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661章 三百万引来的恐慌

第六百六十一章 三百万引来的恐慌(求月票)

李国伟和陈京见面的次数没有想象的多。

一般书记需要和区长协调工作都是通过电话沟通,面对面的谈话常常涉及到的都是重要工作。

邻角区委和区政府同在一幢大楼,但是这幢大楼东西两边中间就好像隔了一条天堑一般。

区委的人走西边的楼梯,政府的人走东边的楼梯,基本没有乱规矩的,仅此一点,大家就能够嗅到区委和区政府之间的微妙关系。

李国伟到区委的地盘,区委的工作人在走廊上见到他都规规矩矩的让到一边,然后客客气气的打招呼。

遇到这样的情况,李国伟一般脸上挤出一丝笑容,淡淡的点头。

他走过之后,背后总会有好奇的眼神看着他,因为大家都很好奇,想知道李国伟过来是所为何事。

陈京在办公室里面背着双手,欣赏着窗户边上摆着的一盆精致的盆景。

罗汉松是做盆景常用的树种,陈京刚刚就得了一株罗汉松盆景。

这段时间陈京买了车,平常就喜欢开着车在海山市各地方转悠,转悠一来是熟悉环境,了解海山各地区的发展状况。

二来,陈京边驾车还能边思考问题。

陈京最近思考最多的问题自然是关于邻角发展的问题。

他对邻角研究越深入,调研越详细,他就越来越感觉邻角应该走更加合适的发展道路。

目前邻角所走的这种粗犷式的发展路子并不长久。并不能够让邻角真正的从岭南的发展大军中脱颖而出。

邻角要想更有作为,更有价值,必须要创新,必须要寻找到适合自身发展的路子。

就是在这样的思考中,陈京驾驶者车几乎走遍了整个海山市,而他在海山市蓝河区郊外的苗圃园闲逛的时候,恰好发现了这一盆罗汉松盆景。

陈京跟那个苗圃的老板攀谈聊天,他提出了喜欢那盆盆景。最后花一万块钱将其买了过来。

本来,陈京以前不喜欢这些玩意儿,但是自从给未来的岳丈还有方老将军送了几个盆儿以后,他忽然觉得自己的境界高了。

有时候逛,看到好的盆儿,亮眼的盆儿他就忍不住会去喜欢,喜欢的结果自然就有购买的冲动。而这盆罗汉松就是因为特别喜欢才买的。

……

李国伟微微蹙眉,神色有些阴沉。又似乎是疲惫。

陈京不紧不慢的冲着茶。脸上的表情恬淡而安详。

李国伟的眼睛很频繁的在陈京的脸上瞟来瞟去,似乎想从陈京的神情中找到哪怕一丝他希望能找到的破绽,但是很可惜,他没有找到。

陈京很年轻,但是其城府深刻不测,李国伟今天第一次感受到了陈京给他带来的压力。

就在几分钟之前,陈京向李国伟通报了市纪委工作组将来邻角调查的事情。调查针对的对象是李国伟,主要是调查他涉及到的几项违纪问题。其中比较重要的一项是涉嫌受贿。

李国伟一听到这个消息,他心一下蹦到口腔里来了。整个人差点虚脱。

但是很快,他便稳住了神,就在这时候,陈京道:“国伟同志,市纪委的调查不仅是查问题,还是对我们干部的一种保护。清者自清,区委和我个人是充分信任你的,希望这件事不要对你的工作造成大影响。”

李国伟嘿嘿一笑,道:“谢谢书记信任,您放心,我在邻角干了这么多年,这点自信还是有的,市纪委领导过来调查,我认真配合调查就是了,工作方面绝对不会落下!”

李国伟回答得轻松,但是心中却有些七上八下了。

他刚刚得到了三百万,市纪委针对他的调查就来了,这速度也未免太快了一点儿吧?

他转念一想,市纪委从收到举报到成立调查组,一般都需要一个不短的过程,没有理由这么快才对啊?

他这样一想,心中又放松了一些。

“老李,刘晟你很熟吗?以前你们接触过多少次?”陈京忽然问道。

李国伟刚刚放松的心猛然一紧,手中拿的茶杯都差点脱手,就在一瞬间功夫,他背后就冒出冷汗来了。

刘晟?为什么提到刘晟?这和举报有关吗?

李国伟觉得呼吸很困难,有一种很强的窒息感,透不过气来。

“不,不是很熟!但不陌生,当年引进燕京集团是区里的一个大项目,亦然书记亲自抓的,我只负责协助。”李国伟道,他强自镇定,但心里却是相当不安了。

他说的话都是真话,但是陈京却再不问他了,又开始冲茶。

陈京冲茶的感觉很宁静,而李国伟此时的内心却是相当的惶急,这样动静之间,对李国伟来说就是煎熬,让他感觉极其难受。

“老李,你看那盆松树怎么样?”陈京忽然指着窗口的那尊盆景对李国伟道。

李国伟现在是惊弓之鸟,本来陈京只是随口问他一句话,向他展示一下自己最近淘得的得意之作,可是陈京的这一问,在他内心却忍不住要琢磨陈京的意图。

有些简单的事情被人为的复杂化了,味道就很怪,怔怔半天,李国伟才不自然的道:

“很好,很好!很漂亮,很有朝气……”

陈京微微的蹙眉,他敏锐的感受到了李国伟的异常。

他忽然想难不成李国伟还真有问题,经不起查?

这个念头只在他脑子里面一闪而过,被他很快就掐灭了,他没再和李国伟寒暄,道:

“行了,老李,我今天也是先跟你通个气,让你有个心理准备。你有事可以先去忙了,心放宽一些,不要有太多的思想包袱,要充分相信组织!”

李国伟从陈京办公室出来,背上透凉透凉,已经完全湿透了。

昨天晚上他一夜未休息好,本来今天很疲惫,但是经刚才这一弄,他所有的疲惫都烟消云散了,连带着黑眼圈似乎都淡下去了。

一场谈话惊出一身冷汗,李国伟从政这么多年今天还是第一次。

他走到院子里面,回头再看陈京的办公室,狠劲的甩甩脑袋,内心冷静了一些。

他忽然感觉到自己刚才表现有些失态了,他忽视了陈京的气场,陈京好像故意营造了一个莫测高深的气场,自己不知深浅,失态了……

回到办公室,李国伟脑子里面飞速运转。

他在想,究竟是谁举报自己,能够惊动市纪委成立调查组,那说明举报不是无的放矢的。

但是李国伟对自己有绝对信心,他坚信举报肯定都是子虚乌有的事儿,能够把子虚乌有的事儿捏造得逼真,这是极大的本事,一般的人是做不到的。

“叮,叮!”

桌上的电话响起,李国伟犹豫了一下抓起电话。

“您好,是李区长吗?”一个陌生的声音。

李国伟皱眉道:“我李国伟,请问您是哪一位?”

“哈哈!”对方朗声一笑,道:“我是刘晟,燕京集团的刘晟!是这样,我听到市里有些传言,说什么我们公司通过不正当手段得到了工程。而且,有人还把这些事情牵扯到了您,说句实在话,我对这些子虚乌有的传言感到很气愤!

我打这个电话给您,就是希望您千万不要受这些传言的影响,我个人和燕京集团都是很尊敬您的!”

李国伟愣了愣,微微蹙眉。

在这个时候,这个刘晟竟然敢打电话过来,这简直就是胆大包天,甚至是有恃无恐。

“行了,刘总,清者自清,这些事情组织会给一个明确处理的!”李国伟淡淡的道,他说这话语气总有些怪怪的。

他刚刚收到刘晟的三百万,现在却大摇大摆的说什么清者自清,脸上确实尴尬。

刘晟也没多说什么,问候了几句,很大方的结束了通话。

无疑,刘晟给李国伟打电话的目的是让李国伟安心,有人举报李国伟和燕京集团之间有龌龊,刘晟想让李国伟知道,他那边是绝对安全的。

想通这一节,李国伟心中彻底停荡了。

他一个人呆坐了良久,抓起红机电话给市里某位领导通了一个电话。

电话通话时间不长,很快李国伟就将电话挂断。

良久,他嘴角微微的翘起,嘴角露出不屑的微笑。

这一次举报的三个条款他弄清楚了,一看就是有人用心捏造的,这样的举报调查组稍微一查就能查出真相来,跟本就不值得李国伟紧张。

“什么狗屁东西!”李国伟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他此时心情大定,已经没有任何的惊惶了。

他思维迅捷,迅速把精力集中到了目前邻角的政局上来了,目前邻角政坛,需要他发出声音来了……

就在这时,他手机又响起来了。

他接通手机,电话那头他老婆舒芳给他说女儿留学的事情,问李国伟能不能够加紧联系,尽快的把学校定下来,反正现在钱的事儿已经妥了。

李国伟漫不经心的和老婆敷衍,忽然,他心中猛然闪过一个念头,道:

“对了,阿芳,钱的问题我们另外想办法,折上的钱不能动,千万不能动!”

多年的政治生涯,李国伟拥有极端出色的政治嗅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