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646章 阴谋酝酿!

第六百四十六章 阴谋酝酿!

粤州。

这里号称共和国的南大门,岭南人好吃是出了名的,有句俗话叫只有想不到的,没有岭南人吃不到的。

岭南人吃的东西千奇百怪,有很多外地人见之都觉得恶心,但是岭南人却吃得津津有味。

而在粤州,有算是岭南吃文化最浓郁的地方,今天,陈京就在著名的南粤海鲜城请乔正清和夏朝南吃海鲜。

夏朝南年龄四十上下,生得斯斯文文,看上去像一个大学教授。

他带着一副金丝边眼镜,眼睛略微有些小,让人觉得他是眯眼看人。

陈京和夏朝南在乔正清的介绍下认识,夏朝南非常的惊讶。

海山市下面的一个区委书记,能够请动省政府秘书长给他撑面子,这说明这个人非常的不简单。

夏朝南是乔正清的老下属了,乔正清的面子他不能不给,所以尽管他平时为人傲气,但是还是抽出时间和陈京见面。

陈京这个人他了解过,知道其很年轻。

对太年轻的干部,夏朝南是不怎么瞧得上的,虽然从级别上来说,他和陈京级别一样。

但是发改局的地位特殊,下面的区县除了极少数一把手能够和他对等外,其他的人他都不怎么看得上。

显然,陈京还进不了他的视线。

但是今天,他和陈京一接触发现自己错了。

陈京无论是待人接物还是表现出的气质气度。很容易让人忘记他的年龄,夏朝南都觉得陈京不止二十多岁,因为这人处理问题实在是太老到了。

很快,夏朝南就很自然的把他发改局局长的架子收了起来,开始和陈京亲切自然的交谈。

由于几人只喝一点红酒,所以气氛不是很浓。

而恰恰这样的气氛方便谈事情,陈京和夏朝南交流愉快的时候,他便把宏观经济规划的那个项目和夏朝南做了交流。而且把黄宏远做的指示也一并和他说了。

夏朝南微微的皱眉,脸上却是讪讪。

按照正常情况,陈京手上有黄宏远的指示,他就可以直接找夏朝南,市里一把手放出了话,陈京要求的项目又不涉及太困难的问题,他夏朝南如果故意刁难。这完全就是在扫黄宏远的面子。

但是陈京没这样做,他是客客气气的找了乔正清来接触夏朝南。这算是给了他十足的面子了。

官场上打滚的人最注重的除了权利外就是面子了。陈京手握主动还能够如此“尊重”夏朝南,夏朝南不能不有所表示,他当即拍胸脯道:“陈书记,这样吧,这事我马上安排去办,我们以市发改局的名义立个项,然后联络一些专家学者过来。或者是成立几个课题组,具体的方案我们再研究。反正邻角的宏观经济规划,肯定尽快解决……”

陈京摆摆手道:“夏局。我可不是这个意思。我想啊,项目立项是必要的,成立课题组那是专家和研究机构他们内部的事儿,但是宏观经济规划这一块一直嚷嚷得凶,却没有多少实际行动。

我的想法是这样,我们全市十几个区,大家一起来个大竞争、大比武,从中挑选几个试点来让专家把把脉,看看社会各界的反响,你看怎样?”

夏朝南沉吟不语,抬头看陈京。

他有些疑惑,不知道陈京葫芦里究竟是装了什么药,搞试点就直接让邻角来做试点不就得了吗?还需要搞什么竞争,比武?

如果是竞争比武,邻角就一定能脱颖而出?陈京这也太自信了吧?

夏朝南没反应过来,乔正清却很敏锐,他马上洞悉了陈京的意图。

陈京不禁要搞宏观经济规划,而且还要搞出大影响力,搞经济规划是一方面,搞眼球经济吸引人注意则是另一方面。

陈京意识到了自己执政的地方知名度太低,要提高知名度,引起别人关注的方法有很多,陈京选中了宏观经济规划,请国内知名的经济专家为其把脉,以这个噱头来推进经济发展,既有明确的方向,又能够搞出影响力来。

乔正清想到这一点,心中一惊,不由得认真的开始打量陈京。

难怪方书记如此重视这个年轻人,他一省委书记,竟然亲自打电话让自己对其关照,这人果然不一般,视角很独到,想的办法很有特点。

“我看行!朝南,你把这件事影响力搞起来,把全市的积极性都调动起来。搞经济发展嘛,总要营造竞争的氛围出来,不仅要竞争发展的数量,还要竞争发展的质量。

像这样的专家为经济把脉,一旦搞出了影响力,社会重视,媒体重视,就由不得上级政府不重视。一旦大家都重视,政策上也会有倾斜,这对区域经济发展利益是非常大的!”乔正清插言道。

他顿了顿又道:“朝南你主持发改局的工作,总得要做出一些实际成绩来,多往宏观经济规划上面开拓思路,这是个好路子,值得用心去琢磨!”

夏朝南也是在官场混迹多年的人,他本来有点疑惑,但现在经乔正清这样一点拨,他自然明白了其中的关窍,一时心中也非常的意动。

他终于明白陈京为什么要绕这么大的弯请自己吃饭了。

一方面,发改局要把竞争的气氛搞起来,影响要搞大,另一方面,不管怎么竞争,邻角必须要是最后的胜利者。

竞争目的是扩大影响,搞活气氛,引起各方重视,但目的不能偏离!

对这一点,夏朝南不能够给陈京肯定的答复,他沉吟一下道:“对这个问题我肯定会大力去做,你的想法我也支持,要不这样,我们分头行动,我负责搞方案,拟定计划,你负责去联系相关重量级的专家和单位项目。

争取我们搞一个全省样板出来,现在不是倡导专家治国吗?我们领导干部能力终究还有不及的地方,我们请真正的专家来给我们的发展出谋划策,这个想法是非常正确的……”

……

海山,国际酒店旋转餐厅。

这里的法国料理非常的地道,从厨师到服务员甚至到食材,都是从法国来的。

一进入餐厅,浓浓的法兰西风情扑面而来。

刘健手中端着红酒轻轻的摇晃,情绪很低落,从区委办主任调任副区长,在外人看来是升了,实际上他自己清楚是被流放了。

就在今天,区长李国伟找他去谈话,有重新要使用他的意思,想调整他分管旅游、民政方面的工作。刘健当了这么多年的委办主任,是人老成精的人物,李国伟一说这个意思,他立刻就明白,李国伟是想利用他来做挡箭牌。

现在旅游和民政面临的问题都非常大。

旅游方面,邻角区的旅游资源集中在白石镇,白石镇那个地方因为发展意见不统一,搞得班子一团散沙。

另外,由于几任班子在发展的问题上犹犹豫豫,有些征过的地,因为没发展老百姓又占用了。还有一些征地已经使用了又还存在价格纠纷,扯皮的事儿很多,民心是相当的不稳定。

在这样的环境下开展旅游,困难不是一般的大,这些工作根本就是看上去光鲜,实际上尽是问题。

可是现在的情况,刘健如果不接受李国伟的安排,极有可能和李国伟又交恶,那样的话他一二把手都得罪了,邻角还哪里有他的立锥之地?

他心中郁闷,便约刘晟出来喝酒。

刘晟眯着眼睛看着自己的老弟,心中暗暗摇头。

当官的人就是这样,为了芝麻大一点权利就搞得整天闷闷不乐,好像是死了老娘一样,真就是那点出息。

“健子啊,你心胸放开一些,多大一点事嘛!邓公还三上三下呢,你受这点挫折算什么?”刘晟瓮声道,他顿了顿,放下酒杯道:

“办法我倒有一个,最近白石镇那边不是闹矛盾吗?我看干脆添一把火,搞人在那边强拆几座房子,最好能搞死几个人。你看看陈京和李国伟这两人还能不能这般沉稳,我保证他们立刻狗咬狗,满嘴是毛。

这样更好,陈京这小子根基浅,让他摔个狗吭屎,他和李国伟交恶了,姜伟那边也就蹦跶起来了,到那个时候,我们再动动,这小子就得灰溜溜的滚蛋……”

刘晟脸上露出阴狠之色,十分的阴霾可怕。

刘健皱皱眉头道:“可是大哥,如果这样做,引起了群体事件,乱子就大了!我们一个班子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行了,行了!”刘晟不耐烦的摆摆手,“难怪有人说秀才造反,三年不成。做事吞吞吐吐,犹犹豫豫,又还妇人之仁,难怪混了这么久也混不出名堂来,你呀,以你现在这点本事想立足邻角,还早着呢!”

刘晟臭骂了刘健一通,抓起电话就拨通天地纵横彭朝晖的号码,电话一接通,他一脸恼火的道:

“老彭啊,你上次忽悠我啊,你给我指点说白石镇投资环境好,可现在这里尽是乱子啊,矛盾冲突激烈得很,我手下的几个工作人员在那边被人打趴下了,你得给我一个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