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15章 志当存高远。

第一百一十五章 志当存高远。

书房很简陋,非常简陋。

一尊书桌,然后便是一张长条桌,书桌后面有一把椅子,然后便是书架。

书架上的书不多,几乎全是军事方面的书籍。

军事理论、军事历史、武器、装备等等各种书籍都有。

而这间书房印象最让人深刻的是地图。

墙上桌上全是地图,尤其是长条桌上的那张很大的共和国地图,更是很惹人眼。

房间简单,但整齐,几乎可以说是纤毫不染。

这就是古将军的书房?太简单,陈京觉得有些不真实。

在长条桌下面有凳子,古明凡过去将凳子拿出来让陈京坐下。

他自己则拿着一支长长的杆子很自然的指向中央楚江省的位置,道:“这么大一块地方,你到过哪些地方?”

陈京愣了愣,站起身来凑近地图,古明凡道:“看不清就用手指,陈京用手在地图上先指德高,然后一个个地方指。”

“就这么多?”古明凡皱眉道。

陈京有些不好意思的点点头,道:“真要说比较了解,可能还只有德高比较了解,其他的地方我都了解不够。”

陈京不常看地图,今天突然有一副地图放在面前,又有一个机会让他从地图上看看楚江,他却赫然发现,楚江省一共八十多个县,他到过的地方也还仅三分之一。

楚江省大部分地方他都没到过……

古明凡盯着陈京。呵呵一笑,道:“是不是看地图的感觉很不一样?有很多人都认为,只有军人才需要看地图,殊不知地图这东西啊,任何人都可以看,从地图中,看不到的不仅是山河,还有心胸、气度。”

陈京忙道:“古叔说得是。的的确确感受不一样。楚江很大,但在这张桌子上,也只能占很小的一块位置。”

古明凡笑了笑,他的眼睛一直都没有离开陈京,一直都在注意陈京。

陈京也感觉到了这一点,他竭力的表现得镇定,但是手心里面却不自觉的沁出汗来。

“放松。放松点,不用那么紧张!我今天有点时间。就想和你见见面。”古明凡道。他回头望向门口,颇为感慨的道:“琦琦是我看着长大的孩子,这丫头性子可不是很好。以后你要多担待一些,同时也要往好的方面多影响她。”

陈京愣了愣,肃然应允。

他这次进京见的人不少,几乎所有人都很好奇,因为他们都想见见方婉琦的男朋友是什么样子。

当初陈京和方婉琦走一起的时候。他就有这方面心理准备,他并不觉得那些人有什么问题。因为他和方婉琦比,身份上的差距是客观存在的。

就是现在来说。两人之间,陈京是个小处长,而方婉琦却是方家的小姐,而且个人的事业也是相当的出色。

两个人在一起,终究会引来很多人好奇的目光,这也无可厚非。

但是陈京能感觉出来,古明凡没有这种思想。

相反,古明凡对方婉琦更不看好一些,觉得她性格不好,他的这些话是出自真心的,也是发自肺腑的。

而这种感觉,也让陈京明白,古明凡和方婉琦之间感情很深,他很疼爱方婉琦。

因为只有对自己疼爱的人,才会永远的不放心,才会觉得其永远是个孩子。

“你很不错!我听过关于你的事情。”古明凡道,他盯着陈京又道:“但还可以更好!视野可以更宽阔一些,心胸可以更宽广一些。”

他手上拿着长长的杆子,杆子在桌面上的地图上滑动,道:

“你看看我们的祖国,大好河山,如此多娇。对年轻人,我永远只有一点要求,那就是志当存高远,要有那种登泰山小天下的意境。”

陈京心中凛然,不自觉的站起身来。

他顺着古明凡的长杆望去,从北到南,从呼伦贝尔大草原到广袤的中原,一直到富庶的岭南。

然后从西到东,从苍凉辽阔的戈壁滩,到巍巍青藏高原,然后顺长江黄河,直入蔚蓝的大海。

陈京忽然觉得,地图上的山山水水似乎一下鲜活了起来。

各种宏伟壮阔的景象在脑海里浮现,陈京觉得自己似乎就正站在泰山之巅俯瞰着苍茫大地,心中蓦然升起一股从未有过的豪迈之气。

“我听说楚江政坛的变化很大?”古明凡忽然道。

陈京点点头道:“是呀,沙书记离开了楚江,这对楚江来说是很大的损失!”

“对你呢?”

陈京愕然不语,他沉吟良久,如实答道:“对我也有一些影响,但影响不是很大。”

古明凡道:“为什么这么说?”

陈京笑道:“刚才古叔您不是说年轻人要志当存高远吗?站得高,自然望得远,站得高,自从容!”

陈京的语气很诚恳,过了一会儿,他又道:“古叔,曾经我,甚至就在几天之前,我都觉得自己有些迷失了。今天听您的教诲,我忽然觉得自己找到了方向,心中觉得踏实了不少。”

古明凡微微皱眉,饶有兴致的道:“是吗?我可没有说教的意思,只是我书房就这些东西,聊天自然就聊这些事情。”

他叹了一口气,道:“共和国的未来,终究是你们年轻人的。以后我们身上的担子,都需要你们年轻一代来扛,来承担,所以啊,我和年轻人说话,总会忍不住就说到责任和担子的事儿。

有些人怕我,害怕见我,就像你那小舅子连杰,就是最怕我的一个。”

他放下长杆,拍了拍手道:“其实我又有什么可怕的?”

他顿了顿,道:“年轻人就当无所畏惧,要敢于面对困难和挑战,要敢于去站到高处着眼全局想问题,不是有句话说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吗?

这句话还可以换一个说法,那就是不想当领导的干部不是好干部。你有才华,那就找到属于自己的平台,尽情的去挥洒你的才华吧!”

古家的饭菜很简单,没有大鱼大肉,就是简简单单的四菜一汤。

但是每个菜做得非常精致,用清一色的青花瓷盘装着,简直是美轮美奂,就像是艺术品一般,让人不忍去用筷子碰。

不得不说,今天来古明凡家,陈京最深的印象就是规整,一丝不苟。

就连一盘京酱肉丝,其肉丝的结构,都似乎有规律可以遵循。

这样的饭菜自然是吃不饱的,陈京远不像方婉琦那般丝毫不顾及形象的大快朵颐,他吃得很小心。

古明凡感受到了陈京的拘谨,他用手指了指方婉琦道:“琦琦比你从容,这是为什么?”

陈京神色颇为尴尬。

古明凡笑道:“说道理很简单,因为琦琦来这里吃饭的次数多,所以啊,一件事第一次做总是拘谨的,但是慢慢的就会从容。就像你啊,这么年轻就被提拔到处长的位置,你虽然做得够好了,但还是不够从容,也就是这个道理。”

陈京愕然点头,方婉琦强烈抗议道:

“好了,古叔,你们就不用说那些咱听不懂的话了,听你说道理,我总感觉身上的压力很大。”

古明凡摇头,有些无奈的道:“好了,不说了!吃饭吃饭,都吃饱。”

从八一别墅出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在夜幕下,这座城市更加的美丽,到处是霓虹闪烁,到处是美轮美奂。

打开车的天窗,深深的吸着京城夜晚微凉又有些干涩的空气,陈京心中这么多天的抑郁和烦恼渐渐的开始消散。

外出学习又怎么样?

在澧河陈京能够隐忍数年,从省城被贬到最基层,都让他挺过来了,更何况是一年的充电学习?

这几年自己冲得太快了,也是该找个时间歇一歇了,时间可以让人沉淀,让人成熟,甚至是让人更有信心、更从容的面对未来。

……

一休会所是京城一家比较知名的私人会所。

这家会所的主人不详,但是能进出这间会所的人,据说都是京城非富即贵的存在,没有身份,不是会员,是永远也跨不进这个大门的。

陈京能到这里来,自然是因为方婉琦的原因,方婉琦据说曾经是这里的常客。

会所的外面很内敛,装修格局厚重而不失大气。

不像其他的很多会所,外面停很多豪华、奢侈的富人座驾,这里外面是花园,花园很干净,停车场不在这里,进这个花园,都一律需要步行。

这样的感觉有些奇特,因为这一点,陈京对这个地方的兴趣大增。

上次和王凤飞失之交臂,今天陈京过来却不是见王凤飞的。

王凤飞现在工作繁忙,来去匆匆,年后才回京,在京城就待两天时间立马回楚江。

今天陈京来这里是受邀玩的,明天就是初七了,明天也就要返回楚江,然后开始新的一年。

如果不出意外,他整整一年都可能会在香港渡过。

人生得意须尽欢,该玩的时候就玩,该洒脱潇洒的时候,就应该要洒脱潇洒。

心中执念太甚,一心想着有进无退,不仅累,而且那也不是生活。

生活就是磕磕绊绊,事业就是曲曲折折,就是坎坷艰辛,一切就是那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