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635章 斗酒马步平

第六百三十五章 斗酒马步平

同样是别离,这一次陈京去岭南,家里的态度就明显不一样了。

老人家都是敏感的,上次陈京去香港学习,陈之栋两老隐隐就能听到一些闲言碎语,说陈京在组织部得罪了领导,去香港学习其实是被贬斥、被流放,是倒霉,要靠边站了。

两老将这些话听在耳中,也记在了心中,所以陈京要远行,当时家里的气氛就搞得很凝重。

而这一次,陈京去岭南任职,这件事轰动了楚城。

连楚城电视台都报道了这个消息,显然,楚城人把陈京当成楚城骄傲了。

儿子上了电视,陈之栋两老的一些老同事、朋友,最近给他们打电话的就多。

偶尔两老出门到社区锻炼,社区的一些老头子、老太太也就议论这事,有些知道两老身份的人,就过来祝贺。而那些更多不知道两人身份的人,则是羡慕、感叹,不知道是谁家的孩子,年纪轻轻就这么有作为。

老两口这几天乐呵呵的。

虽然儿子要远行了,但是父望子成龙,陈京走出去对他个人来说是事业的一大突破,父母总是高兴的,脸上也跟着觉得有光。

这几天过来陈家的人很多,一大家子人走马灯似的过来串门。

其中闫名,陈哲等都备了重礼,这几年,陈家这一大家子都搞得不错,闫名、陈哲也都越混越出色,他们心里都清楚。他们在外面没少用陈京的牌子。

尤其是闫名,最近好多年,他合作的几个商人都是澧河籍的,陈京这块牌子管用,就凭这个,他现在包工程不愁。

而陈京的姐姐陈婷月和妹妹陈灿,陈京回楚城这几天。她们几乎是天天都过来。

两姐妹现在日子都好了。

陈婷月和姐夫汪国瑞以前条件差一些,但现在汪国瑞当了领导了,陈婷月也进了贵族学校。两口子收入稳定,又买了房子,算是非常体面的中产阶级了。

妹妹陈灿和妹夫史建两人自己下海。从电脑组装开始做,今年搞mP3厂赚大发了,除去给陈京的300万分红,两人算账还净赚四五百万,算是实实在在发达了。

现在两人准备进军动漫行业。

史建是学美术出身的,大学兼顾学了动漫和游戏,当时那一块太前卫,无人问津。

史建一度觉得自己怀才不遇。

现在下海挣钱了,心态也变了,不再说社会不公那些话了。开始自己投资寻求在这一块有所突破。

史建怕老婆,在家里陈灿说了算,两人现在mP3厂继续搞,又投资搞动漫,陈灿心里就不愿意。动漫那东西她不懂。总觉得很虚无缥缈,所以她根本不愿意拿钱出来投。

史建没办法,又找到了陈京。

陈京才把陈灿叫过来做工作,陈灿便又要和陈京一起合作做。

陈京当即拍板同意,说愿意出一百万合资。

陈灿钱都不要他的,说mP3厂来年还有分红。到时候扣就行了,她要的就是陈京的那句话。

用她的话说,陈京现在是贵人,受财神菩萨眷顾,他投了钱办事,那事儿定然就能办成,陈灿因为这个原因,心里底气都足一些。

陈灿又还撺掇陈婷月投点钱,她总觉得姐姐和姐夫日子过得太紧吧,就期望能够帮她们一把。

汪国瑞对这个看不太准,心中犹豫,过来问陈京的意见。

陈京跟他讲,选择老师这个职业,总需要一些奉献精神,也需要活得有精神境界。

现在汪国瑞和陈婷月两口子的日子就很让人羡慕,既然如此,他们脑子就应该多想教书育人,搞好教育教学的事儿,经济上就不要搞得尽是铜臭味儿了。

陈京把陈灿叫过来也说了这个观念,让她少去干那些杞人忧天的事儿。

在陈京内心,总有超然超脱的因子,也有浪漫主义的态度。

他自己身入红尘中了,心中却是羡慕那种高精神境界的生活。

所以他看到姐姐和姐夫两人都在教育战线,手上的钱虽然不多,但是天天跟孩子们在一起,生活态度乐观,生活习惯良好,思想意识健康,这样的生活简简单单,平平淡淡,岂能不令人羡慕?

古人讲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

陈京读书颇多,也一直在吸收中国古文化传统的精髓,虽然他现在还年轻,但正因为年轻,他还有很多的梦想和憧憬,而这可能也决定了他现在处理问题的态度。

……

蜿蜒曲折的楚江自西向东流。

江流在楚江市这一带非常的舒缓平和。

此时正是好春时节,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楚江两岸的景色美到了极点。

马步平进省城了,他请陈京到西山温泉别墅泡温泉,两人泡温泉,赏江景,谈古论今,好不畅快。

马步平也是土家人,善饮。

陈京和他两人都喝了很多酒。

马步平从新加坡学成归来,一直是被外界看好却没受到重用,一直还在担任德高市副市长。

目前在德高政府中,所有的副市长他马步平的工作成绩是最突出的,现在路仲强一直在力推规范干部绩效机制,强调要把干部任免提拔和政绩充分切实的挂钩。

这对马步平来说是机会,就在这几天,省委召开了专门的会议,可以确定已经解决了马步平进入常委班子的事情,这对马步平来说算是一喜。

而今天两人都没有谈这些,马步平作为陈京的老上司,两人都是来自澧河。

随着两人离开澧河的时日越久,两人的感情也越深,渐渐的从上下级关系开始向朋友转变过度。

以前马步平教了陈京很多为官之要,而现在陈京成熟起来了,渐渐的两人在很多关键问题上可以互相探讨了。

马步平从新加坡学成归来的时候,有相当长一个时间,马步平一直在慎重考虑自己的工作问题。

当时陈京就看到了他所处位置的尴尬,时常打电话和他聊天,渐渐的马步平心态开始变得平和,开始适应工作岗位,慢慢的就做出了成绩。

现在看来,马步平的努力终于收到了成效。

“陈京啊,你跟大鸣书记联系了吗?你此去岭南,他可是相当高兴的,该跟他联系联系!”乘着酒兴,马步平挥手道。

陈京点点头道:“联系了,我和汪主任也联系了!他们都给了我很多鼓励……”

由于时间紧迫,陈京不可能一一拜访所有的领导,领导们也没那么多闲工夫,陈京只能通过电话一一的道别。

兴许是喝了酒的缘故,陈京看着这妖娆多姿的楚江山水,心中滋生了无限的离愁。

尤其是他和马步平在一起喝酒的时候,心中的离愁更甚。

从澧河到德高然后再到楚城,马步平给予陈京的帮助是巨大的,陈京能够走到今天,如果不是跟马步平学习,他永远不可能有现在的高度。

此时在西山俯瞰楚城的全景。

陈京再也感受不到这座城市的神秘了。

走到了外面,见识了外面的繁华,再回楚江都觉得路都全变窄了,而以前那些高不可攀的东西,都变得很稀松平常了。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西山不是泰山,可是陈京心中却有了登泰山的豪情。

“谢谢领导们的鼓励,我此去岭南,定然不辜负领导们对我的期望,可不能堕了我楚江干部的名声!”陈京举杯道,他脸上充满了自信和**,马步平都受到了感染。

从年龄来说,马步平现在也是大有机会的干部,如果运作得好,他还可以往上走,一旦越过了正厅的门槛,政治生涯还会延长,而这一切都需要他自己的努力。

从陈京身上,马步平见证到了一个奇迹。

陈京三十岁不到,走到现在的位置靠的什么?在马步平看来,陈京是三分靠机遇,七分靠的是自己的努力拼搏。

陈京的身上有一种永不服输,追求上进的精神,这和他的年龄无关,一切都由性格决定的。

马步平这么多年,他自己反思总结,他缺乏的就是陈京身上的那股子劲头、那股子精神,在陈京的身上,有很多值得他学习的东西。

以前他没意识到这一点,以前陈京在他眼中还很青涩,一切都还需要他点拨指点。

而现在,陈京渐渐的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迹象了。

马步平此时再认真研究陈京,他终于看到了陈京最亮眼的东西,还好,一切都还不太晚,对马步平来说,他还很有机会……

这一天两人都醉了!

酒逢知己千杯少,陈京和马步平两人是多年的朋友,也算是政坛的知己。

在陈京心中,感谢感激的话现在从来不对马步平说了。

因为在陈京看来,他应该感谢这一切,应该感谢所有帮过自己的人,也应该感谢所有害过自己的人,感谢所有让他历经磨乱的人。

正因为经历了那么多过往,陈京才有了今天。

此时此刻,他有太多复杂的情绪充斥心间了,而这些所有的情绪综合在一起,无非就是“感恩”二字!

别了,楚江,别了,故乡。

新的号角已经吹响,陈京踏上了新的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