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616章 李逸风的烦恼。

第六百一十六章 李逸风的烦恼。

今天过年,陈京家比往年冷清了不少。

这个原因一来可以解释成是因为陈京去了京城的缘故,当然,最重要的原因恐怕不是如此。

陈京要离开了,被不冷不热的打发去香港学习一年,很多人恐怕从这中间嗅道了别样的味道。

对这些,陈京也并没有觉得有太多的失落,因为要知道下面很多市县往省城走动手上都是有名单的,哪些人需要走动,按照什么标准走动,这都是有章法的。

陈京在某个领导岗位上,可能就在某些人的视线之内,现在陈京一朝下来了,自然也就在某些人的视线之外了。

这和势利没有关系,下面的很多单位,他们也不容易,陈京自己是从基层走上来的,他充分理解下面人的难处。

实话讲,陈京这次到京城走一趟,收获很多。

就在昨天晚上,他还在京城最著名的私人会所一休会所里面,一起坐的都是年轻一代真正的精英人物。

像西北系最知名的唐贽,还有古林风。

另外还有萧家比较有名的年轻一代,萧宁。

在高档豪华的会所,喝着正宗波尔多珍藏的红酒,共和国最优秀的年青一代坐在一起谈天说地,谈的都是共和国的过往、现在和未来。

陈京更多只是默默的当听众,但是这样的听众内心的震动可能要甚于谈话人本身。

陈京原以为,自己就这样离开了省委组织部。离开了干监处,心中多多少少会有一些放不下,但是现在,陈京觉得自己从未有过的释然。心高了,眼界宽了,视野自然就变了。

本来很放不下,很在乎的事情,忽然之间就觉得也不过如此,没什么大不了的。

陈京能放下,不意味着干监处其他的同僚能够放下。

陈京在干监处树立了崇高的威信,干监处从一个二十人的小处室。成长为现在近六十人的组织部第一处,这几乎都是陈京的功劳,现在干监处要拆分,处领导要打散重新安排。这在干监处内部多少有一些牢骚。

尤其是陈京就这般走了,以一种病不是很体面的方式离开,这让干监处的很多人心生不满。

陈京是干监处的头儿,他这么不体面的走了,是不是意味着领导对干监处工作的否定?

而这一点正是很多人觉得接受不了的。

干监处的工作不是什么好干的活儿。尽是脏活累活,有时候还得罪人,干监处的工作之所以一直做得不错,这和陈京很善于做思想工作。搞动员是有直接关系的。

现在陈京的工作被否定了,大家从心里也不服气。

陈京回楚城的当天晚上。边硕林和赵安两人拎着大包东西到陈京拜年,边硕林就不用说了。愤青的风范依旧。

连带着赵安情绪都很低落,好像人生都没了目标一样。

边硕林对陈京道:“陈处长,我反正是想好了,组织部我是待不下去了。没见过这么黑的地方,我们干监处做牛做马,到头来领导一换,我们的工作全部被打叉。

尤其是处长您,竟然被安排赴港去学习,什么狗屁学习,我看就是流放!”

边硕林年纪轻,不成熟,这也可以理解。

可是边硕林说完后,赵安也表达这个观念。

陈京的神情渐渐的变得严肃,当即便板着脸狠批了赵安两人一通。

这并不是陈京矫情,而是陈京是过来人,知道年轻干部最大的忌讳就是受不得委屈。

人的成熟就是委屈给锻炼出来的,在体制内工作,有多少事情是绝对公平公正的?

不可能完全公平公正,就必然有人受委屈,如果每个受委屈的人都闹一闹,都尥蹶子,工作还要不要做?领导又会怎么看?

陈京对干监处的感情很深。

虽然干监处面临拆分,但是陈京依旧希望以前的那些骨干仍然能够充当中坚力量。

锻炼和打造一支队伍不容易,现在干监处的队伍是锻炼出来了,是能干事的了,如果领导使用得好,是能够派上大用场了。

从私心来说,陈京不希望离开这个队伍。

但是既然已经离开了,陈京内心深处是希望自己留下的东西,能够发挥最大的作用。

和边硕林他们相似的人有很多,陈京到楚城的消息似乎很引人注目,就一个晚上的时间,陈京接到了至少三十个电话。

这些电话都是以拜年为借口,其实说的都是陈京被外派学习的事儿。

牢骚者有之,宽解者有之,安慰者有之,鼓励者也有之。

似乎整个楚江,就没有人认为陈京这次被外派学习是一件积极的事情,对此陈京有些无奈。

其实仔细想想,自己这么年轻,有机会能够在香港学习,这是个难得的充电机会,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认为自己是被贬斥呢?

世上多俗人,这话看来还真有道理。

陈京自己也曾经这样想过,但是他慢慢的想通了,释然了,再回过头来看,头脑清醒了很多,他现在是真的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

……

闫刚拿着一厚沓材料直奔李逸风办公室。

今天是组织部节后上班的第二天,但是这两天之内,组织部内部相当的不安宁,搞得气氛很紧张。

李逸风新上任,尽管他做了四年的组织部副部长,尽管他一直掌控着组织部几个很关键重要的部门,但是,他现在接替部长的位子后,依旧有很多问题让他面临挑战。

其中,最让人恼火又无奈的,自然是接二连三的有人告状到省委,全是针对李逸风问题的。

有告他作风问题的,有告他工作问题的,你方唱罢我登场,反映问题的情况非常多,似乎民意都觉得组织任命李逸风担任组织部长就是一个天大的错误。

作为以前一直服务李逸风的闫刚,现在面临这样的局面,精神的弦绷得很紧。

按照年前部里的规划,年后组织部内部一些处室要做出调整,其中最大的调整是干监处要拆分,可现在这个工作,部里竟然不敢做,李逸风现在非常的犹豫。

“咚,咚!”闫刚轻敲李逸风办公室的门。

李逸风应了一声,闫刚推门进去,他抱着一大沓材料,只能用脚把门关上。

他一进门,愕然一愣,因为他赫然在李逸风的办公室见到了陈京。

“部……部长!”闫刚道,他又看向陈京,道:“陈处长!”

陈京含笑冲他点头,李逸风指了指办公桌道:“把东西放上面吧!”

闫刚把东西放好,正要告辞出去,李逸风指了指沙发道:“坐吧,你和陈处长算是老朋友了,陈处长马上就要赴港培训学习去了,部里安排一下,搞个欢送仪式,搞得隆重一点。”

陈京忙摆手道:“李部长,您这可是折煞我了。我虽然出去学习,但是还是挂着部里的,又不是真的和同志们离开,哪里需要搞什么欢送仪式?”

李逸风叹口气道:“陈京啊,说句内心话,刚才我们说到这个问题了,我就继续说点。我的内心深处,是希望你能够留在组织部,你的能力在部里来说是最出色,现在我们部里担子重,任务坚,需要你这样有能力的年轻人。

可惜啊,领导看重你,一定要将你派出去学习!”

他顿了顿,道:“让你出去学习,是省委沙书记签署的最后一份文件,你应该要感到荣幸。”

陈京微微的皱了皱眉,旋即释然了。

在这个问题上李逸风是没有必要撒谎的,沙明德签署了这个文件,事儿可能是真的。

陈京本来心中已经很坦然了,现在听李逸风这么一说,他就更加坦然。

但是他很奇怪,很想知道为什么李逸风会说这些话。

不过很快,他就从闫刚脸上找到了端倪。

李逸风现在还没能完全掌握部里的局面,应该在处理干监处的问题上,还心里没底。

“部长,按照省里的要求,后天我就将启程赴港了,今明两天,我想请假,有些领导,我做个告别嘛!”陈京认真的道。

他顿了顿,又道:“我还是坚持我的意见,欢送会的事儿坚决不要!”

李逸风盯着陈京,良久他点点头,笑了笑,道:“行吧,祝你学习优秀,学成归来后,领导一定会有重用!”

陈京走了。

李逸风一直看着他消失在门口,脸上的笑容渐渐的敛去。

陈京比他想的要坦然,似乎他一点也不在乎自己去学习这件事。

不知为什么,李逸风心里有些不舒服,说实在的,李逸风对组织部内部的一些问题并没有太多的担心。

但是他还是不愿意让所有人都认为是他容不下陈京,安排陈京出去学习的。

尽管,陈京在这个时候离开组织部恰合他意,但是有些事情不能表露出来,甚至不能够说出来。

“部长,情况还是有些不妙……”闫刚道。

他话说一半,被李逸风抬手制住,道:“明天我们部里开会,宣布干监处拆分的事儿!”

他语气很严厉,眼中的精芒闪烁。

他犹豫迟疑是假,他就是想看看有多少人在这个时候会跳出来,这应该算是另外一种形式的摸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