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629章 多事之秋!

第六百二十九章 多事之秋!

极度的视觉和感官的冲击,刺激得陈京肾上腺素急速分泌,他心怦怦的跳,脸色通红通红,脑子里嗡嗡的响,那些公选的事儿早让他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围猎其实很简单,步骤就是先选择一块区域,各个要塞都有人把守。

然后放狗,狗嗅觉灵敏,找到猎物便会吠叫撕咬,然后猎物受惊便会逃窜。

猎物一逃窜便会显露踪迹,有了踪迹枪就派上用场了。

毕竟是猎场,猎物不少。

只几个小时的功夫,几只纯种的猎犬便驱赶出了大批的猎物,主要是麂子、野猪,还有就是山羊,陈京和方连杰就在一个点上打了两只麂子还有一头野猪。

而四周也有零星的枪声,应该其他人也有斩获。

陈京第一次开枪,当一只黄色的麂子飞速从树丛中穿出,离陈京所在的距离最多二十米。

方连杰大叫一声:“放!”

陈京便扣动了猎枪的扳机,一声巨响,然后便是呛人的火药味,散弹打出去强大的后坐力顶得陈京的肩胛骨火辣辣的生疼。

而那只三十斤上下的麂子迎枪倒地,在地上扑通扑通的挣扎,一股血腥味儿就弥漫开来。

一条鲜活的生命就这样被了结了。

陈京心中有些负罪感,但更多的是杀戮带来的刺激和兴奋。

而最刺激还是他看别人猎到的一头野猪。

他和方连杰换了一个狙击点。还刚隐蔽好,就听到林子里“哗,哗!”的巨响。

林子里面茂密的树丛“唰!”分出一条缝隙来,然后便能看见一头硕大的野猪,发疯似的狂奔。

野猪已经受伤了,浑身浴血,眼睛散发出慑人的光芒,长长的牙齿**在外面。四蹄腾空,奔跑的速度非常的快捷。

看这架势,就是一头庞然大物像一座小推土机一般压过来,这样的家伙太骇人。

方连杰眼睛中散发出兴奋的光芒,陈京要将猎枪上膛,他一手按住,道:“不动!”

野猪发疯似的狂奔。目标竟然是一颗足有碗口粗的松树。

“轰!”一声响!然后便是咔嚓,树被应声撞断。

野猪的速度不减。继续往前冲。陈京“呀!”一声叫出声来。

因为他赫然发现,在松树上竟然藏了一个人。

一个藏青的影子随着树倒地,然后这家伙一个翻滚站起身来,而在这个当口,野猪离他的距离最多十米。

“开枪!”陈京喊了一声。

方连杰手上的步枪一动不动,这个时候陈京已经看清那人竟然是那个叫沈北望的青年。

他手上拿着一把漆黑的劲弩。

眼睛死死的盯着凶猛而来的野猪,一动不动。他给人的感觉非常的彪悍有力,似乎无所惧!

“咔嚓!”一声。

一支漆黑的弩箭倏然射出。“篷”。

一抹血花溅起,漆黑的箭射入了野猪的前腿。柱子一般粗的前腿被一箭射穿。

野猪发出一声惊天嘶吼,眼睛狠戾的光芒更甚,虽然他整个身躯失去了平衡往前栽过去,但他后腿猛然一蹬,猛虎扑食一般扑向沈北望。

这一扑的力量、速度都到了最快的境界,野猪的大嘴已经张开,眼睛中的凶光慑人心魄。

陈京脸都吓白了,双腿发软。

而就在这个时候,沈北望变戏法似的从腿上拔出一把修长的战刀。

他喝一声!

战刀画出一条银色的弧线,而他的人往侧面飞过去。

陈京没看清一人一猪身形交错,他只看清猪猛然撞过来,然后将沈北望掀翻在地,发出一声闷响,便是尘土纷飞,再也没动静了!

方连杰和陈京,还有周围从树丛中钻出来的人几乎同时奔向出事地点。

方连杰从腰上拔出了手枪,另外一只手拿着开山刀,慢慢的靠近!

陈京落在后面,他脚下发软走不动!

等陈京走到近前的时候,他才发现野猪的脖子上受到了致命的一击,一把像日本武士刀一样的战刀深深的嵌进了野猪的脖子中,野猪的头颅竟然都快被一刀斩断。

沈北望已经成为了一个血人,飞溅的猪血溅得他全身都是,脸上、头发上、衣物上都被血染红。

他用力的掀开硕大的野猪,费尽全力从地上爬起来,左顾右盼,神色冷漠又有些张狂,隐隐可以感受到他的喜悦!

“岭北的野猪王被我杀了!”沈北望回头对方连杰道,陈京愣了愣,心中忽然泛起寒意。

他初见沈北望,觉得这小子就是个公子哥儿,可刚刚看了这场人猪搏斗,他才发现自己错了。

这家伙就是个杀手,就是一个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狠角色……

因为杀了一头大野猪的缘故,围猎的人都往这边赶过来,只一会儿功夫,今天围猎的人都到齐了。

看到地上血淋淋的大家伙,然后再看沈北望那一身的血,所以人都有无限的好奇。

尤其是石勇,他拉着沈北望准备问个究竟,可是沈北望只冷哼一声,道:“运气而已!”然后便转身离去,留下一个酷酷的背影。

方连杰冷冷的盯着沈北望的背影,嘴角翘了翘,嘿嘿一笑道:“沈家果然骄傲!”

陈京皱眉道:“沈家?哪个沈家?”

方连杰淡淡的道:“香港沈海你知道吗?”他指着沈北望的背影,“这小子就是沈海的嫡孙!”

陈京瞳孔一收,脑子里面立刻浮现出一副苍老的面孔,的的确确,沈海的印象一直都在他脑海里面深藏着,从没消失过。

……

脑子里还沉浸在那一场酣畅淋漓的围猎中,但陈京不得不回到粤州参加公选第一轮笔试了。

他急匆匆的从北苑到粤州,是因为粤州这个地方已经乱成了一锅粥。

陈京很不幸的发现,他已经成为了粤州媒体攻击的对象了,自己莫名其妙的被媒体推到了风口浪尖。

原因就是因为陈京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表达了不希望媒体过度炒作这一次公选干部的观点,这个观点被某家著名报纸批为没有政治觉悟,组织观念淡薄。

另外,这家报纸还莫须有的说陈京对待记者态度恶劣,面对采访脾气大,耍领导派头等等。

更让陈京感到恼火的是,这个媒体竟然还搞了一个全国各省官员官僚习气排行榜,楚江省竟然被排在了第一位。

陈京的一场围猎回来,粤州就成了这个样子,而他根本就来不及做出反应,就得急匆匆的进入考场了。

笔试出来,在考场外就围满了记者,陈京明显是大家重点照顾对象。

十几只话筒递到了面前,摆出的架势是不让陈京走。

陈京有面对媒体的经验,他知道在这个时候自己不能说话,说什么都会错!

而今天考场主办方也是有备而来,看到陈京被围,马上就有人过来解围,陈京趁这个机会溜进了地下停车场,找到自己的车,然后风驰电掣的驾车离去!

媒体战陈京并不怕,陈京在考试的时候就想好了应对之策,他回住的酒店就三下五除二的写了一篇文章,然后直接以电子档传给胡悦,让胡悦找关系在大报上看能不能发表。

胡悦一问陈京在岭南的遭遇,他气得是“哇!哇!”的叫。

胡悦这人最瞧不起的就是岭南的文化,这家伙是个带有强烈歧视观点的文青,在他看来,岭南算个什么狗屁地方?就是一群暴发户聚集的地方,这地方除了铜臭味儿还能有啥?

什么媒体笔杆子竟然欺负到了楚江的头上来了,这还了得?

他立刻搜罗这几天岭南的媒体报道,然后以惊人的速度想好的应对之策,一个小时候给陈京打电话,明确跟陈京讲,说凤凰卫视安排的专访,明天就播的那种,让陈京晚上不要出去!

如果是以前,陈京可能不会想着把事儿往大里弄,但是这几天,陈京一直脑子里面想到的都是那天猎场的事儿。

男人横枪跃马,用最原始的方式,最血腥的方式杀死悍勇的敌人和对手,这种只有在电视上看过的场面,陈京那天是真正实实的感受过了。

活了几十岁,第一次有这样的经历,震撼带来的是豪气干云!

陈京从楚江来,不管这一次公选能不能选上,但是无论如何不能堕了楚江干部的威名。

“惟楚有才”。这句话是作为楚江干部的骄傲,现在明显有人要抹黑陈京,而且要通过抹黑楚江的方式抹黑陈京,陈京岂能无动于衷?

当然,陈京并不清楚这一次自己莫名其妙被中枪的真实原因。

在陈京想来,既然有人拿自己说事儿,那就是不想让自己能够在岭南公选中脱颖而出,其背后可能有很复杂的博弈。

陈京天生就是一个犟脾气,既然有人瞄准了自己,那自己就不能够当缩头乌龟,不就是通过媒体抹黑吗?这就是陈京的老本行,陈京擅长的就是耍笔杆子。

陈京脑子里想得明白,自己花这么大的代价到岭南参加公选,选不选中是另外一回事,终究还是不能做既没选中,同时又被人家整得灰头灰脸,还连楚江的脸面都丢了,如果那样的话,他哪里有颜面回去见家乡的父老乡亲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