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595章 沅水书记!

第五百九十五章 沅水书记!

“万华天居”是楚城市楚江边上一个并不太起眼的农家乐。

快出楚城的这块地方,沿着楚江有很多的酒肆茶楼,万华天居在其中是很低调的,而这个地方就是米潜请客的地方。

从省委驾车到这个地方并不近,但陈京能看出来,这个地方是米潜常来的地方。

这让陈京又想起,再大的领导,总有几处常去的秘密据点,这话果然不虚。

“万华天居”的特点是柴火饭,陈京驾车一到,从院子里面就窜出一个穿马甲的小老头,指挥着陈京的车往后院,嘴中还嚷嚷道:“后头,后头……”

陈京听得出来,这老头带有浓郁的沅水口音,他的话的意思应该是说“后面,后面”的意思。

将车停好,小老头笑呵呵的过来很熟练的拉开了车后面,米潜从后面下车,他微微的理了理衣裳,左顾右盼了片刻,才道:“这里的环境越来越雅致了,就是橘子还没黄,有些遗憾了!”

小老头连连点头道:“部长,咱和雅致沾不上边,橘子黄时就是秋将尽时,美是美,但是很短暂呢!”

米潜微微的蹙眉,道:“你个老张头,在楚城生活了这些载,倒学了一身伤春悲秋的文人气了!真是让人觉得酸腐得很!”

小老头哈哈大笑,引着陈京和米潜两人直往包房走。

包房很简单,沅水山村的风格,窗户边上是用竹制的卷帘遮住,可以上下拉动,很古朴而富有地方的特色。

另外,沅水多竹,房间里面的竹器很多,尤其是茶几旁边有一把竹制的躺椅,做工特别的精巧雅致。打磨得很光华,外面又透了亮漆。

在现在这样的热天,不用坐在上面,老远的看上一眼。就感觉特别的舒适凉爽。

米潜一进门,就坐在了这张竹制的躺椅上,他的手放在扶手上,轻轻的抚摸,道:“陈京,听说你很喜欢喝茶,在这里不用客气。你自己随便冲就行了,顺便给我也冲一杯绿茶。”

在茶几旁边,电热水壶煮的茶水已经开了,在茶几下面,装着各种茶叶的精致小盒都有,陈京挑选了一盒绿茶,冲了两杯,用洁白的瓷器端了一杯给米潜。

米潜摆手道:“放那里吧!”

陈京刚刚把茶杯放好。咚!咚!有人敲门。

门很快被推开,米潜从躺椅上竖起身来,陈京这个时候便看到了一个身材中等微胖。头发谢顶的男子从门口走进来。

他一进来,看到躺椅上的米潜,脸上迅速露出了笑容,道:“部长,实在是不好意思啊,我来晚了一些,让您久等了!”

米潜道:“我们也刚到呢!怎么?有什么大喜事吗?我看你气色不错啊!”

米潜看向陈京,指了指来人,道:“小陈,他认识吗?”

陈京忙道:“是沅水市的万〖书〗记吧?”

米潜笑道:“眼力不错嘛!对。他就是沅水的万让民。”他扭头看向万让民道:“老万,这年轻后生就是我们组织部最年轻的部长陈京,现在主持的是干监处的工作。”

万让民笑着冲陈京点头,道:“强将手下无弱兵,陈京处长的名气可是相当的响呢!”

万让民和陈京握手,他的手很宽厚肥大。很有劲儿。

万让民的名字陈京不陌生,全省那么多地市州,万让民是沅水市的市委〖书〗记,在楚江政坛,也算是举足轻重的一号人物。

沅水市在整个楚江来说排在中流,不上也不下。

沅水那个地方是〖革〗命老区,文化底蕴相当的深厚,民族构成也复杂、有特点,沅水的经济这几年发展很迅速,这得益于沅水那边水力资源很丰富,国家和个人先后投资新建了大量的水电站。

另外,沅水的基础建设这几年搞得很不错,沅水通向周边地市实现了高速全贯通。

而横贯楚江东西的高速主干道和铁路主干道也经过沅水,所以沅水市是楚西重镇,而万让民也被人戏称为“西天王”。

今天吃饭都是沅水特色菜,鳜鱼掺了野菜做的干锅,土豆丝是煎饼的,小馒头是放在平底锅上煎的,还有红薯粉炒的鸡蛋,这一些都有浓浓的地方特色。

陈京这才想起来,米潜最早是从沅水出来的干部,沅水市市委〖书〗记以前就是米潜担任的。

米潜之后,又经历了一任,就到现在的万让民了。

可以看出来,万让民应该算是米潜提拔起来的干部。

陈京今天能够进入到米潜的圈子中来,这应该是米潜给他的一个积极的信号,这说明他对陈京的信任上到了一个新的台阶了。

而陈京通过今天的机会能够和万让民熟悉,这恐怕也是一次有意的安排。

对米潜这样的安排,陈京觉得很高兴,陈京进省委组织部这么久,也就是今天,才真正得到了米潜的认同和信任,这算是对他在组织部工作的最大的褒奖了!

当然,陈京也隐隐能感觉出来,米潜可能内心在酝酿自己的前途的问题。

综合考虑此前米潜跟他说过要拆分干监处,又讲陈京的工作要调整,现在米潜让陈京见万让民,万让民又是地方的一方霸主。

米潜这样的安排,不能不让陈京联想到自己有可能在不久的将来被下放的可能性。

……

和米潜的饭局结束,陈京又急匆匆的赶到汪鸣风所在的“武陵山庄”。

汪鸣风下放衡州担任副〖书〗记,市政府党组〖书〗记,市长候选人,这是典型的破格提拔,对汪鸣风来说,也意味着他的仕途迎来了前所未有的机遇和挑战。

对于这一次提拔,汪鸣风从内心还是对陈京很感激的。

不夸张的说,如果没有陈京处理衡州问题的成功,汪鸣风是不会有这样的机会的。

而陈京在衡州问题上的成功处理,衡州市委〖书〗记孙千石得以保全,在这样的情况下,省委在斟酌衡州新任市长人选的时候,路省长的建议人选就是汪鸣风。

路仲强建议汪鸣风,这就是他对沙明德的投桃报李,两位最高领导之间的默契和妥协,成就了汪鸣风。

在武陵山庄,汪鸣风宴请的都是一众心腹好友。

除了陈京外,省委秘书处的几个贴心的秘书,还有省城几个单位的一众二层骨干和副厅长,陈京在这个宴会上不觉得有压抑感。

因为汪鸣风请的这些人,都没有楚江政坛很了不起的人物,而这其中,声名最盛的恐怕就要算陈京了。

汪鸣风拉着陈京喝酒,两人一共举了三次杯,陈京感受得出来,尽管汪鸣风依旧风度翩翩,依旧表现得很沉稳低调,但是,他的举止之间,那种踌躇满志的味道还是掩盖不住。

想来,衡州这个舞台是够大的了,汪鸣风在那个舞台上,应该可以一展其才华。

但是陈京隐隐还是有些担心,衡州那个地方不好待,而且孙千石那个老家伙也太狡猾,陈京有些担心耿直的汪鸣风在衡州的奋斗之路可能比他想象的更是充满艰辛。

而在这个饭局上,陈京还见到一个意外的人,这人就是台湾宏新集团的大陆区总裁邵铭。

陈京第一次见邵铭的时候,那天是打高尔夫球,也就是在那场球上,陈京见到了欧念菁,实际上也就是金璐。

在那场球上,陈京认识了陈之德,他也因此开始走进属于沙〖书〗记这一系的圈子。

对邵铭这个人,陈京也是颇有印象的,作为楚江省的著名外资商人,而且是台商,邵铭在楚江是受到重点照顾的。

宏新在楚江的健康发展不仅涉及到外商投资楚江的问题,而且还涉及到大陆和台湾之间的经济文化交流的问题。

也正因为这个原因,邵铭在楚江的地位远远超过了一个商人。

他周游在楚江上流社会,游走于名流之间,很有手腕,也很有人脉。

他主动端着酒杯过来和陈京敬酒,看来,在他的眼中,陈京这个楚江省政坛新崛起的未来之星,还是相当有结交价值的。

他风度翩翩,一杯酒碰过以后,他笑道:“陈处长,最近可很少看您到球场上驰骋了,怎么了?工作就这么忙?”他满脸推笑,凑近陈京道:“陈处长我可跟你说,工作永远都是做不完的,可要保重身体啊,劳逸结合最是适合保养!”

陈京笑道:“邵总风雅,我是远远及不上呢!”

他和邵铭碰杯,心中暗暗的摇头。

打高尔夫球是贵族〖运〗动,陈京现在的身份和财富还支撑不住他玩这样的〖运〗动。

当然,最重要的是他的工作太忙,而且组织工作都是党内工作,鲜少和社会接触,也没有必要有太大交际面,像打高尔夫球这样的活动,自然也不可能接触到。

说起来,陈京还真有些想下放了,在组织部做这样的工作,虽然是上颇有权柄,但是这类工作毕竟不关乎到一个地方的发展和进步,不牵扯到一方百姓的生产和生活,更牵扯不到社会进步。

这不能不说是个遗憾,为官之人,又有几个不想执政一方,牧一方百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