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609章 丈母娘和岳父!

第六百零九章 丈母娘和岳父!

方路坚的四合院。

今天方家不少二代三代子弟在这里聚集,说是来做客,其实大都是来看西洋镜的。

方婉琦带男朋友回来了,骄傲的、备受宠爱的方家的娇女,不顾家人的反对,硬是敢爱敢恨,喜欢上了楚江省的一个小官员,为此她甚至都放弃了廖家的廖哲瑜。

不得不说,这个噱头有些大,大家都想看看方婉琦眼神有多锐利,挑选的男朋友是什么了不得的人才。

徐莲今天穿着很考究,比较正统又不失休闲,她还化了一点淡妆,看上去比平日要年轻一些。

今天着实讲她心情不错,他不比老头子方路坚那样,面上平静,装作云淡风轻,实际上却是心神不宁,一颗心悬着呢。

她们夫妻这么多年,老头子心里想什么她心中清楚着呢。

这一屋子人,就她见过陈京。

有句话说得好,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欢喜。徐莲就属于这种情况。

她跑到楚江实地走了一趟,和陈京打了一次交道,虽然只是短暂的接触,但是她当时就很满意。

而这种满意随着时间的沉淀,是越来越发酵,陈京现在在她眼中,就是绝佳的女婿,她比较自信这一点。

父母担心儿女伴侣的事儿,很多时候都是基于孩子年纪轻,不懂得人世的艰辛和险恶,不懂得人生的现实,理性被感性取代。

徐莲经过了仔细的分析,发现自己的女儿不属于这种情况。

相反,方婉琦这些年在楚江变化很大,以前的稚嫩、不成熟、急躁现在都改观了很多,考虑问题周详了,人稳重了,谈吐沉稳优雅了,这一些变化让徐莲对自己的女儿渐渐的放了心。

而她真正见到了陈京后。陈京不卑不亢,淡然洒脱也让她颇为欣赏,对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来说,能有这样的心性。徐莲觉得实在是难能可贵了!

等了大半天没见到人,大家就开始议论,徐莲自然是被众人追问的对象。

小姑子妯娌之间,还有和方婉琦同辈的姊妹兄弟大家也是叽叽喳喳,问个不休。

而徐莲实在是疲于应付了,遂决定给方婉琦打电话,这一打电话。才吃惊的发现,陈京和婉琦这两孩子,竟然被老头子盯上了,直奔老头子那里去了。

这个消息一家人传开,大家都很惊讶,甚至包括一直面沉如水的方路坚都从椅子上站起来。

最后,大家决议今天都散去,方路坚和徐莲两人立刻坐车去老头子家看个究竟。

等两人到方老将军红色小楼的时候。还只走到院子里面,就听到里面客厅传来老爷子招牌式的大笑声。

然后便听到方婉琦还有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

徐莲和方路坚两人对视一眼,彼此都能看到对方眼神中的惊讶。

老爷子心脏不好。冬天的时候他是鲜少会客的,基本都在家里闭门疗养,可今天,老爷子的兴致好像很高啊。

陈京并不知道自己的准丈母娘和岳父会突然杀过来。

直到客厅的勤务兵去开门,老爷子皱了皱眉头,轻哼了一声道:“就等不及了,过来要人来了!”

方婉琦站起身来迎向门口,道:“爸,妈,你们怎么来了?”

陈京愣了愣。从椅子上站起身来,略微有些拘谨。

方路坚脱掉了大衣,他内面穿的是一身笔挺的黑色西服。

他个子高,头发往上梳得一丝不苟,满脑子的头发没有一根杂乱,俨然就是一风度翩翩的美男子。魅力惊人。

从他面部轮廓上看,依稀能够看到和方婉琦还有方连杰相似的地方,但是这种相似若有若无,具体是哪里又指不出来,实在是感觉略有些别扭。

“阿姨好!”陈京先向徐莲致意,然后才对方路坚道:“方叔好!”

方路坚自进门眼睛就停在陈京的脸上,他的眼神锐利,有点狼顾鹰视的味儿,能给人很大的压力。

陈京对这一点早有准备,所以一直面色平静。

“坐吧,坐吧!”老人挥舞拐杖,方路坚和徐莲过来恭恭敬敬的向老爷子问好,然后坐在了沙发上。

徐莲笑吟吟的道:“爸,您跟孩子们聊些什么呢?老远就听到房子里面欢声笑语……”

老头子脸上含着笑,用手指了指陈京,道:“婉琦的眼光不错,这孩子不比那个廖什么差,很平实的孩子!”

陈京愕然,他没料到老将军会忽然说这话。

这明显就是**裸的褒奖,他纵然再有心理准备,脸皮也没厚到这个程度,一时双颊泛起了红色。

而方婉琦却有些得意,神奇活现的道:“爷爷,怎么?陈京给你送了一个盆景,就把你收买了?尽帮着说好话了?”

方婉琦依旧坐在老爷子的身边,此时她是侧着脸对着老人,脸上的神情狡黠。

老爷子不动怒,轻轻的笑了笑。

忽然抬手指了指客厅中央的一盆黄杨盆景对方路坚道:“路坚,这个盆儿你看怎样?这是陈京这孩子带给我的礼物。”

方路坚“呃”了一声,站起身来走到那盆黄杨边上,仔细端详了片刻,点头道:

“树不错,很不错!”

陈京神色略微有些不自然。

刚才在方路坚来之前,他和老爷子就在说盆景的事儿,像方家这样的家庭,有一人喜欢盆景,那天下的盆景纵是再珍贵,他们又哪里搜罗不到的?

就像这盆黄杨盆景,虽然难得,但是对方家来说,实在是太普通了。

黄杨木有岁长一寸,逢润年反缩的说法,因生长缓慢,极其难找到有一定年岁的盆景,但是陈京进方家院子的门,赫然就见到了几盆极其了不得的黄杨盆景。

陈京的这个礼物放在老将军的院子中,显得太小家子气了,根本就不在一个层面上。

但陈京却不能说自己的东西没特色,刚才他和老将军谈到盆景,他便讲自己的这个盆儿,里面的黄杨是野外悬崖上生的,历经至少有几百年,所以整个树的姿态都是原生态的,没有人工雕琢的痕迹。

陈京这话是实事求是的,说起来这盆景是林业局没收的,林业局这个单位没收的很多动物可以野外放生,植物也可以重新移栽。但是像制成了盆景的东西,鲜少又再放到野外的,像局里送礼,这些东西也会用上。

老将军一听陈京这样一说,他仔细一观察,还真是那么回事,所以也是连连点头,觉得陈京说得有道理。

但是陈京的这个道理又怎能在方路坚面前说?

陈京来之前做过功课,知道方路坚最好花草,方婉琦也说,他家的院子里面摆的花草,比爷爷这边多十倍。

方路坚俨然就是花草的行家,自己那些强词夺理,岂不是贻笑大方?

方路坚说好,方老将军更是得意,他呵呵笑道:“这个盆儿我喜欢,这样吧,我院子里的那几盆黄杨,待会儿全让人搬你那里去,我有这一盆儿,就足够了!”

方路坚愣了愣,眼睛不自然的往陈京身上瞟。

他心中很震惊。

他没料到陈京初和老爷子见面,老爷子就这般看重他,把其他所有的黄杨盆景全移走,就留陈京送来的这一盆,这面子也给得太大了吧?

方路坚想,如果这事被老三知道的话,不知道老三又会作何想?

徐莲没有方路坚那样的城府,她一听老爷子这么说,她喜上眉梢,道:“爸,你可别宠坏了孩子,孩子还小……”

她话说一半,方婉琦接口道:“行了,妈你别说了!你不知道老爸就一直觊觎爷爷的那几盆盆景吗?你再说小心爷爷反悔,到头来让我爸空欢喜一场,那样回去了,你们又得拌嘴了。”

老爷子愣了愣,呵呵笑起来,道:“我不后悔,这盆儿好,陈京是懂这个盆儿的。”

陈京有些受宠若惊,他站起身来称谢,并如实的说自己这个盆和外面那几个盆比的差异。

老爷子道:“盆景这种东西,不止是赏景,而且还要品尝到其独特的人文内涵。楚国产黄杨,惟楚有才,这盆黄杨好,你小陈也是博览群书,胸中有才的人才。

更重要的是,你还是琦琦的男朋友,老头子我未来的孙女婿。

所以这个盆儿好,我很喜欢!”

陈京心中很感动,觉得异常的温暖,他真诚的道:“谢谢爷爷!我一定更加努力,不辜负您的喜欢。”

老头子哈哈一笑,畅快的道:“好,好,好个不辜负我的喜欢!”他指了指方婉琦道:“婉琦这丫头性格刁钻,从小锦衣玉食,很少受苦。可是自从去楚江之后,这几年变化很大,想来这其中也有受你影响的缘故。

玉不琢不成器,人不磨不成材,年轻人多一些磨砺,多一些历练总是好的……”

老人的话很平实,他略带西北口音的话,让陈京觉得特别的实在,如沐春风一般。他觉得这一次进京城太值得了,别的不说,单单是瞻仰了方老将军的英容,就是太了不起了。

渐渐的,他觉得心神变得特别宁静,楚江的那些种种,他暂时都没去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