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623章 香港出事?

第六百二十三章 香港出事?

香港,祖国南方最繁华、最国际化之都。

白日的香港,这里就是一个钢筋水泥构筑的森林,来往的人行色匆匆,宽阔的马路上,满载了人的巴士开得飞快,“唰!”一声从眼前闪过,然后迅速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

连带着这里的电梯都是惊人的快,上上下下,快得让人来不及等待。

整个香港的节奏,就如同电影画面被使用快进一般,快得让人不适应,快得让人压抑。

也只有当晚上夜幕降临的时候,这座城市的魅力才渐渐的显露出来,流光溢彩的时代广场,来来往往的俊男美女惹人眼,尖沙咀星光大道,看着梦境般迷离的维多利亚湾,那一番灯火辉煌,让人沉醉,流连忘返。

陈京到香港已经三天了,三天的时间,陈京白天在港大学习,依旧是学习西方经济学。

一直以来,楚江省委和港大都有这种干部培训合作,只是以前这种合作更多的是短训的方式,而像今年这般,派年轻干部过来一学一年的情况是从未有过的。

陈京除了要用心学习,他还好用心去了解岭南省。

陈京在岭南省委参加了全省公选报名以后,根据公选的流程,先是要参加全省的考试和面试。

省里的面试和考试通过以后,筛选部分优秀的干部针对下面的各市平均分配,然后再到具体市一级面试和考试,其中还需要演讲、和当地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以及老干部座谈等安排。

最后,该市党委经过综合考虑后,最后才能决定他们需要的人选。

不夸张的说,岭南省的这次公选工作流程严谨繁琐,非常的严格。以十几比一的比例挑选干部。很多时候肯定就是要鸡蛋里挑骨头。

陈京报了这个名之后,心态就悄然的发生了变化。

理性告诉他,他必须还是要以在港学习为主。毕竟参加岭南的干部公选,几率太低,偶然性太大。实在是没有把握。

而在港大学习管理和经济,这里学术氛围浓厚,也可以说是处于世界理念和时尚的前沿。

在港这一年,陈京觉得自己应该要深深刻刻的理解到香港这座城市深层次的文化和理念的东西,从而真正的让自己的视野更开阔,理论功底和实际工作能力都上一大台阶。

“陈处长,陈处长?”

陈京微微蹙眉,他扭头过去,迎面过来的是韩鹏。是省委督查室外派学习的干部。

这一次外派学习班,组织部临时委派了班长,陈京本来是这一次带队的班长。

但由于他没有随大部队一起过来。所以班长被临时改成了这次学习班最年长的汪林志。但陈京因为是这一批学习班中影响最大的存在,所以。陈京来港后,大家对他都还是相当尊重的。

至于韩鹏,因为单建华和陈京的关系相当的好,所以韩鹏也总刻意的往陈京靠,对陈京很热情。

“老韩,怎么回事啊?我看你有些急躁啊!”陈京皱眉道。

韩鹏走到陈京面前,咽了一口唾沫,虚指了指外面道:“不……不好了,老汪他们被香港的警察给抓了,刚刚他打电话给我,好像情况很不好,应该是遇到麻烦了!”

“怎么回事?”陈京蹙眉道,“为什么会出这样的事儿?”

韩鹏怔怔不知道怎么开口才好。

这一次赴港学习班管理一直都比较松散,尤其是对学员出校的管理基本没有,当然陈京没有负责这一块工作,但是党内一直以来很强调这一块工作的,尤其是在外出的时候,更是重视的。

韩鹏结结巴巴,终于把事情说了一个大概。

原来今天汪林志等几个今天下课以后,相约外出逛逛,后来却去了夜总会。

在夜总会有个学员酒喝多了,和人发生了争执,警察就将他们带走了……

陈京抬手看看表,这都差不多晚上十点了,这个时候能够想到什么办法?

陈京铁青着脸,冲韩鹏道:“这个老汪是怎么搞的?他难道不知道这里是香港吗?出来的时候部里一直强调,我们出来代表的是共和国官员的形象,怎么能够搞出这样的事儿?”

韩鹏脸上讪讪,他也比较急。

他非常清楚,如果这个事不迅速处理好,一旦惹大了,那就是了不得的问题,到头来组织的处分肯定要下来。

韩鹏急急匆匆乘车奔旺角警署。

到了警署,他亮明了自己的身份,要求见汪林志等人,可是人家香港警察根本不鸟他。

香港是按基本法办事的地方,是真正的法治社会,韩鹏不懂得法律流程,就凭一本公务护照根本不起作用。

当然,韩鹏楚江省省委督查室干部的身份更是不管用。

可怜韩鹏在楚江习惯了一个电话、一句话就搞定问题,现在到了香港,装孙子别人还不待见,真是觉得窝囊郁闷到极点。

就在他束手无策,毫无办法的时候,警署来了一个高高大大,蓝眼睛高鼻梁的外国人,外国人自称查理,找到警署交涉,说自己是汪林志等几人的代理律师,然后变戏法似的汪林志等几人被他保释了。

这个查理很客气,会说一口流利的普通话,他和汪林志握手,道:“来自中国的朋友,在香港是禁止欺骗的,也是个绝对自由的地方,你们要特别注意这一点。”

汪林志是楚江市西城区的副区长,也算是一号人物,今天在香港出这样的糗事,他是尴尬到了极点。

说起来,这事也是有些冤枉。

他们在一家夜总会喝酒,却发现夜总会某层楼包房要求不准大陆游客消费。

他们当即就觉得受了歧视,其中一人懂英文,就佯称自己是港人,进到包房点吃喝东西以后,他们把夜总会负责人叫过来跟他们论理,说自己是大陆人,质问他们为什么会有这样歧视性的要求。

可是他们交涉没起到效果,人家直接报警。

警察来以后,他们一行有个学员是公安局出身,还挺身而出拿出公务护照和对方交涉,导致了推搡争执,最后事儿惹大了,直接被带到警署来了,而且警署还要求将他们遣返回大陆。

这一下将汪林志吓住了,只得跟韩鹏打电话。

“老韩,今天真谢谢你了,还是你办法多,还请来了老外律师。您放心,律师资费方面我们负责,我们……”

汪林志和韩鹏握手,韩鹏也是张二摸不到头脑,他连忙问查理原委。

查理笑了笑,道:“我是受陈京先生委托的,资费的问题你们放心,这是免费的!”

查理风度翩翩的离去,汪林志等一行人坐车回来,各自都有心思。

而在韩鹏眼中,陈京可真是了不得,果然是见过大世面的人,而且路子野。

自己屁颠屁颠的跑过来,最后是丢人现眼,人家懂得套路的,稍微活动活动,事情就迎刃而解了。

其实陈京也不懂得这些套路。

但是他和叶海缘来香港办过事儿,当初叶海缘把香港法律的很多东西跟陈京做过填鸭式强化。而律师这一块,叶海缘带陈京拜访了香港最著名的律师事务所之一恒心律师事务所。

事实上这家事务所的有个合伙人就和叶海缘是有关的。

而恰恰,这家律师事务所又给金璐的欧朗集团提供法律支持服务,所以,陈京一个电话打给金璐。

然后陈京自己再联系事务所,那边很快就表示迅速处理。

在香港是很讲究诚信的地方,同时这里也很追求个性。

由于市场细分,酒店和服务机构在服务方面也讲求个性。

比如有的酒店不接待日本人,还有酒店不接待香港本土人,还有不接待美国人,等等不一而足。

住酒店因为护照的关系,一般自然不会出差错。

但是吃饭还有其他的服务行业,基本都是靠自觉。

往往酒店或者是服务机构这样的要求并不涉及到歧视,而是有这一类客户对自己周围的环境有要求,他们就要满足这样的要求。

而一旦在这个过程中出现问题,像汪林志这样的情况,他们就会认为这些人是在捣乱,报警是很自然的情况。

而这些点点滴滴就体现了内地和香港之间的很多文化上的差异。

再说汪林志等人回到住处,一夜无话,第二天清早几乎是同时到陈京的住处道谢。

说起来,这次的事儿不大,但是这恰恰反映了他们不懂香港的社会和文化,不懂外面的世界,属于乡巴佬刚进城的类型,这让他们很尴尬。

另外,这帮子人个个都是干部,昨天颜面扫地没面子,如果不是陈京及时的帮他们把事情摆平,说不定这事还真解决不了,最后几人被遣返回去,那人就丢大了。

三人可都是副处级干部,都是一方有头有脸的人,平常在地方上哪个不是神气活现的?

组织专门派几人过香港学习,学习没几天就被遣返了,这简直就要成为楚江甚至是全国的大新闻。

出了这样的事儿丢人是肯定的,更重要的是出了这样的事儿,对他们仕途影响是致命的。

因为这么一件小事,而影响到了自己的未来,那真就是太得不偿失,哭笑不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