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594章 米潜的赞赏!

第五百九十四章 米潜的赞赏!

陈京从衡州回楚城,受到的礼遇和欢迎是空前的。

不仅有部里出钱的庆功宴,而且陈京上报的关于衡州问题的相关文件和报告,也受到了极高的评价。

省委召开常委会,在会上组织部工作组的报告被常委们讨论,在会后,组织部的报告被认为是找到了衡州问题的关键,而且有效的提出了解决衡州问题的办法,获得了常委领导一致的很高评价。

在常委会后,米潜找边琦谈话,开门见山的表扬了干监处的工作。

到了这个时候,边琦心中才释然。

他终于体会到陈京看问题很深入,尤其是对衡州的问题看得透彻,他看到了因为衡州的问题,牵涉到省委层面上的纷争。

陈京所提的报告,并没有倾向任何一方,而恰恰因为这一点,就得到了所有人的支持。

毕竟,各方派系也都无时无刻不在盘算自己的利益得失。

一个衡州,牵扯到这么多放利益角逐,谁也没有必胜把握。但同时,谁也不希望别人得利!

就因为这种心思,陈京提了一个都不怎么得利的办法,最后大家一致支持。

省委常委会结束之后,关于衡州班子调整的计划出来了。

衡州市委副书记、市长马肯调省农业厅担任副厅长,省委任命汪鸣风同志出任衡州市委副书记,市政府党组书记。

调衡州市委副书记赵千金入德高市担任副书记(市长候选人),任命原庸州市委常委,市政府常务副市长郭伟全出任衡州市委副书记。

免去衡州市政府常务副市长温沈东的职务,任命衡州原副市长刘旭晨担任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

另外,衡州市委组织部长、宣传部长、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检察院检察长等诸多关键岗位随即调整,衡州的班子调整顺利完成。

纵观这次衡州班子调整,涉及到了相当的问题干部,比如衡州市长马肯、衡州市常务副市长温沈东等。

对这一批干部。省委对其新的岗位,选择性的做了调整,马肯调省城,温沈东暂时不予任职。目前他们涉及的问题,已经交由纪委等相关部门开始深入调查了。

不得不说,这一次班子调整的依据,都是陈京这一次到衡州调查所提交的所有报告。

陈京的报告,反应了衡州班子中主要领导干部身上的问题,客观的对衡州现有班子进行了总结和评价,并且按照调查的相关情况。对衡州的人事问题向部门和省委作出了有效的建议。

这不得不说,陈京这次带队的调查是富有成效的。

虽然,省委这次针对衡州班子的调整结束之后,某些人戏言,说这次衡州班子的调整,是孙千石对衡州的一次大清洗。但是,通过这次调整,省委和孙千石之间的沟通进一步加强。

而孙千石对本人。对省委的要求理解得也更加透彻了。

这一些种种的条件,都为孙千石以后的工作埋下了成功的因子,通过这一次衡州班子的调整。楚江政坛理应对衡州有比以往更强的信心。

……

米潜办公室,陈京从衡州回来后第一次见他。

米潜今天的脸色出奇的缓和,他冲陈京招手道:“过来坐,过来坐!我早就想找你谈谈,只是最近一直工作太忙了,没有抽出空来。今天刚好,待会儿我们一起吃个便饭,顺便我们也聊聊天。”

陈京有些受宠若惊的点头道:“和米部长您共进餐可不容易,我今天可是太荣幸了!”

米潜嘴角动了动,他不善于说客气的话。表情也不丰富。

但是看得出来,他对陈京的赏识和喜爱是发自内心的。

陈京的这次的衡州之行,在省里引起了这么大的轰动,这不得不说,当初是他米潜用人得当。

其实,对米潜来说。他当初用陈京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在解决衡州的问题上,他和沙明德有共识,也有分歧。总体来说,两人虽然有共识,但是彼此之间的信任并不高。

在这样的情况下,用陈京就是两人共同的选择。

本来,米潜对陈京的衡州之行并不看好,他万万没想到,陈京到了衡州之后,办法多得很,意志也是相当的顽强坚定。

从陈京身上,米潜似乎看到了年轻时候的自己。

陈京的性格中有一种对目标近乎偏执的执着,就因为这种执着,他在衡州是妙招迭起,最后完成了一个了不起的任务。

尤其是最后的收官,陈京拿住了衡州的大局,却能够见好就收,主动的向孙千石示好,从而换得衡州调查的工作圆满。可以说这一连串的动作和手法,天衣无缝,没有丝毫的破绽,任何人都难从中找到瑕疵。

别小看这一系列的动作。

现在的年轻干部,冲劲儿多的有的是,但是能够收放自如,能够刚柔并济的则少之又少。

而陈京拥有的不止是这些素质,陈京处理衡州问题可以用深谋远虑来形容。

陈京很懂楚江的局面,很懂楚江政坛目前的现状,陈京的思路有些天马行空,但是他所有的思想都是围绕着大局出发的。

实际上,在处理衡州的问题上,沙明德和米潜之间一直都有沟通。

最后,两人都意识到衡州可能不能够把所有的人都换完,可能要保留主要骨干。

那样做既是为了解决衡州的问题,同时也是考虑到了楚江各派系之间的平衡需要。

但是他和沙明德两人都没想到,陈京没有他们的授意,但是脑子里面想到的东西却是和他们极其近似,在他的建议报告中,就体现出了这一点。

相对于米潜和沙明德两人的共识,陈京的建议更有现实的基础,孙千石这个人究竟行不行,还有没有容忍的空间,还有没有改造的余地,这一些米潜和沙明德两人都是看不清楚的。

而陈京通过事实坚定了两人的信心。

另外,孙千石是路省长一手提拔起来的干部。

最后衡州班子的改造,沙明德留住了孙千石,这也体现了他和路省长之间良好的协同关系。

在现在这个时候,中央开始空降干部到楚江,这可能预示着中央对楚江班子的调整已经开始酝酿了,在这样的时候,能够传递出省委书记和省长配合默契的信号,这对楚江无疑是有利的。

“陈京啊,衡州的工作结束了!你的表现很让人吃惊,实话讲,我很满意!”米潜语重心长的道。

他顿了顿,又道:“但是,对衡州的事情,无论是你个人,还是部门,都不能够过度的骄傲自满。要把这件事当成一个荣誉,同时也要当成一个过往。

过去的事了,都宛若云烟一般,未来才是重要的。”

米潜轻轻的哼了哼,道:“目前来说,我们干监工作日益重要,你的干监处也是由小到大,现在成了我们最大的处了。有人说你们尾大不掉,这个问题你要引起重视。

另外,目前省委编委已经有人建议组织部干监处拆分,像干部处和组织处一样,分一处二处三处,那样各负其责,改变现在这种一个处太大的问题。”

陈京抿嘴不做声,米潜说的这些话,陈京早就听人议论过。

对这些议论,陈京没太往心里去。

树大招风,这是人之常情,现在干监处在组织部一家独大,自然就有一些风言风语,说尾大不掉的大有人在,说干监处要拆分的也大有人在。

对于这些说法,陈京一律不予理会。

他现在工作忙都忙不过来,哪里有那么多精力理会那些?

陈京苦笑冲米潜摇头道:“米部长,现在我的感觉就是我们干监处的担子太重,尽管现在人多,但是还是不够用。所以啊,对拆分的建议我觉得很好。

实话跟您讲,从衡州回来这几天,我本来想自己会很骄傲,会尾巴翘一翘。

可是现在,我哪里有时间翘尾巴?每天的时间基本都被工作占满了……”

米潜微微的蹙眉,道:“如果说要拆分干监处,你的工作肯定要相应的调整。对于这个问题,你自己心中要清楚。”

陈京郑重的点头,米潜问陈京,道:“我听说你一直想进修读研究生,这事你还在运作没有?”

陈京愣了愣,神态有些尴尬。

说话的巨人,行动的矮子,说找大学读研的事儿,陈京已经酝酿很久了,但是一直都没有实施,不得不说,陈京在这件事情上面,没有下定决心,有些懒惰了。

米潜看陈京的神情,就知道陈京那事没谱,他摇头道:“年轻人最重要的品格就是要有奋斗之心,除此之外,就是要有执着之心,这两点非常重要!”

他站起身来拍拍手道:“好了,我们不光顾谈这些事儿了,吃饭的时间到了,今天我请你吃饭,我们去楚江边儿上,那里有整个楚江最美的鳜鱼!”

“你会开车?”米潜看向陈京,陈京认真的点头。

米潜道:“那行吧,你来当车夫吧!我们就两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