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610章 楚江巨变!

第六百一十章 楚江巨变!

楚江省人事调整的消息接二连三的被披露。

自省委书记沙明德离开楚江之后,中央又接连任命路仲强接任楚江省省委书记,任命原省委副书记郝国民担任副省长、代省长。

另外,免去米潜同志楚江省省委常委、组织部长职务,任命李逸风担任楚江省省委委员、常委、组织部长。

任命边琦同志为楚江省政府副省长……

一连串的命令眼花缭乱,路仲强接任省委书记,郝国民升任省长。

另外,组织部的变化相当大,米潜被调离楚江省而直接进了中央,边琦提拔为省政府副省长,李逸风则步子更快一些,一下被提拔成为了省委常委,组织部长。

楚江班子这样的调整,无疑是让人感到意外的,尤其是组织部的调整,部里的主要领导基本全被调整,这恐怕很多人事先没想到。

当然,对陈京来说,他肯定是想不到楚江政坛会有这么大的变动,而且是在年关期间变动这么大。

也许,这样的变动早就在酝酿了,只是陈京位置太低,他一直没有发现而已。

政治就是这样,有时候一分钟都觉得太长了,楚江这样的剧变,让关于陈京之前的那些重重传闻,像泡沫一般,全化为了虚无了。

陈京虽然远在京城,他也似乎能够感受到现在楚城掀起了巨大的波澜。

而除夕前一天晚上,陈京主动给汪鸣风打了一个电话。

他本以为汪鸣风这个时候会很忙。因为作为政府一把手,春节期间安排慰问走访,任务都是非常重的。

可是电话打过去,汪鸣风声音沙哑,他老婆把电话接过来,说汪鸣风严重感冒,身体非常虚弱。正在医院里面治疗,现在不宜多说话。

陈京没能跟汪鸣风说任何话,他思忖良久。把电话打给了伍大鸣。

伍大鸣在电话中语气很平静,他对陈京道:“关于这一次省里班子调整的问题,你不用想太多。你的工作不会受到大影响,这一点你心中要清楚!”

陈京表示清楚,但他还是为自己没在楚江,没能出席米部长的欢送会表示了遗憾。

伍大鸣对陈京熟悉,他道:“我看你真正遗憾的是省委书记秘书的事儿泡汤了吧!实话讲,沙书记在这个时候离开楚江的确出人意料。但是他能够去苏北,那里比我们楚江更好,更有发展,我们应该为他高兴。

至于你的事情,我的意见是安排你去学习。当然,究竟怎么安排,还得你们部领导来安排,你就一切顺其自然吧!”

伍大鸣的语气很平定,从他的言辞中。陈京感受到的是从容淡定,陈京本来有些浮躁的心也渐渐安定了下来。

不得不说,伍大鸣是非常了解陈京的。

陈京最近一段时间的确是受到了外面的那些传言的影响。

担任省委书记秘书,这不仅是个职位,更是一种荣耀。

对陈京来说,他觉得自己如果能够走到这个位置。他的仕途和人生都将走到一个高点。

他毕竟还年轻,毕竟是普通凡人,心中的名利之心还没到淡去的境界,尤其是像前段时间,那些传言说得像真的一般,连汪鸣风都来电话跟着起哄,陈京哪里又能够心若止水?

当天在车上收到沙明德调离楚江的消息的那一刹那,他整个人当即就傻了,脑子里面一片空白,可以说是有些六神无主了。

但是他在方老将军那幢小楼里面,经历了一次为时并不太长的谈话,他的心奇迹般的变得平静了。

在没见方老将军之前,陈京在脑子里面幻想过无数次两人见面的情形。

他唯独没有想到,这一次见面竟然是如此的普通,如此的乏善可陈。

方老将军作为共和国的元老,共和国的缔造者之一,陈京从他身上看到的只有质朴和平凡,就如同邻家老爷子一般,说话的时候脸色慈祥,神态淡然平静,那种将军身上独有的赫赫威凛,陈京竟然没有感受到丝毫。

不知为什么,恰恰是这一点让陈京震撼。

他忽然觉得,一个战功赫赫,共和国的缔造者,脑袋后面有无穷光环的老将军都如此的平凡和淡然,自己和这样的人怎么比?

真就是如萤火之比日月,滴水之比江河,自己太渺小了。

他这样一想,心中的种种浮躁和焦虑都散去了,内心变得很淡然。

楚江的局面变了又怎样?即使现在干监处一分为二甚至三,他担任其中一个处的处长,那又有什么关系?

重要的是自己内心要平静,重要的是时时刻刻,不要忘记自己的职责和理想。

……

在京城很多天,陈京都整天在交际的忙碌中。

方家的长辈和同辈太多了,他几乎是家家走访,户户到。

徐莲的意思是要借助这次机会,让陈京和方婉琦把事儿基本定下来,所以方家内内外外的人,那都得拜访到,不能够有任何盲点。

陈京能够明显感受到自己像一只猴子一样受人关注,几乎是每次拜访,都会被问到很多的问题,有时候是长辈,有时候则是同辈。

如果是几天之前,陈京可能还觉得疲于应付,但是现在,他心情淡然平静了,应付起来竟然很容易,可以说是游刃有余。

他脑子里面想得很清楚,结婚的事儿,这是他和方婉琦之间的事儿,其他的人走走看看,那就是走个过场而已。

陈京将来又不会和这些人一家过日子,也不会指望靠这些人升官发财,谋利益。

亲戚之间如果相处好,那关系就近一些,多相处一些,如果对方实在是眼界太高,傲气太足,那就疏远一些,眼不见,心不烦,彼此少联系就是了,都没什么大不了的。

陈京这样一下,他内心以前的那一点点淡淡的不安和紧张都没了,变得很淡然洒脱了。

而他这样的一种态度,却也让方家的一众亲戚对他观感不错,尤其是方家同辈的兄弟姐妹,通过这次机会认识了很多。

这样的认识,也颠覆了他对高干自己的固有看法。

方家的子弟基本都受过良好的教育,在国外留学,有突出成绩的不在少数。

这些人大都是彬彬有礼的,态度很和蔼,并没有很多纨绔那般眼高于顶,或者是不阴不阳,不把人瞧在眼里的事儿。

这让陈京明白,像方家这样的家族,老将军自己就是个朴素的人,他教育出来的子孙,又有多少真是飞扬跋扈的存在?

要说有,方家可能就是方婉琦和方连杰两人性格比较凸显罢了。

这也是一个家族的底蕴,有这样底蕴的家族,和陈京在楚城遇到的那些纨绔家族是天壤之别的,完全是云泥之差。

方连杰从中原回京城在除夕前夜,而就在那一夜,方路坚一家终于聚齐,在四合院里面吃了一顿年前的小团圆饭。

在饭桌上,方路坚叮嘱了几件事情。

第一件事情是陈京和方婉琦拜访了在京的所有亲戚,但是三叔方路平还没回京,另外还有几个兄弟姊妹也要在春节的时候才会回来,陈京和方婉琦到时候还要抽空拜访。

另外一件事是重大的事情,那就是明天晚上在八一别墅小红楼,方家一大家人聚在一起吃饭,算是整家的大团圆。

方路坚说到这件事的时候,神情很严肃,陈京事先听方婉琦说过,一年大团圆的时候,方家所有的子弟对一年的工作和生活都有一个总结,而这个总结,是非常重要的,基本决定家人和长辈对其的看法。

像方家这样的家族,对待后辈肯定是不可能全都一碗水端平的,其资源只可能倾向最有前途,最有前景的子弟,也许这就是生在这样家族的压力和无奈。

方连杰现在在中原军区,连续几年表现都相当的优秀,据说很有可能在明年或者后年,他肩膀上的豆子就会涨一颗。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方连杰将成为全军最年轻的上校之一,将来还有可能成为全军最年轻的师级干部,他在军队中的前景会无可限量。

无疑,现在方连杰是方家新一代的翘楚,也是方家重点培养的年轻人。

一顿饭吃饭,在客厅闲聊。

徐莲终于把话题扯到了另外一个关键问题上,她冲方婉琦道:“琦琦,春节期间你还有个重要任务,那就是帮你弟弟把个人问题也定一定。这小子,这几年在工作上是懂事了,可是在解决个人问题上老是不给力,实在是让人又恼又恨啊。”

方婉琦格格笑道:“这没问题,明天我就约萧彤,萧家的丫头了不得啊,萧彤更是才华和样貌俱佳,配连杰是绰绰有余……”

方连杰苦着脸,道:“姐,妈,能不能不这么急啊,我过年的时间会紧的,待不了几天就要回去,我还指着陈京很久没进京,我带他多逛逛呢!”

陈京摆手道:“别,连杰,你可别拿我当挡箭牌,我来京城还用得着你带我逛?我自己逛不了吗?你的个人问题才是最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