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586章 一定要压死!

第一千三百一十七章何去何从(终章)

衡州市委。

气氛颇为压抑,随着省组织部工作组接二连三的深入考察,让市委的气氛严肃中,多了更多的凝重。

不得不说,陈京的三板斧起到了作用,衡州人见识到了陈京的厉害,见识到了陈京拥有摘人家乌纱帽的本事后,所有的人态度开始急遽的转变。

由开始的轻视甚至是讥讽,渐渐的变成了现在的小心翼翼,如履薄冰!

孙千石轻轻的端着一小勺鱼食,顺着鱼缸顶部缓缓的洒落。

鱼食飘然而下,缸里的小金鱼甩动着尾巴一起扑过来,本来平静的缸面,泛起了急遽的水花,一派的热闹。

轻轻的哼了哼,孙千石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盯着这拼命抢食的鱼儿,孙千石心中常常觉得很轻视。

动物都是愚蠢的,都是通过本能行动的,可是有时候孙千石会觉得,人比动物还要愚蠢。

不知为什么,一种强烈的不安开始泛上孙千石的心头,他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他觉得自己好像在做一件错误的事儿。

可是仔细想想,他孙千石在衡州工作了三年,这三年时间,他破除了多少的困难?解决了多少的问题?

可是到头来,三年过后,省委看到的依旧是衡州的问题,一次又一次,省委的目的就是要对衡州清算。

孙千石很想证明给省委领导看看,当初他来衡州的时候,衡州是个什么样子,现在的衡州和以前还是一样吗?

何树军经营了十年的衡州,就是个大乱摊子。

这个乱摊子之乱,让孙千石每前进一步都异常的困难。都需要付出巨大的代价。

何树军留下的故吏充斥在了衡州的每个角落。而何树军的那些狗屁落后的理论,陈腐的论调,影响了衡州全部的干部。

孙千石经过三年时间。能够找到正确的路子,能够摸到一点点门路,他对此很珍视。

他接受不了自己的努力就这样被全盘否定。然后被工作组把衡州掀得底朝天。

他做出这个决定不后悔,他孙千石堂堂正正,又后悔什么?

但是,孙千石感觉出来了,这次工作组的那个陈京的确不是省油的灯。

他本身厉害也就罢了,竟然省委的领导对他是相当的支持,尤其是米潜。

米潜号称铁面,向来就是不假人以辞色的,但是现在。他却偏偏对这个陈京大力支持,这让孙千石心里七上八下。

他总觉得陈京不会那么简单,他总觉得陈京背后还似乎有什么后手。

这样的感觉让他自己都觉得荒谬。

他孙千石在衡州经营了三年。陈京虽然年轻有为。但是在他的眼中又能算什么?

在属于孙千石的地面上,他还真不信陈京能够蹦跶出什么名堂来。

在衡州。孙千石不能够完全贯彻意志,无法在短时间解决衡州的现状,这一点是不错。

但是,凭他对大局的掌控,没有他的点头支持,一个外人能够在衡州掀起多大的风浪来,他还真就不信。

这个叫陈京的年轻人好像还挺倔强,孙千石自己也就是个倔强的人,他还真想看看两个倔强的种碰到了一起,究竟谁胜谁负?

“咚,咚!”

孙千石漫不经心的道:“进来吧!”

市委副书记赵千金进来,轻轻的将门掩上,一直走到孙千石的身后,才微微鞠躬,客气的道:“书记……”

孙千石没有回头,也没有回答他,依旧是饶有兴致的喂鱼。

一勺勺的鱼食散落下去,鱼儿闹腾得更加欢畅,诺大的金鱼缸所有的鱼都聚集在了一起,水面掀起的波澜更大,甚至有水花溅出来。

房间很安静,就只有鱼儿翻腾,水波荡漾的声音。

赵千金心中忐忑不安,又说了一句:“书记,您这些鱼儿真是生机勃勃啊!”

孙千石哼了哼,道:“千金啊,怎么了?我听说你最近承受不住压力,主动向我们省委组织部工作组谈了很多问题,是这样吗?”

赵千金心里咯噔了一下,一颗心就怦怦的跳。

他支吾了半天,道:“书记,我这次接受谈话的确是谈到了有几个时间的相关责任问题。我的目的还是希望咱们能够很好的解决这些问题,同时省领导能够正确认识这些问题。

加强上下级之间沟通嘛……”

孙千石笑了笑,道:“很好!很好!你能够主动反映问题,这就是很好的。”

他忽然扭头,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的笑,道:“唐秘书长还安好吧?”

赵千金下意识的道:“还好……”他“好”字刚说出口,就戛然而止,然后就是满脸通红了。

他瞬间心中就明白,自己的所作所为没能脱离孙千石的视线,自己进省城见过什么人,孙千石看来都知道。

他这个念头一起,心里就更加慌张了,他此时才明白为什么每一次唐秘书长都不高兴,原来,唐秘书长对这些看得很透,他就能看出来赵千金的动作人家看得很清楚。

“坐,坐!”孙千石迅速改变了话题。

他放下勺子,拍了拍手冲门口道:“小甘,冲两杯咖啡过来!”

分宾主坐下后,秘书送进来两杯咖啡,孙千石拿着搅拌勺细细的搅拌,道:“千金啊!你是我们目前衡州最有前景的干部。在我们班子中的几个主要领导,我年纪偏大了,而且来衡州三年没干出什么成绩,省委这一次是下定决心要改变这个现状了。

马市长这个人能力有,但是原则性不够,魄力不够,真要掌衡州的局面,可能还欠缺一些,所以衡州的工作,我估摸十有八九是要交给你了!”

赵千金愣了愣,有些惶恐的道:“书记,您这是什么话?衡州您是书记,您一届都还没干完,怎么就能够说退就退?”

孙千石摆手道:“不是说退就退,而是不得不退!谁愿意半途而废?我也不愿意啊!但是有时候不得已,只能这样了!”

孙千石轻轻的拍打沙发的扶手,道:“所以啊,你很聪明,在这个时候能够主动跟工作组谈,主动的交代问题,这很好!你越早把问题交代清楚,以后的工作就越主动!”

赵千金脸色变得尴尬,道:“书记,我实在是惭愧,我没有能够维护住班子的集体荣誉……”

孙千石皱眉道:“迂腐!在这个时候,还谈什么集体荣誉?我跟你不同,我必须要有所抗争,必须要有自己的态度,你不一样……”

他话说一半,忽然话锋一转,道:“千金啊,你应该明白,你反应问题的重点在什么地方。我们衡州的问题在哪里?重点在于我们衡州有些同志思想保守落后,一味的守旧,完全脱离整个社会改革的实际,实在是让人扼腕叹息啊。

你要把这些情况如实的交代,要把我们的困难和问题大胆的揭露,不能够只是小打小敲,不能够遮遮掩掩。

事情既然做了,就要做彻底,就要做得让所有人都看到你的诚意。”

孙千石侃侃而谈,听得赵千金目瞪口呆。

他感受到了孙千石态度的强硬,他本来以为孙千石会严厉的敲打他,可是他万万没料到,孙千石竟然鼓励他,让他放开手脚继续的主动交代,这是干什么?

难不成孙千石是真的心灰意冷,准备全面撤退了?

赵千金马上想到,这是不是个陷阱,是孙千石在利用自己剪除异己,为了对付温沈东这条地头蛇?

温沈东可以说是完全继承何树军的衣钵,这对衡州的改革来说,是非常大的障碍。

可是偏偏温沈东很固执,同时又有自己的一套,他的影响力也非常大,能够直接影响到最基层,可以说是非常的难对付。

孙千石和温沈东之间角逐了三年,到现在为止还不能说占了上风,在这样的情况下,孙千石会把自己当枪使吗?

赵千金转过了无数念头,又觉得这样的想法不对劲。

毕竟,现在孙千石在工作组的态度上很坚决,这就是个矛盾。

如果孙千石真要借力大力,他完全可以借助工作组的力量来压住温沈东,还用借自己?

他这样一想,心里舒泰了一些,心中好像更加的坦然了。

孙千石一直目送赵千金离开自己的视线,良久他把眼镜摘掉,脸上的笑容早已经凝固!

孙千石从骨子里面痛恨赵千金这样投机分子,他也从骨子里面讨厌愚蠢的人。

唐剑平不是省油的灯,他让赵千金来衡州搅局,可能早就料到了最后的结果了。赵千金就是唐剑平的一颗弃子而已,偏偏这家伙还懵懂不知,真是可悲可叹!

孙千石有把握掌控局面,但是如果加上温沈东也对工作组强硬,他就更有把握了。

政治终究是利益!

在省委层面上,连沙明德书记和米潜部长都能够走到一块,他孙千石和温沈东能够有合作又有什么奇怪?

好在有赵千金,赵千金有点小聪明,但是孙千石可不信赵千金能够管得住自己的那张嘴。

一个愚蠢的人,脑子里又整天想着一飞冲天,这就是志大才疏,这样的人很可悲,但也很好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