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648章 美女记者冤家路窄!

第六百四十八章 美女记者冤家路窄!

虽然南方的天气暖和,已经到了盛春时节。

但是稍微下一点雨后,晚上还是略微有些凉意。

唐玉这一次来海山算是微服,并没有开报社的车,而是借了朋友一辆路虎。

她亲自驾车带着两个同事,女人开着霸气的路虎,尤其是像唐玉这样颇具风情的女人,那更是有别样的魅力。

唐玉今天穿着一件灰色的长风衣,带着墨镜,整个人看上去又酷又靓,跟她一起过来的两个男同事都不敢正眼看她。

车停在酒店门口,唐玉迈步走到酒店大厅,嘴角弯起了一个弧度。

这一次有人爆料称在海山发生了群体事件,她是反应速度最快的,她入行没有太多年能够成为知名记者,很大的原因就是她信息来源很准确,很多时候都是先声夺人,等别人反应过来的时候,她的评论文章已经发表了,所以她的名字才能渐渐的声名鹊起。

而这一次,她过海山还有一点让她颇为期待。

她已经了解清楚,这一次出问题的地方是海山邻角区,而这个区的区委书记叫陈京,她和陈京之间是有故事的。

她倒想看看,这一次陈京玩儿什么花样,女人的心胸都狭窄的,她唐玉也不例外。

走到酒店门口,迎面就过来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他笑眯眯的对唐玉道:“唐记者,一路辛苦,一直在等您呢!”

唐玉微微蹙眉,道:“请问你是……”

中年男人哈哈一笑,道:“我姓刘,是海山邻角区的委办主任,我们书记交代了,说他和您是旧识,你过来一定要好好接待,他还指望你能够为咱们邻角的发展摇旗呐喊呢!”

唐玉一愣,心里火一蹭就上来了。

好一个陈京,自己还真被盯上了,什么旧识朋友?谁跟他是旧识朋友?

唐玉心里有一股莫名的恼火,而她盯着这个刘主任看,却发现这人一脸的诚恳实在,根本就不像是在睁眼说瞎话,让她肚子里有火都不好发泄出来。

她很清楚,也许这个刘主任也是蒙在鼓里的,真正可恶的是陈京,他这是在向自己叫板啊!

一念及此,她心中反而平静了,对刘曲风道:“刘主任,接待的问题就不必麻烦您了,你们书记在哪里?不会是还在出事的第一线吧!”

刘曲风不慌不忙的道:“晚上嘛,书记自然是下班了!他叮嘱我让我搞好你们的接待,明天他接受你们的专访!”

“专访?我说了要专访他了吗?”唐玉有些可气的道,他嘿嘿冷笑,心中却是暗暗吃惊。

邻角既然出了问题,陈京不藏着掖着,还敢接受自己的专访,难不成事情真的没问题了?

她嘴唇抿了抿,心中冷笑。

幸亏这一次她是接到的线报,线报不仅说了事情发生的情况和经过,还把很多处理的内幕都发给了她。

这其中包括警察恶意殴打民众,邻角为了发展经济强占基本耕地,破坏文化设施,破坏森林资源等等。

这些所有的问题都是清清楚楚,唐玉过来不过就是确认一下而已。

一旦确认,只要她愿意,她就有能力把邻角的问题爆出去,凭她的能量,引起邻角政坛一次大地震,那是分分秒秒的事儿…………夜,陈京亲自驾车到白石镇镇政府。

白石镇镇政府此时挤满了人,在这里指挥的最高领导是李国伟,然后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童小离、国土资源局相关领导,等等,很多人都在这里没有回家。

陈京到的时候,所有人都来迎接,陈京一一和大家握手,一语不发。

事情的情况前因后果他已经清楚了。

事发的原因是白石镇一家台资企业,几年前就征了一块地用作新厂房建设。

但当时白石镇因为条件特殊,考虑到环保以及文化保护等原因,市里对征地进行了叫停。

企业给了钱买了地不敢用一直闲置,而闲置的土地没人用,周围的农民又进去开垦重了菠萝和香蕉。

但去年这家企业通过关系,让国土局开看口子,这块地他们就要收回。

可到这个时候,农民不愿意了。他们已经在使用这块土地,在上面种了水果蔬菜,他们愿意把以前的征地款退回去,土地不卖了。

企业当然不愿干,几年前的征地政策和现在的政策根本不一样,那个时候征地花钱少,而现在要征同样规模的地,则要花费更多的钱,这就是一个大扯皮。

而之所以会爆发群体事件,是有工程队私自将农民种的香蕉和菠萝连夜给铲平了,这一下激怒了当地人的怒火,所以当地人和企业发生了严重冲突……陈京主持开了一个紧急会,童小离先发言汇报了目前处理的情况。

他道:“关于这一次事件,带头闹事的一帮人我们已经进行了拘留,目前正在抓紧教育。本来这个事儿当地人就没有道理,已经卖出去的土地,哪里能够说收回来就收回来?

而且,这些土地让他们使用了这么多年,这已经是照顾他们了,现在他们得寸进尺还想将其据为己有,这既不符合人情,也不符合法理。”

陈京皱眉打断他的话道:“老童,你批评教育能够收到多少效果,是不是一定能保证没有问题?”

童小离一愣,怔怔说不出话来。

现在的老百姓,个个都精明得很,哪里可能说一定保证没问题的。

即使这事处理妥当了,有不服的人肯定也会往上举报上访,毕竟这次事件伤了人,有人员受伤,后续处理就有无穷的隐患,解决这些隐患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儿。

童小离无言以对,陈京缓缓开口道:

“我们处理问题有时候不能完全依据法理来办,尤其是涉及老百姓利益的时候。对老百姓来说,土地就是天,就是他们的一切。我们政府要用地,将他们的土地完全征收了,他们的生计难以维系了,回过头来找政府,这不也是顺理成章的吗?

所以,所有拘留的人至少没出现大错误的,都应该释放,然后政府先想办法把这一季香蕉和菠萝的钱给他们补上,然后再重新商议补偿问题……”

“可是有一个问题,补偿资金从哪里来?以什么名义来?”一直没说话的齐茂林插言道。

陈京扫了他一眼,然后又看了看一直没说话的李国伟,然后道:“你们镇里先拿出方案,资金的问题我想办法,明天我要到现场走一走,看一看……”

“书记,明天可能不行,目前现场虽然暂时控制住了,但是情况很复杂,很有可能出乱子……”童小离道。

陈京脸色一寒,道:“我到现场不行,那明天省委胡书记要过现场行不行?不要把闹事的人当成洪水猛兽,你们越把他们当成洪水猛兽,就越难以掌控局面。

好了,就这样定了,今天大家各就各位把工作做好,各单位部门都要写关于这次事件的报告,报告要从自身原因开始找,我不希望看到推诿责任的报告!”

陈京主持会议干净利落,他感觉得出来,有人不满意,甚至有人心中隐隐还有气。

但是陈京顾不得那么多了。

他很清楚,邻角的事情是有人从背后推动的,他去省城就出事,而且出事的方式这么蹊跷。

陈京坚信,作为一个外来投资的企业,他们的施工队是不可能会毁坏老百姓的庄稼的。企业都讲和气生财,他们遇到问题大可以找政府,他们有必要通过这样的方式激化周边的矛盾吗?

这根本就没有可能的事情。

另外,记者来得也太快了。

事情发生第一时间就封锁了现场,然后马上给自己做了汇报。

他从省城刚回来,省城的记者几乎是同时就抵达了海山,这样的速度太快了……陈京从其中嗅到了别样的味道,他也没想过去调查,因为他清楚,别人既然敢这样做,凭陈京现在的能力他也调查不出来。

与其最后不了了之,还不如装作不知,根本就不动那个念头。

在陈京的脑子里面,解决问题的办法有很多种,并不一定只有一种刨根问底。

处理群体事件他经验丰富,像白石镇这样的群体事件,他没到现场,只听汇报,他脑子里面就能够想到应对的办法。

今天的会议,一直没说话的就是李国伟。

他脸色难看,心事重重。

会议结束以后,陈京叫住他,用手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老李,劳累了一天,早点回去休息,身体可不能垮了!”

李国伟面无表情,他淡淡的道:“白石镇的事情我认为有必要认真调查,查一个水落石出!”

陈京摇摇头,摆手道:“老李,我和你的看法相反,有些跳梁小丑别的本事没有,只会那几手三脚猫。你如果重视吧,他还更不知轻重,对这样的下三滥手段,干脆不理,其自然会现形迹。

这就跟狗一样,他如果叫你撒腿就跑,它就会猛然扑过来。

反之,你如果迎上去,他反而胆怯,只能甘做一条夹着尾巴的狗,没什么大不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