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655章 撞车风波!

第六卷 单枪入岭南 第六百五十五章 撞车风波!

灯光旖旎,宽大豪华的酒店套房里面,春意盎然。

金璐好不容易来一趟岭南,她特意抽了时间过海山,就是要见一见情郎陈京,两人好长时间没见面了。

最近陈京很忙,脑子里面挂着工作的事情,和方婉琦还有金璐都疏于联系。

但是他毕竟年轻,欲望压抑只是暂时的,今天和金璐一碰面,压抑已久的欲望得到了充分的释放,做|爱就是这样,食髓知味,一发不可收拾,今天对陈京和金璐两人来说,是一场恣意的狂欢。

一位世界知名的艺术家说过,**是生活调节剂和润滑剂,经过一番抵死缠绵,陈京躺在**忽然想到这句话,他只觉得通体有一种说不出的舒爽感。

金璐温情如水,用手轻轻的抚摸着陈京的脸颊,道:“京子,你瘦了!岭南比内地的压力更大吧?”

陈京淡淡的笑笑道:“那也不一定,只是现在我刚刚过来,各方面工作都才开始,需要一个过程。一切还好,将来比现在会更好!”

金璐温柔的抿了抿嘴,她能够感受到陈京的自信,更能够感受到陈京在面对困难时的从容。

她又想起当年在澧河的日子,那时候的陈京还很青涩。

在遇到困难,遭遇压力的时候,情绪常常会很低落,但现在,陈京已经彻底成熟了,和他谈话让人觉得很轻松。

美好的日子总是短暂的,金璐来去匆匆。

她在海山只待十二个多小时,就匆匆的要离开了,陈京驾车送她到粤州,在粤州机场,两人依依挥别。

临别时,金璐凑到陈京身边狠劲的吻了吻陈京的脸颊,眼中情谊浓浓,又捏了捏陈京的鼻子,道:“乖啊,过一段时间我又会来看你的,你要记住,工作别太卖命,压力别太大,这个世界缺了谁都照样转,何必跟自己过不去?”

陈京伸手抚摸着金璐的头发点点头道:“行了吧,你也一样!”

两人的告别很短暂,陈京目送金璐过安检,然后才转身离去。

从机场通道出来,陈京心中便觉得有一种孤独和寂寞感席卷而来,他回到自己的车里面,情绪有些低落。

他把玩着手机,给家里打了一个电话。

钟秀娟在电话中唠唠叨叨,叮嘱陈京在外面要注意身体,又问陈京在南边饮食习不习惯,需不需要从家里带点腊肉和辣椒过去。

很快,她又扯到了外甥女灵儿和早早身上,说两小家伙天天嚷嚷着要上舅舅那儿玩儿去,说舅舅那儿是大城市。

听着老妈的唠叨,陈京以前觉得特别的厌烦,但是今天却觉得心里非常的宁静。

自始至终,母亲没有说过让他回去看看,陈京心中清楚,这不是母亲不想儿子回去,而是她知道自己在外面工作繁忙,没有可能有机会回家。

一想到这些,陈京心中就沉甸甸的,好像有什么东西堵在了心头。

恰在这时,钟秀娟又道:“京子啊,我跟你说你表姨在岭南的事儿,你们联系了没有?你表姨是个苦命人,前面半辈子辛苦,老来才跟着子女过上好日子,当年你小的时候,你还喝过她的奶呢……”

钟秀娟唠唠叨叨,陈京才猛然想起老妈叮嘱过自家在岭南还有亲戚。

所谓表姨就是母亲的表妹,两人小的时候据说关系很好,年轻的时候表姨也教书,不过当时她担任的是乡下民办老师,后来民办老师搞一刀切,她就失去了那份工作了。

表姨父姓柳,死得早,当年是地质局的工作人员,死在工作岗位上。

表姨也没有再嫁,一个人拉扯三个孩子长大。

陈京当年上大学的时候听说表姨家的几个孩子都有出息,尤其是老大叫柳赛贵的,他是穷人孩子早当家,八十年代的时候十几岁就外出闯荡打工。

他靠着勤劳和机灵在岭南站稳脚跟,自己开了厂,规模越做越大,现在已经是身家千万了。

有这么一个厉害的儿子,表姨后半辈子也就有了着落,跟着儿子一起到了岭南。

陈京母亲的意思是希望陈京找时间能联系一下这门亲戚,出门在外,老乡见着了都亲切,何况是亲戚?

多一个熟人也多一份照应。

陈京当时满口答应,可是一上班,事儿一多,就记不起来了。

陈京道:“行了,妈,有时间我给她老人家打个电话,我去一趟顺山市拜访她不就得了?您就别操心了!”

“不是我操心,是你表姨听说你去了岭南,念叨着要见你。都给我来几次电话了,你说你作为晚辈不去拜访她,还想等着她来主动看你吗?”钟秀娟道。

陈京暗暗汗颜,当即拍胸脯说近期一定抽时间去。

和家里通完电话,陈京翻着电话薄,又想着给方婉琦打个电话。

方婉琦公司迁到京城,规模比以前翻了几倍,最近又引人了风投,俨然就是要做大做强了。

但是不管怎么忙,她给陈京打电话都是相当勤,有好几次她要过来岭南,陈京都拦住了她,让她安心工作,早点把公司的事情处理好。

其实,陈京心中常常也会想她,方婉琦个性直率、敢爱敢恨,有一股男人才拥有的豪迈之气,接触久了,自然就会和她交心,那种彼此的依存感现在在两人之间非常的强烈。

“砰!”一声,陈京刚要拨电话,忽然听到一身巨响,旁边的车屁股后面被人撞了一下,他旁边的车主正要发动车,被这一撞身子猛然往前栽,差点碰到了前面的方向盘。

对方心中一惊,拉开车门,陈京也下车想看个究竟。

后面一辆白色的现代商务车过来撞上了旁边车的屁股。

一个年龄二十上下的女孩子从车中钻出来快步跑到碰撞处,手捂着嘴,一脸的惊慌。

此时被撞车主已经下车,他皱眉道:“你怎么搞的,在停车场都撞车了,你会不会开车啊……”

女孩朝那人拱手鞠躬,脸上挂着歉意的笑道:“先生,对不起,实在是对不起!我是刚才不小心没……没控制住,一下往后窜厉害了,撞……撞上了……”

女孩显然是吓到了,满脸通红很紧张,她又结结巴巴的道:“您……您放心,我肯定会给您赔偿的。”

那车主见女孩态度良好,而且年龄不大还受了惊吓,心中的气儿也就顺了,陈京在一旁安慰道:“行了,你先冷静一下,你们俩同时打保险公司的电话,让他们过来理赔。”

女孩连连点头,但是惊惶之色丝毫不减,拿着手机就拨电话,然后低着脑袋捂着话筒不知道在跟谁打电话。

打完电话,她快步跑到自己的车的位置,从里面拿出一个手提包,拉开手提包,她从里面拿出一沓钱递给那位车主道:“先生,我现在真的有急事,这点钱是赔您的,麻烦您自己将后面修一下……”

那人微微愣了一下,女孩已经跑过去把钱塞进了他的手上,女孩年龄不大,面容姣好。

因为紧张惶急的缘故,此时的她脸上一脸的楚楚,很是动人。

她给的钱不少,被撞的也不是什么高档车,足够维修费了,那车主自然不会不满意,拿着钱钻进车中发动车风驰电掣就跑了,好像生怕小女孩反悔似的。

一常风波结束,陈京也钻进车中准备走,恰在这时候,一众人往这边过来,为首的男人大约四十上下,穿着很时尚前卫,头发竖起来被染成了黄色。

他快步走到近前,盯着女孩道:“你怎么搞的?柳岑,你……你……撞车了?你……”

女孩一愣,看见中年人脸色更红,她道:“对……对不起马经理,刚才我……我不小心,一下碰到了一位先生的车。我……我马上找人维修。”

时尚中年人气得眼睛都瞪圆了,道:“现在找人维修?这个时候你找谁维修来得及?你不知道客人已经下飞机了?马上就到,你难道让客人坐这样的车回去?”

女孩一听马经理的话,更是六神无主,眼泪都流出来了。

陈京在一旁已然明白,这女孩原来是接人来的,也不知是什么大人物,肯定是牛得了不得,不然她还不至于紧张成这个样子。

陈京耸耸肩,有些爱莫能助,他发动汽车正要启动,那中年男子眼明手快,猛然窜过来拦着陈京的车道:

“先生,先生!您稍等一下,稍等一下……”

陈京放下车窗,中年男子过来道:“实在是对不起先生,冒昧的请您帮个忙,我们有个重要客人……”

陈京皱皱眉头,中年男子很敏锐的感觉到了陈京的不耐烦,他快速扭头向女孩招招手,女孩跑步过来将手上的包递给他。

他麻利的打开包,从里面掏出两沓钱,不由分说的塞给陈京道:

“就请你的车去一趟南国酒店,三十分钟车程,真的,这点钱是小意思,希望你能收下,千万帮个忙!”

那女孩本来很惊惶失措了,现在也仿佛是抓住了救命稻草,跑过来哀求陈京,希望陈京能够伸出援助之手。

陈京彻底懵了,不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