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634章 英雄凯旋!

第 648 章 英雄凯旋!

京城,天气晴朗,风和日丽。

一年最好的季节悄无声息的到来了。

徐莲哼着歌儿,坐在电视机前摆弄手上的遥控器,其实她并没有看电视,一搭一搭的换台,不过是手上的一种习惯动作。

现在的她很高兴,甚至可以说有点兴奋。

刚刚三婶打电话过来,第一句话就是祝贺。

徐莲还丈二『摸』不到头脑。

三婶马上说:“还能祝贺你什么?自然是祝贺你家婉琦好眼光,祝贺你找了一个好女婿!小陈这孩子了不得,公选考了第一名,而且现在又是第一个通过公选的。

我可跟你讲,路平说过,这一次岭南公选意义可不一般,几百人中选二十几个人,比例极低。

正因为比例低,所以含金量特高,路平说这一波通过公选的干部,肯定会受到岭南甚至中央的重视。

现在你们家的小陈又是第一名,还是第一个通过公选的干部,你想想他的将来……”

三婶这一个电话,让徐莲的心一下愉悦了起来。

昨天丫头婉琦回来说陈京的事儿,自信满满得很,她老爸就批评了她一通,给她泼了冷水。

现在倒好,陈京还真能,竟然这么快就通过了公选,这速度和效率也太快了!

徐莲站在客厅冲着外面侍候花草的方路坚把这事说了,心中还是按捺不住激动,手上的动作动个不停。

为了女儿婉琦的事儿。她『操』过多少心,她那可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前几年,她简直就是不敢见人。

一遇到相熟一点的朋友,很自然就聊到方婉琦身上去了,有些关系好的还好言相劝,询问闺女是咋的了。怎么放着廖家廖哲瑜那么好的男人不要,偏偏要到楚江那个地方找一个小干部。

而那些平常不怎么对眼的人,则更是冷嘲热讽。极尽挖苦之能事,让徐莲常常脸都没地方搁。

现在好了,陈京涨了脸了。连以前一直对方婉琦很有意见的三婶都打电话来报喜了,这至少说明在方家,陈京已经被包括方路平在内的所有人都接受了。

一个人在客厅待了一会儿,徐莲待不住了,终于走出门去直奔外面的小花园。

“路坚,你怎么回事啊,我跟你说事你就无动于衷啊!小陈这一次公选通过了,而且是第一个通过的,在岭南『露』了大脸了,你不高兴啊!”徐莲嚷嚷道。她声音中有些恚怒。

方路坚的表现让她很不满意,两口子在家,她喜滋滋的,凭什么方路坚就无动于衷?

不由分说,徐莲就走到方路坚的身前。她正要再说话,却倏然住口了。

因为她发现方路坚正在双手抱在胸前观赏着一盆兰花。

春天来了,这盆兰花刚刚发了几个嫩芽,深绿从中冒出几点嫩绿,在众多花草中很惹眼,宛若鹤立鸡群一般。

徐莲看到这种情形。乐呵呵的笑了。

说怎么方路坚能够无动于衷,原来是看着准女婿送的兰花暗地里高兴呢!

徐莲走到方路坚近前,有些嗔怪的道:“你看刚送来的时候这个盆儿多美,你非得一分为三,现在看上去就差了很多了,还不知道要培育多少年才能恢复原样呢!”

方路坚淡淡的道:“你懂什么,好草异草要懂得分享,养兰人最得意的就是这个!”

“谁跟你讲养兰人了?我现在就说小陈呢!”徐莲道。

方路坚一笑,摇摇头道:“你看你这『性』子,一点城府都没有,哪里像个长者!”

他顿了顿,道:“刚才唐贽这小子给我打了一个电话,问了小陈的事儿,嘿,这小子!”

“你说谁?唐贽?”徐莲吃惊道,唐贽的名字她可不陌生,这可是西北系近年来最优秀的年轻干部,早就被定为了重点培养对象,现在整个系的力量都往他身上使用,就是希望能够让他再进一步,争取在四十岁左右的时候就上到副部。

这样一个年轻人,可以说是骄子,他都开始关心陈京了?

方路坚淡淡的笑了笑,他表面上云淡风轻,心中却是分外快活。

他这一代三兄弟,大哥是将军,老三马上就是共和国重量级的领导,就是他弱一点,一直在国企做,却一直没能独挡一面。

按照目前的情况来看,现在国企的领导更新换代很快,年轻干部提拔得比政界快多了。

估计方路坚这一辈子也就到此为止了,最高就是副董事长,这不能不说,还是颇为遗憾的。

不过现在,方连杰挺争气,而方婉琦找的男朋友陈京这次也是『露』了大脸,纵观方家第三代,也就是他的一儿一女目前亮点最多,他哪能不高兴?

……

陈京并不知道京城发生的事儿,他并没有立刻去海山报到,而是选择先回楚江。

陈京履新岭南的事儿,在楚江早就引起轰动了。

尤其是陈京在岭南公选中取得了笔试第一名,现在又第一个通过了公选,两个第一,让他名声大噪。

楚江人是很齐心的,同时对考试读书这类似的事情是很敏感的,陈京这一次能够在岭南『露』脸,不仅是他个人获得了好的结果,这对楚江来说,也是了不起的荣誉。

楚江省委组织部李逸风在这个时候很大方的给予了陈京公开嘉奖,陈京的事情,在组织部也被广为宣讲。

而陈京的飞机降落楚城机场的时候,组织部陈京以前的老部下、老同事,部里专门组织他们接机,而且还有人献花。

陈京遭到这样的礼遇,他自己都感到意外,在机场频频向大家鞠躬称谢。

边硕林嘿嘿的跟在陈京旁边傻笑,道:“陈处长了不得了,楚江这池子太小了,现在一跃去了岭南,那可才是真正的大地方啊。赶明儿俺也去那边看看,没能耐去那边工作,哪怕是走走看看,那也是长见识啊!”

陈京拍了拍他的肩膀,嗔道:“看你这点出息,你这么年轻,大把的机会,你还担心没机会长见识?我看啊,你现在最重要的是沉下心来踏踏实实做事,只要做到这一点,我保证你长见识的机会多得很。”

对边硕林的培养,陈京是用了心的。

在机关来说,边硕林现在各方面能力都比较突出了,工作干得很漂亮。

但这小子最大的『毛』病是『性』格太直,身上的菱角太多,还不够圆融也不够成熟。

要磨砺『性』格不容易,至少在顺风顺水的环境中很困难。

所以,陈京的意思还是希望能够让边硕林到下面去锻炼锻炼,如果边硕林不是身份特殊,陈京早就想办法把他往下放了。

可是这小子毕竟是边琦的儿子,边琦现在是副省长,位高权重,这方面还用他『操』心?

陈京和边硕林交流过这个事,边硕林也想到下面去摔打摔打,但是老头子那关不好过,这小子究竟有多大造化,一切就要看他的本事了。

陈京和赵鞍山握手,他握紧狠劲的晃了晃,赵鞍山先开口道:“恭喜了处长,我早就知道会有这一天,只是没想到,这一次影响能这么大,实话讲,我们干监处所有人都觉得骄傲啊!”

陈京轻轻的点头道:“感谢同志们,感谢同志们!”

陈京不知道说什么好,赵鞍山也颇为激动。

他作为在政坛滚了一辈子的人,自然能看出陈京现在这样一走,走上是一条康庄大道,其仕途也上了高速了。

赵鞍山想到自己混了一辈子才混到现在一个处干,而陈京这么年轻,就上了如此的快车道,这样的比较让他很无力,又很唏嘘感叹!

回到组织部,整个组织部几十个部门,上百号人有一大部分都不上班了,纷纷跑过来向陈京祝贺。

陈京只是处干,现在就跨省调动到岭南担任一把手,这在岭南政坛以前从未有过。

坐机关的干部,谁不想能够执政一方,那日子多逍遥?

可是梦想和现实的差距总是形同天堑,现在陈京很轻松的就跨过了这道天堑了。

接受着众人的道贺,最后连几个副部长都过来向陈京道喜了,高卫拍了拍陈京的肩膀,久久不说话。

他也是了不起的人才,就理论水平来说,他比之陈京更要高一筹。

可是现在对他来说,没有那个平台,也没有那个机会,他只能心痒痒,眼睁睁的看着陈京就这样获得了人生最宝贵的机会。

“在岭南好好干,岭南和内地情况很不一样,你要用心去琢磨……”高卫认真的道。

他话说一半便止住话头,笑笑道:“算了,算了!你还用得着我叮嘱?你啊,没有什么困难能难得住,我就等着看你在岭南唱一出好戏了!”

陈就一句话没说,只是紧握着高卫的手。

楚江省委组织部的这个履历,对陈京的意义太大了,他身在其中不觉得,但是一朝要走的时候,他才忽然发现,他在这里学到了太多太多了,而他要感谢的人也太多了。

这一刻,他站在组织部那块招牌旁边,他心『潮』澎湃,无法平静。

过往的一切,好事坏事,朋友敌人,都通通变得亲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