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590章 孙千石的悲哀!

第五百九十章 孙千石的悲哀!

叶海缘回到省城被国安局领导一通狠批!

她出手太狠了,把衡州的问题可以说是扒得干干净净,两天之内,衡州因为媒体的高度聚焦,很多部门和单位都是风声鹤唳,紧张得不行。

因为这件事情,省委召开了专门的常委碰头会,沙明德亲自下令追查这次事情的原因。

这一追查下来,就追到了国安局这边,叶海缘因为要找寻洪省生的踪迹,想出了一个媒体战策略,衡州的问题一被媒体聚焦,洪省生自然就会露面。

当然,叶海缘的目的达到得很快,洪省生果然在衡州,他一头扎进了衡州万通县,在万通县这个地方,有一个国家发改委批准投资的东坪水利发电工程因为种种原因烂尾,他是来了解这个事情来了。

而这一次,东坪水利工程的问题也被媒体追问曝光,洪省生也藏不住了,自然也就浮出了水面。

叶海缘要找的人找到了,可是局面她却已经控制不了了,整个衡州因为媒体大面积的报道,尤其是港媒对衡州黑社会势力的深度报道,一下把衡州推到了风口浪尖。

衡州之乱,竟然至斯,这样的报道,带给整个社会的震动是难以估量的。

叶海缘对这样的结果也没料到,但是事情发生了,而且是因她发生的,她也只能委屈的挨批,除此之外,还能怎么办?

她是死要面子之人。如论如何也不会说这个主意是陈京教给她的。

她堂堂国安局的处长。还用得着组织部的人教她怎么做?

再说了,她的任务也因为这个办法成功完成了,能够完成任务,虽然用的方法有些过激,但这都在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

要怪就只怪衡州的问题实在太多。

如果衡州真的一片清明,又哪里能够有这么多问题凸显出来。

现在媒体围攻衡州,又不是无中生有,大家都在讲证据、摆事实,即使造成了一些动荡,那又怎么地?

很多事糟糕到了一定的程度。就需破而后立,没有破,哪里来的立?

就因为这种心思,尽管有多位领导暗示她。希望她能够说出背后给她出主意的人,可是这些暗示都被她佯装不懂的掩盖了过去。

这事就是她干的,和任何人无关,就这样儿了。

从内心来说,叶海缘真有心算计陈京一次。可是事情到这一步,她的思路却又悄然的在改变,陈京虽然可恶,但是衡州更可恶。

如果衡州不可恶,陈京哪里会想出这样的绝点子出来?

当然,她永远也不会料到。她的隐瞒,对陈京的帮助是有多么的巨大。

几乎就在她被领导挨批的同时,衡州市委书记孙千石正在用红机电话和省主要领导通话。

一直以来很看重他的路仲强省长,今天是罕见的发了怒,他批孙千石衡州为什么还有这么多问题。

衡州的问题孙千石搞了三年,到现在为止还是解决不了,这究竟是为什么?

孙千石也是十分的恼火,他向路仲强反应道:“路省长,什么时候组织部有这么大的权利了?一个工作组就能够随便搞出这么多事端来,联系这么多媒体抹黑我们衡州。

这样做是对衡州的毁灭性的打压。这是破坏衡州班子的工作计划,对这样不负责任的行为,省委和省政府应该要严肃追究!”

孙千石的火是冲着陈京去的。

因为忽然之间发生这样的事儿,只有可能是陈京在搞鬼。

而且孙千石私下里还认为,凭陈京一个处长的能力还搞不出这样的阵仗来。这只能说明在省委组织部还有更大的领导在暗中支持陈京。

但是孙千石的怒火很快就被路仲强扑灭了。

路仲强明确告诉他,这把火是国安局烧的。如果孙千石有意见,他可以自己找国安局去。

孙千石对路仲强的这个说法根本就不信,最后,路仲强语气变得严厉,道:

“千石!你还是收起你那倔强的脾气吧!你好好想想,如果你在此前能够认真的配合省组织部工作组的工作,现在会是这样被动的局面吗?性格决定命运,刚则易折,一个人太倔强了,不知道转弯了,最后伤及的不是敌人,而是自己。”

路仲强最后警告孙千石四个字:“悬崖勒马!”

结束和路仲强的通话,孙千石老迈的身躯爆发出惊人的能量。

他狠狠的把电话摔出去,电话在地上滚了几个圈儿,竟然一点没碎。

他尤觉得不过瘾,拿起茶几上的咖啡杯又往地摊上摔,所谓恼羞成怒,就是他此时的真实写照。

这接二连三发生的媒体聚焦衡州的事件,如果这背后没有陈京的影子,他孙千石可以拿脑袋撞墙死。

可是,陈京偏偏就把自己撇得干干净净了,最后背后扯出来的赫然是大名鼎鼎的国安局。

他孙千石关系再宽,路子再野,他能够将触角涉及到国安局?

另外,路仲强语气很坚定,很明确,说这件事是国安局干的,这已经暗示得很清楚了。

那就是这事陈京沾不上半点关系,让孙千石不要再继续坚持自己的意见了,否则被陈京反咬一口,他吃不了兜着走。

陈京的话孙千石是言犹在耳。

四天之内,他会等着孙千石去主动找他帮忙,两人一起商讨解决衡州的问题。

孙千石面对这样的狂悖之言,根本就只有讥讽和嘲笑。

可是现在……

孙千石越想越气,越想越恼火,他千防备万防备,就从未想过这一手。

媒体不可怕,可怕的是权威媒体。

权威媒体不可怕,可怕的是其爆料的内容很触目惊心。

现在,面对衡州的问题就是权威媒体已经爆料了衡州触目惊心的事儿。

孙千石压根儿就没想过陈京会有这么大的能量,能够惊动像央视这样的权威媒体,从前他想都没想过危机会从这里发生。

一切问题走到现在,孙千石已经没有回头的余地了!

“让老子去向那小子卑躬屈膝,门儿都没有!”孙千石咬牙切齿的道。

他几乎是吼着叫秘书长欧阳虎过来,欧阳虎进来,他劈头就道:“欧阳,离开召集市委主要领导开会,所有在市里的常委,全部参会!”

欧阳虎道:“是!”

可是他嘴上应了,脚下没动,似乎有什么话欲言又止。

孙千石皱眉道:“怎么了?还有事儿?有事儿就说,吞吞吐吐干什么?”

欧阳虎讪讪一笑,道:“书记,今天去南园宾馆的领导很多,都是主动去交代问题的,其中有……有……马市长……”

孙千石一愣,整个人脸上的表情凝固。

“谁让马肯去的?他……他……他……”孙千石用手指着一变,一连说了三个“他”字,情绪非常的激动。

但最后,他终究还是控制住情绪了,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闷声不说话。

欧阳虎还待再说什么,他已经极其不耐烦的摆手道:“去忙,去通知人开会!其他的事儿你不用管!”

欧阳虎点头,缓缓的退了出去。

孙千石并没有安静多久,欧阳虎出去,副书记赵千金的电话就打进来了。

赵千金道:“书记,现在局面越来越糟糕了,我刚刚视察衡州一中,出来的时候就被记者围在了校门口,非得让我接受采访谈相关的问题,我是狼狈如丧家之犬啊!”

“谁拦你了?公安局刘策贵是吃屎的吗?让他多派几个人负责维护领导安全,以后我们常委出去,一律要多带几个人!”孙千石怒声道。

赵千金在电话那头笑得很呆,连连称是。

他陪笑了一会,又道:“孙书记,现在局面这样了,我看我们还是应该主动跟工作组谈谈,一起商讨问题解决办法嘛!这对我们衡州的大局有利,利于衡州目前局面的稳定。

今天我已经跟陈京谈了一个初步的意向,他对我们班子的反应迅速表示赞赏,认为这样迅速的表现,衡州的问题顺利解决指日可待!”

孙千石一听赵千金这话,他头一炸,只差要晕倒。

好个赵千金,在这个时候,他不阴不阳的,竟然是给自己施压叫板来了。

他跟陈京谈?他和陈京达成初步意向?

什么时候他赵千金能够代表衡州班子了?

孙千石冷冷的道:“行了,老赵,你愿意怎么做都行,只是有些事情,我自有分寸,你不用担忧!”

孙千石结束和赵千金的通话,只觉得身子发软,他忽然觉得有些悲哀。

平日里他孙千石威风凛凛,可是到现在,连一个赵千金也赶这么跟他说话,这简直就是对他的羞辱。

而就在这时候,刚刚出门的欧阳虎忽然去而复返了,他急匆匆的冲孙千石道:“书记,刚才从南园传来消息,工作组已经完成对衡州的调查工作,准备立刻回省城……”

“什么?”孙千石一愣,惊讶的站起身来。

欧阳虎重重的点头,道:“千真万确,刚刚陈处长亲自给我打电话说的,不然我绝对不敢向您这样草率的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