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627章 野性张狂!

第六百二十七章 野性张狂!

陈京并不知道自己无意之中惹了麻烦。

唐玉回去以后,脸色就不对,唐大记者在社里面可有名气了。

平常唐玉对下面要求严格,有时候在社里脾气就不太好。

尤其是对男同事方面,报社的男记者编辑,都自诩文化人,多多少少有点风流的影子,而像唐玉这般漂亮靓丽的女人,性格方面不傲气一点,不带点刺儿,那也没办法在这群人中打滚。

长此以往,一帮老是想一亲芳泽的男人经常热脸贴冷屁股,自然开始由爱生恨了,于是私下里,自然就会给她起各种外号。

每当唐玉脸色不好看,他们就会在内心暗暗嘀咕,她肯定是受了哪个男人的气了。

唐玉的确是生气了,今天采访她遇到了一个和他唱反调的,没想到电视台那帮浑人,竟然把这视频给播出去了。

这一播出去,来电话的就多了。

尤其是南港市的侯洪军,电话中竟然就很不客气,直接质问她为什么会故意播这样的采访,不是自毁长城吗?

唐玉是欲哭无泪,打电话到电视台那边,人家新闻已经播出去了,能怎么办?

她心中越想越憋闷,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就发呆发愣,不知过了多久,他拿起笔筒中的钢笔,“唰!”“唰!”就在稿纸上动起来。

这个陈京,含沙射影,装傻充愣,得让他涨涨记性。

……

陈京很意外的接到了方家的电话。而且是方路平从辽东打过来的电话。

陈京很吃惊,以至于有些无措,他怔怔的道:“三叔,我现在正在岭南,您打电话给我有什么吩咐?”

方路平在电话那头很平和的笑了笑,道:“吩咐不敢,我只是听说你这一次参加了岭南省的干部公选。感到很高兴,给你打了一个电话!”

他顿了顿,道:“岭南省政府乔正清秘书长是我的朋友。我跟他说了你的事儿,你们可以联系一下,想到岭南工作。先要了解岭南!乔秘书长是岭南通,对现在的你来说,他是能提供宝贵帮助的!”

“谢谢三叔,谢谢,谢谢!”陈京连声称谢,心中却有些犹豫。

省政府秘书长是正厅级干部,这样的级别比陈京高了整整两级,陈京如何去找人家?

而且,现在在公选的关键时候,在这个时候陈京的走动是不是会受到一些人的特别关注?

方路平是从岭南过辽东的。在岭南肯定会有一些资源,现在他能主动给自己电话,这说明自己来岭南的确是引起了相当的反响,要不然他作为一省书记,是不会知道这点鸡毛蒜皮的。

陈京抽完一支烟。他便打定主意,对乔秘书长,自己不主动找他,既然方路平跟他打了招呼,他也应该有所反应。

如果反应热烈,那便再做计较。

而就在他这样想的时候。宾馆的门被人敲响。

陈京过去开门,门口站着一个三十出头的年轻人,他皮肤微黑,个子有些矮,一看就是岭南本地人。

“您好,请问您是陈处长?”年轻人客气的道。

“你是……”

年轻人一笑,道:“我姓裴,叫裴晓,您叫我小裴就行了,我是受乔秘书长所托来拜访您的,秘书长让我来给您送一些资料……”

陈京愣了愣,忙道:“秘书长太客气了,我这没去拜访他,他竟然还惦记我了!”

他和裴晓握手,裴晓把手上的一大叠资料放在陈京的茶几上。

陈京亲自给他冲茶,然后道:“裴主任,您回去跟乔秘书长说,等这一次公选结束后,不管什么情况,我定然登门拜访!”

陈京眼睛没有去看那些材料,他心中清楚,乔正清派人过来,也是碍面子不过,自己在这个敏感的时候,不宜乱动。

这年头,猪往前面拱,鸡往后面刨,都各有各的招数,陈京现在能够搭上乔正清,其他的人肯定也能找到各种各样的关系。

但是这些关系有不有用,能不能够有积极影响,这很值得斟酌。

这一次公选聚焦得如此厉害,陈京可不想在公选期间生出事端来。

客客气气的送走裴晓,陈京拿过桌上的那些材料看,不出他的所料,材料大都是关于岭南的材料,也的确有用。

但是陈京在香港跟着老欧紧急的补了课,这些材料也变得无足轻重了。

再说,马上公选就要开始,现在临时抱佛脚也不起作用。

送走裴晓没多久,方连杰的电话来了。

他昨天就打电话说在岭南办事,看有没有时间找陈京坐坐,今天再来电话,那自然两人要见面。

粤州作为岭南的省会,也是共和国的南大门。

这里是著名的繁华之都,仅次于京城和黄海,是第三大城市。

方连杰问清陈京的住址,一会儿就驾车过来敲开了陈京的门。

他今天没穿军装,反而换了一身户外运动的装备,整个人看上去很精神、干练。

他进门扔了一个袋子给陈京,道:“换衣服,我带你去放松放松,大考大玩嘛!战前放松一下,有利于发挥。”

陈京拉开袋子,里面是一身的户外运动的行头,陈京待问明原委。

方连杰有些不耐烦的摆手道:“换,快换!今儿个时间不早了,明天我们可得回来呢!”

他摸了摸鼻子,道:“你不是现在忙活着学岭南风情吗,我们也去看看岭北的风情。”

方连杰这样说,陈京也不再罗嗦,三下五除二换下正装,穿上户外运动服,然后再打上背包,还真像那么回事。

跟在方连杰屁股后面到停车场,老远就看到一辆很拉风的悍马,像一尊推土机一般,鹤立鸡群。

周围虽然好车不少,但是这辆悍马的粗犷和霸气,还是吸引了周围很多人的目光。

走到近前,方连杰用脚狠劲的踩在车前面那霸气夸张的足有小臂粗保险杠上面,一脚下去,纹丝不动,他嘿嘿笑了笑,道:“陈京,这东西过瘾吧!还别说,美国佬搞的东西还真不错,民用的能搞成这样,的确是花了精力了!”

陈京也连连点头,心中感到巨大的震撼和冲击。

他平常开一辆破丰田都算不错了,哪里见过这宗霸气玩意儿,也只是在资料上和电视上看到过,但那种感觉和实物差太远了。

这辆车前脸除了保险杠的夸张外,在防护杠的两侧装了留个硕大的车灯,一眼望过去那种狂放和野蛮感毕露。

方连杰用手抚摸着车身,给陈京介绍道:“这大家伙是6.5升柴油引擎,带涡轮增压,引擎在车的中部,前后平衡。你看这排气管……”

陈京顺着他眼睛望过去,后面的四个排气管彪悍硕大,像是导弹发射器一般,那种力量感一下就凸现出来了。

“朋友借来的玩意儿,我靠,这帮犊子,真他妈的会享受!”方连杰又是一脚蹬在排气管上,军用皮靴撼动不了其分毫。

打开车门,车后面布局赫然和房车一样。

后面有沙发,有冰箱、微波炉,储物柜,装饰当真是极其豪华,在沙发上,陈京第一眼就看到了一把带着红彤彤的托,陪着黑漆漆富有强金属质感的家伙,旁边一个精致的长方形盒子,盒子里面装着拇指粗一枚枚的散弹。

枪?

陈京脸色变了变,当年大学陈京也做过枪迷,这枪是典型的崭新的雷鸣登猎枪,单管的,五连发的那种。

那黑洞洞的枪口,弥漫出的是森冷的杀气。

“进去吧!”方连杰嘿嘿笑道,有些小得意。

陈京在他看来一直都是遇事沉着,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的人,而今天陈京能变脸,这让他颇为高兴!

作为军人,枪这玩意太平常了,一把猎枪算个啥?也只有陈京这种文化人,看到枪才会觉得惊讶和震撼。

“陈京,那东西现在属于你了!我们去的目的地是岭北猎场,带你去见识见识俺们的枪法!”方连杰朗声道。

他坐上车,发动汽车扭头道:“你如果不满意,那箱子里还有家伙,你随便挑!”

陈京愣了愣,拉开储物箱。

好家伙,一支漆黑的九二式自动步枪,还有一支六五式冲锋枪,步枪和冲锋枪的弹夹都在旁边放着,里面压满了黄澄澄的子弹。

而最惹人眼的不是枪,而是一把通体漆黑,充满了极其野性和张力的东西,那股森冷森冷的杀气,让陈京这个文质彬彬的文化人只打冷颤。

这是……弩!

陈京下意识用手去摸,从箱子里面拿了出来。

方连杰从后视镜上看到了陈京手上的东西,他忙一脚刹车,头差点撞到方向盘。

“那东西动不得,那可不是闹着玩儿的,那家伙近距离来一下,三百斤的野猪可以射对穿!”方连杰回头道。

他嘿嘿一笑,道:“你别那样看着我,这东西不是我的,是一帮犊子自己玩儿的,不瞒你说,我也只能到南方来了,才能过过手瘾,平常那根本想都不用想!”

他顿了顿,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他道:“岭南复杂不是因为人多,而是因为这里是一块肥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