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607章 意外的人事调整。

第六百零七章 意外的人事调整。

最近这几天,随着年关将近,省委要求各级组织部门要认真组织对老党员、困难党员,离退休老干部的专门送温暖慰问活动,要第一时间把组织和党的温暖送到老同志们的手中。

要通过这样的活动,让老同志们感受到组织的关怀,同时也让老同志们知道和领会中央以及省委新的方针政策,有利于老同志们继续为党的事业发光发热。

为了相应省委这个号召,省委组织部处以上干部全部要求参与到这个行动中,陈京天天陪同领导下基层、走访老干所、困难党员住所,一天也是忙得不亦乐乎。

而今年陈京要进京城过年,钟秀娟在家里也忍不住要天天唠叨。

现在陈京家里人大家都知道方家是大户人家,在京城的大户人家可能规矩多,陈京现在要抽空多做准备,不要到时候坏了规矩,惹得人家不喜。

连带着陈月婷和陈灿两人对这事都上了心,两姐妹拉着陈京去挑衣服,热心得很。

可能唯一对这事无所谓的就数方婉琦了。

方婉琦依旧是大大咧咧,一提回京的事儿,她就拍胸脯说那小意思。

陈京有时候找她聊到方家的事情,方婉琦就说那就是走的一个过场,跟家里认识认识而已。反正将来小两口又不会跟着方家过日子,行不行反正就这样了,改也是不会改的。

用方婉琦的话说,现在她和陈京两人是行也得行,不行也得行。

陈京和方婉琦两人是腊月二十六登上了进京的班机,为此陈京还请了三天假,陈京在京城的日期,一共排了十天,这也是他第一次进京去拜访丈母娘一家。

客观的说,陈京内心还是稍微有点紧张。

毕竟,陈京很清楚自己和方婉琦之间身份的差距。方家这样的大家族,陈京以前从来没见识过,他倒不担心方家看不上自己怎么怎么地。

他就是不喜欢彼此搞得不愉快。

陈京喜欢的生活,就是和和睦睦。彼此尊重、团结、和谐,陈京最反感的就是亲戚之间彼此攀比,妒忌,蔑视,搞得自己好像比别人高一等似的。

在陈京的眼中,方家有这样的趋势。

但是陈京和方婉琦,现在还有和方连杰关系处理得很不错。这也让陈京对和方家把关系处理好多了一点信心。

飞机降落首都机场的一刹那,方婉琦用手捋了捋脖子上的长围巾,冲着陈京挤挤眼睛,道:“怎么了?紧张?”

陈京轻轻的笑了笑,方婉琦脑袋依偎过来,小鸟依人般的贴在了陈京的手臂上。

由于考虑到京城的天气冷,今天方婉琦也穿得比较多,但是一点也不显得臃肿。其窈窕的身材在冬装的包裹下,凸显出的那种若有若无的,模糊的曲线更让人觉得性感妙曼。

两人行李不多。就一个行李箱,另外陈京还将那盆黄杨木盆景托运了过来。

两人从贵宾通道出来,刚走出通道,陈京便看见有两个穿着深蓝色军大衣的汉子站在门口,两人眼神锐利,在人群中逡巡,显然是在等人。

方婉琦拍了拍陈京的手,快步迎过去,道:“延庆叔,你怎么来了?”

军大衣中年汉子愣了愣。脸上露出了笑容,道:“琦琦回来了,我能不来接你吗?”他笑起来的样子很和蔼,慈祥,方婉琦冲陈京招手道:“陈京,这是延庆叔。”

被称为延庆叔的汉子眼睛扫向陈京。陈京便察觉到其眼神又如刀锋一般的犀利。

“你好!延庆叔!”陈京冲汉子点头,主动的伸出了手。

高大汉子过来和陈京握手,他的手宽大有力,像钳子一样,没怎么用力,陈京便感觉手上传来一阵生疼。

对方显然没有意识到用力过大,握过手之后,他挥了挥手,让另外一人拎着行李,他则大踏步带路,引着陈京和方婉琦两人直奔停车区。

陈京在来之前,普及过方家的知识。

知道这个被叫做延庆叔的中年汉子和方家关系是非常密切的。

他的父亲以前做过方老将军的警卫员,后来在战场上战死了。

方老将军便将李延庆视为己出,李延庆后来也参军,在西北某地方任某训练基地工作。

在一次演习中,李延庆被汽车轧断了一条腿,后虽然装上了假肢,但是在军队中他已经没有了展露才华的空间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李延庆主动申请说要在老将军身边工作,后来组织上经过慎重考虑,就批准了李延庆的要求,他现在具体职务挂在军老干所,但实际上是服务老将军,相当于老将军的秘书、勤务或者是一家的总管这样的角色。

陈京仔细观察李延庆的步伐,竟然看不出此人有什么不正常,他心中也是暗暗的咋舌,断了一条腿,依旧能像正常人一样工作生活,这个李延庆果然是条汉子。

李延庆开过来的是一辆奥迪,武警牌照,他坐在副驾驶座上了,后面让给陈京和方婉琦坐,一路上他尽扭头和方婉琦攀谈,说的都是老将军平常生活的轶事,方婉琦和他也是聊得非常的高兴。

就在聊得欢的时候,李延庆笑容一敛道:“琦琦啊,你可是好几年不回来过年,老爷子年年春节都念叨你呢!”

他眼睛有意无意的瞟向陈京,陈京略微有些尴尬。

而方婉琦格格一笑,道:“老爷子真念着我,怎么就不出去散散心?哪怕去楚江看一眼,我也不会三年不回家啊!”

方婉琦嘴巴撅起,就像个耍性子的小姑娘,根本就是有些蛮不讲理。

李延庆愣了愣,缓缓的摇了摇头。

显然,他对唯一敢在老将军面前耍性子的方婉琦也是没有办法。

他责备方婉琦几年不回来看爷爷,这丫头竟然就敢说爷爷三年没有去看她,这孩子,还能让人说什么?

李延庆一直在注意方婉琦旁边的陈京,这小伙子高大英俊,而且举止沉稳从容,在下面这样的年轻人还真是少见呢!婉琦这丫头眼睛也毒。

“延庆叔,我看今天咱和陈京真是面子大,首先你来接我们。我估摸着待会儿,肯定有还有一家的大团圆,这么大的阵仗,看来我三年不回家过年,还是个明智的选择哦!”方婉琦笑道。

李延庆回头道:“怎么了?你怎么这么肯定今天是个大团圆?”

方婉琦努努嘴道:“你看你下面这兵,根本就不会掩饰,开车是直奔八一别墅方向,这不是去爷爷那里吗?”

李延庆笑了笑,回头道:“琦琦啊,究竟是怎么回事稍后你就知道了!”

方婉琦轻轻的哼了一声,嘀咕了一句:“故弄玄虚!”

她正要再开口说话,手上的手机滴滴响了起来,她掏出手机一看来电,迅速接听。

电话那头,老妈徐莲的声音响起:“琦琦啊,你在哪里?到了机场没有?”

方婉琦愣了愣,道:“我早到了,延庆叔接我去了,我都快到老爷子那边了。”

“什么?延庆叔去接你?”徐莲在电话那边很吃惊,“怎么回事啊?你没说要去老爷子那边啊,怎么突然……”

方婉琦也弄懵了,搞得一头雾水。

家里老妈根本就不知道今天这事儿啊,这是怎么回事?

“妈,你甭急,我们稍后回来,你有事先忙,我们回来再给你打电话。”方婉琦道。

“我能不急吗?这都是哪儿跟哪儿啊,你三婶还有伯母姑姑他们都在家里等着呢,你倒好,去老爷子家了,你这不是捉弄人吗?”徐莲在电话那头道。

方婉琦深吸了一口气,一语不发,将电话轻轻的合上了。

李延庆在这个时候才回头过来,他一双眼睛在陈京脸上停留了良久,然后才看向方婉琦道:

“老将军想看看你们,安排我去机场把你们接过去,就这样简单!”

方婉琦脱口道:“老爷子一个人在家吗?不会一个人……”

李延庆点点头道:“不错,老爷子就是一个人在家,最近一段时间,他闭门谢客,安心在家里休养,你三叔前几天回来他都不想见呢!”

方婉琦吐吐舌头,碰了碰陈京,冲他做了一个鬼脸,道:“没想到啊,你还是个香馍馍,想看你的人真多呢……”

陈京脸微微泛红,尴尬的咳了咳,头扭开去。

方老将军是个传奇般的存在,老一辈革命家的英雄事迹,陈京更多的还是从书本上领略过,真正面对面的见到真人,他还从未想过这种事。

叮,叮!

手机短信。

陈京摸出手机,一条陌生短信,信息内容:“中央重要人事调整,任命沙明德同志担任苏北省省委委员,常委,书记,不再担任楚江省省委委员、常委、书记职务……”

陈京倏然一惊,猛然竖起来,脑袋差点碰到了车顶。

这个消息太让人震惊了,沙明德被调离楚江省?

为什么?为什么是在这个时候出现这样的调动?

陈京觉得自己脑子一下乱了,各种纷繁芜杂的情绪一下充斥在了心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