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639章 真有这么巧?

第六百三十九章 真有这么巧?

邻角金星宾馆是区委接待单位。

在金星宾馆后面,有几幢独门独户的小院子,这里的院子环境优雅,晚上特别安静,陈京现在在邻角的临时住所就在这里。

金星宾馆的经理叫张显丽,三十上下的年龄,个子很高挑却不失丰满,平常对谁都笑语盈盈,一看就是长袖善舞的女人。

陈京这边的饮食起居一直都是她亲自负责的。

基本每一天,她都会到陈京院子里来一次,所有的细节她都严格把关,追求完美。

她做这个工作最早是刘健要求的,当时她还觉得刘健做得太谨慎,每一次过陈京这边,她都会落落大方,偶尔还会跟陈京开几句玩笑。

女人嘛,总是有些先天的优势,而张显丽恰恰就是那种会利用自己先天优势的人。

但是,事情的转折出现在刘健的工作调动上面。

张显丽天天和陈京接触,觉得这小伙子年纪轻轻,文质彬彬,怎么也不像是一个铁腕强势的领导。

可就是这个陈京,上来就将刘健给调走了,刘健在区委经营的一切都化为的泡影,他的痕迹很快就被抹去了,甚至连张显丽都感受到了相当的危机。

这些年,张显丽在区委一直都只敬奉刘健这一尊菩萨,刘健在位的时候,能够保她的位置,现在刘曲风来了,张显丽是不是还能够舒舒服服的当宾馆的经理?

要知道接待办内面是很复杂的,如果做一般的接待。永远都比不上张显丽这样独掌一家酒店实惠。

张显丽试探着去拜访了刘曲风一次,刘曲风打着哈哈,言语间却是颇有机锋,搞得张显丽很是心神不宁。

而因此,她再也不敢小看宾馆后院的那个年轻人了。

当她正视陈京存在的时候,她才蓦然发现,人家都说近水楼台先得月。区委书记天天就住在她这儿,可这么久了,她竟然也没能和陈京搭上哪怕一丁点的关系。

她想想都觉得失败。而细细琢磨,又发现别看陈书记年轻,但还真就不太好接近。

陈京看上去好像很随和。很好说话,但是他那种举手投足之间的气质,总让人琢磨不透……

在院子里踱步,院子门口就是一棵岭南特有的大榕树,榕树的须根从树枝上往下垂,落地以后又成为枝干,这让榕树看上去更加的茂盛。

现在陈京工作时间很长,每天基本上都要批阅几十份文件。

由于他对邻角的局面还在熟悉,所有很多文件他还弄不清原委,需要仔细斟酌。或者是找人询问,要把这些文件批复妥当,他每天要在这上面耗费很大的精力。

刚刚他看了一份从政府转过来的文件,政府李国伟主导要在全区范围内搞一次工程招投标突击大检查和整肃工作,这个检查和整肃的前提是最近一段时间。政府收到的群众举报比较多,其中有相当一部分涉及到招投标违规的问题。

像邻角一个区,一年涉及到政府招投标的工程总额超过几十亿,这里面涉及的利益巨大,虽然一直以来,狠抓招投标工作是政府的首要。但是违规违纪的情况屡禁不止。

这样的情况不仅破坏了社会的风气,更是导致大量的国有资产流失。

陈京在这份文件上批示了“同意”的字样,但他心中还是疑惑丛生。

最近陈京琢磨的就是政府招投标规范的相关问题,陈京最近关注两件事,第一件事就是社会治安问题,另外一件事,就是官员作风建设、廉政建设问题。

陈京想到还没来得及做的事情,政府现在首先提出来了,这不能不说李国伟很先知先觉。

给自己点了一支烟,陈京绕着榕树转圈。

结合最近一段时间的工作,陈京总觉得邻角这个地方看似很普通,实际上却有些针插不进、水泼不进的意味。

区里的常委大家各负其责,都只管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上面有作为,至于其他的东西,好像就是漠不关心,陈京的几次试探最后都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这让他心生警惕。

陈京有一种说不上的感觉,因为在班子内部,没有人跟他顶牛,大家各自都在忙自己的职务内的事儿,可陈京就觉得局面掌握不住,不知不觉间,现实和他的想象就差远了。

慢慢的踱步,陈京出了院子。

金星酒店外面是邻角一条街。

邻角虽然人口众多,但是街道并不宽,也不大。

因为大多数人都在工业区的缘故,所以在各个工业区也有类似小集镇这样的地方,而这些地方往往比区政府所在地更繁华一些。

而在区政府周围,主要是几家地产、日化还有电子的大企业,相对来说,这几家企业的员工素质高一些,相应的人也就少一些。

在金星宾馆大门旁边,就有一排的大排档,而这些排档一到下午的时候,人气就特别旺,排档老板为了张罗生意,桌子全都摆上了马路,将人行道都全部占据。

劳累了一天的人们在下班以后约三五个朋友、老乡,点几份卤菜或者烧烤,再加一份砂锅粥,就在露天大快朵颐,发出阵阵的笑声。

这一条大街上全是吃饭的人,这样的气氛很热闹,陈京喜欢在这个时候在大街上走走,体验一下以前在楚江怎么也体验不到的感觉。

邻角的外来人口中,有来自全国近三十个省、市、自治区的人员。

这些人有的是单枪匹马过来的,而有更多则是老乡一起过来的。

所以,走在街上,耳朵里传来的是共和国大江南北各地的方言,有听得懂的,更多的听在耳中不知所云,但是陈京听不懂话,却还是能够从说话者的语气和神态中,感受他们的情绪。

“我跟你讲小冯,做业务最重要的是心态和信心,要对产品有信心,永远不要有欺骗客户的心态。你一定要把销售技巧和欺骗区分开来。就像刚才这般,我们报价一万八,这不是欺骗,而是销售技巧……”

一个响亮的女声在陈京耳边响起,陈京微微蹙眉,感觉有些熟悉。

他扭头看旁边,一张方桌相对坐着两个人,一男一女,女孩穿着黑色的小西装,挎着手提包,穿着打扮就是白骨精模样。

而男孩衬衫领带,微微显得有些青涩,一看就有些涉世不深。

这女孩……

陈京忽然想到了那次飞机上的偶遇,还真凑巧,在这里竟然还能够遇到殷婷婷。

陈京略微沉吟了一下,走了过去。

殷婷婷说话很投入,并没有感觉到陈京的靠近,她继续对面前的男孩道:“自信,自信,再自信!永远要相信自己卖的产品最好,永远要用自己的**和诚意去打动客户……”

男孩的感觉要被殷婷婷敏锐一些,他已经抬头看着了陈京,就要准备起身。

“你别东张西望!你知不知道和人谈话的时候精神不集中是很不礼貌的行为,如果你以这样的态度面对客户,你损坏的不仅是个人形象,还是我们华旗动力的形象。”

殷婷婷等着面前的男孩板着脸道。

男孩被训得一愣一愣的,良久他才伸出手来指着陈京,道:“经……经理,是不是你的朋友?”

殷婷婷愣了愣,猛然抬头看见陈京,她愣了良久,眼睛猛然睁大,指着陈京道:“你……你不是陈……小陈吗?”

陈京点点头,女孩左右看了看,道:“你一个人?你什么时候过海山的?怎么来邻角了呢?你是不是来我公司上班来的?”

殷婷婷一说话像打机关枪似的,火力十足。

陈京笑道:“好了,你不请我坐坐吗?你一下问这么多问题,你让我先回答你哪一个?”

殷婷婷嘿嘿一笑,却一点也不难为情,她自己动手把邻桌的凳子拿了一个放在陈京那一方,道:“坐,坐吧!”她指了指前面的男孩,“这是冯青,我们部门的新员工,今天我带他出来熟悉一下客户!”

她指着金星宾馆道:“你看到了吗?我们今天拜访的客户就是这一家,很大的一家酒店,我们把信息化平台推荐给他们,他们很感兴趣!”

陈京只是笑,殷婷婷身上的那股子**让他很感兴趣,这女孩子个儿不大,嗓门不小。

关键是这女孩子有一股子辣劲儿,做事风风火火,一点都不拖泥带水,很有干练的劲儿。

只是陈京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他们会给金星宾馆搞推销,金星宾馆主要承接区委接待任务,这样一个宾馆需要建一个网站吗?

陈京心中的这个疑问还没提出来,殷婷婷又开始教训冯青了,她道:

“小冯,以后你一定要摆脱一个误区,那就是不要亲信客户的话。你要明白我们卖的不单是一个信息平台,我们卖的是一个品牌,一种档次,你想想,一家能有拥有自己独立门户网站的酒店,这是不是一种档次的提升?

所以,金星宾馆的业务,我们要全力开拓,我们要把客户的思维引导进我们的理念中来,让他们学会理解我们的业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