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618章 父亲的教诲!

第六百一十八章 父亲的教诲!

新的一年到来,变化很大。

陈京准备去香港学习,而方婉琦也因为公司发展的需要,准备全新投入到工作中去。

传媒公司要做大做强,楚江的池子小了一些。

而且现在方婉琦的公司融资颇多,发展迅速,马上又要有投资上马,公司可以说是一天一变,和以前的缓慢发展不可同日而语了。

因为陈京要赴港学习,方婉琦也干脆准备离开楚城,准备把公司总部迁至京城。

儿子要赴港学习,准儿媳妇又要去京城发展,钟秀娟两老这几天心情可以说是空落落透了。

连带着家里灵儿和早早都有些心不在焉。

尤其是灵儿,这几天老是显得心思重重,小丫头样子可怜得很。

舅舅要走了,她自己家里又买了新房子,爸妈要把她领回去住,她是一百个不愿意。

陈京看得心疼,这几天晚上都让小丫头跟着自己睡,晚上半夜三更,灵儿都做梦喊着舅舅。

不得不说,在舅舅家成长,陈京又疼她,舅舅外甥之间感情很深。

在心疼之余,陈京对灵儿道:“灵儿,等灵儿上一年级的时候,舅舅准回来陪你读书,到时候还到姥姥家住,好不好?”

灵儿眨着眼睛看着陈京,半晌道:“那我不上学前班了,直接读一年级。一年级的功课我都会呢!”

陈京愕然。有些无语,他沉吟半晌,道:

“灵儿真乖,灵儿会舅舅还不会啊,舅舅还要一年时间呢!”

灵儿有些迷惘的看着陈京,道:“这太简单了,灵儿可以教你啊,那点事儿根本不用去香港学。”

灵儿的爸妈过来接孩子。小丫头哭哭啼啼,陈婷月道:“这丫头跟舅舅亲,我要是也出门远行的话,可能她理都不会理我呢!”

因为陈京第二天就要远行,陈灿两口子也来送行了,一家子在一起热热闹闹的。

热闹过后,孩子们哭哭啼啼的离去。方婉琦又在京城忙着筹备公司地址的事儿,最后家里走得就剩父亲母亲和他三人了。

三个人在客厅。钟秀娟颇为动情。儿行千里母担忧,她就是忙活着收这收那,然后就是絮絮叨叨,说不完的唠叨。

不知为什么,忽然之间,陈京就感动了,然后眼泪就忍不住要流出来。

他走到阳台上点了一支烟使劲的吸着。眼睛看着熟悉似乎又有些渐行渐远的楚城。

从这个角度看客厅里的父亲和母亲。

父亲的头发不知不觉已经发白了,额头上和脸上的皱纹已经很深很深了。

而母亲以前一直挺直的腰杆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变得佝偻了。一双原本很秀气的双手,现在也变得干瘦如柴。

父母都老了。而且渐渐的更老。

父母在,不远行。

这是古人的孝道。

可以现在的社会,很多时候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陈京又哪能做到这一点?

而让陈京感触的不是这个,而是陈京忽然发现,自己这几年一直都在父母的身边,但是真正陪父母、关心父母的时间少之又少。

自己整天脑子里想的都是工作,都是那些纷繁芜杂的勾心斗角,官场上的尔虞我诈之事。

自己是不是有些舍本逐末,迷失自我了?

此时的陈京,心中只有惭愧,只有内疚。

不知过了多久,他才渐渐的平定心情,重新回到客厅,陈之栋站起身来冲陈京招手道:

“京子,过来一下,我们到书房坐坐!”

搬了新家,陈之栋终于有了书房,书房里的所有东西都是他亲自布置的。

做了一辈子文化人,教了一辈子的书,直到老的时候才有一间属于自己的书房,这不能不说让人有些惭愧。

书房的布置比较简陋,但是里面的书很多,都是陈之栋一辈子积攒下来的书。

以前房子条件差的时候,他就用老式的箱子装着,堆在床下面,家里所有的床下面都是他的书。

现在这些书终于可以放在书架上了。

虽然大多数都已经破旧不堪了,但是陈之栋用心的将他们整理得整整齐齐,看上去书房里面相当的整洁。

书房里唯有一样东西是陈京给陈之栋买的,那就是一套瓷质的茶具。

陈之栋也爱喝茶。

但是他喝茶没那么多讲究,就喜欢喝绿茶,茶叶浓浓的放,喝起来必须带有苦涩的味道,那样才感觉过瘾。

坐在书房里面,陈之栋不紧不慢的把水烧开,然后给陈京和自己一人冲了一杯茶。

“京子,喝喝,看看味道怎么样?”

陈京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道:“还不错!”

陈之栋笑了笑,道:“京子啊,你父亲你自己了解,一辈子就是一个教书匠,有一点点文化,但是人情世故并不怎么懂。你大学毕业,又在下面工作了好几年,接触的人多了,关系广了,视野开阔了,社会经验也丰富了。

说实在话,看到你这么有出息,我和你妈内心很高兴,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

陈京静静的喝着茶没有说话。

像今天这样的场景陈京有些似曾相识,上一次这样的场景,那应该是差不多十年前的事儿了。

那个时候陈京面临高考,陈之栋和陈京谈了一席话,那一番话让陈京受益匪浅。

那一天陈之栋讲的话很简单、朴实,他只是告诉陈京一个事实。

那就是马上陈京就十八岁了。

父亲和母亲含辛茹苦养他成人不容易,十八岁是成人的年龄,意味着以后陈京更多要依靠自己了。

父母在渐渐的老去,要长大成人以后一切要靠自己的陈京,必须要通过高考,然后才能给自己博得一个有希望的未来。

而现在,差不多十年之后,陈之栋再次找陈京谈话,又会说什么?

陈之栋喝了一口茶,晃动着茶杯道:“京子啊,你觉得这茶和平常比有什么不同?”

陈京喝了一口茶,缓缓的摇了摇头。

陈之栋道:“你有些迟钝了,你没感觉到这茶中有书的香味吗?”

陈京一愣,心中凛然。

陈之栋道:“喝茶都有书的香味,其实跟书在一起,就总有这样的味道。你现在有出息了,本事了,但我常常看你回来醉醺醺的,有时候家里来了客人,呼朋唤友,好不热闹。

可能这就是所谓的人情世故,这一块你擅长,我也很认同你。

但是作为我来说,我跟书打了一辈子交道,虽然没有多少学识,但是我快六十年的人生经历有个体会,那就是常常和书在一起,人的品味要高很多,甚至人面对生活的勇气和信心也要强很多。

生活有再多的苦难,但有书为伴,人自然就从容很多。”

陈京满脸通红,如遭当头棒喝,怔怔说不出话来。

陈京被人称为楚江才子,自诩文采风流,可是什么时候又悟得了这番道理?

再说读书,陈京从澧河开始就告诫自己要读书,可是随着工作越来越繁忙,随着位置越来越高,自己读书的习惯又坚持了多久?就以这三年来论,自己又读了什么书?

自己和方婉琦的新家,诺大的书房,花了几万块钱买书。

崭新崭新的书放在书架上,自己在那里住了几个月了,又什么时候抽出过一本书来看?

书的香味!

陈京慢慢的再喝一口茶,在嘴中细细的品味,实实在在,有一种油墨的清香,这不是书的香味吗?

这样的香味让人觉得宁静充实,让人觉得从容自在,让人觉得高雅舒服……

父亲的话说得对,陈京觉得自己真的迟钝了,曾今的自己哪里会是这么迟钝?

陈京忽然想到在几年前和胡悦喝酒。

胡悦摇头惋惜,说陈京一个大好的苗子就这样被废了。

当时陈京不以为然,还觉得胡悦太书呆子、太文人习气,当时胡悦就很恼火,质问陈京道:“三年之后你是什么样子你能想象吗?”

陈京掐指算来,这还不足三年,陈京觉得自己真的变化太多了,是不是这也是一种迷失?

“爸爸,您说得对!从今天起,我一定天天读书,以书为友!”陈京诚恳的道。

陈之栋含笑点点头,道:“上次我看你在笔记本上留了一句话,说搞关系就像打铁,铁越打越热,关系也要时常联系越亲。读书也是一样,如果你天天读书,关系就会越来越近,就会越来越亲,得到的好处就会越来越多。

我的体会,书中有一‘静’字,你要读到这个字就成功了一小半了!”

陈京低头不语,他静静的听着父亲的话,背上早已经被汗水湿透,心中却渐渐的开朗。

他心中暗暗下定决心,以后无论如何,不管什么原因,永远不能忘记读书,天天读书,陈京忽然发现,自己已经有太多需要读的书没来得及读了!

“叮,叮,叮!”腰上的手机忽然响起。

陈京拿起手机正欲挂断,陈之栋摆摆手道:“好了,我们就到此为止吧,出去陪你妈说会儿话,她年纪越大,越是多愁善感,心中舍不得你呢!”

陈京站起身来恭敬的出门。

手机响个不停,他将手机放在耳边接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