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632章 拜访秘书长!

第六百三十二章 拜访秘书长!

复式的套房足足有两百平方米。

下一层客厅硕大,地毯灰色,上面绣有精美的罗马风情的画,很精美、漂亮却又不失内敛。

茶几和沙发都是花梨木做的,粤州四季温度都高,用木质沙发感觉很清凉。

除了沙发外,还有一把很罕见的交椅,这个东西很罕见,说起来现在交椅的实用价值并不太高了,看来乔正清像所有的岭南人一样,很信玄学。

交椅在中国古代传统文化中,是很有文化内涵的东西。

现在一般说谁坐头把交椅等等,这都是有来源的。

乔正清在自己家里放一把交椅,平常坐在上面优哉游哉,估计也有坐头把交椅的寓意。

乔正清的儿子叫乔亮,这小子年龄和陈京差不多。

自打进屋后,乔亮的眼睛就滴溜溜的在方婉琦身上打转,看来方婉琦的确是惊艳了,让乔亮这小子有觊觎之心。

可能是生于官宦之家的缘故,乔亮在方婉琦面前碰了几个钉子,脸上先前的笑容渐渐就淡了,他眼睛盯着陈京放在茶几上的礼物,皱眉道:

“你们这些人也真是的,送这些东西来干什么?现在纪委对送礼抓得是非常严的,乔秘书长也是从来就不收受别人的礼物,你们现在这样大包大包的拎东西过来,你们究竟是想干什么?”

陈京一直就没做声,心中在忍耐。

这里毕竟是乔正清的家。自己作为晚辈过来拜访,应该要低调一些。

可是乔亮这小子太过分,陈京也忍不住了,他嘿嘿笑了笑,道:“行了,礼物不收可以拎回去嘛!反正我自己也抽烟,几条烟不嫌多!”

乔亮愣了愣。上下打量陈京,乐了,道:

“嘿。听你这话你可以走了,还坐在这里干什么?你当这是自己的家啊?我跟你讲,乔秘书长今天不在家。你来错时候了!”

陈京轻轻的笑笑,道:“不在家就等着,一直等到他回来再走!”

乔亮一下从椅子上站起身来,方婉琦冷眼扫向他也发飙了,道:“你想干啥?”

“你信不信我找人把你一副眼珠子给挖出来?”方婉琦盯着乔亮冷声道,她面罩寒霜,刚才的和颜悦色早没了。

按照她的性格,遇到像乔亮这样贼眉鼠眼的角色,她早就要发飙的。

只是她担心陈京会说她,她一直在心里憋着。现在陈京跳出来亮了态度,她岂会再忍?

乔亮被方婉琦的态度唬得一愣,他也不是傻子,见两人这么牛逼,也清楚自己今天可能惹到硬茬了。

就在他不好怎么下台的时候。开门的声音响起。

一个五十上下的中年人,腆着肚子拎着一个包从外面走进来。

他一进门就哈哈大笑道:“哎呀,小陈和婉琦你们太客气了,太客气了!专程还到家里来了,我都说没这个必要了!”

在说话的当口,乔正清就走了进来。他穿着一件蓝格子衬衫,头发梳得油亮油亮,看上去很年轻。

他也是长期在领导身边工作的人,场面上的话很会说,几句话就让陈京和方婉琦觉得特别的亲切。

乔正清这时候似乎才看到乔亮,他微微蹙眉道:“叫陈哥还有方姐!”

乔亮此时变得乖得不得了了,冲陈京笑了笑叫了一声陈哥,然后便嘿嘿笑笑道:“你们谈,我上楼去干点事去!”

“慢着!”方婉琦叫住他,他整个人定住。

他扭头看向方婉琦,苦着脸叫了一声:“方姐!”

方婉琦道:“姐不姐的我们先不说,刚才这礼物的事儿你得跟我说道说道,你硬说我们是行贿来的,这罪名我们可背不起!”

乔正清微微愣了愣,旋即他便明白了事情的原委。

知子莫如父,自己的儿子是个什么德行他清楚,他脸上的笑容迅速收敛,冲乔亮喝道:“不中用的东西,真是白吃了这么多年饭了!你方姐的叔叔就是方书记,他的爷爷是咱们共和国的开国元勋,她会给我行贿?用得着跟我行贿?没脑子的东西,给我滚!”

乔亮灰溜溜的走了,乔正清才回头冲方婉琦道:“婉琦啊,你乔叔我最惭愧的地方就是孩子没教育好,都是内人不得力啊,太骄纵他了,搞得不成样子,实在是让人恼火!”

乔正清作为一省政府秘书长,说出这样的话太不容易了。

陈京正要说点客气话,方婉琦却道:“人无完人,乔叔能够意识到有问题,就是个好的开端!”

乔正清愣了愣,显然是被方婉琦这句话呛住了。

但他转念一想,尤其是想到方婉琦的身份,他轻轻的笑了笑,心中的那点不快烟消云散了!京城方大小姐如果没有一点脾气,那也不是方大小姐了!

乔正清坐在交椅上,眼睛看着陈京道:“小陈,我早听说你喜欢喝茶!岭南的茶风很盛啊,所以你来岭南是再合适不过了!”

秘书长水平就是不一样。

表面上是说茶,其实是在说他已经对陈京有了足够的关注了,没有足够的关注,怎么知道他喜欢喝茶?

官场上的事儿就是这般奇妙,要表达一个意思,说的却是完全不相干的事儿。

乔正清注意陈京其实也就是近几天的事儿。

这一次省里干部公选,陈京能够劳烦方路平亲自给乔正清打招呼,这就已经是相当了不起了。

可尽管如此,乔正清也并没有太在意这事。

陈京虽然是方家的女婿,但是级别比较低,年龄比较轻,乔正清堂堂的秘书长,也算是一方人物,还没必要去在这上面套什么近乎。

更何况这一次公选极其严格,省里某重要领导早就放出话来,要务必保证这一次公选公平、公正,领导说这话,实际上就是在放出警告,在这样的情况下,乔正清也不会轻易有什么动作。

但是,全省的公选考试陈京赫然得了第一名,这让乔正清实在是震动了一下。

他终于意识到,可能这个叫陈京的年轻人恐怕不那么简单。

他这一了解,终于发现了微妙的关系。

原来陈京根本就不算西北一系的人,他是中原的干部,很得现在中原派系的沙明德赏识,另外,现在中组部最特立独行的一个副部长,也是从岭南提拔上去的,这个人也非常赏识陈京。

现在方路平又亲自打电话过来让乔正清关照,他此时也恍然,敢情陈京还是一块香馍馍,哪里是一个需要照顾的人?

乔正清亲自坐庄泡茶,他的茶艺的确不错,手法和火候都把握得很精到。

茶也不错,安溪的铁观音,包装不起眼,但味儿很有劲,应该是专门到原产地淘的好东西。

房间里冲了茶,乔正清便有一搭无一搭的聊岭南的事情。

作为岭南省政府秘书长,基本算是能够洞悉岭南政坛的老狐狸了。

乔正清心中清楚,针对这一次全国公选一批正处干部的事情,在省委层面上是存在相当争议的。

尤其是岭南的本土派把这件事当成了巨大的威胁,当初岭南省委某重要领导就一力推动过这事,但一直没成,原因就在这里。

而这一次之所以有这样一个动作,也全都是中央干预的结果。

尽管如此,这一次公选的规模也相当的有限,几百人争夺几十个名额,这明显就是敷衍应付。

单这一点就体现了公选在岭南的阻力非常大,而在其他地区又非常热,所以,这其中有很多微妙的东西。

这些事情,乔正清不能够说,只能够营造一种感觉,如果陈京悟性高,他应该能够悟到。

两人喝了几泡茶,乔正清忽然问陈京,道:“小陈,这一次你想选择去哪个市啊?”

陈京沉吟了一下,抬头道:“我初步考虑,想去海山市!但是竞争激烈,究竟行不行,这事还是个未知数……”

乔正清眉头一皱,他沉吟了一下,终究还是忍不住,道:“为什么不是南港?南港可是特区,在那里可能更有利于外来干部的发挥,而且特区的包容性,应该会更好一些!”

方婉琦在一旁道:“是啊,陈京!我可听说岭南人很排外的,海山可是岭南本土人很集中的地方,你在海山能比得上南港?”

她嘿嘿一笑,道:“而且南港是国务院划定的特区,在特区任职,面子上也好看一些不是?”

陈京一笑,道:“得了,都八字没一撇的事儿,你还真以为有那么多地方让我挑呢!”

他顿了顿,道:“乔叔,南港竞争太激烈,想去那里的人很多,我不一定有机会。而且,作为特区,受关注的程度高,作为外来干部,更加难于发挥!

岭南人排外,岭南人也好客,究竟是被挤走,还是融入进去,都得靠自己!我呀,我能够去有机会留在岭南,我就满足了!”

乔正清点点头,一语不发。

陈京表现得很沉稳,考虑问题也很周到。

更让乔正清认同的是陈京内心散发出来的那种自信,陈京的自信不是那种胸口碎大石的感觉,感觉有些淡淡的,这种淡淡的自信,恰好能给人很强的信服感。

“小陈,乔叔这里的大门一直都对你敞开着,以后遇到了问题,遭遇了困难,随时给我联系,我能够帮到的一定努力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