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602章 易明华的鬼道!

第六百零二章 易明华的鬼道!

陈京在澧河待了三天,离开澧河的时候,车后面就塞满了各单位塞过来的礼品。

陈京是推也推不掉,带着又没办法,最后还是送礼的人有办法,蒙虎专门派了一张车,将这些东西直接拉楚城去了。

现在送礼之风很甚,就连老徐连襟的儿子,现在在林业局搞股长的范哲都不能免俗,这家伙不知哪里搞了几根老山参,用两个盒子装着塞在陈京的车后座,转头就走。

后来他跟陈京打电话说,他拙于言辞,送礼的事儿以前没有过。

但是陈京这份礼物,他送得心甘情愿,他视陈京为师、为领路人,是真正的尊重陈京。

从澧河到临河,临河的县委书记覃杨这几天电话都打得快报废了。

他和陈京是老关系了,他心里想着就是陈京第一站能到临河,陈京在澧河一待三天,他急得肝火大旺。见到陈京后,他开玩笑道:

“陈书记,我可跟你讲,我们北三县,临河是最贫穷的地方,是最需要领导关心的地方。你在澧河能待三天,来我这里就至少得一个星期。不是我吹牛,目前你要搞调研,临河是最好的地方。

我常常跟班子里面的同志们讲,临河的问题解决了,楚江的问题都可以解决!”

覃杨是德高市有重要影响的干部,他是这一批全省优选的出国深造的干部之一,在省委组织部他都是进了重点培养的青年干部名单的。

当初陈京准备来临河没有成行,伍大鸣下了决心让覃杨提前结束的学习返回,然后把他放到了临河。

覃杨到临河以后,结合临河自身的特点主要干两件事,一件事是新修水利工程,尽最大的力量解决临河水患。

另外一个工作就是重新打造临河养殖业,通过政府扶植,银行扶植。政策倾斜,建立规模合作社等多重方式,鼓励老百姓投资养殖业,下大决心解决农民的增产增收问题。

通过了覃杨的励精图治。临河的经济得到了长足的发展,虽然其经济规模和澧河以及修梅比还相对落后,但是进步幅度相当的大,排在了整个德高的前面。

而且下一步,覃杨计划加大政府投资,建立多重交通网络,投资新建多条高速公路和铁路。

拟定建设楚北地区最大的火车货运站。

覃杨还提出要向兄弟县学习。要从本县固有的资源想办法,要依托本县的优势,搞资源经济,特色经济!

陈京到临河的时候,覃杨迎接的规模完全比照澧河的规模。

覃杨和陈京握手道:“陈处长,本来我现在这个位子是应该你来坐的,现在我在这个位置上坐了这么久,干了一些事情。应该说有一点成绩。这点成绩我在别人面前敢炫耀,在你面前就有些发虚。”

他叹了一口气道:“老陈啊,临河落后了。我很惭愧!”

陈京握着他的手,另一只手也搭过去,道:“老覃你这人不要对自己要求太高,临河发展得很好,成绩有目共睹,按照这样的势头,前景不可限量!”

覃杨摇头道:“老陈你少说好听的话,我心中清楚是怎么回事。我们要长足发展,改革是关键,而改革的重点。我认为是人才改革,干部制度改革。这一次我是豁出去了,一定要在人事改革方面吃一次螃蟹,这个工作少不得你的支持!”

陈京笑道:“你放心老覃,我一定支持,一定支持!”

覃杨和陈京两人交流了很多。到最后,覃杨道:“陈京啊,改革我们兴趣很大,但是我的要求是我们的动作应该要比澧河更好更彻底一些。上次澧河搞的那个公选,我认为人为因素还是颇多,事后议论很多啊!”

陈京皱皱眉头,端起水喝了一口。

实话讲,陈京现在对干部改革最头疼的就是这事。

组织改革、干部改革最大的问题,就是事后议论多,几次尝试都遇到这样的问题。

第一次楚城文化局出现了类似问题,后来还严肃查处了几个人。这一次澧河这一块,虽然总体成功,但是事后的议论还是很多,而且有愈演愈烈之势。

这一次议论最大的就是公选面试和演讲这一块。

本来按照考试成绩和公选名次,这一次被选为副县长的方渐鸿并没排第一位,蒙虎的排名比方渐鸿都高。

但是问题出现在演讲和面试这一块,蒙虎在公开演讲的时候,说了什么他兢兢业业工作,踏踏实实做事,每一次进步都是用成绩说话。

又说自己为党工作几十年,从不搞暗箱操作送礼那一套,到现在为止,市委组织部在什么地方办公,门往那边开他都不知道。

他这个演讲据说当时在场的某位领导就很不高兴,认为蒙虎这人太傲气,说话太不知轻重。

蒙虎这么说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他提拔是清清白白的,其他人就都靠搞暗箱操作,搞送礼拉关系才上位的?

所以在面试这一块,蒙虎的分数就评得低,另外还有几个考试成绩好的,也因为种种原因在演讲和面试这一块出现问题,最后方渐鸿才脱颖而出,成为了澧河公选出来的副县长。

这样的公开公选,总有人心中不服气,不满意,选出的副县长不能服众,有人肯定就要乱嚼舌根子,一来二去,种种质疑就出来了,造成的一些影响就相当的不好。

陈京这一次下来调研最大的收获就是这一点。

为了蒙虎的事情,陈京在澧河接见常委班子的时候表了态,明确批评了蒙虎的演讲水平低。

现在的干部,身处信息时代,其中重要的能力就是沟通交流的能力,蒙虎已经被市委组织部确定为重点培养干部,却连市委组织部在哪里办公都不知道,这样的干部就是闭门造车的干部,哪里能够适应现在社会党对干部的要求?

还有,陈京批评一些干部心胸不够宽广,明明自己公选失败了,没有得到党员群众和领导的认可认同,不从自己身上找原因,却喜欢挑别人的刺儿,喜欢从公平公正这个角度说事儿,有些人还乱造谣,不负责任的肆意传消息,对这样的人,组织一定要加强教育。

今天陈京到临河,第一次和覃杨交流,覃杨就主动提到了这个点上,明确表示,他们临河在改革这一块,要避免这些问题。

无疑,他的这个提法,一下搔到了陈京的痒处,让陈京对临河的兴趣倍增。

陈京当即对覃杨道:“老覃,我就知道你有些点子,怎么?这一次你是有备而来啊!”

覃杨哈哈笑道:“陈处长这话是怎么讲的?我是主,你是客,要说也只能说严正以待,却是不能说有备而来哦!”

覃杨这么一说,陈京和他对视一眼,同时哈哈大笑起来。

陈京在接见完常委班子以后,他和覃杨在酒店会客室进行了会谈。

在会谈中,覃杨针对这一次澧河的干部公选向陈京做了详细的回顾,他提出了几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是干部公选改革和党管干部之间矛盾如何解决的问题。

在澧河公选工作这一块,严格说起来,之所以有问题,就在于县委的意图和公选的意图没有契合到。

当时县委的意图就是方渐鸿,但是公选后对象又不对,最后才出现了林林总总的差错。

在和覃杨沟通的过程中,陈京还听到了一个他以前不知道的插曲。

就是蒙虎演讲过后,市委有领导不高兴,易明华就做了一个小动作,他把蒙虎叫过去严肃的教育了他,让他亡羊补牢,去拜访一下这位领导,顺便和领导多沟通沟通。

易明华这个小动作很微妙。

蒙虎在演讲中已经把话说那么满了,现在让他拿东西送礼,这不是让他自己打自己耳光吗?

还有,市委那个领导本来就已经对他不满了,如果蒙虎拿东西给他送,那不是摆明再说这市领导贪吗?蒙虎这究竟是在个他送礼,还是在讽刺他?这完全就是适得其反的做法。

但是,蒙虎如果不送,易明华作为县委书记都要求他这样做了,他依旧不听,这就是不通世故,不懂人情,这样的干部怎么能够担任要位,怎么能够符合提拔的条件?

更何况,如果蒙虎不做这事,易明华对他又是仁至义尽了,因为他作为书记,他已经给予了蒙虎指点,蒙虎没按他要求做,最后被选掉了,又能怪谁?

易明华的一个小手段,是让蒙虎左右为难,做什么都不对,一下就陷入了无解之地。

本来陈京不知道这事,蒙虎也没有跟陈京提这事。

陈京和易明华交道打得多,知道易明华最擅长的就是这些鬼道,蒙虎那直肠子估计还没看清这些弯弯绕绕,最后蒙虎没有被选上,倒头来又还欠了易明华一个受到其指点的人情。

而且在陈京这边,易明华也好交差,就算是蒙虎心中有牢骚,有不满,那肯定也不会说他易明华怎么怎么样,只会说市组织部里面有些不公平,陈京和易明华之间的良好关系,必是能够继续的,这恐怕就是易明华的如意算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