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597章 扎堆进城!

第五百九十七章 扎堆进城!

楚城东城明珠,陈京家。

转眼已经是秋季了,陈京和方婉琦最近上下班都比较正常,尤其是陈京,最近没有出差也没有加班,朝九晚五,这对他来说是极其罕见的。

而方婉琦最近在事业方面有了新的突破,他的楚江传媒正式介入影视行业和娱乐行业,其想法是欲依托现有的公司框架,打造一个集传媒、影视制作、娱乐经纪等一体的文化娱乐集团。

方婉琦能够有这个突破,源于其家庭对她看法的改观,尤其是她妈妈徐莲,这一次是给她注了大资本,再加上方家在京城的人脉,方婉琦在投资方面势必会少走很多的弯路。

就在几天前,方婉琦宴请了从京城过来的,当前全国最知名的女导演乌雅,为了以示隆重,方婉琦这一次硬是拉上了陈京一起。

乌雅是方婉琦招纳的第一位金牌导演,目前乌雅计划拍摄的两部戏,方婉琦准备全部投资。

对方婉琦的这个安排,陈京也比较赞同。

作为一个新入行的影视制作传媒,不盲目的和别人拼投入,拼名气,拼资金。而是扎扎实实的招纳一些业界有实力、有潜力的导演和演员到自己麾下。

然后务实的投入,投资一些扎实可靠,眼见能够有利润和口碑的题材,先在业界站稳脚跟,这才是万全之策。

方婉琦对陈京有些迷信,尤其是在眼力和文化功底方面,她非得拉陈京参与公司的一些剧本审查包括制作审查等方面工作,用她的话说,陈京现在上班没几个钱儿。

而陈京跟她做高级参谋,既不用付出太多的时间和精力,而且还能获得不菲的收入,这是何乐而不为?

对方婉琦的这个要求,钟秀娟两老也支持。

陈之栋两老。尤其是钟秀娟,就一直担心自己的儿子能力不够,配不上人家方婉琦,现在方婉琦能够主动的拉陈京参与她的事务。这在钟秀娟看来,钱不钱的倒也罢了。

但小两口共同参与做成的事情,这对小两口来说,是个能彼此相处亲近的机会,这才是最重要的。

现在在陈京的家里,方婉琦基本成了一份子了。

只要是正常上下班,方婉琦都是准时回东城明珠。帮着钟秀娟收拾灵儿和早早两个孩子,替陈京和老头子准备晚饭,然后晚上一家人团聚吃饭,其乐融融。

而陈京考虑到来家里的人越来越多,有时候实在是不方便,打扰了老人家退休后清静的生活,经过慎重考虑,他和方婉琦住在了外面。

也是毗邻东城明珠的房子。目前来说,陈京两人只是在那边住,吃饭什么的还是在父母这边。

只是这样一来。灵儿丫头和早早两个孩子有些不乐意了。

尤其是灵儿。

以前舅舅住在家里的时候,灵儿早上起来上学,经常都跑到舅舅的房间对这陈京的耳朵哈气,以各种恶作剧的方式和舅舅闹上一通,可是现在,舅舅的房间变成了客房,人也跟着舅妈跑了,这让她着实很恼火。

而早早到底是男孩子,对这一块敏感不高,这小子不知道从哪里听到了“嫁人”的典故。在家里冲灵儿嚷嚷,说舅舅是“嫁人”了,跟他妈妈一样,嫁人后就不能在家住了。

小东西这么一叫,搞得一屋子人乐欢天,陈京更是哭笑不得。啼笑皆非。

陈京搬了新家,这一处房产是方婉琦精心挑选的。

这一幢房子不大,三房两厅的格局,但是胜在有个一百多平的空中花园,花园中除了栽满了各种花花草草外,另外还有假山亭榭,在正中的位置有把遮阳伞,下面摆了桌子椅子,像春天或者是秋高气爽的日子,坐在遮阳伞下品茗、品咖啡,那滋味别提多小资。

而最近,在下面不知是谁放了一个传言,说陈京喜欢花花草草,喜欢有文化素养的东西。

这一弄,搞得最近常有人给陈京送盆栽、送书画、送茶具等等,尤其是盆栽,陈京现在有了一个空中花园,送来了他也有了地方放,陆陆续续,竟然收到了十几盆不同类型的花草。

而这其中,唐招招和王清一起过来带的一盆建兰最为雅致珍贵,从品种上看,这种兰开红花,兰叶苍翠浓郁,尤其是花开季节,成墨绿色,很有风骨,很漂亮。

陈京为此还狠批了唐招招一通,道:“老唐,以后这些脾气你少学点。你看看这样的兰花,该花了多少精力和金钱?如果是花精力,你把这些精力花在德水的事务上,是不是更合理一些?

另外,至于花钱的话,那问题就更严重了,至于有多严重,你自己心中是清楚的……”

唐招招红着脸道:“陈书记,这花是我老婆子种的,我老婆子跟你一样,也是个爱侍弄花花草草的人,这盆兰已经养了十几年了,来路绝对干净。

我跟您这么久,也不会犯大糊涂,违法乱纪的事儿是万万不会做的。”

陈京道:“你也是的,君子不夺人所爱,嫂子侍弄了十几年的花草,你拿来送给了我,你这不是逼我心中有一个大疙瘩吗?”

唐招招忙道:“陈书记,这你大可不必,这是我家那口子主动提出来的。我进省城,就瞅没有什么新鲜玩意儿,家里的老婆子就说,陈书记您是风雅之人,也就只有她侍弄的那盆兰花最为适合您……”

唐招招善于逢迎,溜须拍马说好听话,他是非常的擅长,几乎是不用腹稿,信手拈来。

而陈京不喜欢的就是他的这一点,当初在德水的时候,陈京和王学平近一些,很大程度上就因为他的这个性格。

当然,接触多了,陈京对唐招招的观感又略微好一些。

他清楚,唐招招的很多行为,完全是性格使然,不算是那种嘴上一套,心里另一套的人。

就像这一次,唐招招是从心里感谢陈京,如果不是陈京给他创造条件,他不可能在德水有机会和高柏康争胜。

现在,唐招招能够一跃成为德水的一把手,他就迫不及待的往省城赶,说是谈项目,其实就是想第一时间到陈京这里来。

随同他一起来的王清两手空空,这也是他的性格。

王清以前和陈京大都是电话联系,他级别有些低,平常进省城的机会少,偶尔进一趟省城,想见陈京也不容易。

但是提到他和陈京之间的关系,相对还是很牢固的。

毕竟,他是陈京在德水亲手提拔的干部,王清这人能力各方面,陈京都颇为赏识。

这一次,唐招招提拔王清,一方面是他和王清关系缓和,但其中也有王清和陈京关系的近的原因。

毕竟,唐招招在德水能不能干事,首先看的就是他用人。

他敢于用王清,这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就体现了他的一个态度。

除了德水来人之外,澧河那边,易明华也进省城过来拜访陈京。

这一次澧河干部公选获得成功,在全省露了一次脸,易明华作为澧河的县委书记,声望也往上拔得很快。

他担任澧河的县委书记也有几年了,在此之前,上面一直对他的能力有些存疑。

而澧河本土的老百姓也认为易明华缺少作为。

但是最近一年来,易明华跑省城频繁,时常和陈京交流,在澧河的很多工作方面,一改过去的保守,开始变得积极起来。他的一系列的积极政策,对澧河的风气改变非常的大,而他也开始被人认同。

尤其是最近一次的干部公选,他抓的就是陈京和德水高柏康之间的那个矛盾,陈京免去了德水的资格,他一下就看到了机会,主动跑到市委要求尝试搞一下改革。

事实证明他把握住了这次机会,虽然只是一次公选,但是这次活动影响范围之广,影响力之大,远远超过了其本来的意义。

易明华很高兴,向陈京汇报澧河的情况,道:“陈处长,澧河您有几年没去过了,我现在就只希望您能够有机会回去看一看。现在我们北三县和以前比变化很大啊。

修梅就不用说了,马县一手打造的修梅特色,修梅的发展是全市的标杆。

临河县覃杨书也是励精图治,在临河搞得很有特色,临河的养殖业经过了重新梳理和整顿,现在基本是重现了勃勃生机……”

陈京笑道:“易书记,你这话可勾起了我回北三县看看的欲望了,我可是听说现在澧河和修梅的发展并驾齐驱,看来你们成绩是真的不小啊!”陈京顿了顿,道:

“我看行!这样吧,择日不如撞日,就在下个月初,我安排去一趟德高北三县,一来是看看我们北三县的变化,二来是和老朋友们见见面,聚一聚!”

易明华一听陈京真去,他大喜过望,忙道:“那陈处长,您无论如何先要到澧河,澧河的发展缺少不了您的指导啊!到时候,我们澧河有很多的发展计划,我安排人一一向您汇报,就希望能得到您的指示指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