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662章 被误会大了!

第六百六十二章 被误会大了!(求月票)

驾驶着新帕萨特一路风驰电掣驶进小区,使用一个漂亮的甩尾将车停到了属于自己的车位上,陈京感觉十分惬意舒畅。

他终究还是年轻人,像所有的年轻人一样,他依旧有青春运动阳光的一面。

只是他平常工作的环境没有他展露这一面的机会,作为区委书记,他高高在上,别人在他面前说话都是小心翼翼战战兢兢的,他又哪里能够把自己活跃的一面展露出来?如果真那样,估计要吓坏不少人。

最近这段时间他驾车比较多,技术越练越娴熟,而且他现在这辆高配帕萨特性能又好,远不是他以前的那辆破丰田能比的。

以前他那辆丰田车才十万出头,架势感觉很生硬,方婉琦有一次开了他的车,笑称像赶老黄牛一样,陈京现在开了这车后,感觉以前自己还真是赶了几年老黄牛。

车停稳,陈京收拾东西下车,恰在这时候,听到后面有个女人嘀咕:“神气什么?当自己是赛车手?暴发户,年轻人开老气车,以为就很成熟吗?”

陈京微微蹙眉,无奈的笑了笑,他没有回头。

因为他清楚,只要自己一回头,那肯定就尴尬了,因为别人的一句酸气的话,引发一场争吵太不值得了。

陈京装作没听见,直奔小区电梯。

他隐隐感觉后面有脚步声向自己靠近,他加快脚步。后面的人也在小跑。

高跟皮鞋踩在水泥地板上发出很清脆的“嗒!嗒!”声响。

陈京走到楼梯间按下电梯按钮,电梯门打开,他迅速钻进去。

后面的脚步声更快,就在门快要关闭的那一刹那,一只凝白修长的手伸进电梯,电梯门又缓缓的打开。

一个穿着黑色小西装的女人俏生生的站在门口,她双眼直愣愣的盯着陈京,神色极其的吃惊隐隐又还有些古怪。

陈京愕然当场。这不是殷婷婷吗?

“你……你住这里?”陈京道。

殷婷婷上下打量着陈京,慢慢走近电梯,眼神甚为古怪,道:“怎么?很吃惊吗?我就不能住这里?”

陈京被她看得不自然,微微蹙眉,殷婷婷道:“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我说你躲什么躲?你躲我就不认识你了吗?”

陈京深吸一口气,一时怔怔说不出话了。

谁躲了?刚才自己压根儿不知道后面是殷婷婷。早知道是这丫头。自己躲什么?

“混得不错嘛!这才多久的功夫,有了车,还住上了滨江花园的房,了不起啊!”殷婷婷道,她嘿嘿笑,眼神很频繁的在陈京脸上逡巡,想想也是。几个月之前还想到过岭南找工作,现在竟然就有了车子和房子。这发展的速度未免也太快了一些。

陈京对殷婷婷的吃惊表示理解,他耸耸肩。摊摊手没法解释。

“叮!”

电梯停下来,陈京到了,等电梯门开他便走出去,正要和殷婷婷说话,殷婷婷也出门。

她掏出钥匙,打开501号门,陈京彻底愣住了。

自己住502,殷婷婷住501,这也太巧了吧?

“哎,陈京,我好像记得我的邻居不是你啊,你……”

殷婷婷话说一半,从走廊拐角处走来一位中年男子,他客气的走到陈京面前道:“您好,请问马海丽小姐是不是这里,我是物业的,是有人报修水管的。”

陈京愣了愣,迅速反应过来忙道:“对,对,这边,502!”

陈京迅速把钥匙掏出来开门,他热情的请物业进门,回头正要向殷婷婷说话,却见殷婷婷正瞪大了眼看向自己,脸上的表情扭曲而古怪。

陈京有些丈二摸不到头脑的道:“哎,小殷,你这……”

陈京用手在她眼前晃了晃,殷婷婷像被什么东西蛰了一般,迅速后退,她缩进自己的房间里面眼睛盯着陈京道:

“你可不要说咱们认识,千万别说咱认识……”

她砰一声关上房门,陈京不知道这丫头发什么疯!

他回到自己房间,指导水管工修水管,待一切忙妥,他关上房门在房间里静坐,他想起殷婷婷刚才反常的表现,他越想越不对劲,但又不知道哪里不对劲。

自己从内地过岭南找工作,这么短的时间就能够有车住小区,过上高级白领的生活,是这个不对劲吗?

陈京想想可能就这个不对劲,这丫头恐怕是以为自己干的不正当职业吧。

陈京有些无奈,他转念一想,殷婷婷干的也不算是正当行业,说得好听,做互联网信息技术的公司。

其实就是大忽悠,卖的都是一些虚无缥缈的概念,有些业务员昧着良心干的话,真就说得上是骗子。

陈京想了一会儿,摇了摇头。

岭南这个地方终究还是太浮躁了,很少有人有耐心、耐性,追求的都是速效的东西,而这样的激进思想下,自然就诞生了很多诸如互联网营销等等激进的公司,不得不说,这是社会的病态。

进入书房,陈京坐在案头才想起今天花还没有浇水。

他用水壶灌了水,然后开门到小花园里面浇灌。

有个小花园,这是他这套房和其他房子最大的差别,陈京现在喜欢花花草草,所以每天给花浇水,偶尔松松土这种活,他干起来也觉得舒心,惬意。

“哎!我跟你讲,现在的社会没法看了,岭南这边烂得很,什么乌七八糟的事儿都能遇到,有些事我不希得跟你说,说了怕吓到你……”陈京忽然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

他往右边看,声音从殷婷婷房间那边传出来的,说话的人自然是她无疑,从说话口气上判断,她应该是在打电话。

陈京此时已经浇灌完毕,正准备把东西收起来收工,可就在这时,有听到殷婷婷道:

“我跟你讲,今天我就看到一个傍富婆的男生,在几个月以前还在内地上大学,这才到岭南几个月,那男孩车也有了,房也有了,都是高档货,我们拼死拼命混了这么多年,都没有人家来得快呢?”

陈京身子一下僵了,像被人施了定身法一般怔怔不知道如何动作。

而殷婷婷那边还在继续:

“谁骗你了?那人就住我家对面,哎呀,那男孩我认识,当初我还准备把他招我公司去上班呢!我看他上过大学,而且人也长得高大帅气,形象很好,做我们这行挺适合的。

可哪曾想到人家门路不同,这不,现在人家牛了,房子车子都有了……”

……

“那还有假?我对面那女主人我认识,四十来岁了,打扮妖娆得很,以前常进进出出那边,经常背后都跟着帅哥呢,假不了!”

“我知道,我知道,那女主人当然很有钱,自己开厂的,本地土富婆,有钱得很……”

后面的话陈京听不下去了,手上的水壶咣当一下掉地上了。

他快步进入房中,心中感觉既荒谬又荒诞,还有些哭笑不得。

他刚才就觉得殷婷婷那表情不对,但是他哪里会往那边想?被富婆包养,亏这丫头能想出来,自己这样的是被富婆包养的样子?

陈京心中越想越觉得滑稽,但心中终究不舒服。

他拿起手机拨通了张显丽的号码。

电话接通,张显丽在电话那头小心翼翼的道:“书记,您……”

“你跟我找的什么房子?以前房主做过调查没有……”陈京瓮声道,他心中不舒服,尤其是刚才听殷婷婷说房主是个四十多岁的女人,平常打扮妖娆**,背后还跟着帅哥,他心中就感觉瘆得慌。

而他这劈头一问,张显丽在电话那头一下就慌了手脚,以为是小区出了什么事儿了,或者是她那朋友惹了什么乱子了,她忙道:

“书记,您别急,我马上赶过您的住处……”

陈京一听张显丽这样说,他才知道自己随便的一句话,把人家给吓到了,他语气放缓道:

“行了,行了!没什么事儿,一切都没问题,就是花园单调了一些!”陈京信口道。

说起来张显丽帮他找房子也算是尽心尽力了,陈京对房子要求高,价钱又出不了太高,找合适的房子实在是不好找。

陈京总不能因为殷婷婷的那一通乱嚼舌根子就冲张显丽生气,这是没道理的。

再说了,房子房东是谁又有什么关系?人家现在没住,房子各方面都不错,别人又没干扰自己的生活。

陈京这样一想,心里渐渐的平静了。

张显丽非得要过来看看,陈京最终还是把她劝住了,这一通电话打完,陈京看外面,才惊觉外面的天已经全黑了。

他一看墙上的挂钟,好家伙,八点过了!

几个小时的时间就那样白白的浪费掉了,实在是莫名其妙。

陈京火速到卫生间洗了一个澡,穿上睡衣走进书房,自从上次和父亲谈过话以后,陈京坚持每天晚上都看半小时的书,而最近他正在读《哲学的童年》这本书。

读哲学书和他现在的工作完全是不同的,而恰恰是这样,每天晚上读半小时书,然后海阔天空的想上一会儿,白天工作的各种压力便很自然的淡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