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613章 被流放了?

第六百一十三章 被流放了?

不到京城,不知道自己官小。

陈京对这一点感触很深,这几天,陈京跟着方婉琦、方连杰,还有其他的兄弟姐妹,认识了不少人,而出入方家的人,就是再年轻,也基本都是处长。

甚至方连杰的女朋友,萧家的萧彤,小丫头片子一个,都是新成立的互联网新闻办下面的一个处长,这让陈京感到颇为汗颜。

也许是因为在京城这些天的见识,也许是因为陈京远离了楚江,丢掉了工作,有了一个完全放松的机会,最近他反思得很多,对自己这几年的工作和过往,他都在回过头来仔细的思考。

从澧河到德高,然后到楚城,实现完全的三级跳,这就像是做梦一样,很不可思议。

曾经一度,陈京晚上睡不着觉,因为他整个人都处在感恩和激动之中,因为他自己清楚,自己这一路走过来有多么的不容易,又有多么的幸运。

但是,当**过了,就如同一个刚刚爆发的暴发户适应了有钱人的生活方式后,陈京觉得自己竟然有些迷失。

也许他自己并没有意识到有迷失,但是他的工作和生活,都因为身份的变化改变太多的。

他的个人生活甚至被工作压缩到了没有空间,基本整天都被工作占满,他脑子里面想的事情都是工作、工作、再工作。

把工作做好,努力的追求进步,这也许就是年轻人奋斗的简单逻辑。

但是当有一天,真正的静一静,然后再出去走一走,多见识见识过后,有些问题却又是变得那么的难解。

什么是进步?不断往上走,不断被提拔就是进步?

还有,工作怎么才算做好?是战战兢兢,小心翼翼就能做好的吗?

陈京脑子里想到了很多人。想到了马步平,想到了伍大鸣,在任何时候,陈京想到这些人的时候。他心中有的唯有尊敬。这种尊敬有一半是因为他们曾经做过陈京的领路人,但有很大一部分是陈京内心对他们高山仰止。

陈京发现自己怎么努力,都似乎无法超越马步平和伍大鸣,不仅是具体的事情的处理方面,他觉得自己比不了他们。

更是因为陈京觉得自己心胸、气度以及个人的修养和底蕴似乎差了。

这种感觉说不清道不明,以前陈京隐隐也有这样的感觉,但是现在这种感觉自己更清晰。

直到这一次来京城。见的人多了,远离了楚江之后,身边的光环淡了,真正让自己变得内敛沉默过后,他逐渐很清晰的察觉到,自己身上一直都没有

像马步平和伍大鸣身上的那种从容。

自己好像整天忙得不可开交,一旦忙起来,好像工作就变成了一切。自己的家人、朋友、恋人,自己都忽略了。

有很多工作,自己完全就是小马拉大车。或者有时候不是小马拉大车,但是自己在面对很多工作的时候,太过于在意,用佛家的说话,是太着相了。

就像是一个没见过世面的乡下姑娘,突然进入了华丽的皇宫干活,生怕自己干不好会出大事,会被人笑话,所以整天都战战兢兢,搞得自己紧张兮兮。

一个小处长而已。算什么?

很多市委书记、省委书记,还有国家领导人,他们要面临多复杂的问题?他们需要面临多大的压力,他们肩上的胆子多沉重?

可是他们依旧能够很妥善的处理好自己的家庭和工作,能够把个人理想和人生追求和工作统一起来,是那么的从容自若……

不知为什么。陈京想通了这些东西,忽然觉得自己的心胸开阔了……

而就在他心境发生微妙变化的时候,他接到了部里闫刚打过来的电话。

部里已经决定了派遣一批优秀中青年赴港学习,学制一年,陈京已经被确定要去安排学习。

闫刚的语气明显有些惋惜,在他看来,在这个时候陈京离开,应该是不得已而为之。

部里变天了。

陈京的顶头上司没能接替米部长留下的位置,边琦在和李逸风的竞争之中最终落到了下风。

而一直以来,李逸风和陈京的关系不好,这在部里是半公开的秘密。

在几件事情上,陈京都和李逸风顶牛,让李逸风大扫了面子。

现在李逸风刚刚上任部长,立刻就把陈京列为了外出培训的人选,然后强大的干监处被一拆为二,面目全非了。

闫刚道:“陈处长,能够去香港接受培训,这是最好的机会,在这个时候去可能也是最好的机会,毕竟你才二十多岁啊,我在你这个年龄的时候,还是个教书匠呢!”

陈京道:“闫处长,谢谢你了!你在这个时候通知我,是希望我能够有所准备吧?”

闫刚笑道:“老弟,你我是兄弟!我拿到这个名单第一时间就告诉你了,虽然不是正式的通知,但是也差不多了!”

和闫刚通完电话,不知为什么,陈京心中忽然泛起了阴霾。

他觉得自己来京城一趟,就好像自己已经被楚江抛弃了似的。

这前前后后,也就是上十天的功夫,变化太大了……

他一个人坐在椅子上,习惯性的去摸口袋,费了很大的精神才摸出一支烟来点上。

一支烟抽完,他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忽然想静静的休息一下。

……

很惊讶接到王凤飞的电话,这天正月初四,王凤飞在京城。

电话接通,王凤飞笑道:“陈京啊,来京城收获很大吧,我们京城方老将军的最得宠的孙女儿就被你这样给抢走了,说句实在话,京城不知有多少的公子哥儿当你为公敌呢!”

陈京讪讪的笑笑道:“行了,老王,我是乡巴佬进城,现在是云里雾里,整天不自在呢!”

“是吗?那就出来坐坐!今天来京城一休会所,你带着小方过来,我们坐坐喝喝茶。”王凤飞朗声道。

陈京有心拒绝,但是思忖再三,推辞的话他也说不出口。

他抬手看看表,王凤飞在电话那头笑道:“怎么了?在京城出行的事儿自己做不了主了?”

陈京皱眉道:“你呀,这种激将法对我有用吗?行吧,我们聊聊吧!我听你这声音,是有喜事吧?”

王凤飞笑道:“能有什么喜事?你我兄弟一场,你总得认识认识嫂子吧,京城是我主场,你来了我能不表现表现?”

王凤飞心气高陈京早就见识过。

说起来当时陈京初次接触王凤飞的时候,他还只是澧河的一个小角色。

但那个时候,王凤飞就对他刮目相看,两人也算是相交在未发迹之时。

而这一点,也是陈京很珍惜的地方,同时也是陈京对王凤飞欣赏的地方。

王凤飞有心胸,有气度,有背景,算个人物。

至于王凤飞的背景,陈京也去了解过,王凤飞算是京城萧家那一派的干部,应该是萧元帅的外甥辈,是典型根红苗正的红三代。

而据陈京的了解,在楚江省,最近几年,路仲强一直在靠拢萧家,现在路仲强从省长晋升为省委书记,对王凤飞来说,这应该算是一件幸事儿。

至于王凤飞目前在庸州的发展,他基本已经站稳的脚跟。

而且当初省委派他到庸州去当市委副书记,就是瞄着党政一把手的位子去的。

只要他能够在庸州站稳脚跟,庸州的党委或者政府工作能够平稳过渡,庸州班子立刻就会有新的调整。

计小平要到站了,他的到站就是王凤飞正式扶正的时候,这只是时间的问题。

方婉琦一听陈京要出去,有些惊讶。

她冰雪聪明,这几天她就感觉陈京的情绪有些低落,而从楚江传回来的消息,她一直都在暗中关注,知道了楚江政坛的巨变。

当然,她也旁敲侧击,弄清陈京要被外派学习一年的事情。

外派学习,这是党对年轻干部的培养,可以说是磨刀不误砍柴工。

但是,在这个问题上,常常会有一些其他的误会,陈京现在可以说是正在红得发紫的时候,把他派出去学习,这究竟是培养他,还是在打压他?

要知道,楚江省的外派培训,目前争议是很大的。

尤其是上一次被派到新加坡学些的那帮子干部回来表现并不突出,在楚江省内部,有人已经开始质疑这样的培训了。

而在党内来说,真正权威的培训还是在中央党校学习。

陈京未能赢得这样的机会,偏偏却被派到了香港,这种事儿落在任何人身上,恐怕都高兴不起来。

方婉琦就为陈京的事儿发过牢骚。

但她很聪明没有就这事对家里说什么,她的意识都很清晰,她和陈京的人生,要完全由两人自己来掌控,她不希望这样的事儿,牵扯到太多的利益的东西。

就这样,方婉琦取消了原本要去拜访几个同辈原定日程,立刻收拾,和陈京两人出门,直奔一休会所。

而几乎在此同时,方连杰给陈京打电话,说马上要回中原了,一群哥们儿大家聚一聚,一定要拉陈京过去玩玩,而地点赫然也在一休会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