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652章 下大力气!

第六百五十二章 下大力气!

【三更!给大家一个惊喜!】

陈京在基层工作过,所以他熟悉基层,性格上面敢于决策,敢于担责任,做起事情来给人的感觉很是干净利落!

另外,陈京也在省委组织部工作过,见过大场面、拥有极强的综合能力。

像接待省委重要领导来访这样重要的接待任务,下面有很多区县负责人常常是不知所措的。

有的人很紧张,提前很长时候就开始准备,劳民伤财,还给领导留下不好的印象,这样的现象很多也很普遍。

陈京今天的接待有包括胡俊中在内的省市重要领导,但是他显得游刃有余,既让领导感觉这次调研很有收获,很值得,有让他们觉得受到了尊重、重视。

在胡俊中接见邻角常委班子的时候,陈京代表邻角党委向他汇报了邻角的基本情况。

陈京不用任何发言稿,把近几年来邻角的经济发展,党群建设,民生福利,医疗保障等等成果向胡俊中一一的做了汇报。

然后,陈京还重点向胡俊中汇报了邻角现在正在进行的干部公选的方案和案例。

陈京强调,邻角的党群建设工作、干部工作要广泛的依靠群众,要让政协、人大相关同志发挥更大作用,要努力继续发挥老同志、老干部门的余热。要充分尊重邻角社会各界的意见,甚至包括外来务工人员的意见。

胡俊中对公选很感兴趣。当即向陈京问了很多问题,对于相关问题,陈京现场给予了回答。

胡俊中和陈京交流过后,他对身边的黄宏远道:“小陈是个人才,你用人有一套!”

在接见完常委班子,陈京安排胡俊中一行参观了萧山工业区、白石镇森林区、还有邻角和南港之间的毗邻区。

南港特区和邻角紧邻,中间仅隔一条小溪,但是这一带目前还一片荒芜。无论是南港那边还是邻角这边,都还没有开发的迹象,不能不说,这让人颇有一些遗憾。

唐玉作为记者参与了今天胡俊中的所有活动。

本来,唐玉就知道胡俊中会过海山,当时她脑子里面就想过,如果胡俊中过邻角。邻角恰好有出事,在这样的情况下。陈京是不是更会疲于应付?

她还准备就邻角的事情给胡俊中打电话进行一个所谓爆料。然后站在一旁冷眼旁观看西洋镜。

但是,计划不如变化快,今天胡俊中到了邻角,而且还视察了白石镇,根本就没有遇到任何的问题,一切正常得不能再正常了。

她一直在观察陈京,她发现陈京自始至终表现相当的得心应手。无论是面对胡俊中还是面对其他的领导,陈京应对都是不卑不亢。游刃有余。

尽管她对陈京一直有成见,但她此时也不得不承认。陈京不愧是千里挑一的优秀干部,很全面,很有一套本事。

唐玉见的官员多了,他还亲眼见过一个县官员在面对省委书记训话的时候,说话舌头打结,搞得省领导对其印象很差,认为其见的世面太少。

当然,站在陈京的角度,他并不知道有人在观察自己。

这一次胡书记来邻角视察,这是个难得的机会,陈京心中一直在琢磨怎么运用这样机会做点事情。

首先,他能够感觉出来黄宏远对自己态度的变化。

自己刚来邻角的时候,当时拎着礼物去拜访黄宏远,那个时候两人谈话虽然算顺畅,但是那样的谈话是有人掐表的,黄宏远更多的是给一些口头支票。

但是今天,黄宏远在视察萧山工业区之后和陈京说:“邻角的发展潜力非常大,小陈你的宏观经济规划要加紧步伐了,是不是遇到了阻力?”

陈京道:“目前一切顺利,如果遇到了阻力,我肯定会找市领导帮助解决的。”

黄宏远笑笑道:“你呀,就知道找时候伸手!”

在胡俊中考察结束后,陈京把刘曲风叫过来叮嘱他,所有省里的领导都必须要有所表示。

陈京就叮嘱两个人,一个是胡俊中的礼物安排,胡俊中爱好收藏军事模型,恰好在萧山有一家生产相关模型的厂商,今天本来是安排要视察的,但是时间没来及,所以要搞一个精致的模型送给他。

另外一个人就是蒋恒云,蒋恒云的礼物陈京亲自送,蒋恒云喜欢收藏,尤其喜欢石头,陈京让刘曲风去白石镇的奇石市场去挑一块好的,带着专业人事去,一定要是精品。

至于其他人的礼物问题,刘曲风自己去想办法,市里的领导等胡书记返回省城后再安排。

刘曲风是地头蛇,而且他向来做事很可靠,很快他就物色到了一块好石头。

那家奇石店的老板是本地人,和刘曲风有点关系,一听是领导要买,也就只叫价两万。

刘曲风打电话请示陈京,陈京立刻拍板把石头买了下来。

这石头很奇,大小一平尺左右,通体黝黑,但偏偏正中间有一圈白色的花纹,花纹规则有型,仔细看形成了一个阿拉伯数字“8”的形状,整块石头天然形成,没有任何的人工雕琢痕迹,相当的古朴大方。

陈京看过以后很满意,当晚就去市里面,又托市秘书长周国华把蒋恒云约出来。

在市里洪城酒店,周国华应约而来,他和陈京握手道:“陈书记,蒋主任可能要等等才会来,胡书记晚上还要会见客人,他让我们先吃!”

陈京招呼服务员上菜,一人上了一瓶茅台酒,周国华推辞道:“陈书记,你我两人喝这么多干什么?”

陈京专门研究过周国华,知道他好的就是杯中物,所以他今天叫的酒也是最好的内供茅塔,他看到周国华两眼发光,嘴上却还推辞,他心中就有些好笑,道:

“秘书长,我跟你可不客气,今天我的酒备得很足!”他指了指包房的一角,那里放着两个大箱子,“酒一共就那么多,全都是这一色的茅台,今天咱们这样,敞开了喝,喝不完的你可要打包带走!”

周国华一看真有两箱酒,他好的就是这口,心情不由得大好,觉得陈京会做人。

他作为市委秘书长,经济方面肯定不会是问题,每年跟他送礼的人不计其数,但是像这样能喝酒而且又能大方送酒的人可就不多。送礼也要让人觉得舒坦,这事一项很重要的本事。

周国华很识货,知道这酒市场上没有,都是地道的内供酒,好东西。

陈京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了,周国华也不客气,当即两人开瓶后就对吹。

酒过三巡,陈京又道:“秘书长,我知道秘书长是风雅之人,号称棋画双绝,画的本事我没有,但是棋道我也略知一二。内心深处对你这一绝不是很服啊。

所以,我想找个时间登门请教请教,我们手谈几局如何?”

周国华眼睛一眯,道:“好,你敢来,我就敢切!我们好好切磋切磋!”

陈京道:“那这样,我这里有一副好棋,待会儿您连酒一并带走。”

陈京从桌子下面拿出两个棋盒子,周国华打开盒子,里面黑白棋子圆润光滑,全是用最名贵的蛤棋石做的。周国华家里也藏有好奇,其中一副是蚕丝玛瑙做的,也非常的漂亮,但是比之蛤棋石还是有所不如。

他心中颇喜,用手轻轻的抚摸棋子,刚刚喝过酒,有热度的手感受着棋子传过来的冰凉,那滋味很好。

陈京登门请教棋艺是假,借机送棋子是真。

陈京现在心中非常清楚,自己初来乍到,毫无人脉,必须想办法建立一些自己的人脉才行。

周国华这边陈京今天不是初次接触,上一次陈京到他家里拜访过,拎过去的礼物中规中矩。

但是周国华的表现明显很地道,有好几次他都给陈京打电话指点了市委目前的一些动态,今天陈京再也没有犹豫,下了决心要把这条路子搞通。

一人一瓶茅台喝完,蒋恒平的电话来了。

周国华便道:“蒋主任喜欢按摩,市里有个红崖子会所,里面按摩很正规,我们去那里放松放松!”

陈京和周国华下楼,早有酒店服务员把就般到了周国华的车里面,陈京这个时候也再不矫情,便直接对周国华道:“秘书长,蒋主任对咱邻角关注很多,说句实在话,我们也没什么好相送。

我知道他喜欢石头,我这恰好有一块东西,您看……”

周国华笑了笑,道:“没事儿,他已经去会所了,他那车我认识,待会儿我们先去停车场把东西放后备箱!”

陈京便不再说话了。

蒋恒云虽然是胡书记的秘书,但是级别比周国华还低,再说他现在在周国华的地头上,他出来的车肯定也是周国华安排的,有了这一些关系,陈京办事肯定就流畅了很多。

说句实在话,陈京从走入政坛,送礼的事情虽然经常做,但是想现在这样仔细琢磨的情况少之又少。

陈京不是迂腐之人,但是他还是感叹自己现在的遭遇。

试想,如果他现在在楚江,他哪里需要做这些事情?他楚江的人脉,可是从来都没下过这么大功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