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660章 李国伟的苦恼!

第六百六十章 李国伟的苦恼

清晨,天空灰蒙蒙的一片,这样的天气在岭南这一带不多见。

空气很潮湿,很沉闷,闷得让人心里发慌。

李国伟今天气色很不好,他进区委大门的时候,连门卫的老苍头都差点没出他来。

从他下车上楼一直走到办公室,碰到他的人和他打招呼脸上都露出惊容,而李国伟也懒得理别人,行色匆匆,脸色阴郁。

这几天,李国伟心情很糟糕,屋漏偏逢连夜雨,家事公事处处都不顺心,让他心中烦躁到了极点。

在公事方面,他终于意识到自己日防夜防,终究还是没有防住陈京,陈京比他想象的要高明,陈京的手段也的确可以算得上防不胜防。

最近这段时间,政府的很多决策往下走都遇到了阻力。

下面的人胆子越来越大,对政府的决策质疑越来越多。

而人大、政协一帮代表委员,甚至是里面的领导干部,腰杆子也挺起来了,也开始对政府的工作指手画脚。

尤其让李国伟感到头疼的是那一帮子在邻角养老的老同志、老领导,他们也在发挥余热,政府方方面面的工作,只要稍微有疏漏的地方,就有人蹦出来横挑鼻子竖挑眼。

区里的一些职能部门,公安局、城管执法局、国土局等等科局委办,最近都是麻烦不断,一个个的将电话打到李国伟这边求助,李国伟是不胜其烦。

按照党的章程来讲,官员是人民的公仆,现在职能部门问题多,民众不满,应该要想办法整顿。

李国伟自然也懂这个道理,但是在他的观念里面。

政府存在问题,他作为一把手可以主动来解决,却不喜欢有人强迫他解决问题,对他的工作指手画脚。

更何况最近发生的一系列事情,根本原因就是陈京搞的鬼,他来邻角以后,天天就考察调研,人大政协是他重点调研的地方,而那些老同志、老干部,更是陈京一一都拜访过的。

没有区委书记给他们撑腰,他们哪里来的胆子跑过来干扰政府工作?

陈京这种分化的手段还真隐蔽,现在隐隐已经成大患了。

李国伟很警惕这件事,他最近脑子里面都在想具体的应对之策。

而恰在这时候,家里老婆又惹出事儿来了。

彭朝晖不知收了谁的钱,一次性给了舒芳三百万,女人啊,天生就是贪婪的动物。

舒芳眼睛一看到三百万,脑子里整个就泡水里面了,不由分说就把钱收了,而且还存在了自己的账户上,这件事她甚至事先都没和李国伟商量。

李国伟是老官场,他一听这么多钱,当即就意识到有问题。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这是个简单的道理,谁会白白的把三百万送人,三百万块钱摞起来被一人还高,那是个小数目?

李国伟精明之人,平常为官很谨慎,顶多收点三五千的小红包,小礼物,上万的东西他从来就不碰的。

至于彭朝晖这小子,李国伟对他也是有严格要求的,彭朝晖打着他的幌子挣点小钱,一年挣个百八十万的,那无所谓。

而且两兄弟感情不错,彭朝晖也不是白眼狼,挣了钱基本都会给自己留一份。

这些年来,李国伟有几百万身价,其中有大部分都是彭朝晖朝贡过来的。

但是一下搞三百万,这数目太大,李国伟心里很不安。

他不顾家里老婆子坚决反对,他秘密见了彭朝晖,逼着他把钱的来源交代清楚。

彭朝晖虽然是天地纵横企业管理公司的总经理,而且有国外留学的经历,可那些东西都只是他披的一张皮,要论真功夫,他哪里是李国伟这种老狐狸的对手?

他本想竭力的掩盖,但是被李国伟几下一逼我就招架不住,只好把钱的来源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

他做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对李国伟道:

“哥,您也不想想燕京集团是多大的企业?这一次他们请我做管理咨询,那也是实打实有合同的,我干一份活儿,他们付一份钱,这是堂堂正正的做生意,又不是见不得人的东西!”

李国伟一拍桌子道:“乱弹琴!你有几斤几两唬得着别人还骗得了我?你把自己卖了值不值五百万还难说,别人花五百万请你做咨询?只有猪脑子才会相信这事儿呢!”

彭朝晖脸色变白,轻轻的咳了咳。

他最痛恨的就是李国伟从来就不跟他留面子,搞得他常常很尴尬。

但是现在,他顾不得尴尬,轻咳了一声,定了定神道:

“我说哥,你这话还真就说到点子上了,燕京集团的刘晟是个精明人,他请我做咨询,还不是想给咱们兄弟一点钱花?你想想,他的公司进我们邻角,你照顾了他多少?他挣的钱只有五百万?

五百万对他来说九牛一毛,他跟我说,他早就有意要谢一谢你,只是现在官员纪律要求严格,他不敢轻举妄动。现在正好,通过我谢咱们不是天衣无缝吗?”

彭朝晖毕竟不是一无是处的人,做管理咨询的有几分口才。

他又道:“哥您就放心,这事天衣无缝,如果有可能出问题,就只有我能出卖您。话说回来,这个世界上如果你连我都信不过,你还能相信谁?你干脆找块豆腐撞死得了!”

彭朝晖鼓动如簧之舌游说,李国伟闭口不说话了。

燕京集团刘晟是个厉害人物他知道,他的老婆好像是京城的某贵胄之后,能量很大,路子很野。

燕京集团当年在南港的时候,南港港北区的区委书记邵庆东处处给他制造麻烦,后来这人被组织双规,这件事的背后据说就有刘晟的影子。

而港北区区委书记的继任者杨霞吸取了教训,很重视燕京集团,而这女干部便官运亨通,现在已经是南港市副市长了。

刘晟这个人是得罪不得的,李国伟很清楚这一点。

而这个人既然出手大方,一下就扔出了五百万,这钱退回去已然无可能。既然如此,这钱可能只能收下了……不知为什么,李国伟这样一想,心里先前的担忧一下释放了出去,取而代之的是内心的狂喜。

钱这东西谁不喜欢?三百万足够女儿在国外留学的学费还绰绰有余了。

彭朝晖一见李国伟被说动了,他更来劲了,又换了策略,开始打感情牌,道:

“哥,您不替我想,也得替侄女儿想想。咱们哥俩就一个孩子,孩子的教育重要性不言而喻。咱们不能让下一代还像我们一样这般清苦。给他们创造一个高起点,没钱怎么行?

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嫂子这么多年勤俭持家,可因为侄女留学的事儿,急得头发都白了……”

彭朝晖又是一番感情攻势,最后李国伟终于妥协了。

但是,他临别时又给了彭朝晖极其严厉的警告,警告他以后觉得不能再有这样的事儿发生,另外,李国伟叮嘱他要和燕京集团保持距离,绝对不能和刘晟走得太近了。

彭朝晖一听老哥不追究钱的事儿,他心花怒放,李国伟给他提什么要求他都点头答应。

他道:“行了,行了!哥,你还怕刘晟那小子反了天不成?你别忘了,他的老弟刘健现在在你下面表现着呢,有了这张牌,咱怕他?”

“你小子给我闭嘴,以后不要说这些话!”李国伟斜睨彭朝晖怒道,他挥挥手:“行了,行了,你走吧,眼不见心不烦!”

彭朝晖屁颠屁颠的离开,李国伟抿了抿嘴唇,无疑,这小子最后一句话,让他内心安定了不少。

区政府办公室主任于文硕像往常一样推开李国伟办公室的门。

一推门,他看到李国伟神色憔悴,脸色阴沉,他心中一惊,忙道:“区长,您这是……没休息好吗?还是身体不舒服啊,身体不舒服可要即使去看医生才对,可不能够强撑着。”

李国伟瞅了于文硕一眼,良久摇了摇头道:“我没事,我最不相信医生了,今天你少给我排点日程,休息休息就好了!”

李国伟从办公椅上站起身来,脚下一踉跄,险些没站稳。

毕竟是三百万块钱,这笔钱从银行取出来,哪怕是一百元一张,论斤两都得超过一个成年人的体重,李国伟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每年区财政收支也是以数十亿上百亿计,但是他自己从来没有拥有过这么大一笔钱。

当然,更重要的是这一笔钱来得不让人安心,昨天李国伟在家里辗转一个晚上,竟然失眠了!

“说吧,把今天主要的事情说一说!”李国伟冲于文硕挥挥手道。

于文硕笑了笑,似乎有什么话难于启齿,他沉吟良久,咳了咳,终于鼓足勇气道:“是这样区长,刚刚委办刘曲风主任打来电话,让我通知您,说陈书记请您去一趟,说有重要事情和您谈!”

李国伟一惊,他抬头盯着于文硕。

于文硕有些尴尬,他当然知道李国伟和陈京之间微妙关系,但是区委来的通知,也只能照着传达。

“快,快让小黄给我备一盆清水,我稍微洗漱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