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659章 纪委的电话!

第六百五十九章 纪委的电话!(求月票)

【感谢黄氏字族豪爽万赏,最近这段时间有很多兄弟豪爽打赏,在此南华一并对大家表示感谢!】

抽了一支烟,掐灭烟头,彭朝晖钻进了自己心爱的座驾中。

车是好车,新买的宝马七系涡轮增压豪华版,这车既有档次,有符合彭朝晖现在老总的身份。

进到车中,他没有马上发动汽车,而是把上面的镜子拉下来照照脸,他用手摸着下巴,胡茬子被剃得干干净净,他咧嘴做了一个鬼脸,对自己这幅脸蛋很满意。

成功的男人需要魅力,而对男人来说,最能体现魅力的地方莫过于去征服女人。

食色性也,男人对女人和性的追求总是不分年龄的,恰好彭朝晖好这一口。

他想到昨天晚上燕京集团公关部的那个**入骨的女人,年龄三十出头,正是虎狼之年,而那种气质和风情,一看就是女强人风范,这样的女人骑起来才够味儿,才够劲儿。

那滋味回味无穷啊!

当然,回味无穷的不止是女人的滋味,还有金钱的滋味。

为燕京集团搞一个管理策划,总价值五百万,昨天刘晟一次性给他付清了。

刘晟这家伙狡猾得很,知道彭朝晖和李国伟的关系,现在他老弟得罪了区委书记陈京,他找彭朝晖的路子是想和李国伟搭上关系呢?

算他出手大方,彭朝晖也没什么顾忌。这钱他收得心安理得。

最近李国伟做事谨慎,彭朝晖一直没什么大的进账,这一次一下进五百万,他也不贪,当即就到李国伟家给了嫂子三百万。

侄女儿马上要去英国留学,没钱怎么行?

再之,彭朝晖也知道。跟老哥打交道他心里发虚,他得想办法把嫂子给罩住了,有了这三百万开路。他不怕舒芳不替自己说话。嫂子可是爱钱爱到骨子里面去了的人,用这女人的话说,你哥当官是为什么?在台上的时候不捞点钱。将来老了还怎么过日子啊?

彭朝晖越想越得意,他情不自禁的吹了一个响亮的口哨。

恰在这时候,他口袋里面的手机响起,他一看来电,眼睛霎时锃亮,接电话就开始发嗲,脑子里立马灌满了精虫,开始发懵了……

滨江花园,陈京这两天都利用下班时间忙着收拾自己的小公寓。

本来这样的事儿可以安排人来做,但是陈京喜欢忙这些活。所以一切他都是亲手来,没有假手他人。

今天他心情不错,在常委会上顺利通过了大讨论的提议。他在邻角等待了这么久,终于成功的实施了自己的计划了。

陈京的计划很清楚,就是要利用这一次大讨论。让邻角的经济发展更加有目标,更加有重心。

目前邻角的经济是一种粗放式的发展,整个岭南都是一个模子,招商引资引进劳动密集型产业,然后就靠人海战术,牺牲资源、牺牲环境换发展。

这样的发展没有核心技术。没有竞争优势,没有明确的发展方向,更不用说自身品牌这一些更高端的东西。

目前岭南的经济虽然依旧在全国占据重要地位,但是其粗放发展所带来的一些弊端也渐渐的开始凸显了。

一些发达的地方已经在转变发展模式,提出了新的经济概念。

以临港为例,临港现在就试图从劳动密集型产业开始转向知识密集型产业,开始制定全新的经济发展战略和人才引进战略。

而陈京在香港学习的时候,也注意到目前发达地区,西方经济在整个经济发展利益链条中所占得的先机。

说句实在话,陈京对岭南经济发展是有自己独立思考的。

国人和世界对岭南有太多的赞美,但是作为一个要领导一方经济发展的官员来说,陈京的视角更加冷静苛刻。

他看到了岭南经济实体在整个产业利益链条中所处的低端地位,这样的地位让岭南成为了世界工厂,这样的工厂兴旺和灭亡同样的快捷,目前邻角也正走在这条发展路上,陈京觉得应该要有所改变。

邻角作为后来者,如果按照一个模子发展,永远也超越不了前面的地区。

后来者的优势在于可以吸取过去发展的教训,可以找到更科学、更合理的发展道路,陈京现在要找的就是这个路子。

当然,陈京是很冷静的。

他知道作为一个外来者,来邻角以后不可能能够贯彻自己的意志,所以他才精心准备了这样一套完整的策略,他要全社会一起来意识到这个问题,而且深入的和专家门交换意见,寻求权威支持,从而为邻角的经济把脉。

当然,陈京自然也有借这个机会掌控邻角全盘局面的打算。

作为邻角的区委书记,陈京肩负着重担的责任,和责任相对应的是权利和影响力,陈京必须要保持足够的掌控力,这样才能保证命运自己掌控。

今天晚上注定了要很晚才能睡觉。

关于这一次大讨论,核心的文字工作,陈京决定亲自操刀。

而且陈京还准备把自己的发展观念形成以匿名的方式参与到这一次大讨论中,要让整个大讨论沿着正确的方向前进!

晚上十点钟的样子,陈京正在埋头疾书,文思泉涌的时候,一个陌生电话打到了手机上。

陈京皱皱眉头,拿起手机接听。

“你好,请问您是哪一位?”陈京客气的道。

“是陈书记?我市纪委朱小天,不好意思,这么晚打扰你了!”电话那头响起一个铿锵有力的声音。

“朱书记?”陈京脑子里立刻想到朱小天这个名字,市纪委副书记朱小天,他心往下一沉,道:“朱书记,没关系,您有什么事儿但说无妨。”

朱小天严肃的道:“是这样陈书记,我们省市两级纪检部门同时收到了举报你们邻角区委副书记、区长李国伟同志的举报信,经过了我们常委会的讨论,决定成立专门的调查组进驻邻角,对相关举报进行严肃查证,我现在跟你打电话,就是想跟你通个气。”

陈京一愣,道:“朱书记,您说举报谁?国伟同志?”

陈京的一颗心猛然往下沉,有人举报李国伟,而且是省市两级纪委都收到了举报信,这说明举报的人决心很大。

能够引起纪委重视,而且成立专门调查组的举报信,那肯定是言之有物的东西,那些道听途说,子虚乌有的举报,根本不可能引起纪委如此重视。

老实说,陈京对李国伟并不太熟悉。

但是他和李国伟打了这么长时间交道,清楚这个人是个很谨慎的人。

而且在邻角他的官声也颇佳,没有听说过他有重大违纪的嫌疑。

“怎么了?陈书记,你有什么话说现在就说,目前这件事还是保密的,但是我既则跟你通气了,你对来说就没有保密可言了,你可以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朱小天在电话那头道。

陈京咬了咬嘴唇道:“朱书记,我充分相信国伟同志是经得起组织调查的,我只希望在调查过程中,我们邻角的工作不要受到大的影响!”

朱小天道:“完全不受影响也是不可能的,这也是我跟你先通气的原因,我们希望你能牢固的把握邻角的稳定和大局,配合纪委的调查工作!”

陈京点头道:“是,朱书记,我坚决配合纪委的工作。”

他顿了顿又道:“对了,朱书记,我能不能够向组织请示,先跟国伟同志个人谈谈,让他对这件事有个正确的认识。”

电话那头朱小天陷入了沉默,过了很久,他才道:“这个事儿我没有权限决定,这样吧,明早你等我电话,我请示白书记再给你答复。”

“啪!”一声,朱小天把电话挂断。

陈京缓缓的将手机放下,脑子里面念头转动。

他有些不明白,在这样的时候,究竟是谁举报李国伟。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李国伟掌握着邻角政府工作的一切,毫不夸张的说,他就是整个邻角的顶梁柱。

虽然陈京在政治理念上和他不相同,分歧很大,但是他非常清楚,在这样的时候,李国伟对于邻角来说重要性有多大。

如果在这个时候李国伟出事,邻角目前发展的良好势头必将受挫。

不仅如此,还很有可能引起邻角政坛的动荡,如果那样,局面就很不好掌控了!

突如其来接到这个电话,让陈京心中再也冷静不下来,他开始来回在房间里面踱步,脑子里一瞬间转过了无数的念头。

他想了很多办法,总觉得不妥当,不知道如何才能完全的保证局面平稳。

他很清楚,作为一区书记,他不能抱侥幸心理,他必须要想到最坏的情况。

但现在问题是,如果遇到最坏的情况,他因为迟迟没能够把握到邻角的局面,那样他会陷入相当被动的境地。

他长叹一声,心中有了前所未有的紧迫感,他必须要加紧步伐了,要把命运把握在自己手中,需要的是力量,需要的是掌控力……

踱着步子,陈京走进了书房后面的小花园,花园里面的木棉花化开正艳,而这个时候已经到了深夜,小区里面的灯光已经变得零星了,非常的静谧,深深的吸一口气,嗅到的是浓浓的花的香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