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605章 同学的聚会!

第一千三百一十七章何去何从(终章)

范江基本上每年都给陈京打电话,一定要拉他去参加大学同学会。

大学四年时光最美好,最值得留恋,在学校学到的不仅是知识,还结交了很多来自五湖四海的朋友。

陈京毕业于师大,和范江是同班,在他的记忆中,他大学四年也就和范江的关系匪浅,和其他人大都关系泛泛,所以毕业以后,他和大多数同学的联系都不频繁。

范江和陈京两人性格不同。

范江一直喜欢钻研人脉学,自从大学毕业以后,对同学会、老乡会这类的玩意儿就很热衷。

他经常组织师大的同学聚会,到了德高又搞什么楚城人在德高老乡会,不得不说,在这些方面,他投入了很大的精力。

但是在陈京看来,这些玩意儿大都是虚的。

俗话说得好,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一帮子同学会或者说老乡聚会,大家要玩得有意思,搞得有氛围,一直要很有活力,说穿了还是一个身份作祟。

身份不对等,玩来玩去,最终还是玩不出什么名堂来,大家心中彼此都有芥蒂,什么老乡会还有同学会又有什么意思?

陈京对这些看得比较透,所以对参加这类聚会,他也就不热衷。

人脉关系对官场来说很重要,官场上的乡亲、亲情、同学情也是关键。

但是这些所谓的关系,前提都是彼此要能用得上的前提下,没有这个前提,什么乡亲、亲情、同学情,那都是浮云,是没有什么价值的。

以前很多年,陈京都以种种理由推辞。

可今天推不掉,范江非得拉上他,陈京无奈。只得跟着他一起去“泛江春”。

陈京大学毕业有六七个年头了,六七年不见,一众老同学渐渐的开始有了差距。

师范大学毕业后,有些家里关系好、门子硬的。进了重点中学,或者是选调进企事业甚至是行政单位,条件自然就好,日子过得滋润。而有一些分配不好的,进了下面学校,有些到了企业、企业倒闭下岗,现在条件就差一些。

当然。还有一些条件好的同学出国留学,在国外发展了几年,回来摇身一变成了海归,身价也是水涨船高,和以前不可同日而语了。

范江在这里如鱼得水,走到哪里都能够和人攀谈嬉笑几句。

而陈京则低调得多,只和熟悉的人打招呼,一点不显山露水。非常的低调内敛。

“嗨!陈京,还认得我么?现在你在哪里发财啊?”

陈京觉得自己肩膀被人拍了一下,扭头一看。身边站着一个身材高挑,笑靥如花的女人。

女人颇具姿色,身材凹凸有致,尤其是胸脯的位置,异常的丰满,俨然就是呼之欲出。

其皮肤成小麦色,笑起来的时候,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给人的感觉很大方泼辣。

陈京愣了愣,笑道:“是李晓燕啊。我哪里发什么财?我倒是听说你了不得啊,嫁了大老板,现在发达了吧!”

李晓燕是当时师大有名的才女。

在陈京当年那一届,陈京和范江,然后就是李晓燕,三人都以笔杆子硬著称。

这三人之中。陈京的性格最内向,最低调,所以他虽然文章写得最好,笔杆子硬,但大家普遍不看好他的前途。

而范江喜欢交际,用当年同学的话说,他溜须拍马样样在行,大家都觉得他适合当官。

至于李晓燕,性格大方泼辣,是当年校学生会中的风云人物。

大学毕业以后,李晓燕好像是进了一家很牛的民企,后来她又顺利的嫁给了这家民企老板的公子,听说混得很不错。

陈京和李晓燕当年读书的时候接触不算多,但是因为三人都擅长笔杆子,所以彼此之间熟悉程度很高。

陈京和范江关系匪浅,范江有一段时间还苦追过李晓燕,那时候由陈京操刀,还帮范江写过一份很有名的情书,搞得满城风雨。后来范江扛不住压力,便说这情书是陈京代笔的,陈京也卷入了这事之中。

服务员给陈京送来一杯鸡尾酒,李晓燕坐在陈京的对面,眼睛眯成一条缝,道:“还没怎么变哦,还是那般风度翩翩!”

陈京脸微微一红。

要说大学毕业后变化大,陈京认为自己的变化是最大的。

当年在上大学的时候,他是三棒子都打不出一个屁来,大学毕业之后,他经历了这么多的坎坷,早和以前是判若两人了。

陈京和李晓燕两人聊,很快就有人过来凑热闹。

“哎呀,李总啊,怎么躲这里。咱们找你喝酒找不到人咯!”两个风度翩翩的青年端着杯子过来笑眯眯的道。

李晓燕站起身来指了指陈京道:“裴老七,冯磊,陈京你们还认识吧!我们师范大学的才子哦!”

裴老七叫裴光,他和冯磊两人和陈京也是同学,只是陈京在学校的时候就不喜欢这两家伙。

这两人整天在学生会混,官瘾足得很。

脑子里想的就是如何拍辅导老师和系领导的马屁,像陈京这类老实本分的学生,他们根本就瞧不上眼,一般这类的同学,在大学都是大家的公敌,很少有人喜欢的。

现在裴光和冯磊两人据说都当了老板,裴光搞了一个茶叶品牌,冯磊搞了一个礼品贸易公司,两人都混得不错。

听范江说,上一次同学聚会,裴光和冯磊两人当时发飙,说所有费用他们一起买单。

可是他们一下碰到了李晓燕,李晓燕当即一个人就把单给买了,几人都在显摆斗富呢。

经过了李晓燕的提醒,裴光和冯磊两人似乎才看到陈京,同时和陈京打招呼。

陈京淡淡的笑笑,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他端起酒杯,冲李晓燕点头道:“李总,你们聊吧,我随便逛逛,和其他的同学叙叙旧!”

“哎!陈京……”李晓燕正要叫住陈京,陈京已经迈步隠入了人群中。

她秀美微蹙,冲裴光两人道:“裴老七,看到没有,老同学们的变化很大。咱们陈大才子变化大哦!”

裴光用手晃了晃杯中的酒,道:“美女爱才子,不会是你李总春情勃发了吧?”

李晓燕双颊绯红,啐了裴光一口,道:“就你会乱嚼舌根子!”

冯磊插言道:“才子跟我们很遥远,咱就是俗人。书呆子俺们看不上,陈京不就是书呆子嘛!”

裴光收起了嬉皮笑脸,道:“我倒是听说他从政了,据说是刚参加工作就得罪了领导,被贬到很远的山旮旯里去了,要不我们怎么这么多年不见?”

陈京并没有听到三人议论自己,他端着酒杯穿梭在人群中,偶有熟悉的人他就上前打招呼。

大部分情况,对方也会报以微笑,甚至有人会上来来个熊抱。

大家都是大学同学,这一份情感相对还是纯真的,少了很多浮华、势利,比平常的应酬多了一丝真挚。

陈京心中竟然升腾起一股久违的、熟悉的温馨。

他忽然觉得,自己在思想上已经开始变得越来越世俗了。范江让他来参会,他屡次都不来,就是因为脑子里面世俗的思想作祟。

等到真正到了这个场合,他发现还是能够感受到一点点,自己曾经拥有的,现在已经逝去的青春。

七年了,陈京并没有感受到想象般的变化。

大部分的同学并没有多少轰轰烈烈的故事,基本都是按照固有的、中规中矩的人生轨迹在前行。

参加工作,拿着工资,然后找个门当户对的老公或者老婆结婚。

接下来就是用微薄的薪水买房子当房奴,然后用剩余的时间省吃俭用养孩子、供房子,过日子。

大学时候的年少轻狂,鸿鹄之志,在遭遇到现实生活的压力和无奈之后,大家都习惯性的选择了屈服,每天沉浸在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算计中,渐渐的褪去了少年的青涩,变得世俗和平凡了。

这基本算是目前同学们的常态。

陈京端着酒杯和大家聊了一会儿,渐渐的感觉,自己和周围的人有些格格不入了。

班上的一些女同学多半都结婚生子,三五成群的聚在一块儿就是讨论打牌、带孩子、对付公婆的事儿。

而男性现在也正处在压力最大的时候,除了讨论工作待遇的时候,脑子里想的都是怎样找个路子发一笔横财,然后借此缓解一下目前的生活带来的压力。

所以足彩、福彩、六合彩,还有牌桌上打牌的盈亏运气,另外有几个小闲钱的,就谈论到了股票、期货,或者是基金。

陈京基本是很难插上话。

但回过头来想,这何尝又不是一种放松和体验生活?

陈京忽然意识到,这个世界大部分人的生活都应该是现在这个屋子里的人的样子,而像自己这般,整天想的都是大事、大局,还有国计民生这些高来高去的东西,都和普通人的生活相差太远了。

陈京意识到,自己长期生活在那样的世界中,竟然有些脱离普通人的生活了。

不得不说,这可能是个危险的信号,毕竟,他才是处级干部,假以时日,如果再获得提拔,脱离群众太快,恐怕是个灾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