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589章 陈处长的大手笔

第五百八十九章 陈处长的大手笔

解决衡州的问题,陈京想了一个巧妙的办法。

现在衡州局面很僵持,陈京既然得不到衡州孙千石的支持,他也就不可能在工作上有实质性的进展。

另外,他作为组织部的工作组,也没法更多的去涉及到政法、社会治安稳定、甚至是贪腐的这些案子中去,在这样的情况下,陈京要解决问题,就只能另辟蹊径。

陈京见叶海缘,叶海缘是希望陈京能够在寻找洪省生的问题上协助她,陈京当时就想到了一个动用媒体的办法。

现在陈京手上调查了大量的材料,完全可以把这些材料的部分内容向媒体透露,然后利用权威媒体的力量来追溯这些事情,一旦事情在媒体上曝光出来,追根溯源,衡州的问题就能为更多人所知,就能引起更多人关注。

在衡州的班子内部,孙千石的这种家丑不外扬的算计就会落空,到头来,他必须要想出更好更合理的战略才应对变化的局面。

但是陈京想过这个问题,那就是这些运作不能够他去做。

陈京自己是组织干部,却自揭内部的短,组织解决不了的问题,让媒体解决,这让外人知道或者领导知道,这个错误就犯大了。

所以,叶海缘刚好合适去做这个工作。

凭她的人脉和关系,还有她的身份,她很容易就找到这样的权威媒体。从而把衡州的关键案子揭露出来。站在民众的角度,来要求这些案子的真相。

陈京和叶海缘说得很清楚。

她不是要找洪省生吗?洪省生搞这种微服私访,目前两种可能性最大。

一种可能性是他藏得很深,真是大隐隐于市,很不容易发现他。

另外一个就是,洪省生在针对某些问题的时候,可能遇到了一定的困难或者危险,如果是这种情况,就更不容易找到他的踪迹。

在这样的情况下,与其是大海捞针一般的找。还不如动用媒体的力量,让更多的人看到衡州的问题,从而让洪省生自己浮出水面,或者是让他所遇到的那些困难或者危险化为无形。

叶海缘是国安的人。而且手上的权利不小,动用媒体这样的事情上,她肯定有她的关系。

所以,尽管她对陈京恨得不行,但是陈京出的主意对她来说的确是最好的策略,就这样,两人一拍即合。

陈京把整理好的衡州问题的相关材料给叶海缘,叶海缘负责去联络媒体,各路媒体大军几乎是在一天之内就开赴了衡州。

当天晚上的央视的焦点访谈就播出了衡州火灾的专题报道。

这样的速度让陈京大吃一惊,他打电话给叶海缘问原委。

叶海缘冷哼一声。有些得意的道:“陈京啊,你就是说话的巨人,理论的专家,根本就不考虑实际操作的可行性。如果按照你的想法来做,要做出影响来还不知要多少天。

幸亏啊,衡州的事情以前早就有很多媒体关注过,有些媒体甚至掌握了情况只是因为种种原因和压力没有报道而已。

现在我做的就是让那些胎死腹中的报道重新起死回生,所以啊,这些东西是早就存在的东西,我只是让其在这个时候放出来而已!”

陈京皱眉。心中恍然。

不错,衡州的问题存在这么多年,肯定引起了不止一家媒体的关注,而且有些大胆的媒体也深入过衡州调查过一些事情。据说在去年的时候,还出现了震惊楚江新闻界的记者衡州被围殴案。

最后这些案件都在衡州市委和楚江省委的干预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了。如果把这些事情重新翻出来,又会是什么样子?

陈京一想到这里。心中开始凛然。

他想这事幸亏自己没去干,否则不知会触及多少的利益,从而得罪多少人。

……

楚江省,玉山温泉别墅101号楼,沙明德在书房认真的批示着文件。

汪鸣风推门进来有些气喘吁吁,沙明德微微蹙眉道:“怎么了?鸣风?发生什么事情了?”

汪鸣风平定了一下心神,道:“书记,洪司长还没找到,会不会他根本就没来楚江?”

沙明德嘴角弯起一个弧度,不说话。

过了一会儿,他抬头道:“目前衡州的局面怎么样?陈京好像是黔驴技穷,没什么辙了吧?”

汪鸣风微微的摇了摇头,道:“书记,衡州的担子让陈京来负责,的确是有些强人所难了一些,目前衡州的确很困难,孙千石口口声声嚷嚷要改革,要破除保守旧思想,其实啊,我看他还是在走原路。

思想依旧僵化,依旧缺乏决心,还是想护着自己的功劳呢!”

沙明德轻轻的笑了笑,道:“这些都是在所难免的,我们不能够指望每一个同志都高风亮节,人都有私心的!”

他顿了顿,话锋一转对汪鸣风道:“鸣风啊,陈京没有给你打电话吗?这几天!”

汪鸣风摇摇头。

沙明德道:“这小子还不死心,还在想办法呢!”

汪鸣风道:“现在看来,他想什么办法都不管用了,孙千石太老到了,陈京是逾越不了他这关的。再说,孙千石这个人也是有名的固执,陈京要说服他,也没那个能力!”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沙明德道,他摇了摇头道:“可惜了……”

“叮,叮,叮!”

沙明德桌上的电话忽然响起来。

红机电话?

沙明德也皱了皱眉头把电话抓起来,道:“我是沙明德,你……”

沙明德说了一个半截话,却忽然从椅子上站起身来,道:“容总理,您老这么晚还打电话过来?”

“衡州是怎么回事?怎么一下就引发了这么多问题?”电话那头,一个很深沉的声音响起。

沙明德呆若木鸡,他有些没反应过来,他怎么也没料到容总理打电话过来劈头就谈衡州的事情,衡州有什么事情,能够惊动容总理吗?

“容总理,我们正在就衡州的问题研究对策,可以很快解决这些问题!”沙明德道,他的语气恢复了平静。

作为一方诸侯,沙明德早就练就了一身处变不惊,临危不乱的本事了。

他虽然觉得事情有些蹊跷,但还不至于让他有任何的慌乱,他很沉着。

“你们认真的尽快的处理,不要引起了大的乱子,要珍惜目前稳定发展的环境,要着眼大局!”容总理指示道。

电话挂断,沙明德手按在电话机上冲汪鸣风道:“鸣风?是怎么回事?”

汪鸣风脑袋还在发懵,还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

而就在这时,红机又响了。

这个电话是秘书长唐剑平打过来的,在电话中,唐剑平的言辞有些紧张,他道:

“书记,衡州那边的矛盾激化了,现在媒体忽然之间铺天盖地的开始搞轰炸,衡州的老底都被掀开了,这样做风险很大啊!”

沙明德皱眉道:“什么时候的事儿?影响很大吗?”

唐剑平咽了一口唾沫,他打这个电话就是试探沙明德来的。

他以为衡州的事儿是沙明德授意的,可沙明德现在这样一说,让他不知道怎么回复了。

他顿了顿,道:“书记,今天央视、港视还有多个地方卫视同时针对衡州的几个案子进行了专题节目,影响太大了,两个小时之内,我们信访、林业、公安等多条专线被打爆了。

还有,省长热线也全部战线,基本打来电话的都是问衡州问题的……”

“有这样的事儿?我怎么……”沙明德话说一半,汪鸣风在一旁道:“书记,是不是下午发生的事儿?下午咱们在视察武艺重工。”

沙明德皱眉点点头,沉吟了一会儿道:

“剑平啊,你马上着手去查一下这事的原委,然后通知下去,明早我们开个碰头会!”

沙明德一声令下,相关资料很快就给他送过来。

他翻看这些资料,又播放这些相关报道视频,神色渐渐变得严肃。

汪鸣风也不知道这些事,他一直陪着沙明德在看这些东西,他越看心越惊,到最后,他实在忍不住,声音发颤的道:“书记,这是陈京干的吗?”

汪鸣风脸都白了,他心想如果这是陈京干的,那这小子胆子简直太大了。

他这是推波助澜,动了肝火啊!

汪鸣风看着这些报道,他非常清楚,这其中有很多报道都是因为种种原因被拦下来没播的,现在一股脑儿的全播了出来。而且全国的主要的媒体都在报道,这明显是一次有组织的媒体战。

这样的媒体手段,就是要针对衡州开刀,要把衡州的问题充分聚焦,让衡州的问题避无可避,没有任何投机取巧的空间。

不得不说,这一手狠,非常的狠。

这样一来,整个衡州的班子都得放在火上烤了!

而从利益的角度来看,最有可能干这事的应该是陈京,因为发生这样的事儿,对他最有利。

他的工作组就在衡州,只要一声令下,这些涉及到的问题他都可以第一时间去了解情况,并准确上报。

但是汪鸣风忽然想,陈京真有这么大的胆量?另外,这么大的动作,是一个处长应该拥有的手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