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658章 突如其来的出招

第一千三百一十七章何去何从(终章)

哈一口热气到眼镜上,然后用眼镜布细细的擦拭。

姜伟把自己一个人关在房间里,他脸色阴沉,眉头拧成了一团。

凭他多年的政治经历,他今天忽然感觉邻角政坛有些不对劲,他总觉得有个什么东西自己没有意识到。

政治就是这样,靠的是悟性,靠的先知先觉,能够最早悟到其中微妙的人,总是占先机,而占先机的人,往往就意味着是胜利者。

今天的常委会的结果很圆满,出乎姜伟意料的圆满。

虽然姜伟料到陈京肯定有一些点子或者主意,但他没料到陈京竟然完全是胸有成竹。

关于竞争专家试点的事儿,陈京在会上提出,一个地区经济发展规划,专家给予意见是一部分,但是最重要的还是社会各界从上到下,要很清楚本地区的特点,要有明确的发展目标,要有清晰的发展思路。

所以陈京提出,专家试点的事儿要从两个方面重视。

在外在,要继续加强公关工作,要继续保持和市发改局的联系不动摇。但另一方面,在内部,应该要为此做一些准备了。

陈京提出,为响应市发改局专家帮扶试点活动,在全区范围内开展一次关于发展的大讨论。

所有邻角的干部群众,包括长期在邻角务工的外来人口,甚至包括其他地区的各界人士,大家都可以参与到这一次大讨论中。

讨论主要解决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邻角究竟应该怎么发展的问题,第二个问题就是邻角的特色究竟如何凸显。

这一次大讨论由市委宣传部主办,参加单位包括区电视台,各级乡镇党委政府,区人大、区政协,工商联,妇联,等等。全社会大讨论,邻角原著人暂住人百万人口大讨论。

陈京提出这个要求时表示,这样的大讨论有利于邻角人进一步解放思想,有利于大家从战略高度来看邻角的发展,有利于邻角经济发展的宏观规划。如果这两个问题在讨论中拥有越来越清晰的答案,那么邻角的宏观经济规划就可以呼之欲出。

而邻角用这样大讨论的方式向上级表明,邻角是最符合条件的试点。

不得不说。陈京提出的这个思路很引人注目,的确。这样的大讨论活动如果运作得好。一定会造成大影响,至少在邻角社会各界造成影响。

邻角以这样的影响力去竞争发改局所需要的试点,优势就变得相当明显了。

而且对专家来说,他们也希望他们的经济理论能够和群众有更加深入的互动,邻角如果有这样的大讨论,就会有专家们需要的群众基础,这就是邻角竞争试点的核心竞争力。

陈京在常委会上整整花了四十分钟讲他的理论。在那个时候,陈京变成了一个演讲大师。

他的演讲逻辑清晰。而且极具条理并富有**,他一番演讲结束。常委会上气氛高涨,即使是一直和他处于对立面的人都没法反驳他。

最后,在常委会上大家形成一直意见,邻角马上开展一次关于发展的全社会大讨论。

姜伟负责全权负责这一次大讨论的领导工作,常委会结束后,他当即召开了相关部门的紧急会议,对这一次活动进行了初步部署。

由于时间紧张,活动在三天内出具体方案报书记审批,审批之后马上开始。

经过了一番紧锣密鼓的忙碌,姜伟很累,他关上房门,借助短暂的安静开始闭目养神恢复精力。

他这一安静,脑子里想的问题就多了。

他忽然意识到,这一次大讨论积极可能不止是竞争试点,陈京来邻角来之后,一直在致力于各方面的改革。

区委的任务主要是负责大的、宏观的、方向性的,目前陈京在这方面作为有限,但是如果这一次大讨论过后,区委的影响力必将扩大,很有可能以后邻角发展的框架会由区委来掌控。

不仅如此,这一次大讨论解放思想,这也和陈京一直提倡的问政于民的政治主张是一脉相承的。

而李国伟这个人姜伟很清楚,李国伟做事风格很硬朗,敢于决策,比较铁腕。

一般这样的干部,在处理事情的时候都带有或多或少的个人英雄主义色彩,而恰恰是这个色彩,就让他在政治认识上和陈京走不到一起来。

所以,姜伟敏锐的意识到,今天的这个决策,是陈京蓄谋已久的,是对他极其有利的决策。

“邻角要变天了!”姜伟重新戴上眼镜,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陈京来邻角的时间并不长,但是这个年轻人做事很有章法,一步一步步步紧逼,慢慢的渗透自己的影响力,待一切基本工作做好,现在这突如其来的雷霆一击,出其不意间就要让邻角变天。

果然不是省油的灯,这一次全省公选的一批干部,备受关注,陈京又是这其中的佼佼者,实在是出手漂亮啊。

但是终究,姜伟还是把握不住问题的关键点,他自然不知道,所谓的专家帮扶,整个项目都是他一手策划的,他的根本目的就是要改变目前邻角发展的现状,要让邻角的发展走上一条全新的道路。

……

相比姜伟来说,李国伟对政治更敏锐。

他在常委会上就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错误,他根本就不该把这事儿拿到常委会上讨论,现在陈京拿着这事搞出了一个大讨论出来,这明显就是借题发挥。

邻角的发展还需要什么大讨论?邻角的特色还需要什么大讨论?

需要讨论是不是就意味着现在邻家的发展思路是走在错误的道路上?李国伟忽然意识到自己上当了。

但是陈京演讲如此卖力,准备如此充分,说得大家气势高昂,李国伟在这个时候怎么可能反对这件事?

他甚至意识到,也许邻角去争什么专家帮扶试点就是一个错误,邻角的发展现在已经走上的快车道,按照现在的发展路子走,就一定能取得好的成绩,既然如此,需要争这个帮扶试点做什么?

他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心中越想越烦躁,脸色也是越来越阴沉。

最近一段时间,李国伟晚上常常都失眠,他给了自己很大的压力,天天努力工作。

在政府内部,他实施的严肃的整顿,在工程腐败,社会治安等等工作方面,他都亲自抓。

他做这一切的目的,就是希望能够防微杜渐,就是希望能够少一些漏洞,他日防夜防,真正防的人就是陈京。

李国伟走到今天,他成为执政一方的政府一把手,他很看重现在手上拥有的权利。

当然,还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他很在意现在邻角的发展势头,他不希望改变这个势头,最终影响他的政治前景。

陈京作为书记好好的抓意识形态,然后在人事方面保持一定的权威就行了,至于其他的事情,具体的发展问题,李国伟都更相信自己。

可是今天,他一个不小心,竟然就造成了这个结局,不得不说,他没有预料到。

陈京动作太快,出手太出其不意,让他没有足够的反应时间。

回到家里面,他老婆舒芳迎出来一看他脸色不好,便皱眉道:“老李,咋的了?又是谁惹你了?”

李国伟轻轻的哼了哼没说话。

进到客厅,在客厅里面彭朝晖赫然在座,李国伟进门,他笑嘻嘻的站起身来道:“哥,今儿下班早啊,我还估摸着要等一会儿呢!”

“你怎么来了?不是让你没事别往家里来吗?”李国伟瓮声道。

彭朝晖讪讪一笑,舒芳凑过来道:“朝晖过来串串门儿又是咋的了?自家兄弟不应该多走动走动吗?就你老李脾气古怪,当了领导亲戚也不要了,我可过不了那种日子。”

李国伟脸色一青,就要发火,彭朝晖忙道:“得了,嫂子,你也别说我哥,我哥是高瞻远瞩,一切都是为咱好,那也行,今儿我也不多留了,我先回去!”

舒芳道:“那怎么行,朝晖,嫂子我饭都准备好了,你咋能说走就走呢?”

彭朝晖道:“嫂子,一顿饭您就甭客气了,您还是跟咱哥好好聊聊吧,开导开导他,我就不打扰你们的二人世界了!”

舒芳瞪了彭朝晖一眼,嗔怒道:“你这小子,说什么话呢?我和你哥都老夫老妻,你……”

彭朝晖哈哈一笑,拎着自己的包道:“行了,行了,我不说了,先走,先走……”

他心情很好,和李国伟截然不同,他换掉拖鞋,还不慌不忙的点上了一支烟美滋滋的吸了一口,才冲李国伟两人摆手,然后拉上门踱步出去。

在走廊上还忍不住哼曲儿,那分明就是有喜事。

“这小子是怎么回事?被天上掉下的馅饼砸头上了?都四十岁的人了,还这般轻浮,一点城府都没有……”李国伟眼睛盯着门口瓮声道。

舒芳愣了一下,脸色也变了,道:

“老李你到底是咋回事啊,尽是横挑鼻子的?谁得罪你了你也不能把气往家里人身上撒啊,我觉得朝晖现在就不错,忒懂事,和以前不可同日而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