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650章 冒险一搏

第一千三百一十七章何去何从(终章)

这一次白石镇的事儿一共抓了五个主要问题人。

这五个人闹事最凶,涉及到当地的三户人家,而这其中,闹得最凶的一户人家姓苏,他们两兄弟一个叫苏鹏一个叫苏朝。

他们两人种的香蕉最多,一共有十多亩,而这一次遭到毁坏的香蕉他们两兄弟有八亩,当时他们非常气愤,拿着铁锹很冲动的就去土地所有单位恒飞铝业去闹事。

和他们一起的还有他们家人,其中苏鹏的老婆在冲突中被警棍击中,头破血流送了医院。

陈京到现场的时候,现场的气氛非常的紧张,因为知道区里的书记今天要来,村里的人都过来了,搞得现场维持秩序的人很紧张,马路两旁都拉起了警戒线。

但饶是如此,陈京的车到现场还是引起了相当的**。

老百姓不顾警戒线一起往陈京的车旁边涌,有人就开始激动的喊:“放人,警察非法打人、抓人,要求放人……”

场面一乱,现场维持秩序的警察就有些恐慌。

现场总指挥区公安局副局长冯宝坤满头大汗跑到陈京边上道:“书记,这里很危险,群众情绪激动,我建议您还是先进厂里面去,然后我们再组织相关代表过来开会,现在这人太多……”

陈京冲开车的司机摆摆手道:“停下来,开天窗!”

天窗打开,陈京来的时候就做了准备。车上装了喊话器。

陈京拿着喊话器脑袋从天窗钻出来喊道:“各位长水村的老乡们,大家都静一静,静一静!”

陈京有处理群体事件的经验,大家情绪激动的时候一喊话,果然场面的**缓和了一些。

陈京顿了顿道:“我叫陈京,可能大部分人都不认识我,我是咱们邻角区新来的区委书记!今天我过来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谈咱们争议土地的补偿问题来的。

我现在先跟大家保证两点。第一点,所有涉嫌闹事的人稍后会无条件释放。第二点,今天我们就土地的问题可以无限制的深入交谈,任何问题都可以谈。

今天的谈话是当场谈话,当场表态,当即生效,所以请大家稍安勿躁。因为考虑到内面会议室有限,我们只能邀请当事的一些家庭来谈话。其余的人希望大家遵照秩序……”

陈京说话很柔和。而且明确说了放人,还说什么问题都可以谈,他这样一说,先前激动的人群气氛缓和了一些。

很快下面就有人嚷嚷道:“陈书记,那我们会不会得到补偿,政府会不会给我们考虑……”

陈京肯定的点头道:“今天我们就谈补偿来的,我可以肯定的说。一定能得到补偿!”

他顿了顿,道:“现在场面太杂乱。我们稍后里面再谈!”

陈京安抚住大家的情绪,然后让司机开车进了厂区。

今天双方谈判。老百姓一方一共有十个人,这其中包括昨天抓捕的那几人。

在陈京的努力下,这几人被免除了拘留,都到了现场。

陈京刚才在外面承诺得响亮,但是实际到谈判的时候,是非常艰难的。

毕竟,从法理上说,老百姓已经把土地卖掉了,双方都有征地合同,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是没有理由再要补偿的。

很多部门对补偿的问题都有异议,毕竟作为邻角来说,每年因为发展和城市建设,征地的情况非常多,如果说今天在白石镇开了口子,以后就会有数不尽的麻烦。

但陈京拍板,明确了补偿的内容,补偿不属于土地补偿,属于青苗补偿。

老百姓种的庄稼没来得及收,在这样的情况下要征地用地,破坏庄稼,让老百姓一年的劳动付诸东流,这需要补偿。

另外的补偿是污染补偿,污染补偿包括环境污染、噪声污染等等,老百姓本来生活的地方没有遭受污染,现在因为引进了企业,有了各种各样的污染,所以需要给予他们补偿。

陈京在会上说的这些补偿内容不仅是现场的各单位干部闻所未闻,就连参与谈判的老百姓都目瞪口呆。

虽然新时期的农民都见过世面,但是上面环境补偿,噪声补偿,今天还是第一次听说。一时大家都觉得新奇。

由于陈京拍板,现场各单位办公,各种补偿协议迅速草拟,效率相当的高。

在明确完相关补偿问题之后,陈京强调,政府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多跟老百姓考虑考虑,多照顾老百姓的利益,这终究是不会错的。

各部门各级党委政府在处理纠纷问题上,要多站在老百姓的角度考虑问题,少跟民争利,问题自然就能有解决的办法……

前前后后,两个多小时,到上午十点多的时候,双方已经达成了共识,陈京已经没有必要留在白石镇了。

而恰在这个时候,市委来电话,省委胡副书记要过邻角走一走,看一看,邻角方面要负责保证胡书记的调研万无一失。

陈京下午的日常立刻更改。

今天陈京来白石镇自始至终,唐玉都在他身边,返程的时候,陈京过去跟她打招呼,道:

“唐记者,关于邻角白石镇群体事件的问题,今天前前后后你都看到了,具体是什么问题,矛盾点在哪里,后续处理安排等等问题,这都不是秘密。我希望你作为省报名记,能够如实的报道……”

唐玉张张嘴,一时不知道如何措辞。

本来,她今天准备相当充分,各种各样的情况她事先都有详细的预案。

但是她万万没料到,陈京根本就没跟她玩花样,邻角她想知道的所有事情,陈京都对他开诚布公,甚至群体事先的现场都带她过来,让她尽情的拍照、采访,了解情况,这样一来,她反而不知道怎么发飙了。

她支吾了半天,道:“陈书记,我知道您是这一次省委从外省公选的干部,据我所知,这一次外省公选的干部充实到一线以后,普遍反映展开工作很困难,我想请问您是不是也是遇到了这样的情况?”

陈京淡淡的笑了笑,道:“任何人到一个新的环境中都需要适应,都需要一个过程,这是正常情况,跟其从哪里来没有关系。”

唐玉顿了顿,又道:“可是据我所知,现在邻角的问题就很突出,你现在有把握把这些问题在短时间内都解决吗?”

陈京哈哈一笑,道:“解决问题的方式方法有很多种,而其中最差的一种就是依靠区委书记来解决问题。其实我能解决的问题很有限,解决问题都要靠大家。

就像你刚才说的邻角的问题,有些疑难的问题我们正在尝试通过听证会,人大座谈会,甚至是媒体广泛参与的方式来找到解决的途径。所谓‘兼听则明’,作为一方党委和政府,我们需要的是多倾听多数人的意见,借助大家的力量找到问题的解决办法,众人拾柴火焰高嘛,一切都要依靠群众……”

唐玉眉头一挑,她蓦然感觉陈京说话是一套一套,毫无破绽,她沉吟了一下,就要再问。

陈京冲她摆摆手道:“行了,唐记者。我刚刚接到通知,省委胡书记稍后要来我们邻角,我得马上回去布置相关接待工作,我们的谈话只能到此为止了……”

唐玉脱口道:“我现在跟你一起回去,我们在车上谈好不好?”

陈京微微蹙眉,沉吟了一下点点头。

他能够感觉到唐玉态度的变化,今天他是兵行险招,现在想想,还觉得很后怕。

他就知道唐玉气势汹汹的过来就是找麻烦来的,对这样的情况,与其遮遮掩掩,还不如干脆的开诚布公,虽然这样的做法风险很大,一旦出问题,出乱子,后果不堪设想。

但是,事情已经到了关键的地步,该冒险的时候那是绝对不能犹豫的。

现在看来,情况比想象的要好,唐玉的态度有所改观。

这让陈京松了一口气,他很清楚,主政一方的领导和主流媒体搞不好关系的严重性。

记者无冕之王的称号在共和国虽然算不上。

但是,一些大报的知名记者,他们路子野,人脉广,影响力大,往往在高层官场有相当的人脉关系。

而正因为这个原因,共和国的某一些记者能力要比西方的无冕之王的能量还要大,他们有时候一篇文章炮制出来,很可能就能决定某个事情的政策走向,更有甚者,可能会导致一大帮人的乌纱帽落地。

陈京今天冒险一搏,能够引起唐玉对邻角的兴趣,他觉得这是个机会。

邻角太需要宣传了,太需要增加知名度了。

在岭南这样的地方,大家起步的条件都差不多,享受的政策倾斜也都差不多,哪个地方能够脱颖而出都是有深层次原因的。

一方面,地区性经济规划做到位,地区经济拥有相当的核心竞争力。

另外,一个地方的宣传作用也是相当大的,因为宣传,更多人了解这个地方,更多人愿意过来投资,从而会积聚更多的人气,这样的地方发展起来速度就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