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649章 省领导要来?

第六百四十九章 省领导要来?

海山市委,因为这两天省委副书记胡俊中过来视察调研,市委书记黄宏远非常的忙。

胡书记视察海山,这说明省委对海山工作的重视,而黄宏远担任海山市市委书记以后,胡俊中还是第一次过来视察,所以全市上下,对这次接待都小心翼翼。

按照日程,胡俊中要安排下三个区县实地考察,主要考察的重点包括党群建设成果、经济规划和发展成绩,还有就是重点看一看年轻干部在工作岗位上的表现。

作为省里面主管党群的副书记,胡俊中的威信是相当高的,他的出行,后面跟的都是大批手持长枪短跑的记者,他走到哪个地方说过哪些话,都会有认真严肃的语音文字记录。

而这些语言文字记录一部分会是新闻,更重要的是,这些记录中会传递出很多信息,所谓的领导指示精神就在这中间体现出来的。

政治上的事情总是很微妙,哪些地方发展有前景、有前途,常常就要看领导喜不喜欢去。

领导经常去,跑得勤的地方,这地方指定就有前途,政策方面、资源方面得到倾斜也是肯定的,所以就预示着发展机会多。

这一次胡俊中过海山视察三个区县,这几个地点海山方面也是经过专门挑选的。

清晨,市委秘书长周国华搓着双手直奔黄宏远的办公室。

他压低声音对黄宏远道:“书记。邻角那边的情况还不稳定,是不是考虑换个地方?”

黄宏远皱皱眉头,道:“是怎么回事?问题严重得很吗?”

周国华脸色微微变了变,道:“具体的情况我也不完全了解,但是邻角的陈书记很谨慎!”

周国华是老机关,常在领导身边工作的人,措辞方面相当的含蓄,他说“谨慎”两个字。把邻角现在的微妙状态表现得淋漓尽致。

邻角的情况怎么样他不知道,但是陈京的态度“谨慎”,这就是他对胡书记的到访没有十足的接待把握,这是陈京的态度!

周国华的话黄宏远自然听得明白。

把陈京放到邻角是黄宏远力排众议做的决定,在海山政坛引起的争议是很大的。

陈京在邻角现在的表现目前还看不出亮点,对此黄宏远心中隐隐已经有了一些意见。另外,陈京来邻角之后。和他的联系也并不太紧密,这也让他心中更是不快。

说起来。陈京是很特殊的存在。

他如果真要往黄宏远主动靠拢。黄宏远态度还不一定会明朗,毕竟,黄宏远现在需要的是自己的班底,陈京的背景不明朗,黄宏远没有足够的把握能够掌控他,对这样的干部,他不敢完全信任。

但是反过来。陈京现在对他冷淡,他心中又不快活了。这一次黄宏远安排胡俊中视察邻角。就是考虑要给邻角一个机会,陈京因为出了一点事儿就如此“谨慎”。这个年轻人是不是能力有问题?

“行了,换地方吧!”黄宏远果断的道,他脸色阴沉,道:“你给邻角那边打电话,让他们把问题调查清楚,然后给市委打个报告说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嘛?一上来就把党群关系搞这么差!”

周国华一凛,听出了黄宏远对邻角的不满,他轻轻的咳了咳,道:

“邻角内部不稳,陈京现在工作面临的困难大,有些人团结方面考虑得少,尽想着个人恩怨,这对邻角的工作是个大阻挠啊!”

黄宏远盯着周国华深深的看了一眼。

周国华说的有些人他也明白,陈京来邻角争议很大,很多人都想着盼着这小子混不下去,这样的话不仅邻角政局会改变,这对黄宏远的面子也是一种抹黑。

一想到这里,黄宏远对陈京的一丝不满又渐渐淡了。

陈京有陈京的难处,这年轻人个性很强,脾气很倔,现在还有一股子冲劲,这就应该要鼓励。毕竟,陈京能在邻角立足是有利于自己的。

周国华出了黄宏远的办公室,但是一会儿功夫,他又转了回来,他讪讪的笑了笑对黄宏远道:

“书记,刚才我跟省委沈主任沟通,沈主任不同意更改日程,他说胡书记想到邻角走一走、看一看……”

黄宏远眉头一皱,抬手看看表道:“你……你……马上给陈京打电话,让他立刻想办法把局面稳住,至少在今天要百分之一百的保证不出问题……”

……

陈京并不知道邻角的事情已经在市委引起了相当大的波澜了。

他也不清楚黄宏远对自己已经有了不满。

他政治上很成熟,他很明白自己在海山所处的位置,他也想找机会向黄宏远靠拢。

但是,目前他什么底牌和实力都没有,怎么向别人靠拢?

与其自己主动向黄宏远示好,还不如让黄宏远意识到自己的成败会对他造成正面或负面的影响,这可能还起作用一些。

和黄宏远保持不冷不热的关系,但是市里的秘书长以及几个副秘书长,陈京却都是一一拜访,礼数从未有缺。

他自己在机关待过多年,比谁都清楚和领导身边人搞好关系重要性,“阎王好见,小鬼难缠”这话自古就有,秘书长级别的不能算小鬼,但是他们在领导面前说话是很有力度的,是必须搞好关系的。

同样是清早,陈京上班很早。

他还只到院子里,就看到刘曲风在办公楼一楼大厅团团的转。

他见到陈京过来,忙快步迎上来道:“书记,您可来了,唐记者一大早就非要过区委,我拦都拦不住……”

陈京微微蹙眉道:“她人呢?”

刘曲风道:“我已经安排让其在会客厅等了,今天您去白石镇,可是现在……”

陈京摆摆手打断他的话,道:“让她去我办公室等,我稍后就过来!”

陈京说话间便和院子里的安排车队的一个副主任叮嘱,让他安排好车,待会儿他要出去白石镇。

唐玉今天穿着一套职业装,上身着一件灰色的小西装,下身是短裙,冷色调的高跟鞋,很内敛庄重。

她进陈京的办公室就四下打量。

办公室很整洁,也很简单。

一个书柜前面摆着办公桌和办公椅,大厅另一侧放着一套组合沙发加一个茶几,然后就是几盆很常见的绿色植物点缀。

唐玉深吸一口气,空气中有一股自然的清香,应该是外面院子里送过来的花香。

“这就是陈京的办公室?”唐玉比较惊讶办公室的简单,而办公室的布局又有一种很干练的味道,让人对这间办公室的主人充满了想象。

她定了定神,自顾在沙发上坐下来,今天过来她就下定决心要问白石镇的事情。

她倒想看看陈京怎么来狡辩、遮掩这件事,唐玉做了这么多年的记者,他见过的官员太多了。

那些官员很多时候为了躲避记者,为了掩盖事实真相,封锁消息、避重就轻的手段是层出不穷。

唐玉应对这些手段和办法也已经轻车熟路,今天她盯上了陈京,她想看看这个千里挑一的优秀年轻干部究竟有些什么手段!

一想到这里,她心中就按捺不住兴奋,上次她一时大意,被陈京搞了一个灰头灰脸,这一次终于迎来雪耻的机会了……

“吱呀!”一声门被推开了,唐玉吓一跳,连忙收拢心神,正襟危坐。

一个熟悉的面孔出现在唐玉面前,很年轻、很帅气,风度翩翩,这不是陈京是谁?

她忙站起身来,陈京一眼看见唐玉,微微的蹙眉,压压手道:“唐记者吧,坐,坐!你喝点什么,有茶有咖啡!”

陈京面带微笑,脱掉了外面的外套,将包放在办公桌上,然后拿杯子开始冲茶,唐玉脱口道:“随便吧,给我一杯咖啡!”

陈京笑了笑,又很熟练的拿出一个咖啡杯给唐玉冲了一杯咖啡。

咖啡热气腾腾,陈京亲手放在唐玉的面前道:“省报名记过我们邻角,真是不容易啊,希望唐记者能够为我们邻角多做宣传,我代表邻角区委政府先谢谢你了!”

唐玉心中暗暗冷笑,这个陈京果然一上来就避重就轻,闭口不谈邻角最近发生的事儿,尽说一些假大空的话,还当自己是刚入行的雏儿?

唐玉表面上应付着,心中却下定决心,这一次一定得让邻角好好出名,只是出名的方式可能有些极端。

陈京和唐玉闲聊,有几次唐玉准备问尖锐的问题,但不知为什么,她竟然发现难以出口。

伸手不打笑脸人,陈京态度很好,除了开始的客套话,后面的话竟然感觉很诚恳,让唐玉赫然感到很恍惚。

最后,她一咬牙,决定狠心出招。

恰在这时候,陈京办公室的电话不适宜的响起,陈京过去接电话。

电话挂断后,陈京冲唐玉笑道:“唐记者,你来的目的我们彼此都清楚,我也不跟你藏着掖着,现在我马上要去白石镇,你有没有兴趣跟我一去过去?

你是知名记者,用自己的眼睛看,用自己的耳朵听,用自己的脑袋去分析,我希望我们的合作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