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643章 市委书记黄宏远!

第六百四十三章 市委书记黄宏远!

尽管有心理准备,陈京还是觉得有些受挫。

他专门备了礼物去市里拜码头,可是有很多人他根本见不到面。

一个电话打过去说明来意,对方个个都很客气,但一说到拜访,就推脱太忙,陈京的礼物他们也不推辞,但大部分人他们说的地址都是酒店,或者是酒楼,甚至有的就是普通的士多店。

陈京把东西放到这些地方,也就算是拜访了。

这样的拜访很快,一天的时间就差不多把名单上的人跑了一个遍。

当然,也有人给陈京面子的,市里几个不怎么得意的副市长,还有常委中负责联系邻角的市委常委、统战部长丁国师,还有就是市委书记黄宏远了。

让陈京取代郑亦然出任邻角区委书记是黄宏远的意思,陈京上任后要拜码头,他也得给足陈京的面子。

但是这一次见面的时间很短,前前后后就是二十分钟的样子。

黄宏远和陈京握手,拍着陈京的肩膀道:“小陈,邻角的情况很不错,但是你们不能够骄傲大意,不能够固步自封,而应该要继续努力,力争把邻角在几年之内建设起来,最好能进入全市经济三甲区。”

黄宏远担任海山市长多年,发展经济是黄宏远在海山最得意的政绩,他在政府主持工作的时候,搞了一个全市三甲的竞争。

由于现在的干部选拔和任命,大都是以经济方面的成绩为导向。

所以。黄宏远搞的这个三甲竞争当时反响非常大,各区县为了进三甲,各自展开了激烈的竞争,而这一点恰恰是海山经济发展的亮点。

黄宏远鼓励陈京进三甲,这既有他不忘当年勇,隐隐有些得意的因素。更多的却是在鼓励陈京。

邻角毕竟偏远,虽然靠近南港。但是南港和海山一直不和,两个市共同发展的基础还不够,邻角的经济要进海山三甲难度太大。

陈京自然能够领悟到这一点。

但是陈京也是个傲气的人。最近他一直就在琢磨邻角的发展问题,他还真不觉得邻角比其他区县的条件差多少。

如果陈京是在楚江,他现在早已经开始行动了。

只是现在在岭南了。他单枪匹马,没有人脉,有很多想法要实施起来难度却是相当的大,所以,现在他不得不收敛隐忍一些。

但是好不容易见到黄宏远,他也不能够白见了。

他道:“黄书记,我一直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我们邻角经济发展普遍被人反映,说我们缺乏规划、缺乏目标。最近我就在想,我们是不是要想想办法。在宏观经济规划方面有点作为?”

黄宏远微微的愣了愣,他心思机敏,瞬间便明白陈京心中已经有了想法,便道:“你说说你的想法,我看是否可行!”

陈京便道:“是这样。目前中央经济研究所还有发改委有专门的宏观经济规划的研究项目,我想能不能够利用这些项目,我们在这上面动动脑筋,请经济专家替我们把把脉!”

黄宏伟远微微蹙眉,上下打量着陈京,内心沉吟。

陈京他是初接触。不识深浅,但是陈京能够通过全省干部公选,而且在市里的选拔中又脱颖而出,最后他的名字能够上到常委会上研究,这年轻人肯定就不一般。

现在他听陈京张口就提到中央研究院经济研究所,还提到了国家发改委,说话的语气跟一般干部就不同,果然是有几把刷子的。

关于宏观经济规划的问题,现在已经成了一个课题。

不仅是邻角面临规划的问题,就是海山市甚至是整个岭南都存在这方面问题。

共和国的改革开放是没有历史经验可以遵循的,南巡首长都说过,一切都是摸着石头过河。

在发展初期,这样的摸着石头过河不会有问题,但是到了现在,尤其是现在的岭南,因为发展缺少规划、政府决策短视等问题,造成了很多的问题。

比如说重复建设,环境破坏,区域经济没有重心等问题,另外一味的追求规模和产值,忽视了发展质量和核心竞争力的打造,这也是相当严重的问题。

陈京现在提出要让专家为经济把脉,黄宏远也早就有这样的想法,而且还行动过,但一直收效不大。

但是陈京现在说的是中央经济研究所还有国家发改委的专家,如果真能促成这样的项目,有效果与否先不论,海山因为这样的项目增加知名度是肯定的。

在岭南地区临港市为什么一枝独秀?南港市虽然条件不如海山,却为什么发展老比海山快一个节拍?

这很大程度上都是沾了特区这块牌子的光,因为是特区,所以知名度大,再加上国家的政策倾斜,这就是他们先天的优势。

黄宏远是颇有眼光的,看问题的角度不同于常人,他沉吟了一会对陈京道:

“这样吧,小陈。你先跟发改局夏局长沟通,你们一起拟一个方案出来,然后照此实施,市委和市政府对此事表示关注,如果这样的方法有效果,到时候推而广之……”

黄宏远对此事感兴趣,但他又不知道陈京是不是在信口开河。

他能够做到一市书记,在上面也有自己的路子,甚至在中央,他也有不错的关系。

但是中央经济研究所还有国家发改委这是什么地方?他们一个是中央的智囊机构,一个是国务院下属的核心单位,从这里面请专家做项目谈何容易?

陈京本来对黄宏远就没抱多大的期望,能够得到他这个承诺已经是相当满意了。

他再待和黄宏远多交流一点,恰在这个时候黄宏远的秘书小韩过来了,陈京自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便起身告辞。

辞别黄宏远,陈京回来开车就有些心不在焉了。

现在陈京感觉在邻角很难开展工作,必须要找到一个适合的突破口才行。

但是在邻角内部,目前要撕开突破口很困难,别看班子内部,大家表面上对他客客气气,其实各自内心都防备着呢。

陈京也想按常规的办法,搞个什么运动,发个什么命令,或者干脆是像黄宏远那样搞个大整风,然后借这个机会调整一批干部。

但现在问题是陈京无人可用此其一,另外,陈京稍微动动,就可能引起别人的警惕,到时候就可能有麻烦。陈京不能不考虑到有些意料之外的情况,如果搞得不好,目的没达到,反而让自己陷入了被动,那就真得不偿失了。

内部不行就只能走外部。

陈京想到宏观经济规划也不是心血**。

他早就看出了岭南经济发展存在的很多问题,他觉得邻角现在发展的问题尤其突出。

如果邻角像现在这样,只顾着招商引资,只顾着搞大经济规模,不顾经济发展质量和整个邻角的形象,以后将会相当的麻烦。

所以陈京想到了为邻角的发展搞一个宏观经济规划,对这个规划的拟定,陈京已经有了一个脉络,但是实施时机不成熟,他必须要做工作创造诸多有利条件,才能够实施自己的计划。

“书记,我们是不是再跟发改局夏局长联络联络?”刘曲风忽然道。

陈京皱了皱眉头摇了摇头,刘曲风不敢再问,拿着笔低下头认真的做着记录。

他做事情很仔细,陈京这一次拜访了那些人,拜访这些人的详细经过等等,他都纪录得清清楚楚。

官场上处处留心皆学问,别小看这些纪录,比如说有个领导的礼物是放在某某菜馆的,那就可以断定这家菜馆和那个领导是有关系的。

说不定,这个菜馆就是这个领导的产业。

这些关系慢慢琢磨,就能琢磨出一张网来,这张网就是庞大的关系人脉网。

陈京舍弃刘健用刘曲风,最早并没有想到刘曲风有这类的本事,现在发现刘曲风这个人还真精细。陈京需要的各种材料,刘曲风准备得妥妥当当,陈京每天的日程,他也能够安排得相当得体到位。

而且委办的各项工作,刘曲风安排也是轻车熟路,或许刘曲风这人真不具备才华,没有那种雄才大略。

但这人用来管家,用来放在身边做事真是太合适不过了。

陈京忽然觉得自己换刘健是明智的,刘健或许个人能力强一些,但是一个委办主任,要那么强的能力干什么?

发改委夏局长叫夏朝南,陈京这一次拜访他就没遇到人。

不仅没遇到人,礼物也被拒收,看来作为发改局的一把手,这个夏朝南没把陈京放在眼里。

有了这次教训,陈京可不想再碰钉子了,虽然他现在有了黄宏远的一个空头承诺,但是用黄宏远去压夏朝南显然是不可取的。

毕竟,陈京需要具体发挥作用的人是夏朝南,如果把这个人得罪了,陈京想实施的计划恐怕就真难以实施了……

所以,陈京得想另外的办法去和夏朝南搭上关系才行。

刘曲风有些担忧的看着陈京,陈京心中的计划他大致了解一些,说句实在话他并不看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