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612章 方路平的策划!

第六百一十二章 方路平的策划!

小锄头狠劲的砸在土盆儿中,冬季的硬土发出“锵,锵”的声音,很清脆,也很刺耳。

今天是立春。

一年之计在于春,在立春这天,方老将军都会亲手干点活儿,尽管他现在年老体迈了,但是这个习惯他已经保持了很多年了。

立在他身后的,手上拎着洒水壶的是他的第三个儿子,也是目前方家最有作为的存在,方路平。

此时小红楼已经安静下来了。

除了除夕和春节这里热闹外,热闹过后,便是安静,以后任何方家的子弟即使是将军最亲近的人要想进这幢小红楼,都变得很麻烦,很不容易了。

即使是方路平要过来,都需要提前打招呼,得老头子点头,他才可以进这幢小楼的大门。

只有一个人例外。

这个人就是方家老二方路坚。

并不是因为方路坚在方家二代子弟中有什么了不起,只是因为方路坚和老头子有个共同爱好,两个人都喜欢花花草草。

老将军老了,自告老闲居在家以后,他就不喜欢谈世俗,不喜欢谈工作,更讨厌没事不登门,有事就来求的情况。

所以,方老将军这扇大门一直都只对方路坚完全敞开,其他的人过来都是有阻碍的。

方路平今天过来了,他帮老人侍弄这些花花草草,两人一直都在有默契的劳作。

方老将军抡着小锄头给盆儿松土,“锵锵!”的声音很有节奏。

方路平就站在老人旁边,静静的看着父亲,一语不发。

他现在是一方诸侯,个人时间太紧、工作太忙,即使是春节,他回来一趟也是相当的匆匆。

春节期间,他作为一省书记,天天需要下去慰问。要参加团拜会,要部署新一年的工作,要接待下属的拜访,还有。他还要考虑方家乃至西北一系的未来……

不夸张的说,方路平是整个西北系最大的希望,也是最耀眼的明星。

西北系这么多年没有人能进入党的最高领导层了,方路平现在是西北系最大的希望,他现在在辽东,那个地方是希望的沃土,是最有发展前景的省份。只要方路平把握在辽东的履新机会,凭他目前的年龄,他是绝对有希望冲击进入党的最高领导层的。

但是在此之前,方路平需要渐渐的开始从西北系前一辈手中把西北的这副担子接过来,这个担子不轻,对他来说,是个很大的挑战。

西北这个摊子有多大?这里面牵扯到的关系有多复杂?

只有涉足其中的人,才能真正的体会到理顺这些关系的不容易。

就在方路平回京之前。中央调整了楚江省的班子,楚江省委书记沙明德去了苏北。

这个调整在共和国高层政坛就引起了不小的震动。

苏北这是共和国传统的大省,又是华东系的根基之地。本来这个省一把手的位置,按照常理应该是从中央空降,或者是从华东系精英中挑选提拔,但是最终中央任命了中原的沙明德履新华东,这实在是让人大跌眼镜。

在华东和楚江,这两个地方西北系的力量都是比较薄弱的。

尤其是在苏北,目前在苏北,西北副部以上的官员竟然是空缺的,最耀眼的就是古林风任淮阳市市长。

单枪匹马一个人在苏北打拼,古林风还不能让人完全放心。目前来说,西北系的两大顶梁柱古明凡和文卓南还在位子上,下面人多多少少会有些顾忌。

但是,如果方路平要接过西北系的担子,形势是不是会发生微妙的变化?

对这一点方路平心里没底,在这样的关键时候。他也只能找老头子取经。

毕竟,西北系目前内部也存在竞争,方路平虽然有一点优势,但是其他几人也是执一方牛儿的人物,要让所有人都能够对方路平归心,在完成新老交替之前,他需要有所表现了。

也许从楚江着手,或者是从苏北着手,是个很好的选择。

楚江现在西北系的头面人物徐自青去年就主动来拜访过方路平,那次接触双方沟通很顺畅,方路平对徐自青印象很深。

而苏北这一块,这是一块荒原区,而西北一系未来的希望古林风又在这个地方,如果能够在苏北有点作为,这不仅有利于方路平在西北系中渗透自己的影响力,而且也可以让西北老一代的头面人物,可以安心的交权,毕竟,古林风的背后是古明凡,争取古明凡的支持,对方路平来说是相当重要的。

“父亲,您的孙女婿看过了吧?还满意?”方路平忽然开头道。

方老将军依旧按照固定的节奏在撅着土,仿佛没有听到方路平的话。

过了很久,他扭头看向方路平道:“怎么?你盯上他了?”

方路平一愣,神色有些尴尬,在老将军面前他很紧张。

紧张的缘由是因为老人虽然年纪大了,但是其戎马一生,同时又坎坷一生,早就什么都瞧得透透的了。

方路平无论怎么掩饰,他内心的想法都瞒不过老头子,而老头子也因此会毫不客气的对其冷嘲热讽一番,这是他面临的最大压力。

陈京方路平是专门下大力气了解过的。

这个年轻人在楚江了不得,非常受沙明德的器重,作为一个处级干部,他能够和省委书记搭上关系,这显得有些不可思议。

而正因为这个原因,陈京在楚江可以说是非常的引人注目。

为了陈京,徐自青不止一次的给方路平打电话,在电话中,徐自青毫不掩饰他对陈京的欣赏,其意思很明白,他希望陈京能够为他所用,而在这一点上,方家需要发挥作用。

本来,方路平对这事不怎么上心。

他堂堂的省委书记,西北系的头面人物,哪里有多少工夫去关心一个小处级干部的使用问题?

再说了,西北系需要壮大,西北系需要有作为,他有太多的工作要做了,他对陈京的关注,更多的是因为方婉琦。

作为方家的女儿,方婉琦可以有更好的选择,可以为家族承担更多的责任。

可是偏偏方婉琦不这样,他选中了陈京,也从来没想过为家族承担什么,这是方路平作为家长很恼火的事儿。

然而,这个世界永远都是不断变化的。

当这一次楚江省领导调整之后,他忽然之间对陈京感兴趣了。

把陈京的问题解决,徐自青肯定他更能掌控,而且徐自青在楚江已经颇有根基,这一次趁新班子刚上任之机,徐自青在楚江完全可以更有作为。

另外,沙明德走了,在楚江来说,他留下的痕迹肯定会渐渐的淡去。

而他的影响力也肯定会弱化,在这样的时候,是不是意味着徐自青可以插入这个空隙中?

能够和沙明德形成某种程度上的默契,不仅有利于现在的楚江,更有利于现在的苏北。

沙明德到苏北刚去两眼一抹黑,西北系在苏北的力量虽然很不堪,但是聊胜于无,至少沙明德在苏北可以有人可用,而这西北一系来说,是不是也是机会?

正是基于这些种种考量,方路平的心思活分了起来,他过来想找老头子指点指点,想看看老头子对陈京的看法。

方老将军一直在刨地,神情很专注。

不知过了多久,方老道:“小陈这孩子的事儿,就不用你去多操心了!这孩子从面相来说,主贵。从命相来说,主离,他自己能够管好自己,不用你多操心!”

方路平愕然无语。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老头子忽然就喜欢研究命相、风水这些乱七八糟的玄乎玩意儿了。

而一说到这一块,方路平常常就是哑口无言,无言以对。

他自嘲的笑了笑,心想也许自己真不该来,婉琦的事儿自己以前管不了,也许将来也是管不了的。

可是不管怎样,陈京终究是方家的女婿,难道方家来帮衬他,还妨碍了他不成?或者干脆说,莫非方家的门户太小,还容不下这小年轻?

方路平觉得有些荒谬,但是在老爷子面前,他却不敢流露出丝毫的异常之色,依旧是毕恭毕敬的。

“小陈这孩子沉稳、沉着、有心机城府,琦琦的眼睛很厉害啊!”老将军忽然开口道。

他双眼一翻,盯着方路平道:“我看这孩子比小唐和小古有出息,以后啊,你这个做叔叔的,尽量要对他好一些。叔伯兄弟姊妹,首先要看到的是亲情,是血肉之情。

有时候啊,很多事情被你们扭曲了,利益放在了最前面,人生最重要的亲情、友情乃至是爱情都靠边站了。

人生一世,如果都是你们这样,这个世界是不是很可怕?”

老人顿了顿,将手上的小锄头一丢,拍拍手道:“好了,今天就这样了!本来好兴致,被你弄得没心情了。你永远要记住,要时时刻刻保持本心,要有诚恳之心,仁慈之心。

在考虑问题的时候,尤其是对孩子们的时候,要少一些利益的考量,多一些亲情的考量,这对你和大家都才是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