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666章 门户太深

第六百六十六章 门户太深(求月票)

海山市发改局的办公大楼矗立在望江区最繁华的滨江大街,和陈京住的滨江花园距离不远。

早上十点左右的时候,陈京直奔发改局大楼,在大厅仔细看了楼层分布指引以后,他乘电梯直上三楼。

三楼东头是局长夏朝南的办公室,陈京从楼梯口出来往东走,才刚走几步,办公室里面窜出二十多岁的女孩,她冲陈京嚷嚷道:

“哎,你这是往哪里走?”

陈京一看有人拦住了路,便不温不火的道:“我找夏局的办公室,他人在办公室?”

女人上下打量陈京,眼神中尽是疑虑,沉吟了好大一会,她道:“夏局不在,您改天来吧?”

陈京愕然,女孩有些不耐烦的道:“我说话你不信我也没办法,我不瞒你,每天等着见夏局的人多如牛毛,夏局又分身乏术,他哪里能够抽出时间一一都见面?”

陈京解释道:“这位女同志,可是今天我和夏局是有预约的,半个小时前,我还跟他通过电话呢!”

女孩一听陈京这话,乐了,道:“你这人也是的,我是办公室的秘书,局长一天的日程我难道不知道?得了,我说你就甭为难我了,要不这样,反正现在夏局不在,你硬是要等,就在休息室等!”

女孩姓杜,叫杜佳,是局办公室的新人,由于她坐的位置离走廊近,所以局里临时接待工作领导就安排她负责。

所谓临时接待。其实更多的时候是当拦路虎,做的都是劝返工作。

发改局太牛了,平常来来往往找局领导的多得很,领导不胜其烦,自然就有了要求。

现在执政为民抓得厉害,在门口大厅还不能制造障碍,只能在领导办公室所在楼层安排人搞临时接待,搞劝返。

杜佳看陈京年龄轻。哪里会想到陈京的身份?她和陈京沟通了几句,见陈京年纪不大,口气老成,心中更是反感。都年轻人嘛,讨厌的就是装逼的人。

局长和这小子有约?还半小时前通过电话?杜佳真觉得滑稽,她心想这家伙以为自己是谁啊?是市领导?

夏朝南不在,陈京无奈也只能坐着等。

接待室的房间放着一排沙发。还有三个办公位,但只有杜佳一人上班。

由于对陈京反感。杜佳茶都没给陈京冲一杯。就玩起电脑来。

现在年轻人痴迷网络,这个时代QQ聊天异常火爆,杜佳这种年龄正是满脑子幻想的年龄,显然是沉溺得厉害。

房间只听到“滴!滴!滴”的消息声音,然后便是杜佳双手并用,疯狂的敲击键盘的声音,偶尔夹在的就是她沉迷其中情不自禁的。旁若无人的笑。?陈京在一旁看得只皱眉,他抬手看看表。心中暗自嘀咕夏朝南怎么回事?

“哎,小同志。上班时间网络聊天可不好啊!你还是把心思放工作上来,打个电话问问夏局,看他什么时候能回来!”陈京冲杜佳道。

杜佳一愣,回头直愣愣的看着陈京,像看到怪物一般。

半晌,她脸色一青,道:“还真当自己是纪委纠风办的?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陈京眉头一皱,心头火气也上来了,他指着杜佳道:“你看看你自己的形象,作为发改局的接待人员,这样的素质怎么能够上岗?你刚才说什么?狗拿耗子?我们你这同志就是尾巴翘到天上去了,需要有人给你敲打敲打了!”

陈京毕竟是执政一方的领导,真板起脸来说话,自有一股子威严,杜佳毕竟年轻,一下竟然被唬住了。

但她毕竟是发改局的人,平常牛气惯了,遭陈京批评,她心中窝着火,抓起电话就拨给办公室领导。

只一会儿功夫,就来了一四十上下的中年男人。

他一进门皱皱眉头对杜佳道:“小杜,怎么回事?谁闹事?”

杜佳瞅了陈京一眼,陈京坐在沙发上一语不发,脸色难看。

中年男人盯着陈京看了半晌,脸色渐阴,道:“你是哪个单位的?找发改局领导有事得按正规流程,不能撒泼放赖?”

陈京瞟了这人一眼,懒得理他,这家伙也是的,进门不分青红皂白,一来就打官腔,还真是一副地道的官僚嘴脸。

陈京不理他,对方就觉得失面子了,脸色更不好看。

陈京掏出手机来直接拨夏朝南手机,电话没人接,他刚准备挂电话,走廊上听到了夏朝南的声音:“陈书记来了没有?”

陈京站起身来,夏朝南已经走到休息室门口了,他手上的手机正响着呢。

他看见陈京,将手机挂掉,伸出手来道:“哎呀,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刚去政府汇报工作,本来十点钟要结束的,临时被冯副市长叫住谈了一点事,来晚了,让你老弟久等了!”

陈京笑笑道:“发改局门户太深,进来要找领导可不太容易啊!”

夏朝南愣了一下,旋即明白,他看向中年人,脸上的笑容变淡,道:“黄主任,这是邻角区陈京书记,我都给你叮嘱多少次了,重要领导要记在脑子里,你今天又挨批评了吧?”

那中年人早就在一旁呆若木鸡了,不过他反应很快,忙凑过来道:“哎呀,我真是有眼不识泰山了,早听到人说陈书记年轻,可实在没想到您这么年轻,实在是我工作失误,我向你赔罪,向您赔罪!”

看得出来,这个黄主任属于典型的死得快,活得快的人,他刚才还一脸的神气活现,现在却变得一团和气,满脸谄笑,这中间几乎没用过度时间。

而且此人典型的岭南人,说普通话是大舌头,一些场面上恭维赔罪的话从他嘴中说出来,更让人觉得滑稽。

陈京本来心中有气,可架不住人家这么快的变脸,再说了,他作为一区委书记,身份在那里,真能跟对方一般见识?

相比中年人的快速变脸,杜佳明显就差多了,此时的她满脸通红,眼睛望着地板上,根本就不敢抬头。

只是偶尔,她会忍不住抬头瞅陈京一眼,她实在有些不明白,这人这么年轻,怎么就能是区委书记,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直到陈京和夏朝南出了休息室,她依旧傻傻愣愣,没从吃惊中回过味儿来。

夏朝南的办公室很大,非常的阔气。

一进门,首先看到的就是后面墙上的一大幅画,装裱过的,上面写了四个字:“万里江山”,字龙飞凤舞,非常的苍劲有力。

陈京运足目力细看落款,这幅画赫然是岭南书画名家寿山子的作品。

房间里面的家具一律都是淡色调的,高大的书柜内面藏书丰富,宽大的办公桌,极具气势的办公椅都是花梨木打造的,浅绿色的地毯,还有几盆岭南人最喜欢的富贵树点缀,房间大而不单调,给人一种清新雅致的感觉。

夏朝南热情的请陈京坐下,亲自给陈京冲茶递烟,两人一人冲了一杯茶,点了一支烟,夏朝南才道:

“陈老弟,我老夏从不服人,可是这一次真服你了!前段时间我还担心,因为这专家帮扶试点的事儿一下炒火了,大家争的人多,现在敢情好,你们区为配合这一次专家帮扶,搞了一次全区大讨论,而且还组织了企业家论坛参政议政,这太好了!

你给我整理的材料我研究了,今天给市里主要领导汇报,领导对你们的大讨论是大家赞赏啊!

另外,我们目前联系到的专家组对你们的大讨论也很感兴趣,有几个专家都表示,邻角可塑性强,他们愿意对邻角发展实施帮扶!”

夏朝南是个很有**的人,说起话来手舞足蹈,很激动很能感染人。

他称呼陈京从书记到老弟,这一个小的变化,就体现了他心态的变化。

他和陈京认识是乔正清从中介绍的,那个时候他就意识到陈京不凡,现在陈京策划了这么出大戏,不仅让发改局多了一个露脸的项目,而且陈京通过这个事儿,也可以顺利的掌控邻角,这样的手段,夏朝南以前可从未想过。

这一次,夏朝南针对专家帮扶的事儿向市里汇报,市里几个主要领导都表示邻角不错,应优先纳入帮扶对象。这从另外一个侧面反映,陈京公关工作做得到位,人家走的可不止夏朝南一条线。

而这一点更是夏朝南对陈京刮目相看的地方。

所谓人不求人品自高,现在做项目陈京根本不用求夏朝南,反过来夏朝南在项目的实施和规划的过程中,还有可能要求陈京,这样的原因也让两人之间的关系有些微妙。

“这样,陈老弟!咱们兄弟不说多话了,你的那事儿没问题,试点非邻角莫属!”夏朝南表态毫不含糊,他大手一挥道:

“择日不如撞日,咱们今天得庆祝庆祝,这样吧,洪城酒楼,晚上我请客,咱们好好喝一喝!”

陈京站起身来道:“夏局,你请客像什么话?难不成我邻角……”

夏朝南拦着陈京的话头?道:“今天你不跟我争,今天我还给你介绍几个我们海山著名的企业家朋友,你呀,得多结识一些好朋友啊……”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