冲骆春林努努嘴道:“老骆,你来接电话,如果是衡州方面的人,你就说我出去了!”

骆春林过来抓起电话“喂”了一声,然后一句话不说。

过了很久,他捂着话筒道:“陈处……是不是有个姚监督,他……他……”

陈京一愣,过来接过电话道:“喂,我是陈京,怎么回事?”

“处长!这是怎么搞的?怎么国安局的人找到我了,还一口一个书记的叫我,我怎么解释他们都不听……”电话那头传来姚夏的声音,周围还有嘈杂的声音。

陈京一愣,呆若木鸡,道:“你说什么?国安的人找到了你?他们……嘿……”

陈京听到电话那头姚夏的声音:“我跟你们说了,我是省委组织部干监处的人,你看我们处长就在电话那头,你们确认呗!”

“啪!”电话被挂断了,陈京怔怔说不出话来。

过了大约半个小时,陈京的手机上叶海缘的电话来了。

在电话中叶海缘有些恼羞成怒,经她一说,陈京明白了。

原来姚夏最近在几个郊县搞秘密考察、调研,行踪诡异,他的这些举动引起了国安的人注意,他们都把姚夏当成新任洪省长了呢!

叶海缘还说姚夏和新任洪省长的照片竟然有几分像,搞得他们几天的工作白做了,最后一无所获!

陈京不知道说什么好,就在一瞬间,他脑子里忽然闪过一道灵光,心中一下想到了一个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