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611章 西北骄子。

第一千三百一十七章何去何从(终章)

楚江虽然已经算是南方了,但是隆冬来临,一场雪过后,依旧是寒风冷冽,外面的世界银装素裹。

楚江不像北方的城市使用暖气。

真的冷起来了,普通人家就烧个炉子,而在单位,就使用空调。

楚江省委常委楼,外面院子里面的松树和柏树上积雪覆盖了大部分树冠,大院里面,扫雪工人扫出了院子的空间,两堆积雪堆得像小山一样高。

“唰!”一声,沙明德将窗帘拉上,眼睛从窗外收回来。

他扭头,房间的正中央,伍大鸣静静的站在那里。

“要走了,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就是这个规律,只是在楚江有很多的工作还没有做完,实在是有些遗憾啊!”沙明德搓了搓手道,脸上的神情颇为动容。

伍大鸣道:“书记,您走了,我们还在呢!我们一定会继续贯彻您的精神,把楚江建设得越来越好!”

沙明德哈哈一笑,神色颇为欣慰。

他沉吟了片刻,道:“大鸣啊,鸣风在衡州的压力很大,我听说最近几天还病倒了,在医院搞急救,这样的身子骨儿可不像他哦!”

伍大鸣道:“书记您安心吧,换个地方蹲厕所,味儿都不一样,鸣风初到衡州,感到工作有些阻力,有些困难,这是情理之中的!”

沙明德愣了愣,再次笑了起来,道:

“都说你伍大鸣是个乐观人。我看这话果然不虚啊,乐观好,永远看到的是美好的未来,这一点是你的优长!”

“咚,咚!”

听到敲门声,沙明德笑容一敛,道:“进来吧!”

推门进来的是秘书长唐剑平,唐剑平一眼看见伍大鸣。笑道:“哎呀,大鸣来了,今年一年你的工作可是大放异彩啊,德高的发展也让人很振奋!”

伍大鸣谦虚的道:“秘书长过奖了,这都是在省委的领导下取得的成绩。”

唐剑平笑了笑,不再和伍大鸣寒暄,而是转头看向沙明德道:“书记。欢送宴会的具体安排都妥当了,省长让我来把一些关键的地方向您做个汇报。”

沙明德摆手道:“不用汇报了。我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简单一些,越简单越好!告别不在意形势,同志们之间工作了这么久,有了很深的感情。但是我们的工作需要我们不断的变换角色。

变换角色就要挪屁股,这都是很正常的。”

沙明德走到办公桌前,拿着一份文件过来递给唐剑平,道:“剑平。这应该算是我在楚江批的最后一份文件了,你拿去办吧!”

唐剑平从沙明德手上接过文件。一看文件的标题是楚江省中青年干部培训(香港)名单,这是组织部直接交给书记批示的。

沙明德来楚江以后。他一直很重视干部培训教育工作,尤其是中青年干部的教育工作。

在他的推动下,全省党校教育开展掀起了一个**,而且还首次尝试了派一批优秀中青年干部出国深造,这在全国都是鲜有的例子。

沙明德在楚江签署的最后一个文件,又是关于干部外出培训的名单,也许这也是冥冥之中有天意。

唐剑平翻开文件,就那样随意的扫了一遍,一个熟悉的名字映入了他的眼帘。

陈京?

他迅速把这个名字和陈京的样貌联系在了一起,他很快郑重的点头道:“书记,放心吧,我马上去办理!”

唐剑平拿着文件慢慢退出了办公室,唐剑平拍了拍手,道:“好了,楚江的工作到此为止了!明天清早就去苏北,那里还有一大摊子事儿等着我呢!”

……

陈京在京城谨守一个原则,那就是多观察,少说话。

方家属于西北一系,而西北一系却远远不止方家,在这春节前后,方家和西北一系的很多人都往京城集中,而在这其中,陈京因为频繁参加方家的各种公共活动,他渐渐对方家和西北系有了一个轮廓的了解。

而随着了解的深入,他渐渐也发现了方家这样的家族,那种外人不易察觉到的,无形的等级。

就像过年为例,一大家吃团年饭,在老头子身边的除了几个儿子外,就只能是方家年轻一代最优秀的后辈。

目前来说,方长征的儿子,也是方家三代的大哥方连俊是电力部副部长,副部级干部,应该是方家三代地位最高的存在了,他是有资格和方老爷子同桌的。

其他的三代子弟,基本是没有和老爷子接近或者是说话的机会。

尽管,大家都说老爷子宠方婉琦,宠方连杰,但是在方家大团圆的这个场合,所有人聚集一堂的时候,她们两人目前还露不出锋芒来。

从年龄来说,方家三代的大哥方连俊已经四十多岁好远了,和方连杰以及方婉琦之间的年龄差距有些大,而就在陈京纳闷,为什么方家年轻的一代,并没有出色耀眼的人才的时候。

在正月初一的那天,这一天方家更热闹,人比除夕多了一倍,而就在这个日子,陈京终于认识到了西北系现在年轻一代最出色的人。

这两个人一个姓唐,叫唐贽。唐贽和方家的关系有些复杂,他的母亲应该是方婉琦的亲姑姑,只是很早的时候,她的这个姑姑就送人了,送给了方老将军的一个没有后代的老战友。

而唐贽和方婉琦是表兄妹的关系,而在西北系内部,唐贽现在是当仁不让的年轻一代的领军人物。

他今年三十五岁,任辽东省辽河市市委书记,正厅级地方一把手,在这样的年龄,能够有现在的作为,其前途是无可限量的。

除了唐贽以外,另外一个人叫古林风,古林风是西北系目前的领军人物之一古明凡的亲侄子,今年三十四岁,现任苏北省淮阳市市长,也是正厅地方政府一把手。

这两个人都没在西北几个省任职,但是这两个人在非西北的省份中,都混出了大名堂,完全可以说是独挡一面,光彩熠熠,是地地道道的政治明星。

就像唐贽,陈京就听过其名字,中央党校县处青干班最年轻的学员,辽东最年轻的市长,辽东风云人物。

只是陈京并不知道唐贽是西北系的人。

陈京明显能够感受到这两人的光华。

两人到的时候,首先就是一阵**,然后方家的年青一代,都纷纷围拢过去跟他们打招呼。

陈京也被方婉琦挽着胳膊拉过去,被这么多人围着,两人表现得很从容、淡定,他一个个的和人握手,然后报以温和的笑,说着吉祥的话,一切都是那样的自然。

这也许应该算得上是风范。

领导嘛!总会迎来送往,有各种各样的接待任务,而遭众星捧月的时候也多,应付这样的场合,他们很得心应手。

虽然大家族有大家族的气度和不凡。

但在陈京这种从底层崛起的草根看起来,大家族内部也不免俗,趋炎附势,等级森严,名利之心,甚至陈京能够清晰的感受到身边的这些兄弟姐妹,他们的名利之心甚至要超过很多的普通人。

只是,他们在面对名利的时候,表现比普通人要从容一些罢了。

陈京每一次认识一个方家的子弟,总是被人追问现在的工作情况,方婉琦边说陈京是组织部处长。

陈京很年轻,这么年轻能够干处长,应该算是了不起了。

但是经常是什么地方?在京城集团一个砖头扔出去,砸到的年轻人中十个有八个都处长,还有两个可能是副司长,所以陈京的这个处长并没有任何光华,这一点陈京能够从对方的虚伪客套中感觉出来。

而唐贽和古林风这样地级市党政一把手和陈京自然是天壤之别,地方独挡一面的官员,和机关本来就有区别的。

当然,主要的还是陈京并不是在方家这个环境中成长的,陈京在楚江怎么样,大家都不了解,所以,陈京才得以冷眼旁观他以前从来没有见识过的家族和派系。

陈京和唐贽握手的时候,唐贽拍了拍陈京的肩膀,道:“琦琦好眼光,小陈很不错!”

“谢谢唐哥!”陈京客气的道,他能够感受到唐贽的矜持和骄傲,但是陈京还是很顺水推舟的配合了他。

至于和古林风握手的时候,古林风另一只手也搭上来,很热情的道:“陈京,我早就想认识你了。我就想知道是什么人这么厉害,赢就是把琦琦给拐走了!”

陈京尴尬的笑了笑,古林风又道:“好好对待琦琦,这丫头不错,就是性子泼辣了一点。”

一旁的方婉琦道:“古哥,哪有你这样夸人的?还不如不夸呢!”

古林风拍了拍陈京的手,道:“性子来了,安抚的任务交给你了!”

陈京能够感觉得出来,古林风对自己的态度要亲近一些,这肯定是跟方婉琦有关系的。

当然,这种所谓的亲近,还是客套的成分多一些,不知为什么,陈京忽然觉得方家好像也不过如此。

想想也是,都在三界五行中,谁比谁又高?谁又是真正全是善男信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