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606章 秘书长的烦恼!

第六百零六章 秘书长的烦恼!

“……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挥斥方遒。?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曾记否,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

这首《沁园春.长沙》的词就刻在“泛江春”外面的墙壁上。

这面墙正对的方向就是楚江。

而今天陈京恰恰就是参加的同学会,在这个地方,看到这样的文字,陈京心潮澎湃。

他很庆幸,自己毕业了这么多年,依旧没有褪去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的**,而且他经过了艰苦的努力,无穷的坎坷之后,现在正走在了一条正确的道路上。

能够有今天,太不容易了!

相比今天在座的这么多同学,陈京很清楚自己经历了多少坎坷,曾经一度,陈京觉得自己命运多舛。但是现在,这些坎坷竟然奇迹般的成为了陈京的财富和骄傲的资本。

这正是陈京感慨的地方!

靠人,靠天,靠祖宗,都不算是好汉!

陈京在大学的时候就读这句话,但是直到今天,他再读这句话的时候,内心才有了更多的感悟和理解。

点燃一支烟,陈京再一次进聚会的包房的时候,心情变得从未有过的恬淡和洒脱。

最近这几天,他脑子里老想沙明德秘书的事儿。

外面的传言不是空穴来风,的确沙明德在挑选秘书,而且他恰恰可能看中了自己。

就在几天前,汪鸣风从衡州打电话给陈京。开门见山的就讲到了这件事。

汪鸣风对陈京道:“陈京,能够跟在领导身边做事,这是难得的机遇。我希望你能牢牢把握住这样的机遇……”

他顿了顿,叮嘱陈京道:“反正在省委工作,在领导身边工作,你是有经验的!不过我提醒你的是,在沙书记身边。在省委的核心位置工作,可能比之市委要复杂很多,你这次如果能够被选上。你要做好应对困难和挑战的准备!”

汪鸣风和陈京通这个电话后。

组织部内部边琦又找陈京谈了话,虽然这一次谈话边琦并没有涉及到工作调动的问题。

但是边琦却把干监处工作的拆分的相关意见向陈京做了说明,而且就干监处拆分后。几个处长的人选向陈京征求的意见。

边琦的这个举动,从另外一个侧面说明,陈京可能要调动工作。

这些种种信号让陈京最近这一段时间想得有些多,他想到了现在的工作,更想到了未来的工作。

不夸张的说,陈京由抑郁不得志,现在已经颇有少年得志的味道了。

少年得志,难免就会豪情万丈,心中对未来的信心爆蹦了。

……

省委,最近省委秘书长唐剑平的心情很不好。

为了沙书记秘书的事情。他可以说是忙得焦头烂额。

连续选了三个秘书,沙明德都不满意,通通的给撤换了,这让唐剑平感到压力非常大。

一般来说,书记对秘书不满意。这很有可能就是书记对秘书长有看法。因为秘书一般都是秘书长负责物色的,连续找了三个秘书都不对书记的胃口,秘书长的工作是不是值得反省?

而且,让唐剑平感到恼火的是,很多人把沙明德三易秘书的事儿,当成了一个信号。

这个信号对唐剑平来说肯定是不利的。唐剑平也的确是感觉自己的威望和影响力大不如前了。

而最近忽然有个传言,说是沙书记看中了陈京作为他的秘书。

对这个传言,唐剑平内心是相当的警惕。

他非常清楚,沙明德从来没有说过让陈京给他当秘书的话,如果说有这样的情况,也只可能是沙明德私下里在这样做,是要等到生米煮成熟饭后再跟他说。

为了探听这事的虚实,最近几天唐剑平每天都到沙明德办公室汇报工作,并临时担当部分秘书的角色。

但是这几天,沙明德也没有提秘书的事儿,沙明德不主动提,唐剑平怎么好问?

本来,唐剑平还想着蒙混过关,想着装作不知道这是,让这事最后不了了之得了。

可是,现在接二连三,先是伍大鸣在德高开黄腔,明确力挺陈京。紧随其后在衡州,汪鸣风据说和陈京往来频繁,这两人的这些行为都显示,陈京出任沙明德秘书的事儿,好像已经是板上钉钉了。

伍大鸣和汪鸣风可都是沙明德的最心腹之人,两人释放这么明显的信号,这事还能有假?

就连唐剑平都觉得这事可能是真的了。

可是偏偏,他作为省委大管家的秘书长,对此一无所知。他还肩负着为书记挑选秘书的职责呢!

其实局面已经很明朗了。

沙明德这是故意在将唐剑平的军,让唐剑平按照他的意思走,要他主动去找陈京。

沙明德有意陈京做他的秘书,现在唐剑平主动去联系这件事,张罗这件事,让这件事顺水推舟,一切办成,这不就恰好把事儿做好了吗?

唐剑平如果那样做了,这明显就是对沙明德完全俯首称臣,如果不这样做,他很有可能面临很艰难的局面。

沙明德处理完衡州的问题,实力更强大了,他早就瞄准了秘书长的位置,这是否是要动唐剑平的先兆?

另外,站在唐剑平的立场上,他对陈京是相当抵触的。

陈京在衡州跑得比兔子还快,本来唐剑平还准备把陈京拉在那边,两人一起扯一番皮的。

可是最终的结果是陈京潇潇洒洒的走,唐剑平却要收拾一大堆乱摊子。

陈京一走,衡州的孙千石腰杆就挺起来了,这个老东西是地头蛇不惧外来龙,唐剑平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衡州的局面给搞定,但到头来一说到衡州问题顺利解决的功劳,跟他唐剑平没什么事儿。

衡州问题的顺利解决,这都是组织部工作组得力,顺利找到了问题的根源,找到了突破口。

唐剑平也算是做了这么多年的高级领导了,这样的事儿他头一次遇到,实在是窝心。

而让他更觉得窝心的是陈京手上可能还掌握有他一个天大的秘密。

如果陈京进了省委,担任的省委第一秘,可能这家伙比汪鸣风更不可驾驭。

作为秘书长,驾驭不住手下的人,不具备强有力的掌控力,他就有可能被架空,而变得位置极其尴尬,这对唐剑平来说,是很让他恐惧的一件事情。

唐剑平遇到了棘手的事儿,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徐自青最近也颇为烦恼。

徐自青烦恼来自于两方面。

一方面是中央又派了一个副书记进楚江,这可能预示着接下来中央对楚江班子的调整,他的位置可能动不了,还得原地踏步。

另外一个烦恼就是,衡州班子调整尘埃落定,他寄予了重大希望的苏华平没能够找到机会,最终孙千石是岿然不动,根本就没有其他人插足的余地。

掐指算来,徐自青今天处处都不顺利。

最早是楚成酒店集团的高寿山,高寿山可以说今年遭遇滑铁卢,楚城酒店集团给完丢了,他人也一头扎进了省人大,再也掌不了实权了。

另外,郭伟全和蒋平两人竞争庸州的市长失利,这也是意料之外的事儿。

现在在摊上了苏华平下放不成的事儿,今天对徐自青来说,可以说是事事不顺利,一事无成。

而更有戏剧性的事儿,这些事每一件事竟然都和陈京有关系。而陈京又是方家的准女婿,是将来西北系的女婿。

这简直就是一种讽刺。

徐自青作为西北系在楚江的头面人物,连和自己这一系关系最近的方家的女婿都不能够驾驭,他用不上人家,这不是讽刺是什么?

最近这几天,又传出陈京即将要出任沙明德的秘书。

如果这个消息确实,陈京在楚江政坛的位置立刻就会猛然拔高一大截,到了那个时候,徐自青再想和他关系走近,可能比现在更要难了。

所以,徐自青这几天是一天给京城一个电话,全都是给方氏兄弟打的。

他把楚江的情况和局面和盘向方路平和方路坚两兄弟托出了,目的就是希望陈京能够和西北系近一些,别说倾向西北一系,别处处给自己作对,恐怕今天都不是这模样了。

作为徐自青来说,他是一肚子的苦。

如果陈京不是方家的女婿,这小子这么碍眼,他肯定想办法动手压了。

但现在他怎么压?怎么敢压?

就算他有这儿魄力,他又能不能压下来?

而可能唯一让徐自青觉得安慰的是,今年岁末,陈京要去京城,在那里他要正式拜见方家的叔伯姑侄,这可能是他真正融入方家的时机。

说起来,陈京现在还年轻,职位也还不高,还是一块纯粹的璞玉。

如果在现在这个当口,陈京能够进入方家,成为方家的一员,既不显山露水,将来的前途又不可限量。

徐自青甚至觉得,如果手下能有像陈京这样的悍将,他在楚江甚至中原地区,一定会有更大的作为,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付出一些短期代价也绝对是值得的。

现在的楚江,是风雨欲来,一切都可能存在变数,就如同这隆冬不断变幻的鬼天气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