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640章 多疑的女人!

第六百四十章 多疑的女人!

一般功利心很强的女人都很让人心生反感。

但是陈京对殷婷婷这个女孩,却难以有反感的情绪。

殷婷婷的功利太**裸了,她毫不掩饰,也毫不隐晦,用她的话说,她出身普通农家,家里供她上大学就已经债台高筑了,在这样的情况下,她怎么可能没有功利心?

再说有功利心又怎么了?她一不偷,二不抢,靠的是自己辛勤的劳动,靠的是嘴皮子,这又有什么不对?

当然,殷婷婷口中所谓的营销攻击性很强,这一套理论字里行间都带有浓浓的传销的味儿,至少那种狂热的感觉很像。

金星宾馆为什么要建网站?因为网站不仅有实用功能,更重要的其是一个门户!

金星宾馆把大堂搞的金碧辉煌、漂漂亮亮,难道大堂还住客人吗?大堂的作用就是营造一种气氛,就是一个门面。既然如此,网站就是酒店在网络上的面子门面,金星宾馆又岂能不需要?

对殷婷婷的这个说法,陈京还真无言以对,他看到这女孩那副笃定自信的样子,心中想笑,却笑不出来。

他能感觉出来,殷婷婷这样的女孩子是典型的穷人孩子早当家的类型,她性格坚定坚强,言语之间表现的都是强势。

在她看来,她给客户卖东西,那是客户的荣幸,因为客户就是买了她的东西,从而得到了品牌的提升,最后让其生意档次一下得到了提升。步入了一个新的境界。

而这一点,就是她所强调的心态。

她特别教育小冯,让他不要把自己当成一个推销者,而应该把自己当成一个顾问。

什么顾问?自然是电子商务顾问!

这个名字很前卫,听起来就很酷,而小冯递给陈京的那张名片,上面也真就写着电子商务顾问的职位。

陈京接触互联网比较早。他大学的时候,甚至一度还参与过学校网页的制作,所以对这个东西相对比较了解。

他很清楚。殷婷婷所做的东西,就是一个概念。

一个网站真正要做哪里会值多少钱?美工、程序然后购买虚拟空间,实际价值最多也就几百块。而把几百块的东西卖一万多块,这是一种包装,实际上利用的是网络产品目前市场的不透明,在其中谋求高额的利润。

所以,从殷婷婷身上,陈京看到了矛盾的两面。

第一面是殷婷婷的务实、踏实还有坚定执着,另外一面则是南方这个社会的浮躁和险恶。

一个几百块的东西,硬就通过各种让人眼花缭乱的包装过后,以数十倍的价格卖出去,首先这样的理念就极具功利心和短视性。说得彻底点,这就带有欺骗的性质。

只是互联网这东西是个新兴行业,工商物价系统还没办法给这些东西定价,所以某些公司就利用这一点打擦边球,浑水摸鱼。

所以。真正可恶的不是殷婷婷这些一线的销售员,而是他们背后的那些策划者。

这些人个个都是人精,而且很可能还披着成功人士的外衣,在这个社会对成功人士的定位太简单了,有钱就是唯一的标准。

话说陈京和殷婷婷一个桌子坐着吃东西聊天。

酒店那边张显丽今天是精心打扮,亲自拎上了陈京叫的饭菜去陈京住的小院。

她按门铃没人开门。又客厅的电话也没人接。

她辗转问了好几个员工,才得到了陈京出去散步的信息。

她耐心在门口等待,可是一等半小时,陈京的影子都没有,渐渐的她心里就有些慌了。

她将食盒拎回酒店,重新安排保安专门注意陈京住所的动静,可是陈京硬就没回来。

有几次,她甚至忍不住要打电话给区委汇报情况。

可是她转念一想,现在刘健不当家了,她汇报情况一旦出了什么事儿,可能她还脱不了干系!

她斟酌再三,觉得自己应该收东西先下班。

她拎着自己的小坤包,驾着自己心爱的红色本田小轿车,从停车场风驰电掣的就驶进了主干道。

她左顾右盼,心中想着晚上安排什么活动的事儿,恰在这个时候,她眼睛一下看到了陈京。

她猛然一脚刹车,车迅速停住,由于惯性作用,她的脑袋差点磕到了方向盘上面。

在慌乱间,她迅速将车靠边,过了很久,她心情才平静。

她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她赫然发现陈京正坐在一家大排档外面和两个恰好她见过的人吃砂锅粥,吃得是津津有味。

今天下午有两个推销网站的过来拜访张显丽,这一男一女两个孩子,年龄不大,嘴皮子实在是利索。

两人都不是本地人,说的是地道的普通话,那一番说辞说下来,颇有京城侃爷的范儿,说得张显丽都有些动心了。

女人都有虚荣心,张显丽也不例外,今天推销的那个女孩隔三差五就惊叹一次,不是说张显丽的皮肤好,就是说她的头发油润光滑。

而且,一说到网络这东西,张显丽不太懂,但是面子她懂啊,搞网络这新鲜玩意儿,现在是一种前卫时尚。金星酒店搞个网站,那也是一种前卫,换做以前,这也是金星酒店经营的成绩。

张显丽本来想拍板定下来的,但是她一想到现在是非常时期,她终究还是按捺住了心中的那种欲望,最终婉言谢绝了两人的这次推销。

可她万万没料到,现在这两人竟然和陈书记在一个桌子上吃大排档。

看几人随便熟悉的神情,根本就不像是初识,他们难道早就认识?

张显丽这样一想,心里就咚!咚跳个不停。

女人多疑,她很快就想到今天那次推销是不是陈书记让着两人来的?

这两人明显不是本地人,极有可能和陈京有关系,如果那样的话,这事真就复杂了。

张显丽摸不准陈京的意图,但是陈京派人到金星,是不是意味着他对金星有些不满了?

张显丽这几天已经成了惊弓之鸟了。

在金星内部,她的几个老对手最近频频在挑事,据他所知,几个副经济都去过刘曲风家了。

张显丽不是圣人,这些年手上拿着这么大一家企业,不可能说两袖清风,一点油水都没捞。她自己心中就虚着呢!

费了很大的力气,张显丽驾驶者汽车绕着酒店转了一圈,将车又开了回去。

酒店办公室的两个文员一见她回来了,其中一个就谄笑着过来讨好道:

“哎呀,经理又回来了?不去做spa了?我就说嘛,您这皮肤根本不需要做,真是让人羡慕……”

张显丽脸一黑,道:“行了,行了!去给餐饮部传个话,马上精心重新做个食盒,要认真做,快速做!”

她顿了顿,道:“还有,今天过来拜访我的那两个业务员,就是做网络平台的那俩,他们的名片呢?”

“经理,您不是说那两人不靠谱,暂时我们不考虑做吗?”她的助理此时赶过来道。

“不要问那么多,马上找到他们的名片,明天联系到他们,让他们过来签合同!”张显丽认真的道。

张显丽签合同就是想验一下这两人究竟是不是那个什么动力公司的员工,这一点对她来说相当的重要。

她亲自布置下去,食盒马上就准备好了。

她拎着食盒重新跑到了陈京的住所门口,也不按门铃,就把食盒放在门口,人就坐在台阶上,静静的等待……

现在是生死存亡的时刻,容不得她丝毫马虎,她必须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把陈京的饮食起居工作做得无微不至,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张显丽不信陈京真就是铁石心肠,铁板一块,是时候拿出诚意了。

陈京和殷婷婷两人吃了一顿砂锅粥,他趁上厕所的时机付了钱,殷婷婷跑过来跟她急,道:“你装啥大款啊?刚刚参加工作能有几个钱儿?还不省着点花?”

陈京笑道:“今天听你一席话,我算是学到了,请你吃一顿砂锅粥也值得!”

殷婷婷咧嘴一下,也不矫情,道:“算你小子有悟性,行了,你能够找到一份对口的工作不容易,好好干吧!下一次去市区一定给我打电话,我请你去吃韩国料理!”

殷婷婷雷厉风行,拎着包拍了拍小冯的肩膀道:“快,我们去赶八路车回去,你打电话通知部门其他人,我们回去后开总结会!”

两人走得很快,看着两个人跨着大步子消失在视野中,陈京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在心里涌动。

熙熙攘攘皆为利来,不仅是殷婷婷他们,就是放眼望去这所有的人,他们离乡背井,从千里之外甚至数千里之外来到这异乡,他们吃尽苦,受尽累所为何?

陈京忽然想到,自己也是个异乡人,自己的故乡也在千里之外。

他缓缓的捏紧拳头,他忽然觉得自己应该向这些打工妹打工弟们学习,因为他们是坚强的也是乐观的,从殷婷婷的脸上,陈京又哪里能找到有丝毫的思乡的忧伤?

他突然想到了一首歌:“想要超越平凡的生活,注定了暂时的漂泊,无法停止内心的狂热对未来的执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