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667章 权谋微妙

第六百六十七章 权谋微妙(求月票)

夏朝南晚上请客,排场搞得很大,在洪城酒楼搞了一间豪华大包房。

点的菜品也是极尽奢华,有清蒸燕窝,蚝油鲍鱼,黄焖鱼翅三道大菜,然后有三文鱼片、糖醋鱼柳、清蒸多宝鱼等七八道配菜,烫是精致的珍珠汤,很营养,很爽口。

海鲜大餐配茅台酒,单这一桌子,放在内地就得吃塌一户普通人家一年的生活,而从这一点也可以看出夏朝南的权柄之盛。

作为发改局局长,夏朝南在海山可以说根基已经相当深了。

而他本身又是岭南人,最是长袖善舞,在海山政坛,他的威望也是相当高的。

今天的客人不止陈京一人,除了陈京外还有四个人,夏朝南一一向陈京介绍,这四人分别是:温海地产关继武总经理、工行海山分行总裁廖丹、鸿雁化工集团董事长崔洪军,创世纪家电董事长郝公民。

不得不说,这四个人的确是在海山有重要影响力的人物,陈京今天能够借宴会的机会和四人见面,也算是机会难得。

当然,陈京面对这几人还不至于怯场。

虽然他从内地来,但是他在内地在省委组织部干过,省里部属的那些大国企老总他见得多如牛毛,另外他还在京城方家过过春节,在京城那场合下什么样的人牛人没见过?

这四个人陈京都听过,其中尤其是关继武名气很大。

作为海山最大的地产商,关继武的经历有些传奇,据说他在若干年前还一名不文,并不怎么出名。

但是此人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短短的若干年的功夫,他就成长为了海山最大地产商的老板,而他的财富也达到了惊人的数字,公司已经把上市提到了正式的日程上了。

当然。陈京真正关心的是关继武的背景,有高人给陈京指点过,说关继武背后的靠山是李清香,而且还说关继武一直在打白石山的主意。李清香视察白石镇在前,今天关继武和陈京同桌喝酒,这中间是不是有微妙?

夏朝南是个做事滴水不漏的人,今天这顿饭还真是关继武托他做中,介绍他和陈京认识的。

关继武现在关注高端地产,搞什么海山富人生活圈,而这其中。他最看重的就是白石山的自然环境,想到白石山征地大兴土木,修高档别墅。

别墅的定位他都想好了,别墅就要定位尊贵奢华,连接港澳。

南港特区紧邻澳门,其实白石山和澳门就是隔海相望,很多港澳人都喜欢在内地置业,白石山这个地方如果能够开发好。可以说其将要占据整个海山地产的制高点。

但是白石山那个地方一直很敏感,主要是涉及森林资源和文化资源的问题,环保分子捣乱。党内领导之间分歧严重,等等多重问题存在。

但是,关继武一直心不死,还是想在白石山搞出事儿来。

夏朝南自然对这一些都洞若观火,关继武他不得罪,但是也不能让陈京对他反感。

所以他一下就请了四个人,这四个人看上去没什么关系,其实内面关系很复杂。

关继武贷款最多的银行就是工行,温海地产是工行在海山最大的债主,至于鸿雁化工集团和创世纪家电。这两家企业都曾投资过温海地产,甚至郝公民现在都还算是温海地产的股东?

所以夏朝南请这几人关继武也愿意。

一来初次接触,在饭桌上人多气氛活跃一些,另外,关继武也可以全面的在陈京面前展示自己的实力,有工行做后盾。还有两家数十亿级的大企业帮衬,温海地产的底气很足。

再说了,只要邻角在白石山的土地上松动,以后邻角发展招商引资这一块,那都将会是一马平川。

关继武甚至可以对陈京表态,鸿雁化工集团和创世纪家电集团立刻就有到邻角投资办厂。

再说了,白石山成为了海山富人区,对邻角的发展也会带来革命性的变化,这一些都是关继武给自己准备的谈判资源。

宴席的气氛很不错,大家都是长期在商海政坛打滚的人,结交能力都相当强,几个回合下来,彼此之间就宛若兄弟姐妹般亲近了。

刚开始陈京的年龄还让其他几人有些担心,有些放不开。

可是很快,陈京所表现出来的成熟,让他们彻底从内心打消了顾虑,大家心中的年龄观念很自然的就淡化消失了。

几瓶茅台同时开开,大家彼此敬得不亦乐于,连女同胞工行廖丹都是喝酒的老手。

关继武年龄四十多岁,生得高大帅气,乍看上去甚至有明星的潜质,尤其是笑的时候,双眼迷蒙,颇有忧郁王子的气质。

他端起一杯酒冲陈京道:“陈书记,今天咱们初次见面,但是您让我印象深刻!您不愧是省里精选出来的最优秀年轻领导,在咱们海山,目前就数邻角发展潜力最大了,不瞒您说,在座的我们几个人都看好邻角呢!”

他顿了顿,道:“来,书记,我再敬您一杯,祝您心想事成!”

陈京端起杯子和关继武轻轻一碰,笑道:“关总好口才,就借你吉言了,希望邻角的老百姓能对我这个公仆满意!”

两人碰杯,一干二净,廖丹在一旁拍手。

夏朝南在一旁道:“廖总拍手干嘛?喝酒啊,你不该跟咱年轻的陈书记喝一杯?”

陈京哈哈一笑,道:“行了,夏局!廖总眼睛看着你呢,你一直不和她碰杯,她是望穿秋水了,你可不像是今天的主人啊!”

陈京喝酒经验丰富,在酒桌上话不多特低调,但是一开口说话,那肯定都是致命一击,而这也是他在官场多年来练出的本事。

夏朝南被陈京拿话扣住,他有些无奈,只好和廖丹喝了一杯。

夏朝南精明得很,今天他表面上是主人,在陈京和关继武之间保持旁观者姿态。

实际上,陈京毕竟是外人,关继武在海山有重要影响,背后的势力惊人,比陈京的价值要大得多。

所以,有意无意,他在暗中帮着关继武,让陈京多喝点,喝酒嘛,酒喝得多,感情自然就深。

再说了,陈京毕竟年轻,就算有点城府,但是城府究竟有多深?酒灌到一定程度,还会像清醒时候那般冷静?

所谓糖衣炮弹,厉害的地方就在这里,有些官员出问题并不是说他们没有警惕,而是有时候身不由己,一步步悄无声息的就陷落下去了。

一步陷落步步陷落,越陷越深,最后就是无法自拔。

连续好几次,夏朝南在其中推波助澜,陈京心中隐隐就有气。

但是在这个场合,陈京也不可能表示什么,另外,夏朝南比他资历老,威望高,而且两人还有利益关系,陈京也不敢得罪他。

但陈京是深谙权谋之人,正面不能拿夏朝南怎么样,他照样有办法让夏朝南就范。

就在夏朝南和廖丹喝完酒,陈京端起一杯酒对他道:“夏局,作为后辈,我敬你一杯。感谢,实在是太感谢!今天你给我介绍了这么多咱们海山的著名企业家,让我感到自己是三生有幸!”

夏朝南和陈京碰杯,皱眉道:“老弟啊,我酒量……”

他话说一半,陈京摆手打断他的话,仗着酒劲儿凑了过去,压低声音道:“夏局,十八号去粤州准备了一点什么好东西啊?”

夏朝南愣了愣,有些丈二摸不到头脑,十八号?粤州?

他脑子反应很快,不动声色的道:“你老弟是胸有成竹了,我还要向你老弟请教呢!”

陈京笑了笑,道:“乔叔是双喜临门,一来是喜得升迁……”他压低声音故作神秘的对夏朝南道:“中央消息出来了,副省长的位子是铁定了,分管什么目前还不好说!正式任命就在这几天。”

陈京顿了顿又道:“另外一喜嘛,乔叔又是五十三岁寿辰,两个喜,我们不能不道贺啊!”

夏朝南眼中精芒一闪,他一直都在致力于和乔正清搞关系,可是早些年的时候他没眼光,现在乔正清位置高了,代价也高了,夏朝南尽管很努力,但是一直收效不算大。

而这一次乔正清又要被提拔了?提拔为副省长?

这个消息太重要了,而且还涉及到乔正清生日这样的事情,以前夏朝南和乔正清之间还没走到这般近!

现在陈京提到了这事儿,夏朝南心思一下活分了起来,他要和乔正清走近,陈京不就是很好的媒介吗?

而且乔正清不再是秘书长了,成了分管省长,凭他在岭南政坛的资历和威望,手上肯定会握实权,如果是那样,这个关系重要性就比之以前大了十倍不止。

夏朝南是聪明人,是很会审时度势的,这前后一分钟不到的功夫,陈京在他心中的分量就不一样了。

而这就是官场微妙的人际关系,权谋制衡之道,有时候就这般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众妙之门,存乎一心!

关继武有些惊讶夏朝南接下来的改变,当夏朝南不再推波助澜,陈京应付场面就轻车熟路了。

陈京不谈白石问题,欢迎老板去邻角投资,一切都是冠冕堂皇,至于各自心中的小九九,那就只待将来见招拆招了……

,!