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636章 初上任!

第六百三十六章 初上任!

从楚城到粤州需要坐八小时的火车。

陈京买了一张晚上的车票,拎着一个皮箱,就这样简朴的踏上了他往岭南的征程。

本来,对陈京的赴任,楚江这边还想隆重搞个欢送的,这个计划被陈京婉言拒绝了,他初到岭南,尽量的想让自己低调一些,普通一些。

这是一趟从楚北省发过来的列车,这趟列车上搭乘的乘客,十有八九都是到岭南的打工一族。

陈京没有打工的经历,他也很想体验一次打工,但是现在他已经失去这样的机会,只能听别人议论他们在岭南的各种生活和工作的经历。

海山市是不通火车的,陈京需要从粤州转汽车到海山。

这一路上和周围的人谈岭南,从打工者的角度去重新审视这个地方,他心中对自己即将要到任的地方,有了更多、更深刻的了解。

对打工者来说,他们一切都只是希望能够有个好的赚钱的机会。

岭南需要大量的民工,这对他们来说就是机会,而岭南的发展也正是因为如此多的务工者的疯狂涌入而获得的,所以,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岭南的奇迹是全国人民创造的,对这一点,陈京认识很清楚。

南巡首长说过,允许一部分地方和一部分人民先富起来,无疑,岭南就是先富起来的地区。

国家花了这么大的力气来发展岭南。就目前来说,岭南还有很多潜力可以挖掘,而着一些潜力,对于现在的陈京来说,他就需要有充分的认识。

陈京从粤州乘汽车到海山,然后直奔海山市委组织部。

海山市委常委、组织部部长钱逸谦亲自和他谈话。

钱谦益是个络腮胡子,个子很高大,一看就不是南方人。

他和陈京握手。饶有兴致的看着面前这个从千军万马中杀出来的优胜者,陈京的年轻让他惊讶,而对陈京的到任,他更多的怀有一种复杂的情绪。

陈京要去的邻角区,这个地方这几天搞得很热。

邻角区前区委书记郑亦然在那边威望很高,本来他是最不可能被调整的区委书记。

可是市委黄书记态度明确,说公选干部这是中央和省委非常重视的工作。海山不能够不重视,所以邻角区区委书记的易主。就是在这样的形势下形成的。

在某种意义上说。陈京去邻角扮演的是个摘桃子的角色,并不光彩。

但是站在钱谦益的角度来看,邻角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好,邻角的好有真好,也有水分。

真把水分全挤干了,能有多少好,恐怕这还是天大的未知数。

陈京在邻角能干出多少成绩来?

“小陈。我代表海山人民欢迎你的到来,你不用急。上午我们谈谈,中午一起吃饭。下午我送你去邻角报道!”钱歉益道。

他顿了顿又道:“你可以说一说你到海山的感受嘛,你觉得海山怎样?”

陈京脱口道:“海山很漂亮,气象很新,非常的适合人居。当然,从经济规模上来说,海山也是非常的发达,一个海山市抵得上我们楚江全省的经济产值还要多。

当然直观的印象是我们楚江一眼望过去全是山,到了海山一眼望过去全是厂,这就是差别吧!”

钱谦益哈哈大笑,道:“精辟,这个总结精辟!小陈我可是听说你对岭南研究很透,看来邻角的发展在你的手上肯定是能上一个新台阶的。”

“谢谢领导,谢谢,谢谢!我刚来岭南,风土人情各方面都还要慢慢的适宜,我来之前就听说我们邻角前几年搞得很好,看来邻角肯定有一个强有力的班子。

邻角的发展还是要依靠集体的力量,依托现有的班子,我坚信肯定会有越来越好的成绩。”陈京认真的道。

钱歉益点点头,一语不发。

陈京的这个话,让他比较满意,他最担心的就是这一次千里挑一选的这些精英志向太高,一上任就求新求变,就想大有作为,如果那样的话,他钱谦益面临的难题就大了。

能够从公选中走出来的干部,个个都是了不起的,不仅有才华,而且背后有关系。

这样的干部最好是敬而远之,人家下来干工作镀金的意思很明显,他搞假大空,捅了篓子走了,留下来的摊子还得人去收拾。

如果仅是这样也就罢了,就怕事儿没到他们走的那一天就撑不住了,那后果更是难堪。

现在陈京能够说这个话,让钱谦益松了一口气。

当然,说是一回事,做又是另外一回事,陈京能否说到做到,这一切还有待观察。

中午,钱谦益个人请陈京吃便饭,然后他亲自带着陈京去邻角。

海山的中心区叫望江区,和大多数的城市一样,海山也有一条河穿城而过,这条河便叫望江河,望江区因此得名。

邻角和望江中间隔了两个区,说起来,邻角算是比较偏远的地方了。

但是因为邻角贴近特区南港市,地理位置得天独厚,所以从发展来说,并没有完全落后,在海山市十五个区县中排在中流的位置。

邻角区委和政府在一个院子,院子和大楼都是新修的。

大楼修得很漂亮,外面的玻璃幕墙很显现代时尚,而主办公大楼外面的大理石结构的仿西式墙面,大气磅礴,大而亮的国徽在大门之上异常的惹眼,一股庄严肃穆之气扑面而来。

陈京和钱谦益同坐一辆车,他笑道:“钱部长,这里环境很好啊,不怕部长见笑,我这个从艰苦地方成长起来的干部,还没有在这样好的条件下办过公呢!”

钱谦益道:“小陈,环境好就要更加加倍的努力工作,时时要牢记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现在我们党员干部生活水平高了,条件好了,有些人就开始忘本脱离群众了,对这样的干部,我们要严格教育……”

就在陈京和钱谦益说话的当口,车抵达了区委政府办公主楼的门口。

在门口,收到消息的邻角区委和区政府主要班子成员早就在那里恭候多时了。

邻角区委副书记、区长李国伟一马当先,他是标准的岭南人,操着一口岭南式普通话。

他个子不高,笑起来的样子特显热情,兴许是抽烟的缘故,其牙齿有些黑,但是这点瑕疵掩盖不了其举手投足间的派头。

他先和钱谦益握手,然后一双手伸过来和陈京握手,道:“书记,可把您盼来了!自从郑书记走后,我们就群龙无首,区委和政府的担子都压在我肩上,我哪里能够担这么重的担子?不堪重负啊!”

陈京淡淡的笑了笑,想说点场面话,却不知道如何说起。

就在他犹豫间,李国伟便开始给他介绍班子成员了。

区委副书记姜伟、常务副区长刘绕堂,组织部长罗燕,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童小离,纪委书记邓申明,宣传部长杨丽群,统战部长古魏,委办主任刘健等等。

陈京挨过的握手,没有多少寒暄,然后他便在众人的簇拥下进了主办公楼。

在办公楼一楼大会议室,今天全区干部大会召开,所有人都已经到位了,就等主角陈京到来。

在大会上,钱谦益代表市委组织部宣布了关于陈京的任命,在大家热烈的掌声中,陈京缓缓的走上主席台开始他的就职演讲。

陈京能够感受到全场所有的目光都聚焦到了自己的身上。

今天参会的干部不仅只有区委委员,而是所有正科以上干部都参会,另外还有政协、人大的部分代表,老干部代表,社会知名人士代表,媒体,反正这一眼望过去,黑压压全是人,这个场面是相当的大。

但是场面越大,陈京心情越放松。

因为他忽然发现,在岭南官场的规矩和内地竟然也是差别不大,领导初上任还是这一套。

陈京今天的讲话是脱稿的,他并没有炫耀的意思,而是他的确实现没有做充分的准备。

他在此前列了一个提纲做要点,但是计划不如变化快,那些要点不适合现在的场合,陈京索性便来了脱稿演讲。

在众人的眼神中,陈京读到了惊讶、好奇、质疑等等各种复杂的情绪,而这一些眼神,在很大程度上就决定了陈京现在所处环境,如果适应这个环境,就要从今天的这次演讲开始。

陈京开篇演讲说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共和国开始有了一股南下打工潮。

在这股打工潮中,有无数的人怀揣梦想进入了岭南,而很多人也因为梦想满载而归。

陈京说自己现在也成为了这南下打工潮中的一员,自己从楚江到岭南,心中也怀揣有梦想,希望自己的梦想在岭南能够得到释放。

陈京从打工开始,开始讲就业、讲邻角经济的特点,讲邻角的过去几年的不错的发展历程,这些所有关于海山和邻角的东西,他信手拈来,丝毫不费工夫。

尤其是各种数据,他记得清清楚楚,整个邻角甚至海山的经济形势被他简单的话就勾勒得相当精辟到位了,在这个时候,陈京才感觉到下面有人的目光才开始转得柔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